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0492 一路向北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0492 一路向北字體大小: A+
     

    秋天總是給人一種肅殺之美。湛藍的天讓人神清氣爽,清澈的湖讓人心曠神怡。落葉在晨露后伴隨著微風瑟瑟落下,再席捲而遠飛,飛往下一步不是終點的終點。漫山的山丹丹花,儘管耀眼的映山紅奪去了它的光彩,而它沒有絲毫怨言,默默地倚在山腰觀望、等待,觀望生如夏花般絢爛的瞬間,等待死於秋葉般靜美。浮泛於雲端,彩虹的顏色把色彩借給了雨霧,終究在飛鳥的鼓怡之聲中消失的無影無蹤。留下的,只有碧雲天,秋草黃……

    北州市領導班子突如其來的變故,讓基層官員驚慌失措,不知所以,太突然了!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走上層路線的人也試圖打聽,得到結果很意外,不知道!實在反常。要在以前,人事調動調整,至少在一個星期前,甚至更早就有眉目了。而這次的調動,從決定到調離用了不到半天,而且是省委組織部長親自到場宣讀決定,如此高規格的待遇足以顯示上面的重視程度。

    市裡局勢不穩定,底下的人都不敢輕舉妄動,都一聲不吭地堅守陣地,生怕自家後院起火,引火燒身。張志遠同樣如此,原先的計劃全部取消,待在南陽縣等待著下一步動作。

    陸一偉本想陪著張志遠留在南陽,沒想到張志遠主動趕他走,道:「現在的局勢很不明朗,你又剛剛提拔,在公示期間你先出去躲躲,順便散散心。」

    陸一偉已經答應了牛福勇他們,巴不得離開呢。在一番表演后,與牛福勇、李海東和周三毛匯合,當天晚上就離開南陽,直奔內蒙大草原。

    這次自駕游,是牛福勇一手策劃的。甭看牛福勇是匹夫之勇,卻粗中有細,心思比較細膩,能鑽進別人的心裡。以前,一直聽陸一偉念叨,大草原有他暗戀四年的戀人,為了實現他的願望,牛福勇不知撮合了多少次,可每次都因為各種事情遺憾取消。另外,牛福勇又聽說陸一偉感情出現了問題,說什麼都要拉他出去散散心。能夠如此關心的朋友,稱得上兄弟!

    在別人眼裡,牛福勇是個混球、無賴、混混、流氓,而在陸一偉眼裡,牛福勇仗義、耿直、講義氣,敢擔當,這也是他們成為兄弟的理由吧。都說物以類聚人以群分,陸一偉能與這樣的人做朋友,就好比坐在前排的優等生和坐在後排的差生做朋友一般,簡直不可思議。然而,陸一偉才不在乎別人說什麼,依然我行我素,和牛福勇稱兄道弟,不亦樂乎。

    牛福勇也喜歡陸一偉這樣豪爽的人,不拘小節,最關鍵的是看得起他。別人接觸他,是看上了他的錢,而陸一偉每逢過節還給他全家買這買那,著實讓他感動。最令他最難以忘卻的,是上次被捕后陸一偉做出的一系列事情,自掏腰包找人撈出來,母親去世前前後後操持忙活,就是自家親戚都做不到。人心是肉長的,再頑劣的人都會惦記別人的好,不過是不會表達而已。

    李海東開著車在高速公路上狂飆,車上開著空調,異常暖和。陸一偉、牛福勇和周三毛三人擼起袖子,蜷縮在後排座上,叼著煙捲喝著啤酒,借著微弱的閱讀燈玩著炸金花。

    也不知咋回事,陸一偉的手氣特別好,只要輪到他坐莊,基本上想要啥牌就來啥牌。牛福勇拿著一把同花老A,陸一偉手裡則是同花順,兩人誰都不開,最後周三毛中止了二人「掐架」,在現金多達好幾萬元的時候,終於見牌了,牛福勇輸,樂得陸一偉抱著錢往懷裡揣。當然,不過是圖開心,絕不會因為錢傷了和氣。聽到他們玩得如此開心,李海東渾身痒痒,不時地扭頭看一下。

    晚上8點多,幾人雖灌了一肚子啤酒,都消耗得所剩無幾了。隨便找了個高速出口,躥了下去。

    「我們不走了,今晚就住這兒!」牛福勇心裡甭提有多高興,聚在一起出來玩一趟著實不容易。

    「好嘞!」李海東加快的速度,往黃河岸邊的小縣城進發。

    也不知天氣轉涼,還是縣城內人煙稀少,街上空蕩蕩的,沒一點人氣。李海東隨便找了家酒店停了下來,急不可耐地衝進了酒店大廳。進門就操著一口不標準的普通話問道:「有小姐按摩沒?」

