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0488 三思而行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0488 三思而行字體大小: A+
     

    張志遠如此謙虛,讓閆東森有些驚慌失措。他思考了一會兒道:「張書記,陸一偉同志在副科上已經接近6年了,於情於理也應該上一個格次了。我看這次一併提出來吧。」

    閆東森主動將陸一偉的事引出來,讓張志遠輕鬆不少。正好,可以試一試閆東森眼光和辨別力,問道:「你的意思讓陸一偉去峂峪鄉當黨委書記?」

    「不不不!您誤解我的意思了。」閆東森急忙擺手道:「張書記,在回答這個問題之前,我要講明一個很現實的問題。劉克成書記主政南陽6年多,調整人事相對頻繁,只是在總量上左右調劑,而總體結構上,卻存在嚴重失衡。我手裡有一份剛剛統計出來的數據,按老中青比例看,老占最多,高達65%,而中只佔到30%,青就更少了,只有5%,出現頭重腳輕的情況。如果不及時調整,很有可能出現人才斷層,青黃不接、後繼無人的現象。所以,懇請張書記要高度重視,提早研究這一問題。」

    閆東森的想法和張志遠不謀而合,可以看出問題已經到了很嚴重的程度。他若有所思地點點頭道:「東森啊,你說得這個問題,我心裡有數。不瞞你說,這段時間我有其他事務纏身,一時騰不出手來,等忙完這陣子,就重點解決你提出的這個問題。你也可以提前想一想,如何操作,如何實施,拿出一個具有可操作性的方案來,一起商討。」

    閆東森聽到張志遠如是說,高興地道:「既然張書記有想法,那接下來操作也就有把握了,不過大方向還得由您定。好,現在回到陸一偉的問題上。按照年齡結構劃分,一偉應該算是青年領導幹部,在副科行列里他年紀不算大,但要進入正科行列,那就是鳳毛麟角了。目前看,全縣35歲以下的正科領導幹部只有兩人,一個是谷陽鄉黨委書記武鶴軒,另一個就是團縣委書記於曉年。而他倆同歲,今年剛好都是35歲,勉強算青年領導幹部。如果陸一偉提拔上來的話,全縣最年輕的正科級領導幹部無疑。」

    閆東森繞來繞去,讓張志遠有些頭暈,道:「直接說結果!」

    閆東森不急不慢地道:「張書記,恕我冒昧地問您一句,您是不是打算提拔陸一偉為縣委辦主任?」

    張志遠驚慌,卻沒有在面部表現出來,沉著淡定地反問道:「你覺得呢?」

    閆東森說話直,從不會拐彎抹角,這也是讓很多人不喜歡他的原因。在沒有摸清張志遠的脾性下,他又說起了大實話,道:「種種跡象表明,你必定會這樣做。而且,如果我不提,接下來您也會提這件事。」

    被人看穿是多麼恐怖的一件事,而且還是下屬,張志遠再好脾氣,也有領導的脾氣,不喜歡別人肆意揣測自己的意圖,這一點陸一偉就做得很好,就算知道張志遠心裡想什麼,從來不說出來,留足了面子。閆東森可倒好,直接把下一步甚至下下一步的話都說出來,自己還說什麼?有些厭惡地道:「那你說說看!」

    閆東森分析道:「董國平早不請假晚不請假偏偏在這個當口請假,而且私底下已經很多在瘋傳,何況陸一偉現在做的事也是縣委辦主任的工作,不知我分析得妥當不?」

    自作聰明的人往往很自負,張志遠臉色一沉,道:「東森啊,你作為組織部長,有些話著實不應該從你嘴裡說出來,連最起碼的組織性和紀律性都沒有,何以服眾?陸一偉如何用,我自有決斷,而你不能把自己等同為一般幹部,傳播謠言,聽信謠言,這絕不可取!」

    閆東森意識到自己的大嘴巴又惹事了,連連道歉道:「張書記,我不是那個意思,您千萬別誤會。其實我想說的是,在陸一偉任用上,還需張書記三思。」

    「嗯?」張志遠儘管討厭閆東森,但還是想聽聽他不一樣的意見。

    閆東森道:「正如我前面所說,陸一偉是個青年領導幹部,提拔他為正科,我堅決擁護,但真要任用他為縣委辦主任,我有不同意見。縣委辦應該是所有機關單位里級別最高的,一下子把陸一偉扶到這個位置,肯定會引來非議,他們不會說陸一偉有沒有能力,而是走入另一個極端,說您任人唯賢,厚此薄彼,如果底下的人這樣傳,對您也不利啊。」

