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0482 漫想連篇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0482 漫想連篇字體大小: A+
     

    果不其然,就在侯永志下葬后的第三天,由省紀委牽頭的一支專案組秘密潛入北州市,以侯永志的死作為切入點,對田春秋執政以來的經濟、人事等全面鋪開調查……

    還有幾天就要國慶放假了,這是國家自1999年推行「黃金周」的第二次小長假。前兩天操持侯永志的葬禮,陸一偉累得休息了好幾天才緩過勁來。這天,陸一偉從美夢中驚醒,才發現是一場夢。他睜開眼睛撩開窗帘看了下窗外,只見細雨蒙蒙,又鑽回了被窩。

    也不知為什麼,這兩天只要一閉眼,滿腦子都是佟歡的身影。那晚的瘋狂如同記憶晶元植入了他的大腦,無論怎麼努力都始終忘不掉。每次想起,陸一偉都無比的亢奮,甚至在某一晚找回了青蔥歲月,竟然莫名其妙遺精了。

    陸一偉不得不承認,這是他活這麼大以來最美妙的一次難忘經歷。有人說,女人不都那樣嘛,兩隻眼睛一張嘴,脫了衣服關了燈都一樣。在以前,陸一偉也是這樣認為,可自從遇到佟歡后,他改變了這一看法。

    愛原本是人類活動再正常不過的一種自然行為了,一旦加入了一些神秘元素,自然附加不一樣的味道。越是制約,越讓人有窺秘的慾望,每當玩火,總有一種說不出的美妙。對於有的人來說,天生慾望強烈,總有使不完的勁,嘗試各種不同的美味。對於相對本分的陸一偉來說,這簡直不可能。

    陸一偉從小家教很嚴,父親推行棍棒教育,陸一偉一旦做錯事,二話不說直接上手。而母親則打溫情牌,每次都會護著兒子,採取說教的方式教育。在如此環境長大的孩子,缺乏很多個性,這一問題從上大學后體現的淋漓盡致。別人會唱歌跳舞,而自己什麼都不會。別人抽煙喝酒拍婆子,自己連女生的手都沒拉過。甚至大學四年,都是在暗戀中度過,直到結婚後,才第一次嘗試做男人的滋味。

    陸一偉清楚地記得,當他第一次與李淑曼親密接觸時,雙手都在顫抖,那種青澀的滋味至今難以忘卻。而與佟歡的這次瘋狂,喚醒了他身體的機能,激發了內心的渴望,他甚至希望立馬就見到佟歡,發泄一下心中的慾火。都說三四十的女人如餓狼,而他的慾望絕不亞於豺狼猛虎。饑渴難耐之際,陸一偉抓起手機給佟歡發了條簡訊:「佟歡,起床了嗎?」接下來是苦苦的等待。

    十多分鐘過去了,都沒有收到對方的任何訊息。看來是自己自作多情了,陸一偉有些失落地把手機丟到一旁,噌地坐起來,望著鏡子里的自己,看著直挺挺的擎天柱,突然產生了幻覺,佟歡就在眼前……

    沒有哪一個女人能讓陸一偉如此神魂顛倒,看來自己確實被這個「狐狸精」給迷住了。陸一偉忘掉那污穢不堪的一幕,強制自己做了300個俯卧撐,然後洗臉刷牙,開始新的一天。

    天氣轉涼,父母親已經從老家搬了回來,又開始了冬眠的生活。母親劉翠蘭早早地給陸一偉做好早飯,一邊在客廳看電視一邊耐心等候。聽到樓上有動靜后,立馬起身去熱飯,等陸一偉下來后,各色美食已經端上桌,馬上開飯。

    看到母親蒸的玉米窩窩頭,陸一偉就歡喜的不行。都說農村人命賤,就喜歡吃一些低等粗糧,而吃不慣海鮮之類的高檔食物。一方水土養育一方人,無論走到那裡,家鄉的味道永遠是美味的,而母親做的飯,是世界上最美味的佳肴。

