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0479 一腔熱血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0479 一腔熱血字體大小: A+
     

    田國華只顧擦汗,不答話。他來的時候已經想好了,不管張志遠說什麼他都接了下來,只要他能保住自己就成,至於其他的,他沒有多想。

    張志遠氣得頭有些發懵,道:「老田,我作為縣長,在上這個項目上沒有嚴格把關,也存在一定責任。我們受點損失沒什麼,可你想過那些沒有土地耕種的百姓嗎?近100多畝土地啊,就這麼白白糟蹋了,我看得都心寒啊。」

    田國華依然不說話,心裡嘀咕著:「當初定下項目時,是在常委會上敲定的,追究責任也是連帶責任。」

    「好了!」張志遠氣得發抖,一擺手道:「這事隨後再說。關於馬東子的事,你知道多少?」

    田國華道:「張縣長,哦不,張書記,如果你不說他叫馬東子我還真不知道他本名,我也是剛剛知道的啊。」

    「哦?」張志遠追問道:「那你是什麼時候知道他不是通亞集團副總經理『周亞如』的?」

    田國華結結巴巴道:「其實我早就有所懷疑了,但一直不敢說,畢竟蘇市長滿腔熱血,我要是澆一盆冷水,不是存心找不痛快嘛。何況蘇市長如同著了魔一般,那能聽得進我們的意見,也就……」

    張志遠倍感震驚,又問道:「只有你一個人知道嗎,還是所有人都知道?」

    田國華平靜地道:「至少人大范主任是知道的,其他人知道不知道那我就不清楚了。」

    「既然你知道了,為什麼還要接著往前推進?」張志遠怒氣震天,咬牙切齒道。

    田國華唯唯諾諾道:「蘇市長……」

    「行啦!」張志遠惱怒地道:「別把什麼責任都推到蘇市長身上,難道你們沒責任嗎?關於後續工作,我們隨後再聊,你先說說你知道的情況吧,這手錶是怎麼回事?」

    田國華道:「是馬東子送給我的。」

    「理由?」

    「……」

    「好!」張志遠沒有繼續追問,又問道:「這件事和秦二寶有什麼聯繫?」

    「聯繫?」田國華仔細回想著,道:「基本上沒聯繫,非要說聯繫的話,這次平場地都是用得秦二寶的機械設備。」

    「那和劉克成呢?」張志遠緊追不捨問道。

    「這……」田國華立馬小心謹慎起來,道:「這我可真不知道。」

    「好吧!」張志遠拿起手錶看了下道:「你要是不知道的話,我只能把這玩意兒讓市委田書記看看了。」

    「張書記,別啊!」田國華害怕了,急忙道:「你要是真讓田書記看了,我的仕途可真就毀了啊。」

    張志遠將手錶扔到桌子上,打起了溫情牌,道:「國華,你在常務位置上快7年了吧?」

    「哎!」田國華嘆了口氣道:「可不是嘛,這事我都不願意提及,不提也罷。」

    張志遠找准了田國華的軟肋,湊到跟前小聲地道:「國華,我這到了書記的位置上,縣長的位置可就騰出來了,難道你就沒想法?」

    田國華瞪大眼睛看了張志遠半天,然後眼神柔弱下來道:「能不想嗎?不想是假的。可我是不指望了,外界都瘋傳著康棟出任縣長了,康棟可是田書記跟前的紅人啊,我有什麼資歷和他競爭?完全是以卵擊石,自不量力。我是想通了,等我退休的時候,能給我個正處級調研員的身份也就不錯了,其他的……不指望了!」

    田國華的話不是空穴來風,因為這兩天已經傳著康棟接任縣長職務的消息,而且說得有鼻子有眼,就連康棟都覺得是真的。康棟出任縣長一職,對張志遠來說很大的挑戰,也是個不好的消息。其人路子野,門路廣,江湖三教九流,官商上下通達,是個八面玲瓏的公子哥,最為神秘的,還是他的身份,至今未揭開謎底。倒是田春秋不同場合公開袒護康棟,這倒是有目共睹的。所以,人們一致認為,縣長這個位置,非康棟莫屬。

    面對如此強大的對手,田國華自然不指望了。然而張志遠接下來的話,讓他重新燃起了希望。張志遠道:「國華,要是我助你一臂之力,不知你樂意不?」

    田國華瞬間瞳孔放大,盯著張志遠道:「張書記,您真要幫我?」

    「你覺得呢?」張志遠一邊把玩著手錶一邊道。

    田國華瞬間又泄了氣,心道:「人家康棟是市委田書記眼裡的大紅人,你張志遠算什麼,不就是背靠郭金柱嘛。可郭金柱一個副職,說了又不算,何況和田書記又有矛盾,可能性微乎其微。」

