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0476 紙醉金迷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0476 紙醉金迷字體大小: A+
     

    「陸一偉!是你嗎?」就在陸一偉和兩個女人玩得不亦樂乎時,佟歡端著酒杯神奇般地出現在陸一偉面前。

    陸一偉已經喝得暈暈乎乎了,抬頭沖著佟歡傻笑,道:「你是?」

    佟歡看到陸一偉這番模樣有些心疼,呵斥身邊兩位女子道:「你們倆怎麼把他灌成這樣,滾開!」

    女子一言不發,站起來夾著尾巴灰溜溜地走了。過了一會兒,一女子又走回來道:「老闆,我的提成還算吧?我可是幫著這位先生消費了不少……」

    「滾!」佟歡不等女子說完,怒氣地吼道。吼完以後質問自己,為什麼要發這麼大的火,難道是因為他?佟歡搖了搖頭。看著陸一偉迷迷瞪瞪爬在桌子上,佟歡憐惜地道:「這喝了多少酒啊。一偉,來,起來,我扶你去休息。」

    剛與陸一偉有了肌膚接觸,陸一偉就一把將佟歡攬入懷中,不顧一切地瘋狂熱吻起來。這一舉動嚇壞了佟歡,她拚命捶打著陸一偉試圖掙脫,可那雙寬大有力的手如同鉗子般,死死地抱著,勒得佟歡喘不過氣來。

    「一偉!」佟歡拿起一杯酒潑到陸一偉臉上,他才算清醒了些,鬆開了佟歡。佟歡趕緊站起來,整理下失態的儀容,回頭偷瞄四周,確定剛才的一幕沒被人發現后,鬆了一口氣。

    燈紅酒綠,紙醉金迷,五顏六色的燈光照射著陸一偉,眼前白茫茫一片,有些惝恍,有些迷亂。耳朵完全聽不清聲音,只有嗡嗡作響聲,彷彿進入了一個空靈飄渺的仙境,什麼也看不到……

    佟歡見陸一偉痴痴地望著自己,不由得臉紅了。她一直以為陸一偉是個正人君子,看來喝了酒與其他男人別無兩樣,除了貪婪還是貪婪。不過她挺享受陸一偉的眼神的,倒希望他天天這麼看著自己。

    佟歡是真心喜歡陸一偉。不知為什麼,只從見到陸一偉第一面起,就被這個陽剛帥氣且帶羞澀感的男人給深深吸引了,尤其是他的笑容,是那麼的純凈和迷人,沒有一絲污濁,把她的魂魔都給帶走了。

    佟歡年紀不大,涉世較早,對這個醜惡的世界早就看得風輕雲淡,除了沾滿金錢的骯髒交易,還有什麼感情所言。她不相信愛情,甚至對親情都一度產生懷疑,可自從見到陸一偉后,埋藏心底沉睡已久的情感又被激發出來,她發現她愛上了陸一偉,簡直無法自拔。怎奈身上貼著「二奶」的標籤,她沒有勇氣去大膽地追求愛情,怕陸一偉瞧不起她。

    自從上次主動貼身陸一偉被拒后,佟歡一個人哭了很久。因為這是第一個男人拒絕她,還是自己喜歡的男人。她不停地自問:「是他嫌棄自己的身子臟嗎?」也就是從那次開始,佟歡清醒了。她先是請假消失了一段時間,回來后就和丁昌華提出了分手。

    丁昌華聽后驚詫不已,以為沒滿足佟歡的要求而鬧意見,他立馬送給佟歡一套房子,還附帶一輛寶馬車。要在以前佟歡一定欣喜若狂,而這次她拒絕了。

    丁昌華怎麼可能將這麼一位大美人放走,死纏硬泡就是不肯鬆手。到最後還利用卑鄙的手段威脅恐嚇,惹怒了佟歡。在一次媾和歡悅之時,佟歡將準備好的一把匕首插在丁昌華大腿上,把丁昌華嚇了個半死。經過協商,丁昌華給了佟歡200萬元,兩人一筆勾銷,不再來往。

    佟歡成了自由身,專心干起了舞蹈。在朋友的介紹下,她接手了這個酒吧,作為自己的副業。陸一偉在她心中終究是個泡影,就當她準備忘記的時候,這個男人不偏不倚就出現在眼前,難道這是巧合嗎?還是上天刻意安排?無論是那種原因,佟歡都相信了,她和陸一偉命中注定有一段剪不斷理還亂的情感糾葛!

