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0470 任重道遠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0470 任重道遠字體大小: A+
     

    關於蘇啟明的調離和張志遠的任命,當天晚上就傳遍了整個北州市,引起一片唏噓聲,都紛紛猜測這一不同尋常的緊急人事調整。一調一升,看似合乎情理,卻讓人玩其三昧。

    蘇啟明本是到南陽主持工作的,被調離再正常不過。然而,調離之前沒有任何徵兆,人們猜疑一定是發生了什麼重大事情,人云亦云。而張志遠的升遷到沒引起多大波瀾,畢竟人家做出了成績,省委秘書長還下來調研,升遷是遲早的事,但沒想到這麼急,太急了!

    隨之一同調整的還有古川縣公安局副局長羅志清,調任南陽縣公安局任局長,同時免去蕭鼎元公安局局長職務。這一任命人們似乎看出些端倪,南陽縣肯定出大事了。不管外界怎麼猜測,田春秋穩如泰山,不為所動。當務之急,息事寧人為重。

    就在昨天晚上,張志遠已經接到了任命通知,要求他今天一早在市委大院集合,市委組織部領導陪同下去召開黨員幹部大會宣讀任命決定。縣處級幹部任命,一般情況下由市委組織部派出一名副部長下去,然而張志遠的待遇明顯高出兩次檔次,由市委副書記郭金柱,市委常委、組織部長韓洪剛一同前往,足以顯示市委對此次任命的重視和決心。

    南陽縣早在昨晚就亂成了一鍋粥,都紛紛大聲疾呼摸不著頭腦,看不清形勢了。張志遠明明已經進入紀檢程序接受組織調查,怎麼現在又搖身一變成為縣委書記了?曾經看不起、不支持或對著乾的人這下傻眼了,一宿沒睡商量著對策,卻始終找不到突破口。因為,他們對張志遠的習性、嗜好了解甚少,不能對症下藥。與此同時,還有一部分人就像瘋了一樣,滿大街尋找著陸一偉。而陸一偉甭管別人怎麼敲門都不回應,躺在被窩裡舒舒服服睡著大覺。

    第二天一早,天還未亮,蘇啟明悄悄回到了南陽縣,準備打點行裝,交接工作。一路上,蘇啟明回想著自己在南陽縣這半年多的工作,口號喊得響亮,一來就提出「四個實現一摘掉」,可一個「實現」都沒實現就要灰溜溜走了,沒有干出任何成績,反而因自己的決策失誤造成了巨大損失。如果張志遠處理妥當還好說,要是處理不好,自己這張老臉該往哪放啊。蘇啟明不停唉聲嘆氣,卻想不出更好的辦法。

    到了南陽,車子徑直開進了招待所。蘇啟明十分低調,沒有驚動其他人,躡手躡腳上了樓。剛到轉彎處,被突然躥出來的魏國強著實嚇了一大跳。蘇啟明撫摸著胸口,驚魂未定道:「嚇死我了,你躲在這兒幹嘛?」說完,厭惡地往房間走去。

    魏國強尾隨其後,聲音顫抖著道:「蘇市長,總算等到您了。」

    「找我幹什麼?有事?」蘇啟明沒有回頭,繼續往前走道:「我馬上要回市裡了,有事你找新來的書記吧。」蘇啟明不避諱未公開的人事調整決定,直接把魏國強擋在門外。

    魏國強昨晚就知道了這一消息,對於他來說,這消息簡直是噩耗!他不能坐以待斃,希望蘇啟明在臨走之前給個交代,所以一直在招待所等候蘇啟明的出現。他結結巴巴道:「蘇市長,您真要走了嗎?」

    蘇啟明表現得很冷淡,道:「我本來就不是南陽縣的縣委書記,不過是下來主持工作的,現在任命了縣委書記,我的職責自然完成了,我不走留在這裡幹嘛,嗯?」

    魏國強聽出蘇啟明心有怒氣,沒有正面回答,更擔心水泥廠的事情,問道:「蘇市長,那水泥廠一事怎麼處理?」

    「別!千萬別和我提這事!」蘇啟明急忙擺手道:「魏國強,事到如今,我也深刻反思了,確實存在一定問題,也想有關領導作了檢討。此事以後與我無關了,一切去找新來的書記,他說怎麼辦就怎麼辦,好吧?」蘇啟明直接把自己推得乾乾淨淨,好像沒事人似的。

    魏國強更關心自己的前途,唯唯諾諾道:「蘇市長,我想跟著您走……」

    「跟著走?」蘇啟明冷笑道:「魏國強,你年紀比我還大,跟我去市裡幹什麼?要是小年輕還可以給我當秘書什麼的,你呢?能行嗎?你現在還是石灣鄉的黨委書記,雖然我不在南陽了,但我還在北州市啊!」

