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0487 燙手山芋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0487 燙手山芋字體大小: A+
     

    陸一偉震驚了,他不相信這是真的,又接連翻出第二封信,同樣是卿卿我我的情書,到了第三封信,直接從裡面掉出一張照片,是二人的合影。那時候的張樂飛確實挺精神,小平頭,大高個,尤其是眼睛,特別有神。而身邊的張曉娥同樣風采迷人,美麗的麻花辮是那個年代的標配,要是能再穿一件布拉吉連衣裙,那就是高配了。張曉娥的穿衣打扮應該是出身富貴人家,而張樂飛窮酸小子一個。

    陸一偉接著往下翻,沒有發現更多的線索。在最後一個信封里,陸一偉發現了一張存摺,上面的存款數額讓他目瞪口呆,5000萬元整。天哪!陸一偉以為自己數錯了,連續數了好幾遍,確實沒有錯,就是五千萬。在普通公務員一個月還是掙六七百元的時下,5000萬是什麼概念,難以想象。

    張樂飛去年被調查時,查出來的東西雖沒有這個數目大,但總數加起來也是相當驚人的。現在又挖掘出這麼大一筆數目,比成*克傑數目還要大,這要公布出去,直接到了中央了。

    段長雲坐了一會兒出去了,張志遠隨即進了卧室,詢問情況:「怎麼樣?」

    陸一偉將這段凄慘的愛情故事講出來,同樣驚詫萬分。看到存摺后,雙手都在發抖。冷靜了片刻,張志遠回想道:「從張樂飛的履歷上看,他當年在北州市插隊,后恢復高考後考入警校,畢業后本該回鄉,而他選擇了北州市。如果按時間段分析,他們兩個也有可能。」

    「據我所指,張曉娥她家是農村的,哪個村我也不清楚,不過她有個舅舅在京城當官,李虎剛升遷都是靠著這層關係。不過,她舅舅去世多年了,要不然李虎剛早就再上台階了。要是張曉娥和張樂飛有聯繫,那麼張樂飛的升遷很有可能與張曉娥有關係。」

    「推斷下來,李虎剛在加拿大的女兒就應該是張樂飛和張曉娥所生,呵呵,這關係,確實有點繞啊。不過這都是推測,具體是不是真的,追究下去沒多大意義。」

    陸一偉同意張志遠的說法,道:「這都是時代的產物,前些年播出的《孽債》不也是如此嗎?張書記,您說李主任知道這件事嗎?」

    張志遠搖搖頭道:「這個我不敢斷定,也許知道,也許不知道,這都是他們的私事,咱不去過問。」

    「那存摺怎麼辦?」陸一偉拿在手裡,如同一塊燙手的山芋,早知道還不如讓他一直躺在地底下,等若干年後再浮出水面,也沒這麼多煩心事了。要是往上交,並不現實。

    張志遠接過存摺細細地看了遍,不看不要緊,進而看出了端倪,他連忙道:「一偉,你看!這存摺的名字並不是張樂飛,而是李希珊,一會你去查一下是不是李虎剛的女兒。還有,存款類別上面寫著是轉賬,也就是說是別人轉進來的。再有就是日期,1999年11月21日,也就是說,這是在張樂飛出事之前轉過來的。」

    陸一偉不解,問道:「這能說明什麼問題?」

    張志遠苦思冥想,道:「我也不清楚,難道是要逃走?」

    陸一偉想起張曉娥因曙陽煤礦的事逃到了加拿大,點點頭道:「也有這個可能。」

    張志遠冷笑,道:「這個張曉娥真是有錢啊,一出手就是五千萬,在海外的資產不知有多少,從曙陽一個煤礦她就撈走多少,不足為怪啊,哎!」

    陸一偉將存摺收好,道:「張書記,那這些東西怎麼辦?」

    張志遠也不知該如何處理,道:「你先找個地方藏起來,你讓我思考思考再做決定。最主要的這個存摺……確實是個大難題啊。」

    把東西收起來,陸一偉再次征訂:「張書記,那您還去上面辦公嗎?」

    「去啊,為什麼不呢?你趕緊收拾出來。」張志遠堅決地道。

    「好的。」陸一偉道:「張書記,我是這樣想的,把您的辦公室由四間擴大到六間,辦公區三間,候客區一間,休息區一間,娛樂區一間。」

    張志遠一愣,道:「你真把我當土財主了,一個人占這麼多房間,太多了,有四間足夠了。」

    陸一偉耐著性子解釋道:「張書記,您家要是在南陽還好說,問題是您一個人在這裡住,宿舍又不經常回去,我想著乾脆把這裡也弄個休息室,要是太累了就可以在這裡休息。我打算給您弄個獨立的衛生間,還能沖澡,再放一台跑步機,要是累了鍛煉下身體,也是不錯的選擇嘛。」

    聽到陸一偉事無巨細,張志遠沒有多說什麼,道:「一切從簡,不要鋪張浪費,你知道我的性格。」

    從張志遠辦公室出來,陸一偉先把小木箱弄回了家,找了個相對安全的地方藏了起來。對於這意外的發現,多少讓陸一偉震驚,但張樂飛的死,這些東西並沒有什麼價值。最值錢的就是那存摺了,可誰敢去動?

