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0486 箱子秘密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0486 箱子秘密字體大小: A+
     

    待領導走後,陸一偉又走出門外安頓了王曉冬一番,才放心地回到張志遠辦公室。

    張志遠望著地上黑不溜秋的傢伙,好奇地問道:「這是什麼?真打算給我栽花?」

    陸一偉先把小木箱的事放在一邊,快步來到辦公桌前蹲下身子撲在地上仔細察看起來,果不其然,在一枚不起眼的角落發現了與張樂飛辦公室一模一樣的竊聽器。

    陸一偉爬起來拿給張志遠看,張志遠疑惑地接了過去,問道:「這是什麼?」

    「竊聽器!」陸一偉小心翼翼道。

    張志遠同樣驚奇,瞪大雙眼望著陸一偉道:「你再說一遍?」

    陸一偉從口袋裡將另一枚竊聽器拿出來道:「張書記,我與您一樣,不相信這是真的,可我在張樂飛辦公室無意發現了這個,著實有些駭人聽聞,喪心病狂。這種出現在電影里的橋段居然在我們身邊上演了。」

    張志遠很少發脾氣,可面對這無恥的行為實在忍無可忍,拍著桌子道:「到底是誰?」

    在張志遠面前,陸一偉不隱瞞什麼,道:「我推斷,應該是劉克成。」

    張志遠沉默了,過了很長時間才道:「怪不得我們好多行動計劃還不等實施,對方就知道了,原來一直有一雙耳朵在秘密監聽,太陰險了,太無恥了!能不能找到信號源?」

    陸一偉搖搖頭道:「這個不清楚,待會我讓付江偉帶上專業設備過來檢測一下。」

    「算了!」張志遠思考片刻擺擺手道:「劉克成已經不在南陽了,過去的事就不提了,就算查出來又有什麼意義,算了吧。」張志遠不想把這事搞大,或多或少給劉克成留點面子。這種事真要傳出去,且不是讓人笑掉大牙?但這種伎倆確實給他上了生動的一課,防不勝防啊。

    陸一偉堅決地道:「張書記,這種事確實不易聲張,可要是您知道了不往下追查,只會助長某些人的膽量。將來以後再出現類似情況,萬一造成某種後果,那可真就無法挽回了。」

    張志遠臉色大變,陰沉下來道:「那你覺得是誰幹的?」

    陸一偉暗示道:「除了我以外,誰還能進入您的房間呢?」

    張志遠恍然大悟,壓低聲音道:「你說蔡建國?」

    「我只能說可能,也許不是他。」陸一偉道。

    張志遠本身不是多疑的人,經過這件事後,他切身體會到官場的險惡,為了權力,可以不擇手段,無所不能。他兩道眉頭衝天一挑,一字一頓道:「一偉,對於南陽官場的弊病,我們探討也不是一次兩次了,等企業改制結束后,我這第一把火就要燒得旺旺的,好好整飭一下南陽官場,抓出一兩個典型來,蔡建國就是第一個!」說完,重重地擂了下桌子,把陸一偉都嚇了一跳。

    說起人事,陸一偉想起杜佳明說得新考錄的公務員,道:「張書記,我上午聽說新進來12個公務員,縣委辦留了2個外,其餘的都放到鄉鎮了。對於勢單力薄的我們來說,這可是一支勁旅之師啊。如果好好培養,將來必成大器。」

    張志遠眼前一亮,對陸一偉的長遠目光嘖嘖稱讚,道:「這支隊伍你想利用起來?」

    「嗯。」陸一偉點了點頭。

    「好!」張志遠道:「那這12個人就都交給你了,至於怎麼利用,那是你的事。不過,有好就有壞,12個人里你能挑出三四個優秀的,就算不錯了,這個你自己把握。」說起人事,張志遠腦子裡盤算著下一步工作部署,陸一偉的思路給了他啟示。

    「謝謝張書記。」陸一偉心中已經有了主意,可自己還沒有出任縣委辦主任前,就算有再大的目標也得藏在心裡,如果這個時候說出來,顯得自己輕薄浮躁。兩人各懷心事,目光不約而同集中在地上的那個破紙箱上。

    陸一偉起身打開紙箱,小心翼翼地將小木箱取出來放在茶几上,為了保險起見,特意將房門反鎖,又將百葉窗關上,如同探秘一般死死地盯著這個「寶箱」。

    「這是什麼?」張志遠好奇地問道。

    陸一偉小聲地道:「從張樂飛卧室地下挖出來的,估計這裡面藏著驚天的秘密。」

    張志遠有些迫不及待,道:「那趕緊打開啊。」

    陸一偉拿起木箱上的鎖仔細查看了一會,突然記起了張樂飛的女兒張薇給過自己一把鑰匙,難道就是這個木箱上的?他趕緊取出錢包,拉開一側拉鏈把鑰匙取了出來,交給張志遠道:「張書記,您還記得不記得這把鑰匙?」