    張志遠似乎看出了田國華的不信任,笑著道:「國華,我知道你心裡想什麼,不過你放心,既然我答應幫助你,自然有我的辦法,至於什麼,我暫時不能透漏。」

    「您真的要幫我?」田國華感動地道。

    張志遠轉動著手指,微微點頭。

    「為什麼?」田國華疑惑地問道。

    「不為什麼。」張志遠道:「這本身就是一個合作互贏的時代,你幫我,我幫你,不存在誰欠誰,所以你也不用感謝你,我也不會為難你。」

    田國華自然明白張志遠的意思,這是要和他結為聯盟。多一條路自然多一個希望,田國華儘管對張志遠的許諾不抱任何希望,但還是同意了與他歃血為盟。道:「你想讓我怎麼做?」

    張志遠突然嚴肅地問道:「告訴我,水泥廠一事是不是劉克成在背後搞鬼?」

    繞來繞去又回到原來的問題上,田國華不是傻子,他肯定不能亂嚼舌頭,又不能抹了張志遠的面子,含含糊糊道:「是不是劉克成在搞鬼我不知道,但是他們肯定有聯繫,魏國強就是他們聯繫的橋樑。」

    「那秦二寶呢?」

    「這我可真不知道。不過秦二寶在這件事上表現的很積極的,或許有某種聯繫吧。」田國華道。

    「那蘇市長呢?」

    田國華遲疑了半天道:「蘇市長這裡我倒覺得沒多大聯繫,不過最後的那一大手筆擔保貸款,說明二者一定有關係。對了,據我所知,馬東子送給魏國強一輛奧迪車。」

    「是嗎?」張志遠對這個新線索非常感興趣,繼續追問道:「真的嗎?」

    「這個我可以確信。」田國華道:「不過這事追究起來有一定難度,那奧迪車現在歸魏國強小舅子,你也不好查明啊。何況魏國強現在成了那樣子,調查能調查出什麼結果?」

    張志遠冷笑,道:「這魏國強病得真是時候,不偏不倚這時候病了!」

    緊接著,田國華又提供了一條勁爆的消息,道:「張書記,我有個小道消息,不知當講不當講?」

    「說!」

    「我聽別人說,蘇市長之所以為其擔保貸款,是因為馬東子在海南給他買了套別墅……」田國華謹慎地道。

    對於沒收過任何賄賂的張志遠來說,這一消息簡直令人髮指。他耐著性子道:「當真?」

    「這都是傳言,至於是不是真的,需要您去鑒別!」田國華道:「不過,好像有人在海南旅遊時撞到過蘇市長、魏國強他們。」

    張志遠難以置信,但又不能不信。蘇啟明有多大膽子敢為其擔保那麼多的貸款?如果沒有灰色操作,怎麼也說不過去。事到如今,張志遠徹底懵了,他有些看不清看不透事實的真相,到底誰說的是真的?

    他堅決不能去查蘇啟明!這是田春秋交給自己這項任務的底線。可以說蘇啟明一事無成,要是說他在南陽貪污腐敗,是絕對不允許的。如果真查出來有問題,市委的面子往哪裡放?田春秋的臉往哪裡擱?當初可是他力排眾議堅持讓蘇啟明到南陽主持工作的,絕對不允許!

    有了這個底線,張志遠調查起來畏手畏腳,完全施展不開。好多有價值的線索不能繼續追查,而是只能原地徘徊。他甚至聽到了另一種聲音,微弱的呼喊,是大地的哭泣?還是百姓的嗚咽?權力本身就是平衡自然法則的一種工具,一種手段,可面對芸芸眾生,如何將權力運用的恰當好處,基本不可能。就算真正到了高度文明的法制社會,亦然是一種烏托邦。

    馬東子被秘密逮捕的消息在南陽縣沒引起波瀾,卻在省城江東市引起不小的轟動。此人怎麼說也算個人物,於是乎,各種打招呼的蜂擁而至,層層傳導壓力,逼迫張志遠束手就擒。有些時候,正義之光在權力面前是蒼白的,尤其是在官本位的生態系統里,權力,絕對是主導一切的魔杖。

    不出任何意外,馬東子大搖大擺走了出去。隨即,市委書記田春秋立馬傳喚張志遠,傳達了最新指示:暫定水泥廠項目的一切調查,千方百計做好各項補救工作,特別要安撫好失地農民的思想情緒。

    對於這一則莫名其妙的指令,張志遠一腔熱血浸沒了黑暗的力量,讓他無力反駁。難道這樣一個浩大的工程就這樣擱置嗎?怎麼和南陽的百姓交代……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