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0505 心靈創傷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0505 心靈創傷字體大小: A+
     

    面對佟歡突如其來的表白,陸一偉顯然有些難以適從,不知如何回答。

    正如問陸一偉愛不愛的時候一樣,佟歡很是傷感。如同一頭受傷的小鹿依偎在陸一偉懷裡,道:「一偉,我不奢望你能娶我,但希望你不要拋棄我,好嗎?」

    陸一偉感覺到佟歡的聲音在顫抖,不由得抱緊道:「佟歡,你是一個非常優秀的女孩,而我,不過是一個失敗的男人,我相信你會找到幸福的。」

    「是嗎?」佟歡有些失望地道:「我能說現在就很幸福嗎?」

    「呃……」陸一偉放在佟歡肩膀上的手指鬆了下,又坐起來拿起床頭柜上的煙點燃道:「你了解我嗎?了解我的家庭嗎?了解我的工作環境嗎?」

    「三個了解」讓佟歡有些發懵,她也坐起來道:「這些都重要嗎?」

    「你覺得呢?」陸一偉雙手一攤,道:「佟歡,你還小,婚姻是什麼概念,你全然不懂,更不明白結婚後所面臨的一切,如果草率地步入婚姻殿堂,會有很多未知數,你準備好了嗎?」

    陸一偉的話讓佟歡有些措手不及。是啊,婚姻是什麼?這個概念自己從來沒想過,想起同事提及的柴米油鹽醬醋茶,帶孩子以及婆媳關係就讓她頭疼,確實,自己並沒有準備好。

    陸一偉拉著佟歡的手道:「你這麼年輕,還有大把的美好時光去享受,為什麼要過早地將自己套入婚姻的墳墓呢?我問你,你現在最缺的是什麼?」

    佟歡跟著陸一偉的思維往下走,道:「缺什麼?說實話吧,我現在最缺的,就是一個懂我愛我疼我的人。哪怕對方一無所有,我都甘願為他付出一切。」

    「那有喜歡你的人嗎?」

    佟歡眼睛耷拉下來,將被子蓋在身上,望著天花板道:「有,他對我很好,人長得也還行,家庭條件也不錯,有車有房,對於我這種農村出身的家庭來說,應該是攀高枝了。可不知道為什麼,不管他怎麼努力,我的心平靜的如一湖死水,沒有任何心動可言。呵呵,不知他一個,追我的人很多很多,還有土大款直接開口就說送我車……」講到這,佟歡心情糟糕起來,奪過陸一偉手中的煙抽了幾口,道:「你想知道我和丁昌華的事情嗎?」

    陸一偉瞄了眼床頭柜上的手錶,沒有說話。

    佟歡雙臂抱膝,道:「我那年剛剛大學畢業,一個舞蹈畢業的,除了跳舞,沒有任何生存技能。一開始我並沒有到省歌舞團,而是在別人的介紹下到酒吧跳舞,我和他相遇了。當時,我還是個憤青,覺得你有錢又怎麼樣?老娘有的是骨氣,搭理都沒搭理他。而他死纏爛打,出手非常大方,我依然沒有心動,直到我母親得了重病。」

    「尿毒症你也知道,要不換腎,要不長期透析,可我們家就一農民家庭,哪來的那麼多錢啊。於是,我找到了他,而且把第一次獻給了他,可就這樣也沒保住我母親的命,最後還是離我們而去了。」提及母親,佟歡「哇」一下哭出了聲,直教人心碎。陸一偉趕忙從床頭櫃抽出紙塞到她手裡,不停地撫摸後背安慰她。

    情緒稍微好一些后,佟歡繼續道:「送走我母親后,我失業了。丁昌華說可以幫我弄進省歌舞團,為了生計,我再次屈服了他。後來,他又幫我弄到了國家一級舞蹈演員的榮譽,供我妹妹上大學,包括我後來開酒吧等等,這一切都是她給我的。而我們之間,僅僅是交易,沒有任何感情可言。」

    聽完佟歡的「控訴」,陸一偉不好公正評判,是佟歡的錯,還是丁昌華的錯?如果拋去道德而言,丁昌華所產生的價值遠遠高於回報,但人畢竟不是商品,何況佟歡將最寶貴的東西獻給了他,又有誰能彌補她心靈的創傷呢?這傷口或許一輩子都無法癒合。

    佟歡擦掉眼淚道:「現在好了,我和丁昌華徹底決斷了,身心無比地輕鬆,就好像囚籠里的小鳥,一直在渴望自由,如今終於回歸了大自然,我能不高興嘛!」

    陸一偉隱隱擔心道:「那丁昌華能放過你嗎?」

    「不放過又能怎樣!」佟歡扭頭激動地道:「我做了個將近4年的奴隸,他還想怎麼樣!要是把我逼急了,我什麼事都能幹出來,別以為他做得那些爛事我不知道,只要我拿出來足夠他坐監獄的,哼!」