    蘇啟明的這句話讓魏國強稍微心寬了些。蘇啟明是在暗示,儘管我不在南陽縣了,我依然是北州市的副市長,量他張志遠也不敢一上台就動我提拔的人。可讓他沒想到的是,張志遠壓根就沒把他放在眼裡。

    魏國強臨走時,蘇啟明道:「水泥廠是我拍板引資的項目,我肯定逃不了責任。但是,你在這裡面起什麼作用,我至今不得而知。你能告訴我,這都是你們事先設計好的嗎?」

    蘇啟明的話讓魏國強大吃一驚,連忙道:「蘇市長,這話有些嚴重了啊,我和您無冤無仇,沒必要這樣做吧,何況設計您對我有什麼好處嗎?好像也沒有。」

    既然脫離了苦海,蘇啟明也不想往下追究了,一揮手道:「你去吧,我還有事。」

    魏國強走後,縣委辦主任董國平也來了。董國平人品不壞,至少沒有害人的心眼,這也正是他生存的法則。先後伺候了劉克成和蘇啟明,都沒有什麼流言蜚語之類的話。且此人辦事小心謹慎,做事面面俱到,比你原政府辦主任蔡建國,是個合格的「大管家」。

    董國平與蘇啟明只見交往雖短,卻結下了深厚友誼。蘇啟明一再想董國平保證,等自己期滿前,一定讓他入常。可這次調離來得太突然,讓蘇啟明留下了遺憾。道:「國平啊,世事難料啊,老弟可能對不住你了,沒能助你一臂之力,不過你放心,我定會交代志遠,讓他好生待你,如果他虧待了你,我絕不輕饒他。」董國平和魏國強差不多,都是最多干兩屆的人。蘇啟明倒是有心帶董國平走,可自己還是半吊子,怎麼可能「拖家帶口」?

    董國平倒也坦然,道:「蘇市長,我不是因為此事來找您的,至於以後,我不去想,該怎麼辦就怎麼辦。我就是過來看看你,看看有什麼事需要我做的?」

    「哎!」一聲嘆息道出了多少留戀和傷感。蘇啟明動情地道:「沒什麼事。我來南陽之前本來就沒帶多少東西,所有的東西就是你能看到的。等上午全縣幹部大會一結束,我就收拾東西走人。」

    董國平老淚縱橫,不知該說些什麼,只好道:「蘇市長,早飯已經給你準備好,待會就給您端過來,要是沒什麼事的話,我就去布置會場了。」

    蘇啟明重重點了點頭,一切盡在不言中。

    上午九時,南陽縣全縣幹部大會準時召開。會上,先由市委組織部副部長宣讀任免決定,再由蘇啟明總結髮言,接著張志遠表態發言,韓洪剛提出具體要求,最後由郭金柱作重要強調。這種會往往異常嚴肅,緊張得氣氛讓人喘不上氣來。尤其是坐在台下的人看到主席台上的熟悉面孔,為自己的前途捏了把汗。張志遠重返政壇,會不會席捲而來,拭目以待。

    會上,韓洪剛對蘇啟明在南陽縣主持工作期間做出的貢獻予以充分肯定,肯定的內容大多不痛不癢,壓根沒有提水泥廠一事。又對張志遠給予了厚望。希望他繼續敢想敢幹,厚積薄發,再創一個「南陽模式」。

    郭金柱在強調時,特意將團結和民主集中這兩個概念提到了空前的高度。他強調,團結是干好一切工作的基石,不團結幹不成大事,不團結推不進發展,要發揚「筷子精神」抱團發展。同時,堅決執行民主集中制。這一提法,無疑是在給張志遠立威信。如果把官話翻譯成大白話,也就是說,你們都必須聽張志遠的話,可以提不同意見,但要進行民主集中表決,突出了「一把手」的絕對權力。

    開完會已經快到中午了,郭金柱留下來吃了頓便飯才回去。在與蘇啟明交接工作時,張志遠與他推心置腹聊了一下午。

    其實,兩人並沒有什麼矛盾,仇恨就更談不上了。好在蘇啟明軟弱,張志遠的企業改制才得以推行。如果換做像劉克成那樣強勢的書記,估計張志遠還不等推開,就直接扼殺到搖籃里了。從這點上,張志遠應該感謝蘇啟明。

    蘇啟明一輩子碌碌無為,本想著在南陽縣露一下彩,沒想到直接成了上眼藥,給他的戎馬生涯留下了最大的敗筆。

    在水泥廠事情上,蘇啟明並沒有全部交實底,故意隱瞞了部分事實真相,這一點,張志遠聽出來了,沒有當面戳穿。後續好多工作,還需要他一件件去甄別核實。

    蘇啟明走了,張志遠的時代到來了。不過細心的人們發現,張志遠成了縣委書記,那誰又來當縣長呢?既然配備為什麼不一致配齊?看來,狡猾的田春秋故意給張志遠挖了一個坑,這個坑如何填補,就看張志遠的表現了。

    任重道遠,留給張志遠的時間不多了!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