    張志遠接過來看了一遍,回憶道:「記得!當初張樂飛咬舌自盡時,蕭鼎元從他身上的煙盒裡找到這把鑰匙,我還讓你查鑰匙的下落,難道就是這個箱子上的?」簡直有些不可思議。

    陸一偉拿過鑰匙比劃了下,輕鬆插了進去,屏住呼吸一轉動,「啪」——鎖子打開了,兩人都有些緊張,好像做了虧心事似的。

    「開嗎?」陸一偉要打開的時候,徵求張志遠的意見。

    張志遠有些猶豫,他很想知道箱子裡面是什麼,可知道了又能怎麼樣,萬一再牽扯出一些驚天動地的大案來,他可有些吃不消啊。他起身走到辦公桌前,拿起煙點上,自忖良久,隨即痛下決心,回頭指著箱子,堅定地道:「開!」

    箱子打開了。只見裡面躺著的,沒有其他的東西,只有厚厚的一沓子信,這與陸一偉的期待截然相反,在一邊監守的張志遠也鬆了口氣,他不希望再牽扯出什麼大案。

    陸一偉取出兩封信,抬頭望著張志遠,問道:「看嗎?」

    「這……」張志遠一時也拿不定主意,畢竟偷看別人信件是犯法的。就在拿不定主意之時,有人敲門,陸一偉緊張地將信件塞進木箱,張志遠指了指裡屋,陸一偉抱起箱子進去,把門關上。張志遠整理儀容,大聲問道:「誰呀?」

    「我,段長雲!」政協主席段長雲在門外叫道,對張志遠這一詭異的舉動有些好奇。

    張志遠走過去打開門,笑著道:「是老段啊,進來坐!」

    段長雲進來后,望著地上的破紙箱,再看看卧室的房門關著,心裡更加狐疑,但人家是縣委書記,自己作為下屬的怎麼好懷疑。坐到沙發上笑著道:「張書記,我過來給您彙報工作了。」

    「嗨!老段。」張志遠沒有擺架子,道:「和我你客氣什麼,咱們都是老朋友了,不存在。」張志遠到了南陽縣后,作為同病相憐的段長雲比較支持政府工作,張志遠也信任他,由他來負責創衛工作。張志遠本想著借創衛工作奪取話語權,沒想到讓劉克成識破,攔腰斬斷,硬生生地把這項工程抓在手裡。如果不出意外,是竊聽器發揮的作用。

    張志遠畢竟是縣委書記,人家可以客氣,你要真是稱兄道弟那就有些不識抬舉了,段長雲客氣地道:「張書記,我過來和你彙報下創衛工作,國慶后,省里的驗收組要下來看看,我打算國慶期間組織力量集中搞一下環境衛生,聽聽您的意見。」

    張志遠點點頭道:「是不是馬上要驗收了?」

    「差不多!」段長雲道:「這次是明察,據說還有一次暗訪,所以,這次來了就要安頓好,省得暗訪時候整出什麼幺蛾子。」

    「行!這事你看著辦!需要我做什麼?」張志遠問道。

    段長雲直截了當道:「張書記,自從你年初撥過一次款以外,到現在也沒有撥。我請示過蘇市長,蘇市長借口水泥廠工程需要用錢,一直擱置不給撥,到現在還拖欠著不少工錢了。」

    聽著段長雲發牢騷,張志遠也痛快,直接問道:「需要多少?」

    「暫時需要200萬。」

    「行,這沒問題,我給你300萬,隨後你讓人打個報告上來,我來簽字。」張志遠爽快地道。

    段長雲沒想到張志遠這麼輕鬆就答應了,連忙感謝道:「張書記,多謝您支持創衛工作啊,您放心,我保證一次驗收,年底把省級文明縣城的牌子給您拿回來。」

    張志遠淡然一笑,道:「謝什麼,都是給黨國幹事情,該說感謝的人是我,你作為政協主席替政府分擔子,牌子不牌子不重要,你有這份心就好。」

    兩人在外面聊著,陸一偉則在裡屋對著一大堆信件發獃,思量許久后,他終於鼓起勇氣打開了一封……

    「樂飛,近來你還好嗎?告訴你一個不幸的消息,我有孩子了,我不能把孩子打掉,他是我們愛情的結晶,我一定要生下來,所以我等不及你了,我要嫁給李虎剛了,你好好讀書,這輩子我們註定不可能在一起,下輩子再續前緣吧,有了我們的孩子,一切足夠了……」陸一偉越看越驚奇,沒想到這裡面藏著的是這樣的狗血愛情故事,他沒心思看中間的肉麻話,直接翻到最後一頁,看到落款是「愛你的小娥」,日期是「1978年隆冬。」

    (ps:網易最近搞活動,寫評論贏大禮,最沒節操的是評論超過100字,就有機會贏得網易豬肉一斤,長什麼樣,萬路也沒見過,想要的就行動起來吧。另外,孩子沒人看,我只能晚上寫了,對不起大家,不過還是一天兩更!)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