    陸一偉抓起一個窩窩頭大口吃了起來,而劉翠蘭則坐在一邊,臉上寫滿了心事。陸一偉好奇地道:「媽,你也趕緊吃啊,等我爸嗎?」

    劉翠蘭搖搖頭道:「你爸早就吃過了,這會兒去公園打拳了。」

    「哦。」陸一偉笑著道:「我爸啥時候有了這愛好了?呵呵,媽,你反正也閑著,隔壁的張姨不是每天去跳舞嗎?你也一起去啊。」

    「我那有那閑工夫!」劉翠蘭唉聲嘆氣地道:「我也就不想和她們出去,只要一出去,她們總問我你的婚事,我都不知道該怎麼回答……一偉,你老實和媽說,你是不是和瑾和鬧彆扭了?這麼長時間,我不見你和她聯繫,也不見她來我們家,到底是怎麼回事啊?領了結婚證,就趕緊把婚事給辦了,你這樣拖下去,媽替你著急啊。」

    陸一偉把送進嘴裡的窩窩頭放下,一本正經道:「媽,有些事我也不想瞞你,對,我和是瑾和鬧彆扭了,不過您放心,你兒子過段時間就給你領回一個兒媳婦來,好不?」

    看來是猜中了,劉翠蘭瞬間淚眼汪汪,掩面抽泣道:「兒哪!到了這份上了,媽不指望你找多漂亮的,只要有人願意跟你,哪怕是二婚帶著孩子,我都認了。可你不能這樣一直晃著,你到底要晃到什麼時候?你真不打算讓我們抱孫子了?你這樣做,對不起我們嗎?」

    劉翠蘭的句句刺在陸一偉心頭,他不想讓母親傷心,道:「媽,你別傷心,那你說怎麼辦?我全聽你的。」

    「真的?」劉翠蘭立馬停止哭泣,擦掉眼淚問道:「那你告訴你,你還打算和瑾和處下去不?」

    「這個……」陸一偉吞吞吐吐道:「我暫時還沒想好,也許會,也許不會……」

    「好!」劉翠蘭堅定地道:「我顧不了那麼多了,只要你現在單身就好說,接下來你必須聽我的,隔壁張姨她家二閨女是個醫生,在省城工作,過兩天放假回來,你必須給我見一面,成不?」

    「媽!」陸一偉有些難為情地道:「你怎麼搞起包辦婚姻那一套了?」

    「我不管了!」劉翠蘭破罐子破摔道:「這事看來我不上心你是不會主動的。張姨對你印象不錯,他二閨女你又不是沒見過,人長得挺俊,關鍵還是個姑娘……」

    「得得得!」陸一偉打住道:「媽,你什麼眼光啊,她姑娘那也叫俊?我的天哪!我還是打光棍算了!」

    「怎麼就不行了?」劉翠蘭堅持道:「我看著就挺不錯啊,你爸也看了,都說不錯,怎麼到了你這兒就不行了?不行!這次你必須見,要是不見,那你也別打算見我!」說完,氣鼓鼓地轉向一邊。

    為了討好母親,陸一偉連忙道:「好好好,媽,我見還不成嘛,可是我先說好了啊,我肯定看不上她,你們就別指望了。」

    劉翠蘭聽到兒子妥協,立馬神叨起來:「一偉,媽告訴你啊,我可找人看她女兒的生辰八字了,和你的特別合,而且先生說了,你命中注定有個兒子。你看看她女兒那屁股,又寬又大,肯定能生個大胖小子……」

    陸一偉噎得說不出話來,趕緊喝了口米湯將窩窩頭吞了下去。道:「媽,這都哪跟哪啊,說真的,我對她女兒一點興趣都沒有,要不這樣,你再給我介紹個好的怎麼樣?」

    「好的?」劉翠蘭忽然找到了有意義的事情,掰著手指頭想著誰家還有待字閨中的姑娘……

    「媽!你慢慢想,我先去上班了!」陸一偉和母親打招呼,劉翠蘭都沒有顧不上搭理。陸一偉無奈地搖了搖頭,出門往縣委大院去了。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