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0475 快樂憂愁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0475 快樂憂愁字體大小: A+
     

    陸一偉想不到一位海歸侃起大山來滔滔不絕,絲毫不遜於江湖人士。這吹起牛來,根本停不下來。要是再不剎車,估計侃一上午都說不到點子上。陸一偉急忙打住道:「鄒寧,兔哥以前的事咱們隨後再說,你就說說南陽縣的水泥廠是怎麼一回事吧。」

    鄒寧端起咖啡呷了一口,道:「這事吧,怎麼說呢,說複雜也複雜,說簡單也簡單。兔哥一次和你們南陽縣的書記在一起吃飯,聽說縣裡要搞招商引資,書記鼓搗他去投資,可他那有錢,不過你們書記說了,他能為其生錢,兔哥心動了,就……」

    講到此,陸一偉立馬打算鄒寧的話,道:「等等!你說我們南陽縣的書記?什麼書記?縣委書記嗎?」

    「對呀!」鄒寧漫不經心地道:「好像叫什麼劉書記,反正我忘了。」

    陸一偉從口袋裡掏出劉克成的照片放在鄒寧面前道:「是他嗎?」

    「是啊!」鄒寧道:「就是他,挺豪爽的一人。」

    看來陸一偉的推測沒有錯,果然是劉克成在背後搗鬼。可他這又是為什麼呢?疑團重重,難以釋懷。正當陸一偉繼續追問時,鄒寧又爆出猛料,道:「水泥廠這件事呢,也不是空穴來風,我們當初確實想搞來著,可手裡沒錢,你們縣的秦二寶一直在暗裡地幫助我們,都是好哥們。」

    「啊?」陸一偉沒聽清,再次征定:「你說誰?」

    「秦二寶啊!」鄒寧沒心沒肺地道:「他不是你們南陽縣首富嗎?你不認識?」

    陸一偉震驚,沒想到秦二寶還參與這件事,簡直不可思議。問道:「那秦二寶從中扮演的什麼角色?」

    「這個嘛……」鄒寧變得警惕起來,道:「我還沒問你了,你和剛才的那伙人是不是一夥的?」

    「不是。我不是警察,你看我像嗎?」陸一偉道。

    鄒寧上下打量了一番,道:「看你也不想,不過像當官的。你現在當什麼官?想不想升遷?我可以給你找門路,只要錢到位就沒有辦不成的事。」

    陸一偉冷笑,道:「這麼說你繼續操持兔哥原先的生意?」

    「嗨!」鄒寧有些不好意思地道:「混口飯吃唄!不過你想要提拔,我可真能給你找人,副省長邱遠航,認識不?我能搭上他的路子。對了,他以前不就是你們北州市一把手嘛,這就更好辦了,怎麼樣?有心思沒?」

    有些人聊天可以集中注意力,沿著主題往下談,可有的人天一腳地一腳,扯著扯著就沒邊沒影了,陸一偉真懷疑鄒寧的海歸身份,立馬剎車道:「這事隨後再聊,咱還是說說水泥廠事吧。具體的你也不用聊了,我自然有辦法知道,你就說告訴我兔哥現在在哪?」