    陸一偉一開始對丁昌華頗有好感,可因為借錢奚落自己的事,一切好感飄散,現在再加上佟歡的控訴,一切都蕩然無存,更覺得他是個卑劣無恥的小人。安慰道:「佟歡,這一切都過去了,開始新的生活不更好嗎?」

    「對!」佟歡堅定地道:「我是要開始新的生活。昨天你看到的表演,是我最後一場演出,我的辭職信已經遞上去了,我要離開舞台!」

    「什麼?你真要離開舞台?」陸一偉有些不可思議。

    佟歡苦笑,道:「說真的,我捨不得,非常捨不得,可又能怎麼樣?我只要待在那裡一天,我都覺得無比噁心,比吃蒼蠅還噁心,離開是最好的選擇,也是我最正確的決定!」

    聽佟歡如此說,陸一偉倒也覺得無所謂了,道:「離開也好,那你打算做什麼?」

    「做什麼?我還沒想好!」佟歡低頭搖晃著道:「我除了跳舞還能幹什麼,我也不知道能幹什麼,哎!」

    陸一偉眼珠子一轉,問道:「那你還想跳舞嗎?」

    「想啊!」佟歡心情低落地道:「我覺得我就是為舞蹈而生的,離開舞台我肯定會想的,非常想。」

    「那你辦一個舞蹈培訓班怎麼樣?」陸一偉出主意道。

    「對啊!我怎麼沒想到呢。」佟歡兩眼放光,激動地道:「這個主意太棒了,說干就干,明天我去看看!」

    陸一偉困得眼皮子都睜不開了,再次看錶已經是凌晨3點多了,而佟歡還在那裡喋喋不休幻想著未來的舞蹈培訓班的模樣,不知不覺進入了夢鄉……

    「鈴鈴鈴……」一陣急促的手機鈴聲把陸一偉嚇醒,他努力睜開眼睛,翻開手機看到是張志遠的,睡意全無,趕忙接了起來。對方有些生氣地道:「打了幾個電話都不接,你在忙什麼?」

    壞了!陸一偉心裡一慌,都睡過頭了。他不得已撒了個慌道:「老闆,我拉肚子,手機調得振動沒聽到……」

    「行了,趕緊過來!」張志遠啪地掛斷了電話。

    陸一偉拿起手錶一看,已經是早晨8點15分。飛機是上午9點半的,還來得及!他立馬起身,一邊穿衣服一邊道:「佟歡,你也起床吧,我得走了!」

    等了半天,也沒等到佟歡的回話,陸一偉帶上眼睛,才發現佟歡早已不見人影了。而床頭上留了一張便箋,陸一偉拿起來,上面寫著:「一偉,謝謝你的坦誠和陪伴,你是個好男人,我願意走進你的生活!歡。」結尾處還畫了一個可愛的笑臉,陸一偉臉上也浮現出了笑容。

    他將便箋裝進口袋,快速到衛生間洗漱,五分鐘后出現在張志遠房間門口。推門進去后,只見他一人坐在沙發上看電視,進而起身穿外套,焦躁地道:「我們趕緊走,要不然趕不上飛機了。」

    陸一偉跟著身後一路小跑,本想問他吃過早餐沒,見這架勢,把話咽到了肚子里。

    陸一偉駕車一路狂飆,到了江東機場9點10分,一切都還來得及。陸一偉抓緊時間取票,一系列動作下來時間剛剛好,等上了飛機才算鬆了口氣。

    飛機起飛后,張志遠緊蹙的眉頭才算舒展開來,並沒有過多責備陸一偉。而陸一偉對這次重大失誤深深自責,小聲道:「老闆,都是我不好,睡過頭了,以後絕對不會出現類似的事情了。」

    「好了!」張志遠掃了圈頭等艙的旅客,確定沒有認識的人後,壓低聲音道:「好了,事情過去了就不提了,以後注意就行。」

    張志遠的態度給了陸一偉很大空間,要是換做別的領導,不管三七二十一先劈頭蓋臉訓斥一通,說不定等出差結束后還會有其他動作。張志遠如此輕描淡寫,讓陸一偉很是感激。

    都說細節絕對成敗,對於秘書而言,細節是對你工作的考量,做不到面面俱到,基本上算為失職。陸一偉雖不是張志遠的秘書,但每次外出都帶陸一偉,不是秘書,勝似秘書。其他人想有此待遇,門都沒有!

    「去青島的飛機票訂好了沒?」飛行過程中,張志遠不忘再次征訂。

    陸一偉連忙道:「都訂好了,明天早晨7點的飛機。」

    「嗯。」張志遠沒有再說話,而是端著咖啡看起了報紙。陸一偉渾身酸痛,躲去衛生間洗了把臉,才算徹底清醒。

    望著飛機外觸手可及的雲朵,想起佟歡的一笑一顰,陸一偉突然低頭傻笑起來。這個謎一樣的女人,著實讓他著迷……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