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0498 想有個家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0498 想有個家字體大小: A+
     

    這個問題讓陸一偉有些措手不及,因為他壓根沒考慮過。

    佟歡見陸一偉猶豫,得到了答案,失望至極。她奮力掙脫開陸一偉,往歌舞團後院的小花園跑去。

    佟歡拋出這個話題,陸一偉才開始認真思考。他對佟歡是愛嗎?好像不是,又好像是。如果不是,可為什麼佟歡讓他牽腸掛肚?夢裡是,閉眼是,甚至幻想都是。如果是,為什麼佟歡只出現在他的腦海里,而從來沒在心裡出現過?陸一偉也搞不懂,他對佟歡到底是什麼?

    佟歡跑到八角亭坐了下來,望著湖裡枯萎的荷花,如同自己的命運,無限惆悵。陸一偉走過來后,佟歡道:「一偉,你說同樣是生長在水裡的植物,荷花如此奪目,而水草甘願屈身襯托荷花的美麗呢?」

    陸一偉走上前去道:「其實這就是紅花和綠葉的故事,有的人天生就是萬叢綠中一點紅,這就是事實,是無法改變的。」

    「你是在說我嗎?」陸一偉的話刺痛了佟歡敏感的心。

    「哦不!」陸一偉知道說錯話了,連忙道歉道:「佟歡,我絕對沒有那個意思,不過是打個比方而已。其實你在我眼中,一直就是紅花,從來不是綠葉!」

    「真的嗎?」佟歡再次用徵求意見的強調詢問。

    陸一偉露出難堪的笑容,道:「真的。無可厚非,你是一個非常漂亮的女人,是個男人見了你都會喜歡上你,包括我在內。」

    「喜歡和愛是一個意思嗎?」佟歡玩起了文字遊戲,試圖從陸一偉嘴裡撬出想要的東西。

    「這……」陸一偉雙手一攤,聳肩道:「喜歡可以說是一種欣賞,而不是愛的升華。或許我想愛你,但……」

    「但是什麼?」佟歡站起來逼問陸一偉,而陸一偉結結巴巴回答不上來。

    見陸一偉回答不上來,佟歡轉身望著荷塘,伴隨著秋風將散落的頭髮往後一攏,性感的嘴唇微微挺起,然後向兩側劃出優美的弧線,道:「喜歡什麼?喜歡我的身體嗎?」

    「不不!」陸一偉不知該如何回答,佟歡已經進入女人鑽牛角尖的思維模式,一時間難以自拔。

    「哼!」佟歡面無表情道:「你們男人沒一個好東西,都是一群用下體思考的低等動物。獸性大發時玩弄別人的情感,滿足獸*欲后拍拍屁股走人,你們眼裡還有責任二字嗎?」

    佟歡的數落,陸一偉無言以對。而佟歡將幾年來積壓的情緒統統爆發出來:「對!在你們眼裡我就是一個戲子,甚至是一個妓女,只要花錢就能取走我的一切,是嗎?不是!絕對不是!我也有自尊心,為什麼你們可以這樣摧殘我的靈魂,有考慮過我的感受嗎?」

    「佟歡……」陸一偉試圖安慰情緒激動的她,卻引來了對方更加猛烈的抨擊。道:「你不就嫌我的身體臟嗎?可我也是人,難道我就沒有享受愛情的資格嗎?」

    陸一偉一把將佟歡拽進懷裡,用儘力氣擁抱著她,任由她的小拳頭飛舞,任由她的眼淚橫流,希望能用溫暖的擁抱來感化她,疼愛她。

    舞蹈演員出身的她能夠通過肢體來傳遞情感,她似乎感觸到陸一偉內心發出的聲音,讓煩躁不安的她漸漸安穩下來,享受著這美妙的時刻。這是她活這麼大以來,除了父親的愛,得到第二個男人的肩膀了。而那些充斥著交易的情感是醜陋的,罪惡的。

    待佟歡情緒穩定后,陸一偉試圖鬆開,沒想到佟歡反映強烈,哆嗦著道:「一偉,別放開,抱緊我,我害怕!讓我多享受一會兒。」

    陸一偉不得已又抱緊佟歡,坐在八角亭下,感受著秋日午後的溫暖陽光。

    佟歡依偎在陸一偉懷裡,望著漸行漸遠的陽光道:「一偉,我知道你有女朋友,而且知道你們很快就會結婚,你放心,我不會破壞你們的感情。我需要的,只是你內心的一個問候就知足了。你是不是覺得我特別賤?」

    陸一偉搖搖頭道:「都說愛情是自私的,每個人都有愛的權力,然而世俗的制約,讓愛成了一種負擔,往往因為負擔,真愛擦肩而過,就是這樣。我們都不奢求愛與不愛,只求在愛對方的時候,當做內心的一次表白就可以了。」

    佟歡聽完陸一偉這段充滿哲理的獨白,撫摸著臉頰道:「要是老天再給我一次機會的話,我不會這樣作踐自己,可已經成這樣了,也就不在乎了。我更不奢求什麼愛不愛的,你是我第一個愛上的男人,你信嗎?」

