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0472 幕後指使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0472 幕後指使字體大小: A+
     

    魏國強冷笑道:「陸一偉,不要以為你今天得勢了就可以如此和我說話了,夠資格嗎?就算我將來對薄公堂,也輪不到你指手畫腳。」

    陸一偉覺得魏國強心虛,道:「魏書記,你我也算是老朋友了。多餘的話我不想多說,希望你積極配合羅局長辦案,對誰都有好處。」

    羅志清第一次與魏國強見面,道:「魏書記,沒想到我們第一次就以這種方式見面,實在抱歉。一偉說得對,水泥廠事件涉案資金高達8000多萬元,這可不是一個小數目啊,還不算現階段投入的資金。這事情一旦要是公佈於天下,絕對是轟動全國的大案要案啊,到時候不是我和你面對面談話,明白嗎?張書記自然不想把這事鬧大,一再要求秘密進行,只要我們將犯罪嫌疑人找到,把損失降低最低,就算將來追查起來,我們也積極應對了,不是嗎?」

    羅志清連哄帶騙把魏國強給震懾了,腦門瞬間滲出一圈汗,幾欲想開口,又都咽了下去。前前後後思考了將近10多分鐘后道:「我能暫時不說嗎?」

    「為什麼?」

    「我在等一個人。」

    「等誰?」

    「不能說!」

    「與此案有關係嗎?」

    「應……應該有,哦,沒有!」魏國強結結巴巴道。

    從警多年的羅志清察覺到魏國強憋了一肚子話說不出來,開解道:「你暫時不說也可以,或者說不想和我們說也行,不過建議你最好早點說出來,不要等到我們調查出來以後再說,那時候一切都晚了。」

    「等我一晚上!行嗎?」魏國強近乎用哀求的語氣道。

    羅志清和陸一偉對望了一眼,道:「那好吧,就等你一晚上。」

    送走魏國強,羅志清立馬安排付江偉,無縫隙監視魏國強的一舉一動,只要有什麼異常舉動,可以採取必要措施。他敏銳地感覺到,魏國強今晚要見得這個人,一定與水泥廠事件有關。

    等了一晚上,毫無收穫。魏國強等候的人並沒有出現,這下羅志清急了,立馬帶人去了魏國強家,驚奇的一幕出現了。只見魏國強嘴歪眼斜,嘴角還流著哈喇子,躺在床上不停地抽搐,見到羅志清后,咯咯傻笑,叫喚著爸爸,讓羅志清哭笑不得。

    魏國強的妻子在一旁抹眼淚,道:「昨晚回來時候還好好的,他一宿沒睡覺,就坐在陽台上不知等什麼人,今天早上就成這樣了。」

    羅志清不清楚魏國強這是真中風了,還是裝瘋賣傻,關切地問道:「咋回事?看醫生了沒?」

    「可能是中風偏癱了。」魏妻哭訴著道:「我早就打過120了,可到現在還沒有來。」

    羅志清看了眼身邊的付江偉,付江偉搖了搖頭。羅志清故意走到魏國強跟前,用手指敲了敲「偏癱」腿的膝蓋。儘管魏國強緊繃著,但還有輕微的膝跳反應,似乎明白了什麼。

    羅志清回頭故意問魏妻:「這人估計怕是癱了,智力也有問題了?」

    「這……」魏妻吞吞吐吐說不上來。

    羅志清臉色鐵青,站起來道:「魏國強,不管你是真的,還是假的,不管你配合,還是不配合,我羅志清已經給你留足面子了,從現在開始,我將著手全面調查,涉及到什麼人,我就查辦誰,絕不手下留情,我們走!」說完,帶著怒氣與付江偉一同走出了魏國強家。

    「江偉,你安排專人全天候24小時不間斷盯緊魏國強,另外,在他家對面安裝一個攝像頭,記錄下他在家的情況,我到要看看他是真瘋了還在裝的。還有,對他家的電話全部實行監聽。」羅志清雷厲風行地安排道。

    「他要是住院了怎麼辦?」付江偉問道。

    羅志清詭譎一笑,道:「那就更好辦了。」

    「我知道該怎麼做了。」付江偉心領神會,點頭道。

    羅志清繼續安排:「把涉及李鬼『周亞如』的影像資料及相關資料現在搜集過來,半個小時后在會議室集合。」魏國強這條線索暫時用不上了,羅志清打算一點一點查起,尋找著蛛絲馬跡。

    此刻,陸一偉正在張志遠辦公室聊著水泥廠項目。

    儘管榮升為縣委書記,但張志遠依然沒有架子,十分隨和。特別是經過這次事件后,張志遠和陸一偉的關係已經遠遠超出了單純的上下級關係、同事關係,結下了深厚的情誼。這種情誼不是酒場上你好我好大家好吹出來的,而是靠實打實、硬碰硬在「戰場」上奮力廝殺贏來的。