    「我不知道!」鄒寧茫然道。

    陸一偉以為鄒寧故意隱瞞,從兜里又掏出一沓子錢放在他面前道:「只要你說了,這錢都是你的。」

    鄒寧屬於那種見錢就可以出賣朋友的人,遲疑了半天道:「陸一偉,我確實不知道,不過我可以給你打聽。」

    陸一偉取回一半錢道:「也可以。先給你一半,剩下的等你找到后結清,好吧?」

    鄒寧把錢揣到衣兜里,爽快地道:「好說,這種事對我來說小事一樁,今天晚上就能搞定,妥妥的。」

    「好!」陸一偉嚴肅地道:「鄒寧,你我都是明白人,希望別和我耍什麼花招。我雖然沒有你的路子野,但要在江東市辦成件事還是綽綽有餘的。」

    「喲!」鄒寧陰陽怪氣地道:「原來你也是道上的人啊。成!爽快!我就喜歡爽快的人。」

    事已辦完,陸一偉起身告辭,沒想到鄒寧攔住道:「陸一偉,你和夏瑾和現在發展到哪一步了?是不是快要結婚了?」

    陸一偉站住遲疑了一會,沒有說話,埋頭繼續往門外走。鄒寧不放過任何一個賺錢的好機會,扯著嗓子道:「想不想聽聽夏瑾和以前的事?保准你沒聽過。」

    陸一偉邁出去的腳步又收了回來,回頭冷冷地看著鄒寧道:「什麼意思?」

    鄒寧歪著脖子踮著腳道:「沒什麼意思,給你展現一個不一樣的夏瑾和,或許對你有用。」

    「那你說吧。」陸一偉本不想聽,但忍不住強烈的好奇心。

    「這個嘛!」鄒寧用手指摸著下巴,眼神充滿了貪婪。

    陸一偉明白了鄒寧的意思,笑著道:「這也需要交易嗎?」

    「如果我們是朋友,我可以免費為你提供。」鄒寧道:「但我們不是朋友,提供信息就要收費的。你也知道,如今是信息社會,誰掌握得信息越多,越能在變幻莫測中隨機應變,立於不敗之地。這個錢,你白花不了。這談戀愛也一樣,你現在覺得她美若天仙,溫柔似水,可她和你隱藏了另一面,你可能就要上當了啊。」

    陸一偉將剩下的錢從口袋裡掏出來丟給鄒寧,厭惡地道:「快說!」

    鄒寧接過錢趕緊裝進口袋,道:「怎麼說呢,夏瑾和吧,太假。不知你發現了沒有?不過你也發現不了,她隱藏得很深,一般人對付不了她。」

    陸一偉不想聽鄒寧胡咧咧,打斷道:「鄒寧,我只問你一個問題,老實告訴我,你和他到底是誰追得誰?又是誰甩了誰?」

    「這個嘛!」鄒寧還有些不好意思,道:「我追的她,她甩的我。」

    「確定?」

    「這還有假啊。」鄒寧道:「我們一起到了美國,一開始還山盟海誓,後來她找了個美國男朋友一腳把我給揣了。我去美國為了什麼,後來我無心讀書,乾脆荒廢了學業回來了。此後就再也沒聯繫過。其實吧,她……嗨!還沒說完呢,你怎麼就走了,這人……」

    鄒寧還沒說完,陸一偉已經闊步走出了茶社,坐在轎車裡大口大口地抽煙。還用說什麼,這已經證明了夏瑾和在欺騙他,還有什麼好說的。陸一偉憤怒地用拳頭在桌椅上擂著,無處發泄。他最不能忍受別人欺騙自己,可夏瑾和她……

    陸一偉稍微冷靜下來后,從口袋裡取出錄音筆關掉。看了看已經暗下來的天色,心情糟糕透頂。他給付江偉去了個電話,說今晚他不回去了,便開著車漫無目的地在大街上亂轉。走到繁華區域后,陸一偉無意之中看到了一家酒吧,心中萌發了主意。找了個停車位停好車,瀟洒地走了進去。

    陸一偉最喜歡穿夾克了,尤其是那種短款夾克。今天他上身穿了件深灰色夾克,搭配白色襯衣,而下身穿一條卡其色休閑褲,一雙紅棕色皮鞋,短髮配墨鏡,顯得格外清爽帥氣。

    女人長得漂亮無論在何時何地都引人注目,男人同樣如此,養眼不養眼先放一邊,給人感覺特別順眼。陸一偉俊朗的外表顯然符合當代人眼中的「美男子」,走到哪都會引人側目,就連男的都忍不住看一眼。或許,陸一偉的這種「帥」在縣城裡體現不出來,可到了大都市江東市顯現得淋漓盡致。這不,還沒進酒吧,就有幾個濃妝艷抹的女子上來拉拉扯扯。

    陸一偉心情不爽,放下了往日端著的矜持,決定徹底瘋狂一回。

    新世紀初的酒吧相對簡陋一些,中間是一個巨大的舞池,上面懸吊著簡陋的七彩射燈和轉燈,一些著裝暴露的男女隨著音樂節拍扭動著,不時做出曖昧的舉動。另一側舞台上有一隻樂隊高唱著搖滾,賣命嘶吼著。四周都是半封閉的沙發卡座,唯有吧台是一處全開放式的。酒吧里空氣污濁,燈光昏暗,酒氣曼舞,甚至涌動著濃烈的荷爾蒙味道。

    陸一偉很少到這種地方消費,這次應該算是第三次吧。既然放開了,索性徹底放鬆一次。陸一偉毫不吝嗇地點了一桌子酒,豪爽地和兩女子對飲起來。出入這種地方的女子功力果然不是蓋的,陸一偉自認為酒量不錯,可與兩女子對壘,似乎有些吃不消。好在他機靈,拿起桌子上的骰子道:「這樣吧,咱們換個玩法,吹牛吧。我要是輸了,自罰一杯,要是你們輸了,可以不喝酒,但是要我摸一下,成不?」

    「討厭啦!」兩女子並沒有因為陸一偉的直白而羞澀,反而愈加興奮,直往陸一偉身上撲,嗲聲嗲氣地撒嬌。

    「哈哈……」陸一偉仰天大笑。這笑聲不知是快樂的滋味,還是痛苦的憂愁……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