    服務員年紀不大,臉上還帶著青澀,看到如狼似虎、五大三粗的男子嚇得渾身發抖,諾諾地道:「我們這裡是正經店!」

    「那你的意思我們不正經咯!」牛福勇挺著大肚子,流里流氣地道。外人一看,就知道不是個好東西。

    「不,不,是……」服務員結結巴巴道。

    「行啦!」一項低調的周三毛開口了,道:「先住下再說,要搞娛樂活動一會兒自由活動。」

    周三毛的提議得到一致認可,牛福勇闊氣地開了四間豪華間,不過進入房間令人失望,還不如南陽縣招待所的檔次高。

    四人簡單整理行裝,浩浩蕩蕩地外出覓食去了。

    來到一個陌生的地方,人生地不熟的,不了解當地的民俗風情,也不知道吃啥,隨便找了家飯館走了進去。老闆娘服務態度較好,熱情地張羅他們落座,邊上茶水邊詢問吃什麼。

    李海東天生的慾望強,腦子裡除了女人啥都沒有,有急切地問道:「老闆娘,你們這裡啥地方好玩?」

    老闆娘看著李海東一臉色相,知道他想幹嘛,故意道:「動物園啊。」

    「哈哈……」老闆娘的話惹得眾人大笑。李海東臉紅脖子粗坐在那裡,道:「大半夜的去動物園干哈,我是說那個!」

    「哪個啊?」老闆娘假裝聽不懂。

    「嗨!就那個!」

    「哦。」老闆娘順著李海東的眼光望去,道:「你說網吧啊,待會吃完飯走出去就是。」

    李海東氣得無言以對,乾脆獃獃地坐在那裡,看著其他人嘲笑自己。

    「行了,先上菜吧。」陸一偉停止笑聲道。

    老闆娘看著陸一偉順眼,特意壓低胸口彎腰問道:「老哥吃啥啊?」

    陸一偉一抬頭就看到白茫茫一片,波濤洶湧,要不是老闆娘長得太老,他肯定多看幾眼,收起眼神道:「挑特色的上吧。」

    老闆娘走後,牛福勇擠眉弄眼道:「陸哥,老闆娘對你可有意思啊,故意讓你看她的大白兔,怎麼樣?尺寸如何?」

    陸一偉和他們在一起,說話舉動都放肆不少,伸出手一本正經地比劃著,道:「差不多這麼大吧,要不你去試試?」

    「哈哈……」牛福勇爽朗地笑道:「你就不怕老闆一會兒提著菜刀出來砍你?」

    「我才不像你嘞!啥貨色都要,我沒那心情。」陸一偉戲謔地道。

    牛福勇突然瞪大眼睛道:「陸哥,我聽說東北那邊外國妞不少,反正內蒙離東北也不遠了,要不我們去玩玩?」

    還不等陸一偉回答,李海東就急不可耐地道:「好哇,好哇,一定要去。」

    周三毛比劃著道:「人家老外的傢伙那麼大,你充其量就是個火柴棍,能滿足得了人家?估計還不等脫褲子,就他媽的軟了。」

    「邊去!」李海東求著陸一偉道:「陸哥,去一次吧,我活這麼大還沒見過外國妞了,更別說玩了,好不容易出來一次,說什麼都得讓我過過癮!」

    陸一偉揶揄道:「你他媽的都是要結婚的人了,還管不住自己,以後結了婚是不是也打算如此啊?」

    「就一次!」李海東錚錚地道。

    陸一偉拗不過李海東,只好道:「那行吧,如果時間允許,我們可以去去。」

    當晚,幾人強忍著慾火休息了一晚,第二天早上整裝待發,一路向北,向神馳嚮往的大草原進發。

    很快,車子進入大草原邊界,車子上的無不歡呼。都說草原的魅力不在於景點,而在於那些路上的風景,在草原公路上飛馳,在林場間穿梭,在藍寶石般的泡子邊掠過,大草原的風光,沿途隨行隨有,只要舉起相機就能拍到如畫美景。廣袤無垠的大草原綿延不絕地延伸到遠方的地平線,群群牛羊就像珍珠般撒在綠色原野上。沿途天清雲低,風光秀美,景色怡人,讓人心情舒暢。

    馳騁在草綠的海洋里,陸一偉滿腦子都是托婭的身影。他能想象到,托婭穿著漂亮的長袍,臉上掛滿微笑,騎著駿馬在一望無垠的草原里飛馳著。不知不覺,托婭的影子已經浮現在眼前,大大的眼睛,甜美的笑容,在不停地向他招手……

    夢,終究是一個夢!陸一偉打心裡眼想見托婭一面,沒有其他意思,只要看到她開心就好。或許,埋在心裡的夢成了一種奢侈。離夢越近,卻有那麼遙遠。

    「想見托婭嗎?」牛福勇突然將一隻手搭在陸一偉肩上問道。

    陸一偉眼眶濕潤,點了點頭。

    「就在前方,很快就到!」牛福勇偏頭望著窗外道。

    「啊……」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