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0466 心生恐懼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0466 心生恐懼字體大小: A+
     

    「誠然,我是個無神論者,從來不相信有什麼意念或力量可以左右我。不管走到那一步,還是說明自身存在不足,自我不夠強大,如果把自己變得強大起來,我就不相信有人能左右的命運,絕對是牢牢掌握在手心裡。你覺得對嗎?」張志遠回頭問陸一偉。

    陸一偉想到前段時間許半仙告誡自己的話,點點頭道:「張縣長,聽您這麼一說,心情舒暢了許多,也認識到自己的不足。以前,我遇到問題或挫折,最喜歡找客觀理由或抱怨他人,卻從來不從自身找原因。今天您給我上了一課,受益匪淺,慚愧不如。」

    張志遠一隻手搭在陸一偉肩膀上道:「一偉,我自認為你這個人優點大於缺點,為人行俠仗義,重情重義,疾惡如仇,敢愛敢恨,是個熱血好男兒。但你的缺點也不可忽視,性子直,脾氣急,一根筋,這都是以後需要改正的地方。不過,我到覺得這些缺點是你人格魅力所在,哈哈。」

    陸一偉有些不好意思地撓撓頭,道:「張縣長批評得對,我自己也認識到這些缺點,可就是改不過來,嘿嘿。」

    「改不過來就別改啦!人都是需要點個性的嘛!」張志遠突然轉變話題道:「一偉,你和我說實話,這次你下來花了多少錢?」

    陸一偉看著一本正經的張志遠,弔兒郎當地道:「沒花錢,一分錢都沒有,報社記者是我師兄,《內參》總編是我大學教授,有這層關係還用花錢嗎?張縣長,您千萬別多想,當初我也沒想到會有這麼好的效果,現在看來,簡直太值了!」

    張志遠自然不相信陸一偉的鬼話,沒有接著話題往下說,而是記在了心裡。彎腰撿起一塊石頭,用力一丟,激起四五個水花。

    陸一偉鼓足很大勇氣問道:「張縣長,您還會回來嗎?」

    張志遠似乎找到了童年的樂趣,不停地用小石頭擊打水面,看到石頭輕盈地滑過水麵,心裡暗自得意。拿起一塊石頭遞給陸一偉道:「你來試試。」

    這種遊戲對於陸一偉來說簡直是小兒科,很漂亮地來了個九連環,張志遠歡呼雀躍,連聲叫好,而陸一偉卻提心弔膽,無法安放。

    「你覺得呢?」張志遠丟完最後一塊石頭,拍了拍手回頭問道。

    陸一偉搖了搖頭。

    「這是什麼意思?」張志遠問道。

    陸一偉望著天空長嘆,道:「我不知道,也不想知道。但我總覺得您不會回來了,特別是這次羅秘書長調研,意義非同尋常。」

    張志遠儘管和羅中原表達了心聲,但心裡同樣沒底,他不知道省里和市裡怎麼安排自己。他一屁股坐到一塊石頭上,扯了一支狗尾巴草咬在嘴裡,望著前方道:「我也不知道。市紀委對我的調查還沒有結束,或許明天我又得回去繼續接受調查。不管怎樣,我完全接受省市領導對我的決定,畢竟我是一名黨員領導幹部。至於以後,以後再說吧。」

    陸一偉依然沒有發聲,而是有些失落地低下了頭,玩弄著一隻欲要逃跑的螞蟻。

    張志遠看出了陸一偉的心思,在肩膀上拍了拍道:「一偉,你不要多心,也不要多想。我張志遠就算再倒霉,也不會讓你跟著我受委屈。你放心,我答應你的,雖不能按照想法實現,但總會給你一個交代的。你不是想去市裡嗎?等我明天回去以後就和郭書記說一聲,你暫時先回市委辦公廳過渡一下,等小川外放后,你就給郭書記當秘書,怎麼樣?」

    要在以前,陸一偉肯定會異常激動,而今天,他怎麼也高興不起來。去市裡,是自己答應夏瑾和的一個條件,而如今,還有這個必要嗎?

    張志遠看到陸一偉有些冷淡,驚奇地問道:「你不願意嗎?」

    陸一偉將手中的螞蟻放走,然後信誓旦旦道:「張縣長,我還想跟著您干。」

    張志遠愣住了,眼神由硬變弱,再到濕潤,極不自然地躲閃開道:「一偉,我何嘗不想把你留在身邊呢,可我現在什麼都不敢保證你,萬一耽誤了你的前途,我無法交代你,自己良心都過不去。所以,你先走出去,以後的事以後再說,好嗎?」

    陸一偉突然產生了錯覺,出現在自己面前的不是張志遠,而是原縣長楚雲池。而他留給自己的話是:「不要聯繫我,時機到了我自會聯繫你。」可這一轉眼都六年過去了,只是一句空話。而他為了這句話,守候了五年。

