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0497 天堂等你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0497 天堂等你字體大小: A+
     

    看完簡訊,陸一偉哼笑一聲,將手機扔到副駕駛室上,點燃一支煙,默默地抽了起來。

    面對情感的失敗,陸一偉有心無力。有時候常常想,保持這樣的狀態就好,無憂無慮,自由自在,多好!看每每看到別人成雙成對地走在大街上,心裡無比酸楚。什麼是婚姻?到了這個年齡才能讀懂這兩個字的含義。

    又過了十多分鐘,張志遠低著頭走了出來,身後還有一女子尾隨相送。陸一偉坐起來立馬聚精會神觀察,只見那中年婦女著裝普通,長相也一般,倒是身材不錯,也就和張志遠年紀相仿,眼神迷離,隱藏著幾分不舍和難捱。而張志遠面色凝重,一邊講話一邊四周觀察,生怕別人發現他似的,也讓人對兩者的關係多了分揣測。

    兩分多鐘的道別時間,張志遠猛然扭頭離去,而中年婦女揮手道別,眼眶裡閃動著晶瑩的淚花,卻無力邁步追趕已經遠去的張志遠。

    張志遠一猛子扎進車裡,將一袋子錢原封不動地塞到陸一偉手裡,然後一聲不吭地坐在那裡,眼睛直勾勾地盯著遠處的女人,面部微微抽動,眼睛一張一弛,似乎要望穿秋水,直叫人肝腸寸斷。這分明就是愛!

    「走吧!」在持續相望一段時間后,張志遠緩慢閉上了眼睛,靠在座椅上,聲音顫抖地道。

    陸一偉雖然不了解他們是什麼關係,也能猜個大概,指著錢袋子道:「張書記,這錢?」

    張志遠微微搖了搖頭,沒有說話。

    車子駛出了縫紉機廠,陸一偉不忍心打擾張志遠,卻又不能不問:「張書記,我們現在去哪?」

    張志遠睜開了眼睛,眨巴了幾下,分明能看到眼球上紅絲被濕潤的液體沾濕,卻硬是咬著牙堅持著,問道:「這兩天你有事沒?」

    陸一偉搖頭道:「沒事。」

    「那行!」張志遠道:「要是沒事的話就陪我跑兩天吧。日程比較緊,今天晚上約了省發改委的徐副主任吃飯,明天一早還得飛京城,明晚我們大學同學聚會,後天再去青島看望譚老。」

    聽完如此密集的活動行程,陸一偉還好提前有所準備。點頭沒作聲,只顧往前開。

    快要駛出東州市時,張志遠又不忍回頭觀望,眼眶瞬間紅潤,幾欲開口,都咬著嘴唇沉默了。陸一偉看著張志遠的難受的樣子,只能幹著急,總不能直白地詢問吧。從扶手箱扯出面巾紙,塞到他手裡。

    張志遠接過紙,身子抖顫了下,忖度片刻,拿起紙背過陸一偉擦了起來。

    「一偉,以後你有時間多過來替我看看她,孤兒寡母的,挺可憐的。」張志遠突然道。

    陸一偉知道張志遠如此託付是絕對的信任,也不問什麼關係,點頭道:「老闆,那這錢要不要給她送回去?」

    陸一偉也不知為什麼,竟然脫口而出喊張志遠老闆,可能是在內蒙接觸煤老闆的緣故吧。而張志遠似乎也沒覺得不適應,道:「這次就不用了,下回吧。」

    路過一處正在建設的樓盤,張志遠目不轉睛地張望,至於在想什麼,不得而知。

    到了江東市,已經是中午了。由於是國慶假期,路上的車輛和行人比較多,在徵求張志遠的意見后,車子開到富麗苑大酒店,先行登記酒店住了下來。

    中午,二人就在三樓的流水快餐隨便吃了點,折返回房間等待今晚的酒宴。請領導吃飯就是這樣,你得提前預約,提前等候,更何況是省領導,更得慎重對待了。萬一人家有什麼事臨時取消,一天就這麼乾耗了。乾耗也得耗,都是這樣一步步過來的。

    陸一偉往床上一趟,就想起佟歡。他們第一次相遇,正是在這家酒店。很顯然,陸一偉的魂已經被佟歡給勾走了。有一種女人,如同毒品,只要你嘗一次,就時常想起她的美味。哪怕若干年後,回憶起美妙時刻,讓人沉浸在醉美的世界里。

    越想越讓人煎熬,陸一偉乾脆坐起來靠做俯卧撐轉移注意力。可努力了半天,發現這一方法根本不管用。無奈之下,他只好下了樓,沿著東湖大道閑逛著。

    不知不覺,陸一偉溜到了省歌舞團。門口廣告牌上寫著:下午三點,省歌舞團精彩彙報演出。海報上印著佟歡的巨幅照片,笑容可人,舞姿優美,似乎在望著自己微笑。他看了下表,演出馬上開始,毫不猶豫買了張票走了進去。

