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0478 無可奉告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0478 無可奉告字體大小: A+
     

    正聊著,佟歡手中的手機響了起來。她接了起來,妖嬈地來了句:「剛哥~」直把陸一偉叫得渾身酥軟。

    過了一會兒,佟歡合上手機回頭自信地道:「找到了,走,我帶你過去。」

    佟歡的速度快得簡直有些不敢相信,陸一偉拉住佟歡,不確信地道:「等等!佟歡,你確定是一個人嗎?」

    佟歡納悶地道:「怎麼?你不相信我?照片上的人就是馬東子啊。」

    確認后,陸一偉不肯邁步,道:「佟歡,你能把他約出來嗎?」

    「我?」佟歡有些難為情地道:「我和他不熟,何況此人現在找小姐按摩呢,那顧得上。」

    聽到這個消息,陸一偉有些激動,道:「佟歡,這樣吧,你告訴我地址,我自己去找他,行不?」

    佟歡猶豫再三,給陸一偉寫下了地址。

    陸一偉瘋狂地飛出了酒吧,趕緊和付江偉聯繫。正趕巧付江偉沒有回南陽,聽到兔哥找到后,帶著幾個民警迅速按指定地點集合。

    幾乎沒費吹灰之力,就將躺在按摩床上的馬東子抓獲。抓他的時候,大呼小叫,拒不配合,喊著誰誰誰是他的親兄弟,好哥們,塞進車裡后,付江偉先摁著馬東子暴打了一通,才算老實了許多。

    陸一偉連夜返回了南陽縣。路上,他把這一消息彙報給張志遠,張志遠同樣激動,打算親自審問一下這個李鬼「周亞如」。

    到了南陽縣,馬東子似乎明白了什麼,說什麼都不肯進去,並嚷著要見劉克成,這一喊不要緊,更讓張志遠堅信他們之間有著不可告人的勾當。

    審訊工作立馬展開。馬東子從頭到尾不配合,反而對著張志遠大喊大叫,要請最好的律師起訴他。馬東子自始至終不承認自己詐騙,一通問下來,讓張志遠都有些心虛。

    先說合作關係,馬東子說從一開始就沒說和通亞集團合作,而是與自己的公司通亞路建集團合作,拿出合同文本一看,果然如此。合同結尾處赫然印著「通亞路建集團」的大紅印。

    再說到通亞集團參觀一事,馬東子說這是他們公司安排的一項活動,最主要的是想讓南陽縣的領導們出去活動活動,散散心,不存在欺騙的嫌疑。

    又說冒充通亞集團副總「周亞如」一事,馬東子更理直氣壯,又不是我要這麼叫的,是他們這麼叫我的,讓案件更撲朔迷離。

    最後說攜款潛逃一事,馬東子同樣不承認。他說他的手機丟失了,並不是故意關機。公司人去樓空是正在找新的辦公場所,進一步擴大業務範圍。至於轉走500萬元是為了採購設備,用於水泥廠機械設備的定金。

    馬東子應對自如,每個問題回答得看似完美,讓現場的人都目瞪口呆,答不上話。遇到高手了,鄒寧說得沒錯,這個「兔哥」果然是靠一張嘴行走天下,正著說反著說都能把你給繞暈咯,根本沒有回辯的餘地。

    陷入僵局后,陸一偉發問:「馬東子,我問你,是誰讓你來南陽投資的?目的是什麼?」

    「是我自己來投資的啊。」馬東子梗著脖子,一副無辜得樣子道:「能有什麼目的,為你們南陽縣造福唄!得!現在我裡外不是人了,還把我給抓起來,看來我們的合作要重新談了。」

    陸一偉冷笑,道:「馬東子,我先說說吧。據我了解,通亞路建集團成立於1999年8月,也就是說到現在不過剛滿一年。註冊資金300萬元,經營範圍承攬路橋建設、涵洞建設等,到目前為止,我沒看到該公司的任何財務報表,你沒見到你公司承攬過任何項目,而現在一出手就是10個億的項目,能解釋下嗎?」

    馬東子自有應對的辦法,道:「對!這就是我公司的現狀,這在合作之初我都交代過啊,沒有任何隱瞞啊,你不信問蘇市長,他一清二楚。」

    馬東子很自然地將皮球踢給已經調離的蘇啟明,讓陸一偉不知所措。馬東子的這一招非常有攻擊性,如果他真告訴了蘇啟明,那麼說明蘇啟明在故意隱瞞事實真相,至於為什麼,也只有他們知道。如果是栽贓,馬東子同樣高明,一股腦將這些事推給蘇啟明,量你們也不敢怎麼樣。

