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0496 生活不易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0496 生活不易字體大小: A+
     

    吃過早飯,身體儲存了熱量,人也變得靈活起來。張志遠沒有坐後排座,而是坐到了副駕駛室,抽著煙和陸一偉閑聊起來。

    「一偉,你對這次市裡的這次人事調整有什麼看法?」張志遠問道。

    陸一偉回頭道:「您說市領導班子嗎?」

    「哦。」張志遠楞了下道:「可以,可以談一談。」在陸一偉面前,張志遠很少擺架子,就像兩好朋友一般坐下來聊家常。如果不是陸一偉掏心掏肺、死心塌地為張志遠服務,也不會有如此效果。張志遠畢竟是縣委書記,陸一偉講話還是存有一定顧慮的。

    對於市領導班子的突然調整,陸一偉明顯嗅出不一樣的味道,道:「我雖不懂省委領導的意圖,但我總覺得要有大事發生,因為田書記走得太突然了,幾乎沒有徵兆。」

    張志遠點點頭道:「是突然了!難道真的沒徵兆嗎?」

    陸一偉望著張志遠自忖,沒有說話。

    「不!」張志遠道:「我推測,田春秋應該提早就知道了,要不然他也不會在國慶前如此大規模地調整人了。」

    被張志遠一點撥,陸一偉恍然大悟,道:「張書記果然洞察有力,我怎麼沒想到呢,確實如此啊。」

    張志遠沒理會陸一偉的馬屁,繼續道:「田春秋這個老狐狸,臨走都不忘給我挖個坑,把楊德榮調到我身邊,這是什麼意思?冠冕堂皇說,楊德榮在煤炭戰線上幾十年,對煤炭管理有一定經驗,是這樣嗎?不是!楊德榮為官霸道在北州地區都是出了名的。他在馬平縣,人們都叫他『太上皇』,說他縣委書記和縣長都不放在眼裡,把這種人安放在南陽,你說田春秋不是成心嗎?」

    陸一偉對楊德榮的事迹有所耳聞,道:「張書記,我到覺得這是件好事。」

    「嗯?」張志遠抬頭疑惑地望著陸一偉。

    陸一偉道:「楊德榮為官霸道不假,您只要把南陽的經濟命脈緊緊地攥在手裡,量他也翻不了天。目前,您提出的三大工業園區,兩處都已經如火如荼建設,另一處秦二寶被抓,估計不久就會提審,到時候讓潘成軍站出來爭取,一定能奪回來。有了這三大工業園區,基本上掌握了90%的財政稅收。」

    「不不!」張志遠搖搖頭道:「你說得雖有一定道理,但楊德榮這個人你真不能小覷,能量大得很。更何況現在郭書記調走了,我這日子有些難過咯!」

    張志遠說出了心裡話,陸一偉替他捏把汗,確實如此。張志遠是郭金柱一手提拔上來的,而且是一條腿走路,完全依附於他,誰曾想到郭金柱會突然調離?這條線基本上七零八落。郭金柱調走,侯永志仙逝,作為背後的「掌舵人」譚老又無心再過問政事,基本上沒有替自己說話的人了,張志遠當然害怕。俗話說「朝中有人好做官」,沒有支持自己的人,這官怎麼當?

    話說回來,譚老真的無心過問政事了嗎?其實不然。從郭金柱的調任就可以看出來,如今的政局似乎不買譚老的賬,要不然怎麼會如此結果?沒有了話語權,自然覺得力不從心了。

    通過這件事,給張志遠狠狠上了一課。做官,如果絕對地依附於某人,最後會死的很慘!張志遠現在明顯感覺到孤立無援,成了一艘迷失方向的漁船,無論怎麼努力都找不到燈塔。

    局勢,明顯對他不利!楊德榮表面是田春秋的人,實則是市長林海鋒的人,這一點,張志遠一早就發現了。要說大智慧之人,非林海鋒莫屬了。

    兩人沉默了片刻,張志遠又問道:「一偉,你說這次誰會出任北州市委書記?林市長會嗎?」

    陸一偉道:「按照以往慣例看,一般情況下都是從上面空降,我看這次也不例外,林市長的可能性不大。」

    「為什麼?」

    陸一偉分析道:「早些時候,就有坊間傳說林市長和郭書記會競爭市委書記位置,如今郭書記調走了,很明顯爭不過林市長了。這就回到開頭的問題,北州市到底發生什麼事情了,逼迫省委調走田春秋?如果真發生什麼事情了,必然會下派一個強硬派來處理。林市長作為北州市的老人,說不定有些事他也參與,省委領導能放心嗎?」