    陸一偉正打算去管理局見見局長鬍志雄,牛福勇來電話了。張口就道:「陸哥,聽說你們上班的要國慶放假?怎麼樣,有什麼打算沒?」

    陸一偉笑著道:「暫時沒有,你有打算?」

    牛福勇嘿嘿一笑道:「我倒是有個想法,不知能不能請得動您這位大忙人!」

    「說說看!」

    「我和海東商量好了,還有周三毛,我們打算來個自駕游,開車去內蒙玩一趟,他們都同意了,現在就看你了。」牛福勇道。

    聽到他們去內蒙,陸一偉突然怦然心動,幾乎沒有思考就答道:「去去去,肯定去,算我一個。」

    牛福勇沒想到陸一偉這麼爽快就答應了,興奮地道:「真的嗎?可不許反悔啊。」

    「絕不反悔!」陸一偉堅定地道。

    「成!」牛福勇道:「那我們過幾天就走,到時候讓海東去接你,就開我的越野車,這就定死了啊。」

    「好!」陸一偉掛掉電話,心臟依然砰砰直跳。內蒙,有自己的一個夢!在夢裡,不知多少回去過那裡,尋找美麗的托婭,可醒來后一場空,很是遺憾。這下好了,假如,假如有可能的話,哪怕見一面大學暗戀了四年的戀人,也算知足了。陸一偉激動得竟然跳了起來,看得出,托婭在他心裡占很大的比重。

    在陸一偉的規劃下,張志遠辦公室開始動工了。對於張志遠的這一舉動,很多人都不理解,不過在人們眼裡,可以讀出很多不一樣的東西。有的說張志遠不願去劉克成的辦公室,還刻意改裝成會議室,這分明就是對著干,充滿了挑釁意味。而去了張樂飛辦公室辦公,證明張樂飛不是他害死的。還有的說張志遠權欲重,從三樓搬到四樓,而且把原先的政法委樓層都給佔了,這是要「一覽眾山小」的效果。每做一件事,都會招來非議,眾口難調,也是國人的劣根性。

    每逢節假日前,總會有人事調整的大動作。別的地方不知,至少在西江省比較通用。為什麼選擇節假日前呢?這裡面有很深奧的學問,淺顯易懂地說,一旦人選選定后,要公示7日,如果有問題可以向上反映。但凡提拔人,誰想提拔的人有問題,可就有一些不樂意的,不間斷向上反映,有的乾脆直接捅到省里。人們在研究后,覺得春節前調整人事再恰當不過了。春節期間都放假了,你反映有個毛用!現在又增加了兩個五一節和國慶節,而且剛好都是七天,正好為提拔的公示期限。所以,好多人深諳其中的奧妙,選擇在這個時間段密集調整人事,不過是愚弄大眾的一種手段罷了。時間一長,假日前的常委會也就固定下來,總會涉及人事調整。於是乎,人們就像蒼蠅一般,四處打聽各方消息,期待在這個關鍵時刻脫穎而出。

    南陽縣因張志遠剛剛上任縣委書記,本不打算在這個常委會調整人事,可因陸一偉,他不得不找一些陪襯的,象徵性地提拔一兩名,剩下的,他打算今年下半年專門治治這群不學無術只懂享受的官員。

    組織部長閆東森找到了張志遠,研究常委會事宜。閆東森和張志遠的關係不好不壞,但和劉克成絕對是一對仇人。劉克成到了南陽縣后,直接把他的權力架空,牢牢地攥在自己手裡,以至於閆東森就是個傀儡,他能不氣嘛!

    閆東森將一份擬調整的人員名單遞給張志遠道:「張書記,峂峪鄉至今還缺黨委書記,您看讓誰去合適?」

    張志遠抬頭道:「你推薦誰?」

    「這……」閆東森還有些不習慣,以前都是劉克成指定,自己那能做得了主,張志遠猛然一問,還有點懵,道:「張書記的意思呢?」

    張志遠一本正經地道:「你是組織部長,選配優秀領導幹部就是你的事,首先你自己心裡有個底,你心裡是如何想的,說出來,我們一起研究嘛!」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