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0501 酒場神態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0501 酒場神態字體大小: A+
     

    「一偉!」就在張志遠和陸一偉聊得起勁時,黑圈穿著一身休閑服出現了。

    陸一偉立馬起身迎接,拉著黑圈介紹道:「黑圈,這是我們張書記,以前說過的。」

    「哦!」黑圈堆滿肥肉的臉瞬間綻放,伸出肥厚的手主動打招呼:「是張老闆啊,幸會,幸會!」黑圈一聽就是上道的人,在公眾場合懂得保護領導,不用職務稱呼,而是用一個很俗也很雅的「老闆」來替代,既能體現對方的尊貴身份,又能給人一種親切感。

    張志遠不在乎這些虛頭巴腦的稱呼,挺起胸握手問陸一偉道:「這位是?」

    陸一偉一高興都忘了介紹黑圈了,忙道:「我的大學同學,好朋友,叫黑圈。」

    「黑圈?」張志遠哈哈大笑道:「就是這個名?」

    陸一偉懵了,真想不起黑圈的真名叫什麼,一臉無辜望著黑圈發獃。

    黑圈往陸一偉胸脯捶了一圈,然後假裝儒雅地道:「張老闆,我叫賀泉,開著一家文化公司,不介意的話叫我賀泉就行,要不幹脆也叫我黑圈,我都習慣了。」

    「哈哈,賀泉兄弟很幽默嘛!」張志遠一伸手道:「請坐!」

    三人坐下來閑聊起來。黑圈無意中說漏了嘴:「一偉,上次給你的兩件寶貝對方收下了沒?」陸一偉聽后連忙擠眉弄眼,才算中止這一話題。不過說者無意聽者有心,張志遠聽到了,也聽明白了。

    五分鐘后,徐才茂先行趕到。出了電梯就是一番領導做派,眉頭皺成鐵疙瘩道:「哎呀!好不容易放個小長假都不讓人消停,這不!剛剛送走一撥客人,緊趕慢趕就過來了,你們沒等多久吧?」

    「沒,我們也是剛到!」張志遠忙道:「徐主任快裡面請!」

    徐才茂一邊點頭一邊慢條斯理地走進了包廂。陸一偉跟在身後望著這位個不高卻能耐之大的領導,被剛才的那兩句話佩服之極。一句話說了好幾層意思,那就看聽得人能不能聽懂了。放了長假都很忙,說明他公務繁忙,樹立了為人民服務的正面形象;緊趕慢趕過來,說明給你面子,這就是講話的藝術性。

    陸一偉閃了進去,拿起桌子上的煙為其點上,徐才茂這才認真查看陸一偉。然後指著陸一偉問張志遠:「這位是?」

    張志遠介紹道:「陸一偉,南陽縣組織部副部長。」

    「哦,怪不得!」徐才茂恍然大悟道:「上次是不是一起吃過飯?」

    「對對!也是和白廳長在這裡。」

    「嗯,不錯!」徐才茂望著陸一偉點了點頭,沒再說話。

    陸一偉佩服徐才茂的記憶力,見過一面就能將對方的面孔刻在心裡,這就是差距。

    「那這位呢?」徐才茂翹著二郎腿靠在沙發上,斜著身子望著黑圈。黑圈膽子大,上前自我介紹道:「徐主任,很高興在這裡見到您,我叫賀泉,小時候就聽我爸講您的故事,您可是我心目中的大英雄啊。」

    「你爸?你爸是誰?」徐才茂腦子快速轉動,在大腦里搜索姓賀的同僚。

    「賀國慶,綠化局的。」黑圈故意說得簡單,並沒有提及職務。

    「哦——」徐才茂故意拖長音調道:「原來你就是賀國慶的兒子啊,都這麼大了?我記得那時候經常去你家打麻將,你還是個小不點,沒想到都這麼大了,好,好!你爸最近怎麼樣?」

    「托您福,身體還行,現在就等著退休呢。」

    「哈哈……」徐才茂爽朗地道:「這個老賀!今年應該有55了,比我大一歲,好長時間沒見他了,改天一起去釣釣魚,哈?」

    「沒問題!我回去以後就轉達您的話。」黑圈立馬轉換稱呼道:「徐叔叔,說起釣魚,我可知道一個好地方啊。」

    「真的?在哪?」徐才茂顯然對釣魚很感興趣,激動地坐起來。

    「在東州市那邊,改天我帶您去,可好玩了!」

    「一言為定啊!」徐才茂像個小孩子一般答道。一來二去,黑圈成功搶佔主場,把張志遠和陸一偉亮在一邊,倒像他倆是客人似的,這就是黑圈的本事。

    白宗峰來了。作為官場的潛力股,自然受到最高規格的歡迎儀式,就連徐才茂都站了起來,可見這位新秀的威力。

    緊接著,今晚最後一位客人也閃亮登場。只見李春妮穿著一身綉著富貴牡丹的旗袍妖艷且誇張地走了進來,如同舊上海灘的天涯歌女,渾身上下透著一股媚騷,這也是她成功上位的資本。