    「是啊!那到底是什麼事情呢?」張志遠自言自語道。

    陸一偉猛然想起李虎剛,道:「張書記,您說可能不可能是因為李虎剛的事?」

    「李虎剛?」張志遠道:「你說他牽扯曙陽煤礦的事?不可能!這事李虎剛做得天衣無縫,何況這次又提拔了,應該不會。」

    而陸一偉堅持道:「那萬一是調虎離山計呢?」

    「……」張志遠懵了,許久沒說話。

    不知不覺,已經到了江東市。沒想到張志遠又安排他掉頭往東州市拐,行蹤十分詭異。張志遠不說,陸一偉也不好意思問,在張志遠的指揮下前行著。

    進了東州市區,張志遠問道:「帶著多少現金?」

    陸一偉道:「現金只有一萬多,夠嗎?」

    「再去取點!」張志遠道。作為一個不貪的人,用錢的時候就比較費力,自己的積蓄只夠給孩子看病,無奈之舉只能求救有生意頭腦的陸一偉。

    陸一偉將車停放在路邊,找了三四個營業網點才算湊夠20萬元。交給張志遠時,依然不說幹什麼。

    「走吧!」張志遠凝神望著前方,道:「去縫紉機廠。」

    東州市縫紉機廠曾經輝煌一時,登峰造極,在全國都有名氣。當年,在自行車、縫紉機和手錶作為老三件時,東州市縫紉機廠產的「飛刃」牌縫紉機暢銷大半中國,成為全國著名企業。時過境遷,老三件很快被冰箱、彩電、洗衣機取代,成為90年代初的新三件。而如今,這三件已經走進尋常人家,房子、車子、票子成為21世紀的新三件。

    縫紉機廠沒落了,沒落得苟延殘喘,隨時等待著破產升天。自然,這裡誕生了一大批下崗職工,成為影響社會穩定的另一難點問題。

    車子駛進了縫紉機廠家屬院,破敗得如同秋天落葉一般,只需一陣風就可以吹走。一排排低矮的平房,狹小的過道堆滿各種貨物,隨處可見賣煎餅果子的小推車,垃圾遍地,污濁不堪,氣味難聞,簡直難以忍受。

    陸一偉在一處稍微乾淨的場地停了下來。張志遠道:「你在這裡等著,我一會就出來了。」說完,深呼吸一口氣,提著一袋子錢下了車。只見他下車后,將風衣的領子豎起來,低頭前行,走到一處平房跟前,四周看了看,猛然閃了進去。

    張志遠不說,陸一偉也能感覺到什麼。但,張志遠今天能帶他來,而不是司機小郭陪同,可以看出張志遠對他的信任。陸一偉將車座椅放倒,舒舒服服地靠著望前方,望著雜七雜八的院落。

    這一幕似曾相識,陸一偉猛然想起了杜姍姍。

    杜姍姍,陸一偉的高中同學。讀高中時,陸一偉情愫萌發,對長相漂亮的杜姍姍情有獨鍾,卻不敢表白。高中畢業后,他上了大學,杜姍姍不知去向。直到牛福勇帶他到東州市是度假山莊玩耍時,在按摩房與杜姍姍相遇,吃驚不已。后,杜姍姍離去,幾經周折又找到了她,並悄悄地探望。杜姍姍也如此,推著一三輪車賣小吃,生活不易,異常艱辛。

    又是一年多過去了,杜姍姍現在過得好嗎?想起在內蒙發生的事,陸一偉又不忍心去打擾杜姍姍的生活,每個人都有自己生活的權力,過好過壞是另一碼。

    回想自己的感情經歷,陸一偉有些可笑。總得來說,他這一生的情感經歷是失敗的。高中大學幾乎都是暗戀,大學畢業后玩起了時髦「閃婚」,直到現在的幾段感情,都有始無終。他常常總結自己,到底是情商不夠,魅力不夠,還是老天要故意折磨自己?

    哎!每每回想都是滿城傷。

    半個小時過去了,張志遠依然沒有走出來。陸一偉再有強大的好奇心,也不能干涉領導的私生活。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他一直這麼認為。就在他煩躁不安之時,手裡嘀鈴鈴響了起來,是簡訊鈴聲。他掏出來一看,依然是夏瑾和的,不由得咬緊牙關。

    這段日子來,夏瑾和幾乎每天都要發好幾條簡訊,陸一偉都沒看。對於感情脆弱的陸一偉來說,他實在受不了這種打擊。在夏瑾和身上,他投入了許多,可沒想到會是這樣的結果。至今,他都常常自問,夏瑾和到底是什麼樣的人?

    猶豫了很長時間,陸一偉還是打開了簡訊:

    「一偉,我知道你恨我,但是你誤解我了,請給我時間解釋好嗎?我承認一開始和你交往帶有一定目的性,可那是過去,如今我已經深深地愛上了你,無法自拔!沒有你的日子,我都不知道怎麼過來的,請你相信我一次,明天我去找你好嗎?」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