    陸一偉似乎認出了佟歡,紅著臉靠在沙發上笑著道:「怎麼是你?」

    儘管進入深秋,佟歡依然穿著單薄的連衣裙。她拂裙落座,端起一杯酒喝了下去道:「怎麼不能是我,不歡迎嗎?」

    熱浪襲來,陸一偉脫掉外套,解開襯衣扣子,一隻腳踩到椅子上,倒滿酒道:「我沒那個意思,既然再次見面了,說明咱倆有緣,來吧,先走一個吧。」

    「來就來!」佟歡豪爽地道。和喜歡的人在一起,是多麼幸福的一件事。

    「有煙嗎?」陸一偉偏頭沖著佟歡吼道。環境嘈雜,說話聲音小了幾乎聽不到。

    佟歡向不遠處的服務員優雅地打了個響指,服務員趕緊跑了過來,囑咐了幾句,一溜煙跑開了。過了一會兒,服務員端著兩瓶葡萄酒走了過來,一同帶了兩包煙。

    「還喝啊?」陸一偉已經接近極限了。葡萄酒喝起來就像飲料似的,後勁賊大,就連酒量不錯的陸一偉都有些發怵,腦袋暈乎乎的。

    「怎麼?是不想和我喝,還是喝不過我?」佟歡故意激陸一偉。

    陸一偉拆開煙點上,拿起桌子上的打火機點燃,笑著道:「你是女同志,我不欺負你,怎麼喝你定吧。」

    佟歡豪放地點上煙,挑眉道:「這樣吧,我們打個賭吧。」

    陸一偉撓頭笑道:「你們女人是不是特喜歡打賭啊,行啊,你說怎麼個賭法!」

    「呃……」佟歡看了下舞池中央的人群,道:「這樣吧,待會馬上就是慢三場,你要是輸了陪我跳支舞怎麼樣?」

    「跳舞?」陸一偉睜大眼睛道:「開什麼玩笑,我不會!」

    「不行!」佟歡撒嬌道:「你不會跳我教你嘛,很好學的。」

    「不行,真不行!」陸一偉難為情地道:「我跳舞歷史可以追溯到小學那陣了,此後再沒跳過,你這不是趕鴨子上架嘛,真不行!」

    「哦,那算了!」佟歡起身要走,把陸一偉涼在了那裡。

    「喂!別走啊!」陸一偉望著遠去的佟歡,大聲地叫喊道。佟歡聽后,心中竊喜,返回來雙手背在身後,裝作小女生矜持的樣子擺了個剪刀腳造型,嘟著嘴道:「怎麼?想通了?」

    陸一偉挑釁地道:「我不見得會輸,萬一我要贏了呢?」

    「要是贏了你說怎樣就咋樣,成不?」佟歡徹底放下女人的矜持,爽快地道。

    兩人制定了規則開始對壘。佟歡的酒量大得驚人,喝到最後陸一偉叫苦連連,後悔衝動做出的決定。結局可想而知,佟歡完勝。這時,舒緩的音樂響起,佟歡不管陸一偉同意不同意,生拉硬拽拉到了舞池中央。

    佟歡的雙手搭在陸一偉肩膀上,兩人深情地望著對方,身體有所接觸,陸一偉本能地後退了一步,沒有乘機「耍流氓」。

    陸一偉越是這樣,佟歡越是歡喜。她調整了下身姿,笑著道:「一偉,從現在開始,這個舞台只屬於我們的,你不要去看其他人,更不要在乎別人怎麼看,跟著我的腳步走,對,就這樣……」陸一偉跟隨著佟歡不知不覺學會了交誼舞,不由得有些得意:「這舞蹈挺簡單的嘛。」

    一支舞終了,昏暗的燈光再起亮了起來。陸一偉睜開眼睛看時,發現舞池中間真的只有他們倆人,而其他人則圍成一圈觀看著,隨即報以雷鳴般的掌聲,讓他面紅耳赤。群眾中還不時地喊著「安可,安可……」

    佟歡拉著陸一偉的手優雅地鞠了一躬,然後對陸一偉道:「要不我們跳恰恰?」

    「恰恰?不會!」陸一偉木訥。沒想到佟歡打了個口哨,圍觀的人迅速聚攏上來,音樂也換成了節奏明快的舞曲,所有人都跟著節奏瘋狂地跳了起來。

    陸一偉嘗試著跳了半天都沒學會,佟歡乾脆放棄,問道:「轉圈會不?」

    「啥?」陸一偉湊上前問。還不等反應過來,佟歡拉著他的手在原地轉起了圈。

    轉了兩圈后,陸一偉忽然頭輕了許多。看到燈光下更加艷麗的佟歡,陸一偉產生了錯覺,心猛然被撞擊一下,觸電般的感覺,不過這種感覺很快煙消雲散。

    陸一偉猛然止步,頭暈噁心,差點摔倒在地。無論佟歡怎樣勸說,他說什麼都不跳了,返回卡座,一口氣喝下冰涼的汽水。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