    「哎呀!黑圈!」李春妮看到黑圈后驚訝地張大了嘴巴,上前往胳膊上一掐,道:「你怎麼也在這兒?」

    「哎喲!我的姑奶奶!」黑圈捂著生疼的胳膊道:「都這麼多年了,還不放過我,疼死我了!」

    李春妮絲毫不顧及場合,又掐了一下,道:「徐哥,白哥,這黑不溜秋的東西是我大學同學,那時候可沒少欺負我,你們可得為我做主啊!」說完,雙手從高挺的屁股上一抹,坐了下來。屁股如同梨瓣一般,展現著近乎完美的身材,一點都不像生過孩子的女人。

    徐才茂和白宗峰聽完李春妮的「控訴」,都呵呵微笑不發言,張志遠在一旁賠笑,而陸一偉作為身份最低的人還在地上忙活著酒水,無暇參與,也不想參與。

    「一偉!」李春妮突然叫道:「你過來坐,別忙活了,讓服務員弄!你過來給我評評理,今晚到底讓黑圈喝幾杯!」

    陸一偉從地上箱子里取出兩瓶茅台放到黑圈跟前,笑著道:「這兩瓶就歸你了,我們說了不算,讓春妮講!」

    「好!」白宗峰突然鼓掌,操著一口濃重的老北京話道:「妮兒,咱別和他爭,既然是同學,那就更應該喝了,別認慫!」

    「喝就喝!」黑圈豪爽地道。

    飯局開始,李春妮作為女人成了主角,都在聽她講話。而李春妮也高興,酒過三巡后興緻勃勃地講起了笑話:「說一記者採訪村長,村長說,本村的計劃生育難度一直很大。記者問,為什麼?村長說,兩年前,村子旁修了鐵路,每天早上五點火車準時經過,汽笛一響,全村的人就都醒了。這個鐘點,你說起來吧,太早;你說接著睡吧,時間又太短……哈哈!」

    一群人看著李春妮在那裡捂嘴大笑,都一臉茫然問道:「你聽懂了嗎?」

    「沒呀,什麼火車?什麼時間太短,這和計劃生育有什麼關係啊!」徐才茂其實聽懂了,故意道。

    「我們都沒笑,喝酒!」黑圈在一旁起鬨道。

    「對對對,這個辦法好!就這樣喝酒!」白宗峰讚許黑圈提出的這個意見。

    李春妮也爽快,直接端起酒杯喝了下去,然後解開旗袍領口前兩顆扣子道:「你們這群人真不解風情,這麼好笑的笑話居然聽不懂,沒意思,黑圈,你來講!」

    李春妮把這一棒交給了黑圈。黑圈自然不客氣地講了起來。陸一偉坐在那裡不出聲,聽著黑圈講笑話。黑圈經常在社會混,講得笑話自然不堪入目,樂得兩位領導哈哈大笑,而李春妮則面紅耳赤,直罵黑圈是流氓。顯然,黑圈的笑話把宴會帶向了高潮。

    陸一偉習慣性做聽眾,不願意嘩眾取寵,或許與性格有關係吧。陸一偉突然留神到徐才茂的眼神,一直盯著李春妮打開的領口看。而李春妮明明知道有色眯眯的眼睛在看,還故意將胸口壓得很低,波濤洶湧,呼之欲出,讓人直咽口水,無心吃飯。或許,李春妮要得就是這效果,要不然怎麼能有了今天的成就呢!

    「一偉!你也講一個!」李春妮把這一棒交給陸一偉,讓他有些措手不及。道:「我這人天生缺少幽默細胞,不會講笑話。」

    「那那成!你在大學時候可不是這樣的啊。」李春妮道:「徐哥,白哥,我和你們說,這一偉在我們學校可是風雲人物,追他的小女生多了去了……」

    「那你追了沒?」徐才茂眯著眼睛問道。

    「我?當然追了啊,可惜啊,沒追到手!」李春妮撇嘴道:「我沒那個福氣!」說完,將一大杯酒喝了下去。顯然,這句話或多或少帶有一定情緒。

    這一幕黑圈最懂,他趕忙採取補救措施,聊起了他擅長的領域,道:「徐叔,白叔,不知你們聽說沒,前段時間京城承嘉拍賣行拍出了一件陸子剛鏤雕青玉杯,拍下了3000萬元的天價,我的天哪!這古玩市場是越來越水漲船高啊。」

    白宗峰作為地地道道的京城人,自然有資格賣弄文化。不過人家也有那資本,講起來頭頭是道。黑圈的話題很巧妙地引到領導們共同愛好上,這種強大的現場控制力讓人欽佩。

    見黑圈講起古玩,白宗峰搖頭晃腦把酒杯一放,歪著脖子道:「陸子剛?3000萬?我和你說,拍出這個價有點少了,簡直是對這位雕刻大師的侮辱!要我說,至少要拍到5000萬以上,才對得起他老人家,哎!可惜了了!」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