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0500 大智若愚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0500 大智若愚字體大小: A+
     

    陸一偉狼狽地回到富麗苑大酒店,先去停車場取出一件為張志遠準備的西裝穿上,馬不停蹄地趕到九樓。正要進自己房間時,發現口袋裡沒有房卡,不用問,在外套口袋裡,被佟歡搶去了。無奈之下,陸一偉到了張志遠房間。

    抬頭敲門時,聽到裡面有說話的聲音,他又把手收了回來。再仔細一聽,是在打電話,於是走到休息區抽了根煙等了一會兒。還不等自己上前敲門,張志遠已經走出來了,陸一偉立馬起身走上前去。

    「飯準備的怎麼樣了?」張志遠沒問陸一偉去哪了,直接問道。

    「我剛才上來的時候特意到餐廳看了下,一切準備好了,客人到了立馬就可以上菜!」陸一偉道。

    「哦。」陸一偉辦事張志遠還是放心的,又道:「安排了什麼酒?」

    「茅台,準備了兩箱。另外,後備箱里還有兩箱,給領導走時帶的。」陸一偉道。

    「好!」張志遠對陸一偉的安排十分滿意,道:「還是老搭檔,你都見過的,省發改委的徐副主任,建設廳的白副廳長,可能還帶了位電視台的主持人,今晚我們的任務就是把他倆灌倒,你怎麼樣?」

    陸一偉心有餘力而力不足,提了口氣道:「老闆,這個有點難度,上次過招的時候我喝得夠嗆,那倆人都是酒場的高手啊。」

    「那不行啊!」張志遠眼珠子一轉,道:「對了,你有沒有認識的朋友,讓他過來陪酒。」

    「啊?」陸一偉難為地道:「我朋友都是男的啊。」

    「男的也行,讓他現在過來!」張志遠直接下命令道。

    陸一偉首先想到了三條,隨即轉身打電話,很遺憾的是,三條此時不在江東市,正在外地洽談業務。沒辦法,他只好打給黑圈。黑圈倒是爽快人,聽到有酒喝,毫不猶豫應承下來,半個小時后就到。

    黑圈能來,陸一偉一顆心落肚。黑圈的酒量真不是蓋的,估計那兩個老傢伙都不是他的對手。他最高記錄一個人喝下25瓶啤酒,著實不是一般人能企及的。

    張志遠和陸一偉來到三樓的餐廳休息區等候。時間還早,倆人閑聊起來。張志遠給陸一偉講起了省發改委副主任徐才茂。

    「可能你對徐主任還不太了解,這可是個了不起的人物。徐才茂非科班出身,原先是機床廠一線工人,誰能想到他日後竟成了大器。據說,他當工人是就不安分,總愛開小差。有一次工作好好的,他竟然站起來大聲地浪涌保爾柯察金的經典名言:一個人的生命應當這樣度過,當他回首往事的時候不會因虛度年華而悔恨,也不會因碌碌無為而羞愧!當時,整個車間的工人都停下手中的活看他,都以為傻了,自然受到車間主任的責罰。」

    「就這樣在車間幹了五年多。有一天他實在人受不了這種生活了,直接到廠黨委辦公室毛遂自薦,要求轉行干宣傳。當時的黨委書記覺得此人狂妄無比,拿起掃帚就哄了出去。沒想到他沒走,而是站在門口放聲背誦《鋼鐵是怎樣煉成的》,直到第二天早上還在那裡背。靠著頑強的毅力打動了黨委書記,同意他留在宣傳股當幹事,他的仕途就此開始。」

    「文革期間,機床廠一下子分成了兩派,徐才茂以紅色*造*反*團領袖倒戈,將現有班子全部趕下台,並成功接管機床廠,成為了那個時代最年輕的廠長。時勢造英雄,時代成就了徐才茂。」

    「文革結束后,徐才茂被清洗,住了學習班,出來后發配到基層,成了公社書記。好多人說,他一生就這樣了,想要翻盤,可能性幾乎為零,除非出現奇迹,沒想到奇迹就真的出現了。當時的行政公署專員下去調研時,徐才茂在彙報工作時有聲有色,拔得了頭籌。專員當時就接見了他,並看了他寫得彙報材料。第二天,一紙文書就把他調到地委,成了一名筆杆子。而後,升遷就自然理順了,一路向上,直到今天。」