    張志遠被雙規后,郭金柱去見了一面,卻沒有下文。白玉新乾脆稱病躲了起來,獨善其身。反而是手無寸鐵、無職無權的陸一偉沖在了前面,為營救自己做著不懈努力。現在看來,陸一偉的努力沒有白費,而且非常成功。此外,在期間還為女兒楚楚付出了那麼多,雖然沒有根除,但基本上大愈,這樣付出就是自家親戚都做不到啊,更別說其他人了。

    陸一偉的種種舉動,已經超越了一切,行俠仗義,重情重義,徹底感化征服了張志遠。妻子謝玉芬不停地在他耳邊嘮叨,要他一定要大力栽培陸一偉,就算妻子不說,張志遠能不報恩嗎?不過,不是現在。

    「一偉,昨晚有外人在場,說話不方便,你現在給我分析分析水泥廠的事。」張志遠很隨意地靠在椅子上,手中夾著煙不停地抽著,顯然,他已經忘記了戒煙。

    陸一偉道:「張縣長,哦不,張書記,其實我一開始並不懷疑水泥廠項目,只能覺得規劃選址有些不合理,而且上項目有些太匆忙。不過後來的種種表現,讓我有所疑問。首先是『三通一平』工程,這本來是『誰受益,誰施工』的問題,怎麼把這個擔子壓在了縣政府頭上?還有,蘇市長替對方擔保貸款就更無厘頭了。現在對方失蹤,市裡不是追究蘇市長的責任,而是把問題轉移到您身上,這一做法實在有些陰暗。」

    張志遠自然清楚,道:「市裡怎麼安排不去追究,服從是我們的準則,沒有商量的餘地。市裡極力保護蘇市長,也是理所應當的,畢竟人家不是縣委書記嘛。你說得這些不無道理,我也質疑過。可那段時間忙得焦頭爛額,且蘇市長一手主抓,我也沒多過問。現在想想,我也有責任。這些都是后話,等一切真相大白后再追究責任也不遲,現在最要緊的是找到犯罪嫌疑人,你覺得可能是誰?」

    「張書記……」陸一偉吞吞吐吐道:「我有個大膽的設想,能不能說?」

    「大膽地說出來,沒有得出結論以前什麼都有可能。」張志遠十分喜歡愛動腦筋的陸一偉,而且每次想出的點子都有創新,是個值得信賴的人。

    有了張志遠鼓勵,陸一偉壯著膽子道:「張書記,我怎麼覺得這件事和劉克成有關係呢?」

    張志遠手中的煙掉落,被陸一偉的大膽想法嚇了一大跳。匆忙站起來拍打煙灰道:「一偉,劉克成在省委黨校學習,他怎麼可能參與呢,不大可能吧?」

    陸一偉繼續道:「張書記,我一直懷疑魏國強,他不過是一個鄉鎮書記,而且他的關係網我還是比較清楚的,怎麼可能和通亞集團的老總聯繫上,絕對不可能,這是其一。其二,魏國強本身背著處分,卻偏偏在蘇市長招商引資期間拔得頭籌,要是沒高人指點,以他的智慧不可能正中蘇啟明下懷。其三,魏國強在後來一系列實施過程中,相比以前都老道許多,更能說明問題。」

    聽完陸一偉分析,張志遠被帶入另一個思維世界,道:「照你這麼說,有人在背後操控魏國強?而這個人極有可能是劉克成?」

    「我推測如此。」陸一偉道:「不過還需要進一步驗證。就在昨天晚上,魏國強不配合,而說要等一個人,我懷疑他等的人,很有可能是劉克成。他在等劉克成的指示。」

    「啊!」張志遠驚訝萬分,不敢相信這是真的,連忙道:「一偉,這種沒根據的話還是少說。市委田書記在不同場合多次強調,劉克成不準參與南陽縣事務管理。作為田書記一手培養起來的幹部,他劉克成敢違背田書記的話嗎?不大可能!」嘴上如此說,其實他心裡已經相信了陸一偉的話。

    陸一偉笑著道:「好吧,就當我沒說。」

    張志遠跳過魏國強,又道:「你接著分析一下蘇市長,他在這裡面扮演著什麼角色?」

    陸一偉在張志遠交給這項任務后,細細地分析研究了一番,心裡大概有了個底。道:「我認為,蘇市長並不知道這一切,而是想著在南陽縣干一番事業,好不容易抓住個企業,決不能放走。急於求成,在沒有充分論證的情況下就盲目上項,典型的『拍腦袋』工程。開始如此表現可以諒解,但後面匪夷所思的種種表現,卻讓人有些看不懂了。」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