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0465 不離不棄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0465 不離不棄字體大小: A+
     

    「嗯。」羅中原一邊聽一邊點頭,過了一會兒道:「你的想法很好,我比較欣賞。假如,我說假如,假如把你直接調到省里來,你願意來嗎?」

    張志遠有些懵,撓頭不知如何回答。

    羅中原繼續道:「那我就說得再直白一些,省委打算成立一個國有企業改革和發展領導小組,由省委黃書記擔任組長,我擔任辦公室主任。目前正在物色相關人選,充實到這支隊伍中。你的表現已經證明了可以勝任這份工作。今天,我特意將秦部長也帶來了,只要你點頭願意,你立馬就可以走。另外,你的相關手續也會很快得到辦理。」

    張志遠更加迷糊了,萬萬沒想到還有這麼一份大禮等著自己,讓他誠惶誠恐,受寵若驚。以省委書記為組長的領導小組意味著什麼,張志遠自然清楚。能夠加入到這支隊伍中,除非有過硬的本領或強大的後台才有可能進入黃繼陽的視野。跟著省委書記拚命干幾年,進步快不說,將來下放時自然待遇不同。這巨大的誘惑擺在任何人面前都會激動半天,禱告上蒼,感謝上帝,因為馬上就時來運轉了。包括張志遠,他同樣心動,比任何人都心動。

    張志遠雙手使勁在褲腿上來回搓著,緊張得揮汗如雨,腦袋快速運轉,權衡各種利弊。因為,他腦中有兩種聲音在左右著他,他不知該選擇那條路。

    「怎麼樣?你好好考慮考慮。」羅中原翹起二郎腿道:「你暫時不用答覆我,這樣吧,明天你直接和秦部長聯繫,告訴他就行了。至於手續的事,這些都不用你操心,自然會有人替你辦理,好吧?」羅中原信心滿滿,他以為張志遠必定會選擇這條路無疑,然而,他錯了!

    「不用考慮了,我現在就可以答覆您!」張志遠一狠心咬牙道:「羅常委,秦部長,首先我很感謝你們可以給我提供這麼好的機會,如果我再年輕五歲,或者說我沒來南陽之前,我會毫不猶豫答應,立馬跟著你們走。然而,現在不同了,我身上肩負著更多的責任,是一雙雙充滿期待的眼神,是一聲聲渴望致富的吶喊,我不能丟下他們,也絕不會拋棄他們。南陽剛剛有了起色,我不能為了前途而丟下一個爛攤子遭罵名,我想看到南陽真正崛起的那一天。」

    聽完張志遠的陳述,羅中原十分驚訝,打心眼裡佩服張志遠做出的決定,不過他還是想知道確切的答案,問道:「那你的意思是要留在南陽縣?」

    「對!」張志遠鐵骨錚錚道:「我要留下來。」

    「哦,我明白了。」羅中原或多或少有些失落,畢竟這確實是一個難得的人才,留在基層實在可惜他的才華了,但他尊重任何人的選擇,道:「不管你留在南陽縣也好,還是跟我回省城也好,這都是一次可遇不可求的機遇,錯過這次想再選擇,或許你就沒有那麼幸運了。我還是提醒你,你一定要認認真真想好了,再給你一次選擇的機會。」

    「我想好了!」張志遠果斷地道:「留在南陽縣,我無悔選擇。」

    「好!」羅中原站起來道:「我尊重你的選擇。志遠同志,既然要留下來,就不要辜負黃書記的期望和百姓的期盼,踏踏實實做出一兩件響噹噹的事情來,照樣可以走出小山溝,成就你的一番事業。謹記,不管前方的路如何泥濘,你都要堅持住,明白嗎?」

    張志遠重重點了點頭。

    「那你對組織上有什麼要求?儘管提出來,我一併向黃書記彙報。」羅中原繼續道。

    「沒要求。」

    「沒要求?」

    「嗯,真沒有。」

    「哦,也好!」羅中原收尾,中止了話題。

    這時,市委辦公廳秘書長李勤奎敲門進來,低頭哈腰道:「羅常委,秦部長,飯已經準備好了,可以上桌了。」

    「嗯,知道了。」羅中原冷淡地回答道。待秦修文出去后,羅中原拉住張志遠小聲地道:「你的事我都已經知道了,譚老也和我說過了,不管怎麼說,你這步棋走得非常精妙,能進入黃書記法眼,接下來你需要做的就是等待,聽明白了嗎?」

    提及譚老,張志遠眼前一亮,他沒有因為見到自己人而顯得亢奮,更多的是從容淡定。羅中原明白張志遠想要表達什麼,微微點了點頭以作回應。

    中午吃過飯,緊接著召開彙報會。羅中原沒有因為張志遠的出現而打亂思路,堅持讓蘇啟明座彙報工作。一通報告下來,蘇啟明出了一身汗。

    彙報會後,羅中原一行驅車離去,讓緊張了一天的人們頓時鬆了口氣。張志遠沒有在南陽縣停留,徑直回了北州市。張志遠的出現,讓一部分人焦慮起來。局勢到底會變成什麼樣,不到最後一刻,誰都不敢妄自猜測,輕舉妄動。不過,人們心中都有一個聲音,張志遠很有可能捲土重來。