    這個問題找不到突破口,陸一偉繼續發問:「馬東子,據我所知,你到南陽開水泥廠,與縣委書記劉克成有過交接,那麼請問,你們是什麼關係?劉克成在這裡面又扮演什麼角色?」

    馬東子不以為然道:「我和劉書記是好哥們,就這樣啊。來南陽投資是你們縣的魏國強找得我,劉書記支持,就這樣。」

    「沒別的了?」陸一偉反問。

    「你想有什麼?」馬東子搖晃著道:「我和你們說啊,這事沒傳出去,一切都好說。要是傳出去了,休怪我翻臉不認人。怎麼?平白無故把我從江東市拉到這鬼地方,差點沒把我嚇成陽痿,要不然,老子饒不了你們。也不看看我是誰,收拾你們這群芝麻小官綽綽有餘……」

    陸一偉不急不慢地將錄音機放到馬東子跟前,將一拍磁帶塞進去道:「馬東子,既然你不承認,那你聽聽這個!」

    聽完陸一偉和鄒寧的對話,馬東子居然臉不紅心不跳,面無表情問道:「你到底是要想說什麼?就憑這幾句話能把我怎麼地,你們有事實嗎?我詐騙了嗎?」

    陸一偉道:「我不管你的想法是什麼,但現在亦然造成了一個事實,那就是石灣鄉上百畝土地都夷為平地,等待著你來建設水泥廠,你的水泥廠呢?」

    「這著什麼急!」馬東子喊叫著道:「明年就上項目,絕不會流產,但你們現在這樣對我,我不打算繼續投資了,哼!」

    「你是為了給秦二寶騰場地嗎?」陸一偉突然轉換口氣問道。

    馬東子愣怔了一下,笑著道:「你這都說些什麼啊,我聽不懂!」

    「不!」陸一偉道:「就在我剛才說話的瞬間,你腦子裡閃過一件事或者在思考,能說說你在思考什麼嗎?」

    「我不想和你往下談!」馬東子耍起了無賴,道:「讓你們蘇市長找我來,這是他的工程,我只對他負責。」

    「不好意思,蘇市長已經調走了,這是我們新來的縣委書記,以後這項工程歸張書記管。」陸一偉解釋道。

    馬東子冷笑,道:「這不你們張縣長嘛,怎麼一下子成了書記了?我不管你們誰管,咱還是依照合同辦事,成吧?」

    「你真不打算老實交待嗎?」陸一偉繼續發問。

    馬東子狠狠地盯著陸一偉,眯著眼睛道:「無可奉告。」

    對付馬東子這種軟硬不吃的人一時間讓所有人都不知所措,完全走進了死胡同,遇到對手了。抓在手裡本是很有力的證據,在馬東子面前顯得蒼白無力。證明不了該行為屬於詐騙,一切都無從談起。就在陸一偉他們焦頭爛額的時候,一個人的出現讓整個事件局勢來了個大逆轉。

    常務副縣長田國華深更半夜找到了張志遠,主動交出了馬東子送得價值幾十萬的手錶,被承認了錯誤,希望張志遠能酌情處理。

    張志遠對田國華的態度還算滿意的,至少願意向自己低頭,這是發出友好的信號。田國華為人還算老實,一肚子鬼點子,卻用不到正經地方,專門念歪經。本性也不壞,可自己的仕途偏偏不順利,在常務副縣長止步多年,遲遲得不到提拔。本想著借水泥廠一事來個大翻盤,可當了解到事情的真實內幕後驚出了一身冷汗,可這時下船已經為時已晚。

    最終還是敗露了。市委書記田春秋將蘇啟明調走這步棋,田國華已經清醒地認識到:出了問題,蘇啟明沒有事,責任都在他這個負主要責任的副縣長頭上,瞬間慌了神,害怕至極。他幾次想和張志遠攤牌,可始終沒有勇氣,直到聽說馬東子被秘密抓捕后,才帶著東西趕緊「亡羊補牢」。

    針對這件事,市委田書記一再交代,只做內部處理,不可聲張。意在捂住南陽這個「火藥桶」,也是在保自己的官位。好在目前查明的損失不大,沒有造成惡劣影響,否則,就是天皇老子都掩蓋不了這一事實。

    張志遠沒有為難田國華,而是問道:「老田,我問你,這次水泥廠征地以及平整土地一共花了多少錢?」

    田國華擦汗道:「具體的我還沒算,不過大概就是個800多萬元吧。」

    「800多萬?」張志遠提到分貝反問:「才800多萬?我看不止吧。」

    「哦。」田國華繼續擦汗,結結巴巴道:「也可能過了1000萬元了,支錢都是蘇市長點頭的,我只管簽字……」

    張志遠冷笑,道:「我來告訴你吧,截止目前,不算隱性費用,就明面上的賬就花掉了3000多萬元,將近縣財政一年一半的稅收啊,老田!」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