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0474 致富門道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0474 致富門道字體大小: A+
     

    鄒寧何許人也?與夏瑾和一同出國留學的前男友,后回國娶官二代下海,撈取一定資本后離婚單幹。一次,陸一偉去找夏瑾和,意外撞到了鄒寧手舉鮮花請求原諒,而夏瑾和果斷棄之,讓陸一偉很是感動,感情進一步升溫。

    關於鄒寧和夏瑾和的事情,陸一偉至今有些摸不著頭腦。夏瑾和說,是鄒寧為了前途棄她回國並結婚立業。而局外人孟曉楠驚人爆出另一個版本,說夏瑾和拋棄了鄒寧,直接顛覆了夏瑾和在自己心中的形象。到底誰說得是真的,對陸一偉來說,似乎並不那麼重要了。

    那他感到納悶的是,鄒寧那麼「有錢」,怎麼可能和這個李鬼「周亞如」混到一起呢?簡直有些不可思議。

    有了這麼一個關鍵人物,成為整個事件的重大轉折點。在江東市警方的配合下,幾乎沒廢吹灰之力在一家網吧找到了正在打CS的鄒寧。

    新世紀初,網吧這個新興產業用萬人空巷來形容一點都不為過。高達5元一小時的上網費絲毫阻擋不了小年輕的上網熱情,寧可一星期吃泡麵都要省錢上網。男生抱著電腦玩紅警、CS,瘋狂地嘶喊;而女生則申請個QQ,一邊看著還珠格格,一邊熱烈地聊天。

    警方找到鄒寧,他似乎早就知道似的,一點都不驚奇。反而和警察哀求:「等會兒,我打完這盤立馬給你們走!」說著,又全身心投入廝殺當中。最終,鄒寧扮演的「警察」方輸掉了比賽,起身悶悶不樂道:「都怪你們,害我輸掉了比賽。」讓付江偉他們哭笑不得。

    走到吧台跟前,鄒寧對網吧老闆道:「我的機子不許其他人玩啊,待會我就回來了,聽見了嗎?」

    鄒寧被帶到當地派出所,弔兒郎當隨口就問:「你們是找兔哥的嗎?不用問我,我也不知道。」

    付江偉被整懵了,拿出照片讓鄒寧辨認,道:「我們找這個人。」

    「對啊!」鄒寧疑惑地道:「這就是兔哥啊。甭說你們在找他,我們也在找他,別費力氣了,這孫子不知躲哪去了。」

    付江偉越聽越糊塗,道:「他的真名叫什麼?」

    「呃……這個……」鄒寧想了半天道:「嗨!你還別說,我都忘記他叫什麼名字了。有煙嗎?」

    付江偉從身上掏出煙丟給較為落魄的鄒寧,繼續問道:「關於這個兔哥的消息,我想知道,越詳細越好。」

    「憑什麼?」鄒寧綳著臉警惕地道,然後抽了口煙,恥笑道:「既然要找兔哥,還不等他叫什麼,真是搞笑。我看你們也不是江東的,哪個地方人?」

    付江偉沒心思和鄒寧閑聊,嚴肅地道:「你說還是不說!」

    鄒寧見對方動真格的,雙手插進褲兜,縮著脖子道:「說可以,但我不能白說,至少得拿點報酬吧?也不多,200塊,夠我這兩天吃飯就行。」

    付江偉覺得有些可笑,甚至懷疑陸一偉說得是不是真的,鄒寧這個樣子和地痞混混沒什麼區別,怎麼可能是留過洋的海歸呢。付江偉無奈,掏出錢塞給鄒寧。鄒寧頓時臉色欣喜,眼巴巴地看著錢,就要奪過來。