    聽完徐才茂的傳奇人生,陸一偉無限感慨。很顯然,徐才茂是善於利用機會的人,而且每次機遇來臨時都能緊緊抓住,絲毫不鬆手,最終成就了一番事業。

    張志遠繼續道:「徐才茂作為省發改委的第一副主任,分管的領域不多,只有兩個,但這兩個絕對的有分量。一個是招投標處,一個是綜合審批處,這個權力之大你應該知道了吧?」

    陸一偉震驚了,怪不得張志遠一直對這位徐副主任禮敬有加,原來手中握著這麼大的權力啊。

    跳過徐才茂,張志遠又講起了省建設廳副廳長白宗峰。道:「白宗峰這個人與徐才茂恰恰相反,是正兒八經的科班生,而且一上班就是建設部,這深厚的關係不是一般人能知道的。前年,直接空降到西江,任建設廳副廳長,很明顯是來接班的。用不了幾年,要麼是廳長,要麼乾脆任某某市一把手,隨時有可能。」

    從京城下來的人,自然是無限可能。那個隨便扔磚頭都能砸死處級領導幹部的地方,廳級幹部都是騎單車、擠公交、坐地鐵上下班,提拔根本不用走後門,熬到一定資歷自然上,可到了地方就不行了。在縣一級,能混到正科,已經是人上人了;到了副處級以上,狼多肉少,鳳毛麟角。所以,在最基層的公務員每天望著天花板磨洋工,直到板凳坐穿,從年富力強的小夥子,熬成鬍子拉碴的老幹部,都飛不出巴掌大的地方。一輩子,就是一輩子,道不盡的心酸和無奈。

    張志遠繼續道:「這兩位領導,都是我在市交通局結識的。這兩年我不管再忙,都不敢切斷這兩條線,你要知道,徐才茂手中的權就是項目,就是錢,我需要他。而白宗峰是一支潛力股,值得投資。」

    陸一偉似乎明白百泰公司到曙陽煤礦投資一事了,如果沒猜錯的話,是這位徐副主任的執筆之作,怪不得張志遠在這件事上堅定不移,現在想,一切都解釋通了。

    張志遠道:「說了這麼多,可以說明白一個道理。你要是想干成一番大事業,僅靠一腔熱血蠻幹,而沒有人在背後扶持,是絕對幹不成的。在官場,就是個蜘蛛網,從那條線都能達到終點,那就看你怎麼走了。有的人選擇了捷徑,一舉成功。有的人腦子慢卻勤奮,雖然繞了遠路,最終也成功了。然而,蜘蛛網好比是獨木橋,那有那麼多路讓你走?這就看誰上道了,你明白了嗎?」

    張志遠的比喻再貼切不過了,陸一偉重重地點了點頭。

    「不!你不明白!」張志遠突然嚴肅地道:「有的人光明磊落,有的人卑鄙無恥,在選擇通往成功的路上各使絕招。正直的人義字當頭,不諂媚,不阿諛,不奉承,不卑劣,通過正常渠道取得成功。而卑劣的人利益當先,用謀略,設計策,玩陰謀,昧良心,將厚黑文化發揮到極致,登峰造極,這就是政治!如果讓你選,你會選擇哪種人?」

    「前者!」陸一偉毫不猶豫地答道。

    「錯!」張志遠再次推翻陸一偉的思路,道:「大智若愚,難得糊塗,是中國官場其精髓,是取得成功的最大法寶。有些人常常把這兩個詞掛在嘴邊,卻不理解其真正含義。大智若愚不是讓你處處小心,而是要韜光養晦,伺機而出。難得糊塗不是讓你裝瘋賣傻,而是要省方觀俗,揮斥方遒。真正的智者是將兩者去之糟粕,取其精華,有機地融合起來,才是一種超凡脫俗的人生境界。」

    對於張志遠這番高深的言論,陸一偉一時半會難以領會,但他能聽明白,點頭道:「老闆,聽您一席話,勝讀十年書,今後還希望您多加指點和鞭策,成不成功無所謂,但做人做官的道理我一定銘記在心。」

    張志遠冷笑道:「一偉,有時候吧,我真覺得命運對人不公平。我堂堂一個名牌大學經濟學碩士研究生,居然鬼使神差走上了仕途,每日誠惶誠恐,膽戰心驚,如履薄冰,戰戰兢兢,一不小心就是一個坑,你是跳還不是跳啊,你要是不跳,自然有人從背後推你,想想真可怕。我那些同學,基本上都從事與學業有關的工作,不是經濟分析師,就是某某集團的首席運營官。我大學上鋪的同學現在是摩托羅拉大中華區的高官,你說能比嗎?」

    「為了工作,我家庭都不顧了,可到頭來呢?我還不是為了再上一步台階低三下四地在這裡等候別人?真可笑!」張志遠抽煙道:「不是我對政治失去了興趣,而是我身上的擔子越壓越重,我真心怕有一天承受不了,辜負了領導和群眾的期望,到那時,我是什麼?是高尚的墓志銘,還是卑鄙的通行證?我不敢去想!」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