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0463 堅決不走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0463 堅決不走字體大小: A+
     

    「你們幹什麼!」羅中原從車上跳下來,一把扯住正要毆打群眾的人民警察的胳膊,大聲訓斥道。其他領導看到這滿地爬的場面,一時間不知所措。

    「讓警察撤下去!」羅中原回頭對田春秋疾言厲色道。田春秋當起了傳話筒,傳給蘇啟明才算制止這場「暴斗」。

    「鄉親們,我是羅中原,大家有什麼訴求儘管向我提,能當場答覆的,我定會立即答覆,不能現場答覆的,我會責令相關人等限期完成,請大家相信我!」羅中原在雨中撕心裂肺吼著,幾根飄逸的長發也順著禿瓢披散下來,大有雨打芭蕉的效果。工作人員見狀,趕緊上去為其撐傘,沒想到羅中原不領情,一把將傘奪走,走上前去為一位癱坐在地上的70多歲老大爺親自撐傘。

    老大爺眨巴乾癟的眼神問道:「你是省長嗎?」

    羅中原搖了搖頭道:「不是。」

    「那你是書記嗎?」

    「也不是。」

    「那你到底是誰?」老大爺疑惑地問道。在他心中,除了書記和省長是領導外,其他的領導壓根沒聽過。

    「這……」羅中原第一次因為介紹自己陷入困境,含含糊糊道:「我什麼也不是,但我可以把你的話直接帶給省委黃書記,你覺得可以嗎?」

    「真的嗎?」老大爺不相信地道。

    「嗯。」羅中原重重地點了點頭。沒想到老大爺霎間撼地慟哭起來,讓人看得心酸。羅中原不止一次為其擦眼淚,一再詢問原因。待老大爺前戲完成後,拉著羅中原的手道:「領導,俺祖上是地主,抗戰時期,俺爹主動捐獻出全部財產支持紅軍抗戰,可到了文革時候照樣被批鬥整死,你看我的這條腿,就是讓那些紅小兵給打殘了。好不容易等到文革結束了,能過兩天好日子了,這不,昨天晚上為了迎接你,那群挨千刀的連夜把我家的房子用鏟車給推了,我和老伴現在蜷縮在土窯里……」還沒說完,老大爺已經上氣不接下氣,泣不成聲了。

    羅中原羞愧地無言以對,不知該如何做出解釋。不管怎麼說,這都是因自己而起。他急忙安慰道:「大爺,這件事是我們做得不對,給您造成了一定財產損失,您放心,這事我既然知道了,就會一管到底。」然後回頭尋找著蘇啟明,蘇啟明見狀,低著頭忸怩走了過去。

    「啟明同志,能當著大爺的面解釋一下嗎?」羅中原怒氣衝冠,今天發生的一切,簡直受夠了。

    解釋什麼?這一切還不都是為了迎接你嗎?要是你不下來調研,那還有這些麻煩事。蘇啟明心裡想,嘴上不能這麼說,連連點頭抱歉道:「羅常委,這都是我工作的疏忽,請您放心,我會立馬安排專人負責處理此事,並及時向您反饋彙報。」

    蘇啟明的態度還算誠懇,羅中原沒有過多為難,語重心長地道:「啟明同志,我們在做群眾工作時,一定要帶著感情,不要忘了你是農民的兒子,對待群眾必須以誠相待,怎麼能如此粗俗粗魯呢?這件事我記下了,回去以後我也會定期過問的,要是處置不妥當,我會親自來督辦此事,好吧?」

    「保證完成任務。」蘇啟明連忙道。

    羅中原躬下身子問老大爺:「大爺,我的處置方式你還滿意嗎?」

    「滿意是滿意,可你沒說怎麼弄啊,到底是給我重新蓋房子了,還是一次性補償我?你的給我個準話啊,要不然你走後,他們才不管我的死活呢。」老大爺說出了大實話。

    「啟明同志,你來和大爺說吧。」羅中原道。

    蘇啟明走上前去,道:「大爺,我是南陽縣的負責人,你的房子是我們不小心損壞的,在這裡給您賠不是了。房子損壞了就得賠,我保證三天之內給您恢復原貌,順便再給你拾掇一下,你看行不?」

    「有準話不?」老大爺還是不放心地道。

    蘇啟明笑著道:「這麼多人作證,我能說假話嗎?」

    「這還差不多!」老大爺硬撐著站了起來,舉著拐棍一瘸一拐離去了。

    這時,一個年輕小夥子走到羅中原面前,很有禮貌地道:「羅秘書長,我叫肖楊,原先是曙陽煤礦的職工,現在被分流到安監局下屬的煤礦培訓中心工作。我作為外地人,在曙陽煤礦奉獻了四五年,我有權力和資格評述張縣長的功過。」