    付江偉手一抽,把錢抽了回來道:「鄒寧,我問你,我聽說你是留學生,是嗎?」

    鄒寧一愣,把抬起的頭放下,用袖管擦了鼻涕,一臉茫然道:「這你都知道?」

    看來是真的!付江偉十分好奇,一個留學生怎麼會淪落到這個地步?問道:「這是你選擇的生活方式?」

    鄒寧又愣在那裡,嘴巴微微抽搐著不作聲。過了許久,不耐煩地道:「你到底是問我還是問兔哥,要是問我的話就先走了,沒時間和你們乾耗著。」說完,轉身要走。

    這時,站在門外聆聽的陸一偉推門進來,把鄒寧嚇了一跳。仔細辨認后,鄒寧瞳孔放大,指著陸一偉結結巴巴道:「你……你是……哦,我記起來了,陸什麼……」

    「陸一偉。」陸一偉很紳士地與鄒寧握手,倒是鄒寧尷尬萬分,不知所措。

    鄒寧連「哦」了幾聲道:「記起來了,你就是陸一偉,對!你就是!」

    陸一偉將鄒寧拉到一邊小聲道:「你很差錢嗎?」

    鄒寧眼珠子一轉,道:「什麼意思?」

    陸一偉從身上拿出一沓子錢塞到鄒寧手裡,道:「這是5000元,夠你花一陣子,不過錢你不能白拿,我需要兔哥的信息,一切!」

    鄒寧見到錢,立馬心放怒放,貪婪地笑著道:「好,沒問題,我把我知道的全都告訴你們。」

    「這裡不是說話的地方,換個地方!」說完,陸一偉先行走了出去。對付江偉道:「付局,找個相對僻靜的地方,我先和他聊聊。」

    來到一處茶社,鄒寧看到身材魁梧且透著一股狠勁的陸一偉略顯緊張,但依然裝出一副不可一世的樣子道:「找我談什麼?還非要到這種地方來談?」

    陸一偉不喜歡喝咖啡,但這次特意點了杯苦咖啡,道:「一會你教我怎麼喝咖啡,成不?」

    鄒寧對這種撐門面裝樣子的事情最拿手,笑著道:「成啊,就是給你現磨都可以。」

    不一會兒,服務員端著咖啡壺上來了,鄒寧熟練地仔細磨著,一邊介紹道:「這咖啡啊,特別有講究。你知道世界上最好的咖啡是什麼嗎?不知道吧,我告訴你,是產自蘇門答臘島的一種貓屎咖啡,叫魯瓦克,堪稱最昂貴的咖啡。該咖啡味道濃郁醇厚,輕輕品嘗一口,你能感覺到綿柔滑口,滾燙的餘溫在舌尖劃過,能嗅到一股叢林的清香,鳥兒的叫聲在你耳畔縈繞,啊!簡直是一種享受!」

    看著鄒寧陶醉的樣子,像是古代沒落的貴族一般,就連溫飽都解決不了,還一遍又一遍回想著曾經的美好。陸一偉不忍心打斷他,而是附和著點頭。

    「和你說也不懂!」鄒寧看著陸一偉茫然的樣子,有些失落。可再看看如今的自己,他楞在了那裡,半天都回不過神。

    陸一偉問道:「鄒寧,我問句不該問的,你不是海歸嗎?這麼落魄到如此地步?」

    鄒寧冷笑一聲道:「你是在看我笑話嗎?」

    「不!」陸一偉認真地道:「我絕對沒有那個意思。」

    鄒寧眼皮子耷拉下來,嘆了口氣道:「我被人騙了,騙得血本無歸,到現在還欠著大量外債,我都沒臉活下去,哎!」

    一人一部血淚史,這位曾經的海歸也有難以啟齒的柔弱。鄒寧繼續道:「三年前,你到江東市打聽打聽,誰不知道我鄒寧,就連他楊同耀和任光明都高看我一眼,身價過億,在整個西江省我都能排得上號。可他媽的人倒霉了喝涼水都塞牙縫,遇到個香港人,說合夥去海南炒樓,結果可想而知,我的錢全部投進去了,那香港人也跑了,後來才知道被騙了,我去他媽的!」

    鄒寧的話顯然有水分,敢和楊同耀、任光明這樣的大佬平起平坐,他鄒寧還不夠格,至少陸一偉沒聽過他的大名。至於後面他講得故事,倒是有些可信。因為前兩年到海南炒樓的人特別多,大部分帶著大量現金信心滿滿地去了,結果賠了個底朝天,類似的情況多了去了。看來鄒寧也是栽倒在這上面。

    鄒寧繼續道:「躲債的日子是極其痛苦的,也就在這時,我認識了兔哥。他讓我跟著他一起干,也就到了現在。」

    「你口中的兔哥是幹什麼營生?」陸一偉問道。

    說起兔哥,鄒寧頓時眉飛色舞,道:「說出來不怕你笑話,兔哥混跡江湖,就是靠著一張嘴,我都佩服得他五體投地。據說兔哥原先就是個社會混混,每天在街上晃蕩,吃了上頓沒下頓。有一天,他路過省委大院門口時,只見門口的保安和武警攔著一輛車不讓進,車上下來一男子大呼某某市的副市長,可對方依然不領情,硬生生地將人擋了回去。兔哥好奇,在省委門口蹲了一上午,挖掘出了一個生財之道。」

    「當天晚上,兔哥就找地下錢莊的人高利貸貸了兩萬元,直接送給省委看門房的老頭。門房老頭活這麼大第一次有人給他送禮,而且出手這麼大方,心裡甭提多激動了。以為兔哥要求他辦什麼事,可兔哥什麼都沒說,就說孝敬他的。無功不受祿,老頭拿著錢心裡不踏實,非要兔哥說出一二三四。兔哥只是說,只要你每天告訴我那個領導進沒進院子就成了。適當的時候還需要您高抬貴手放幾輛車進去。此後,兔哥和老頭合作相當愉快。特別是一些縣裡的芝麻官到省里辦事,摸不著門框,兔哥就上去攀談並直接提供信息將其送進大門。這一來二去,都覺得這位兔哥不簡單,以為是誰家公子爺,慢慢成為了好朋友,好哥們,好多人辦事都找他。而兔哥呢,為人辦事從來不提錢,可誰能讓他白出力,大多數時候都是讓他報條子,到了後來適當給些小工程。」

    「其實兔哥就一小混混,那有什麼關係,更別說夠著省領導了。可你還別說,天生有吃這碗飯的命,兔哥可真就攀上了一位省領導。此後,生意越做越大……」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