    想起往事,陸一偉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緒,眼淚如同斷了線珠子飛流直下,進而淚流滿面。張志遠見此,心裡同樣不好受,顫抖著手從口袋裡掏出手帕,塞到陸一偉手裡。

    待陸一偉情緒穩定后,張志遠又道:「玉新也要走了。」

    陸一偉驚詫,問道:「是白縣長嗎?他要去哪?」

    「是的。」張志遠低頭長嘆了一口氣,道:「當初我把玉新調到南陽縣,一來是自己孤苦伶仃,沒有人幫襯;二來是想讓他搞點政績,儘快往上爬。如今,我非但沒有幫助他,反而拖累了他,我心裡有愧啊。不過好在譚老挂念著他,打算先把他調離南陽縣,具體去哪,我也不知道。但這件事已經在操作當中,估計用不了多久就有下文了。」

    又是離別,陸一偉悵然若失,無限傷感。他,張志遠,白玉新,可以說三個人打天下,對付一群頑固不化的老古董。取得了一定成績,也結下了深厚的友誼。而如今卻分道揚鑣,各奔前程,活生生把剛建立起來的情誼給拆散了。這一消息對於陸一偉來說有些接受不了,他苦笑道:「您要走,白縣長也要走,我都不知道……」

    陸一偉哽咽,回頭對張志遠道:「張縣長,你們都走了,我該怎麼辦?」

    張志遠心情沉重地道:「我不剛才說了嘛,你回市裡,跟著郭書記要比跟著我強,把眼光放遠一點,不要盯在南陽屁股大點地方,你走出以後,才會覺得自己多傻。鐵打的營盤流水的兵,怎麼可能隨你所欲?好了,你也不要太難過,一切都會過去的。」

    這一晚,陸一偉失眠了。

    第二天早晨,陸一偉剛剛有了睡意,就聽到母親劉翠蘭大呼小叫:「張縣長,您這是?」

    張志遠略顯歉意地道:「阿姨,這段時間太麻煩你們了,而且還給楚楚治好了病,都不知怎麼感謝你們才對。昨天晚上,我和玉芬商量了下,也徵求了孩子的意見,打算回去了。」

    陸一偉一聽張志遠要走,立馬坐起來穿好衣服衝出去道:「張縣長,您不能走啊。」

    楚楚在陸一偉家住了將近一個月,和陸家相處融洽,有了感情。說起離別,誰心裡都不好受,這不,劉翠蘭抱著楚楚哭成了一團,謝玉芬都忍不住在一旁抹眼淚。

    張志遠堅持原則地道:「一偉,這段時間實在麻煩你們了。也就天冷了,我想讓你嫂子帶著孩子去南方轉轉,愉悅下心情,讓楚楚也長長見識,挺好的。」

    陸一偉沒再堅持,接過張志遠手中的包道:「那我送你們。」

    由於太突然,劉翠蘭沒有絲毫準備,勸陸一偉等等再走,然後一路小跑到地里,將陸衛國叫了回來。

    陸衛國聽到這消息,也有些接受不了,可終究不是自家人,遲早要走的。他沒有多說,而是可勁地往車裡塞山貨,把車子後備箱塞了滿滿當當還不滿意,恨不得在車頂綁上。儘管張志遠不停地勸說,陸衛國就當沒聽見似的繼續裝車。

    車子駛出了桃源村,老兩口站在村口一直遠望,久久不肯回去。而那隻每天和楚楚相依為命的小黃狗也不停地狂奔亂叫……

    把張志遠送回家,陸一偉一刻沒有停留返回了南陽縣。一路上,他心情無比惆悵和難過。好多事情都一一浮現在眼前,尤其是這一年來走過得風風雨雨,至今還歷歷在目,如同昨日發生的一般。官場失意,情場又出現紅燈,這日子,實在過得無趣。

    快到南陽縣城時,陸一偉突然覺得頭昏腦漲,趕緊停下車爬在方向盤上冷靜了一會。可剛爬下,頓時察覺有異物往上涌,剛打開車門,異物直接噴射出來,直到嘔吐酸水才算作罷。嘔吐,是在人極其痛苦下的一種極端表現。顯然,已經觸及到陸一偉心裡最柔軟的地方,才會如此反應。

    陸一偉直起腰,站在山腰上望著彈丸小城,忽然有一種輕生的幻覺。他知道這樣是懦夫,是愚蠢,可真覺得縱身一躍,瞬間沒有煩惱,那該多美好愜意。

    一陣冷風吹來,一下子把陸一偉給凍醒了。剛才出現那樣的念頭他都覺得不可思議,是幻覺嗎?但願是!

    陸一偉重新上了車,將油門踩到底,速度飆到120邁以上,用這種速度感來除去心中的恐懼和煩惱……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