    陸一偉點了點頭,內心無法平靜。

    佟歡突然做出大膽的舉動,只見她握緊陸一偉冰冷的手,撩起裙子放到裡面,瞪大眼睛喘著粗氣望著心愛的男人。

    「佟歡,不……」陸一偉看了下周圍,還有來來往往走動的人群,試圖抽手,卻被佟歡死死地摁住,用柔軟和溫度傳遞她此刻的心情。

    「我的身子雖髒了,但我的心沒有污濁,永遠給我愛的人留著位置。一偉,你就是我等的那個人,不要離開我,好嗎?」佟歡在陸一偉臉上瘋狂地親吻著,全然不顧周圍人群投來異樣的目光。

    陸一偉還算理智,能控制住情緒,迅速把手抽出來,略顯尷尬地站了起來。佟歡看到陸一偉羞澀的樣子,竟然不顧形象地大笑起來。她認為,至少眼前的陸一偉是真實的,不虛偽,不做作,比起那些惦記自己身體的男人不知強了多少倍。

    笑過後,佟歡站起來輕盈地在陸一偉肩膀上拍了下道:「一偉,我為了今天下午的演出,到現在還沒有吃飯,能請我吃飯嗎?」

    聽到佟歡還沒有吃飯,陸一偉有些心疼地道:「不會吧,那還不趕緊走?」

    「走,出發!」佟歡如同小女生一般,牽著陸一偉的手再次奔跑著。外人看來,這分明是一對熱戀中的戀人嘛。

    兩人瘋狂地跑了一段路程后停了下來,都累得氣喘吁吁。陸一偉喘著粗氣道:「吃什麼?」

    佟歡一臉開心,露出少女般的可愛,眼珠子滴溜一轉,道:「我想吃雞爪子、魷魚絲,呃……還有羊肉泡饃,再來個肉夾饃……哈哈,我統統都要吃掉!」

    陸一偉驚訝地道:「你能吃這麼多?」

    「那可不!」佟歡聳著鼻子道:「我以前可能吃了,哎!可惜我沒那種命,為了舞蹈事業,一天只吃很少很少的東西,不過今天我要大開吃戒,一定要吃個夠,吃個飽,走!」

    兩人沿著東湖大道,拐到谷未區的小吃市場。儘管才四點多,這裡已經雲集各方食客,享受著各具特色的小吃。

    佟歡從第一家開始,見到好吃的就買,果真瘋狂地飽餐起來。那種瘋狂,讓陸一偉都大跌眼鏡。吃飽喝足后,兩人又來到河邊散步。這時,佟歡才問:「你來省城幹什麼?難道真是看我表演的嗎?」

    「嗯。」陸一偉撒了個善意的謊言,卻把佟歡感動得一塌糊塗,抱著陸一偉連聲道:「謝謝,謝謝……」

    陸一偉被佟歡異樣的舉動很是驚詫。在他印象中,佟歡不是如此感性的人啊,倒是她的精明、睿智、高貴,給他留下很深的印象。道:「我在富麗苑酒店住著,也不知怎麼的,走著走著就到了你們歌舞團門口,你說,這是緣分嗎?」

    聽陸一偉說在富麗苑酒店,佟歡的臉色瞬間轉變,極不情願道:「今晚又請哪位領導吃飯?」

    陸一偉知道逃不脫佟歡的眼睛,道:「你認識,省發改委副主任徐才茂,上次一次吃過飯。」

    「這個老色狼!」佟歡咬牙切齒地道:「請他吃飯幹嘛?要從他手裡拿項目?」

    陸一偉搖搖頭道:「我是陪我們老闆來的,具體談什麼,我也不清楚。」

    「哦,還是你們那個張縣長嗎?」

    「嗯。」陸一偉道:「不過他現在不是縣長了,已經升為書記了。」

    佟歡自從逃脫丁昌華那個老禿驢的魔掌后,對北州市的格局也不過問了,沒在過問。

    「你呢?酒吧的生意還好嗎?」陸一偉問道。

    「賣了!」

    「賣了?」陸一偉驚奇地道:「為什麼?」

    「不為什麼!」佟歡輕描淡寫地道:「累了唄,不想幹了唄,想有個家唄!」

    陸一偉道:「賣了也好,一個女孩子家,待在那種地方也不是長久之計,那你下一步打算做什麼?」

    「不知道!」佟歡眯著眼睛望著前方道:「對未來我很迷茫,不知道該往那個方向走。不過我目前的心愿就是買一套不大不小的房子,有一個屬於自己的空間,我會非常開心的!哈哈,這個願望馬上就要實現了。」然後隨手一指遠處的一棟正在建設的高層建築樓,自豪地道:「看見了嗎?那就是我未來的家,我選了32層,接近於最高層,伸手就能夠到雲端,簡直是神仙般的生活。」

    看著佟歡對未來無比憧憬,他猛然想起自己的目標。那個三年回到市裡工作的目標還算數嗎?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