    張志遠不知給陸一偉打了多少個電話,都是關機,最後只好打給妻子謝玉芬。得知他們都在南陽縣后,他又讓司機小郭接回了南陽縣。

    一整天,陸一偉無所事事,在家裡躺在沙發上抽煙喝茶看電視。他很想知道今天調研的結果,可不知該問誰,還是強忍著好奇心等待晚上的《南陽新聞》。這時,有人敲大門。陸一偉極不情願起身穿拖鞋走出去,打開大門他傻眼了,他不敢相信站在自己面前的竟然是朝思暮想的張志遠。

    「張縣長,您?」陸一偉驚慌失措地道。

    而張志遠沉著淡定,微微一笑道:「怎麼?你不希望我出來?」

    「不不不!我絕對不是那個意思。」陸一偉連連擺手。還不等解釋,張志遠上來一個深情的擁抱,眼眶濕潤地道:「謝謝,謝謝……」

    「張縣長……」陸一偉聽到張志遠的抽泣聲,心裡同樣不好受。

    過了一會兒,張志遠擦乾眼淚道:「不怕你笑話,今天這已經是我第三次流眼淚了。以前我犟得很,從來不知道眼淚是啥滋味,不過今天終於品嘗到了,是兄弟情。一偉,你用實際行動上了一課,讓我知道了什麼才是真正的患難與共,什麼才是真正的不離不棄。」

    張志遠很少在別人面前表露自己的心聲,這應該算是第一次。而陸一偉也用一顆真摯之心贏得了張志遠的絕對信任,成為南陽改革路上的一對好兄弟,好搭檔。

    晚上,陸一偉帶著張志遠去了桃源村,看到脫變后的女兒楚楚,張志遠再次感動落淚。被變相關押幾十天,張志遠變得更加成熟,相反,性情上變得柔弱,展現了成功男人的另一面。

    謝玉芬和楚楚不停地稱讚陸一偉及其家人,讓張志遠不知如何感謝才好,只是不停地說著謝謝,把兩家人的命運緊緊連在了一起。

    在陸一偉的堅持下和家人的挽留下,張志遠決定留在桃源村過夜,這下樂壞了陸衛國老兩口,忙前忙后操持著。他們認為,縣長能在他們家吃飯,這是莫大的榮幸。

    飯菜異常豐盛,大多是一些平時難得一見的山貨,讓張志遠一家人胃口大開,風捲殘雲般掃了個精光,不停地誇讚味道好,手藝好,讓老兩口喜上眉梢,合不攏嘴。

    陸衛國先前是國營食堂的大廚,燒得一手好菜,得了病後,就再也沒有掌勺。今天,為了招待張志遠一家,他心情大好,精心準備了衣著豐盛的晚宴。陸一偉的手藝便是從父親這裡傳來的,他沒想到這一手藝竟然成為取得譚老信任的「敲門磚」。

    吃過飯後,陸一偉陪著張志遠到了河邊散步。白天還是秋雨綿綿,現在已是星宿漫天,飯後到河邊仰望星空,呼吸新鮮空氣,靜聽溪流潺潺,也是一種幸福。張志遠感慨道:「這裡可真是個好地方啊,等我退休后要是能在種塊地,養一群牛羊,過一過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愜意生活,此生無憾已!」

    陸一偉笑著道:「張縣長何必等到退休后呢,現在你就可以來。」說著,掏出煙遞給張志遠。

    沒想到張志遠伸手擋了回去,搖了搖頭道:「這段時間在裡面突然覺得胸悶,且痰多咳嗽,想了想可能是抽煙引起的,乾脆就戒了。」

    「戒了?」陸一偉有些不相信,再次征訂:「真戒了?」

    「那還有假!」張志遠回頭道:「已經戒了10多天了,以後也不打算抽了。抽煙百害無一利,你也乾脆借了吧。」

    陸一偉說著點上了煙道:「煙是我的好朋友,在我最孤獨的時候只有它始終不離不棄。讓我拋棄它,還真有點難度,呵呵,暫時沒有這個計劃,以後吧。」

    張志遠沒有回答,而是又回到剛才那個話題上,道:「這段時間,我想了許多。想前途,想命運,想人生,甚至想慾望。有時候你覺得老天對你不公平,對我照樣不公平。我堂堂京城大學的經濟學碩士,屈居在這麼個小地方盼月亮,數星星,你說我能服氣嗎?再看看我那些同學,有將近一半的人在海外,留在國內的不是那個企業的高官老總,就是那個單位部門的一把手,數我混得最差。可我抱怨過嗎?沒有,從來沒有!或許這就是命運吧。」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