    「董國平畢竟是南陽官場的老人,無論是話語權還是執行力,都有一定分量,至少到了下面,別人服氣,願意聽他的。此外,在處理一些複雜問題和棘手難題,或者大型會議等,董國平能夠輕鬆應對自如,陸一偉剛剛30歲冒頭,可能在這些方面有些欠缺。」

    「還有就是他本人,一下子提拔到一把手,看似美好,但對他的長遠發展看並不利,甚至會挫傷他的積極性。所以,我建議張書記三思而後行。」

    聽完閆東森的分析,張志遠陷入深思。他的話不無道理,而且白玉新也說過同樣的話,建議他到基層歷練。可問題是,好不容易培養起來的一個人,剛剛用得順手就離開,實在有些不忍心啊。再培養一個人接班的,又得長時間磨合,實在難以接受。

    閆東森看出了張志遠的心思,接著道:「張書記,其實我的意思,也不是不讓陸一偉去縣委辦當主任,而不是現在。可以先把他提拔為正科,然後再過個一年半載的,再提拔上來也可以嘛。這樣做的好處是,在常委會上不會引起太大爭議,也是間接地保護陸一偉啊。」

    張志遠望著閆東森道:「那你的意思,讓他去峂峪鄉當黨委書記?」

    「不不不!」閆東森搖頭道。

    張志遠火了,惱怒地道:「你能不能一口氣說完?」

    閆東森解釋道:「在進門之前,我確實考慮讓陸一偉去峂峪鄉當書記,但聽了您的意見后我改變主意了,我想到一個非常適合他的位子……」

    「哪?」

    「組織部常務副部長。」

    「……」張志遠對閆東森的這一決定有些不解。

    閆東森有自己的一套思維,道:「張書記,讓陸一偉當這個常務副部長我有三層意思。第一層這個位子並不很重要,把他放在這裡,不顯山露水,隱蔽性極強,防止他成為口誅筆伐的攻擊對象。如果放到縣委辦那麼醒目的位置,即便有您撐腰,但很難服眾。第二,這個位子看似不起眼,卻大有手筆。您剛才也說了,下半年打算調整人事,如果讓陸一偉替您篩查人選,是不是更加有說服力呢?第三,在組織部工作,可以結交一大批人,即便將來走到其他崗位,在這裡積累的人脈,是寶貴的資源。這個過渡口,要比其他職位要強許多。」

    張志遠已經從心裡認同了閆東森這一觀點,可讓他想不通的是,此人為什麼如此不費餘力地替陸一偉著想?種種跡象表明,他今天所說所講,不是臨場發揮,而是蓄謀已久的,提前準備好的。為什麼?在張志遠心中打了一個打打的問號。

    張志遠道:「這個提議也未嘗不可,容我考慮考慮吧。還有其他事嗎?」張志遠需要認真斟酌,決不能草率做出決定。不過,即便將來陸一偉真到了組織部,也決不能重用這種口風不嚴的人。

    閆東森繼續道:「峂峪鄉黨委書記一職,讓組織部常務副部長溫東偉下去如何?」

    張志遠以為自己聽錯了,問道:「你說什麼?」

    閆東森又道:「我的意思是讓溫東偉把位子給陸一偉挪出來……」

    不管閆東森出於什麼目的,但他太過於自負玩小聰明,這種行為讓張志遠十分厭惡,不過他不能表現出來,只好道:「這樣吧,你再好好考慮考慮,行吧?」

    閆東森走後,張志遠站起來伸了個懶腰,無奈地道:「現在的人哪!」

    在陸一偉的去處問題上,經閆東森這麼一提醒,張志遠不得不重新審視。閆東森有些話還是說得不差,如果真把他推到縣委辦主任位子上,還是不服氣的人多。自己今天是在縣委書記這個位子上,萬一將來那天突然調走了,對他的前途確實不利啊。

    去組織部?這倒是個好地方!陸一偉不得不佩服這些成天琢磨人的組工幹部,看問題毒辣,就連選位置都如此獨道。讓陸一偉道這裡未必不可,正好打算下半年整飭吏治,讓他給自己把住人事關,遠比其他崗位重要得多。另外,讓陸一偉為自己物色一些得力助手,也是個不錯的選擇。可問題是,一偉會同意嗎?

    就在他苦思冥想時,辦公桌的電話劇烈響了起來。他走過去接了起來,還不等開口,對方就喘著粗氣道:「張書記,秦二寶被抓了。」

    「什麼?」張志遠難以掩飾激動的心情,道:「你怎麼知道的?確信?」

    「確信!」白玉新在電話那頭道:「剛剛抓走一會,據說是省公安廳的人下來直接抓的。」

    「好!」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