    還好,省城人民對舞蹈這種高雅的東西並不欣賞,偌大的舞廳只有稀稀落落的人群。陸一偉走到最前排,選擇了一個絕佳的位置端坐那裡,等待著佟歡的出現。

    演出開始。第一支舞是頗具中國特色的「大雜燴」。男女老少,各個民族,穿著不同服裝輪流亮相,具體要表現什麼,讓人看得雲里霧裡。大概也許是要表達民族大團結、齊民共和諧的氛圍吧。但這一鍋「豬肉燉粉條」,內容豐富,缺少靈魂。

    第二支舞是經典曲目芭蕾舞《天鵝湖》,可以說只要有演出,《天鵝湖》是必跳舞蹈。芭蕾舞作為文藝復興時期的歐洲貴族的專屬品,集文學、美學、音樂為一體,通過肢體語言來表達情緒,更直接反映當下時代對文化的理解和歷史的傳承。然而,將西方的東西融入到東方的《紅色娘子軍》,好像喝咖啡配大蒜,吃燒烤喝紅酒,談不上不妥,總覺得彆扭。

    五六支舞蹈看下來,對於不懂欣賞的人來說,簡直是種折磨。陸一偉不停地打哈欠,不時地低頭看手錶,時不時掏出手機看一下,怕有漏接的電話。要不是等佟歡的舞蹈,早就扭頭離去了。還不如去佟歡的酒吧跳跳迪斯科來勁。

    正在這時,舞台的帷幕落了下來。聚光燈打到舞台的黃金分割點,主持人一襲長裙走了出來播報:「愛,是純真,是情殤,是那一彎家鄉的明月,是那一捧故土的溫柔;情,是桀驁,是等待,是追隨陽光的風月,是通往天堂的虹雨。愛情,是愛與情跨越千年的一次回首,燈火闌珊處,只有孤獨的等待。下面請國家一級舞蹈演員佟歡帶來現代舞《天堂雨》,請欣賞。」

    帷幕習習拉開,佟歡一襲纖薄的白紗裙,飄逸一頭烏黑的長發從舞台的一側飛了出來,自由奔放,舞姿優美,表情豐富,如泣如訴,演繹著一曲動人的故事。

    現代舞與芭蕾舞最大的區別就是,它跳出了芭蕾舞限定的那些條條框框,不再過度追求技巧,不再侵淫王子公主的童話故事,用優美的律動、自由的舞蹈來展現無拘無束的浪漫主義。尤其是在情緒的控制和誇張的動作下,傳遞給人們想要訴說的東西,引起共鳴。

    佟歡的這支舞表達的是一個凄美的愛情故事。男子在當兵走後,女子站在橋頭含淚送別。過了一年又一年,女子始終等不回男子的歸來,直到有一天得知心愛的人已經因公殉職,女子痛不欲生,縱身一躍,跳入湖中,與男子在天堂相遇……

    佟歡情感豐富,在空中飛舞中,陸一偉能看到她的眼淚飄飛,打動了現場為數不多的觀眾。在舞蹈結束時,都紛紛起立為佟歡鼓掌。佟歡在鞠躬答謝觀眾時,看到了坐在前排的陸一偉,驚訝萬分,卻沒有當場表露出來。而是飛快奔向後台,卸妝后悄悄地出現在陸一偉身邊。

    「你怎麼來了?」佟歡面帶迷人的微笑,貼耳輕聲問道。

    佟歡側頭一個淺笑,頭髮如同黑瀑散落開來,不知是燈光的作用還是化妝的緣故,陸一偉被佟歡的美貌驚呆了。如果第一次見面,甚至在酒吧見面是一種妖艷美,而今天是一種純情美,正如她在舞蹈中飾演的角色一般,溫柔似水,輕柔似風,讓人有種想保護的衝動。

    陸一偉借用佟歡舞蹈里的意境道:「我一直在天堂等你,等待你的出現!」

    陸一偉就是隨口一說,而佟歡不知為什麼,竟然瞬間淚流滿面,感動得一塌糊塗。抓起陸一偉的手,飛快地往劇院外飛奔而去,把陸一偉嚇了一大跳。現場的觀眾都注目盯看,一些男性觀眾認出了佟歡,都紛紛向陸一偉投來了羨慕的目光。

    來到一處僻靜的角落,佟歡氣喘吁吁地停了下來,臉上依然掛著淚水,雙手緊緊地抓住陸一偉的胳膊,用充滿期待的眼神問道:「一偉,你剛才說得是真的嗎?」

    陸一偉納悶,問道:「我剛才說什麼了?」

    夢境回到現實,佟歡頗為失望,她緩慢地鬆開了陸一偉,轉過臉悄悄地擦掉眼淚,內心痛苦掙扎,找不回丟失的愛。

    陸一偉突然從身後攬住了佟歡,用下巴頂著她的頭,抓緊纖細的手道:「你想讓我說什麼?」

    佟歡如同受傷的小鳥鑽進陸一偉懷中,抬起頭用憔弱的目光尋找著想要的東西,她要得就是這種安全感。只見她閉上眼睛,一滴眼淚落下道:「你愛我嗎?」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