    羅中原看著眼前這位精幹的小夥子,不免多了些好感。何況,他所說的話題正是想聽到的,於是道:「那你說吧。」

    肖楊道:「我是作為技術性人才引進到曙陽煤礦工作的,雖知道曙陽煤礦存在各種弊端,但我一個技術工,不能參與決策管理,只能看著干著急。而張縣長來了以後,大刀破斧地進行改制,而他改制的方向和目標正是我最初的想法,是順應時代潮流的,是符合南陽實際的。改制必然要犧牲利益,然而張縣長犧牲的是集體利益,最大限度地讓利給職工,為其入保參股,基本上滿足了後續生產生活需求。你問問2000多職工,有那個職工有怨言的,沒有!包括我在內,也是直接受益人,直接從國企過渡到事業單位,雖有些落差,但總體還算滿意,這是張縣長的功。」

    「下面我說說他的過!」肖楊繼續道:「既然要企業改制,就要徹底改制,可為什麼雷聲大雨點小呢?前期轟轟烈烈,後期銷聲匿跡,最後乾脆連水花都沒有了。本以為這是張縣長的責任,可據我了解,張縣長得罪了某些人,觸及了某些人的利益,正在接受市紀委調查,直到目前還被他們扣押,我想問,張縣長到底犯了什麼錯?什麼時候可以放出來?還有,張縣長還能不能回到南陽縣工作?」

    關於張志遠的問題,羅中原在來南陽縣時,已經聽到了些風聲,但其中個由並不太清楚。照這位肖楊一說,似乎變得明朗起來。他轉身尋找田春秋,田春秋硬著頭皮走上前去,不知該怎麼回答。

    這種事情事關黨委政府的體面,就算張志遠沒有任何錯誤,羅中原絕不可能認為市委做出的決定是錯誤的。道:「肖楊同志,對吧?你剛才說得很好,用直白的方式給我講了什麼是『南陽模式』,這就是!也正是我想要聽到的。但是,你看待問題有些偏激,不能一棒子打死。不管是省委省政府,還是市委市政府,做每一項決定都是深思熟慮,慎重考慮的,就怕出現任何偏差。至於你說張志遠同志的事情,我回去以後認真核查一下,如果張志遠確實沒有問題,很快就能重返崗位工作,好吧?」

    羅中原不愧為省部級領導,說話就是有水平。回答問題精準到位,不拖泥帶水,且措辭嚴謹,顧全大局,讓人聽了找不出任何不恰當之處。既然羅中原都說到這份上了,肖楊再鬧下去有損知識分子形象,再道謝羅中原后,帶著部分職工離去。然而,更激烈得還在後面。

    「請領導主持公道,還石灣鄉一片藍天。」一個衣衫襤褸的老伯舉著牌子噗通地跪在羅中原跟前,放聲痛哭道:「請青天老爺為我主持公道。」說完,額頭貼地磕起頭來。每磕一下,都會發出沉悶的響聲,並濺起微弱的浪花,倏爾消失,卻留在了羅中原心裡。

    羅中原趕緊向前一步,將老伯扶起來道:「這可萬萬使不得啊,快請起!」

    老伯淚眼婆娑地站起來,腦門滲出赤紅的血跡,讓人毛骨悚然。老伯道:「青天大老爺,那秦二寶一日不除,南陽縣就永無安寧。」

    老伯沒頭沒尾的話讓羅中原遲疑,回頭再次尋找蘇啟明。蘇啟明心中早就火氣亂躥,田春秋更是臉色鐵青。還是一再強調維穩,可問題偏偏就出在維穩上。

    雨越下越大,羅中原身上的衣服完全被打濕。而攔在中巴車前面的群眾還有幾十號人,如果正這樣現場辦公,估計羅中原會吃不消,更主要的是,違背了今天調研的初衷。蘇啟明走上前道:「各位老鄉,我知道大家有各種各樣的訴求,既然選擇這種方式來反映,必然是萬般無奈。請大家放心,我蘇啟明會一件一件挨個處理,直到大家滿意。可今天不行,我們還有重要的事,請大家先回去,好嗎?」

    「不給我們解決問題,我們堅決不走!」一個村民異常激動地吼道。

    「對,堅決不走,今天就耗在這裡……」其他上訪戶也附和著。

    「田國華!」蘇啟明大聲叫道。不一會兒,常務副縣長田國華灰溜溜地出現了。蘇啟明怒不可遏道:「你留在這裡現場辦公,處理結果一併向羅常委彙報,聽明白了沒?」

    「明白,我這就一一處理!」田國華趕緊道。

    「讓開道車上來,給我強行開出一條道!」蘇啟明不顧羅中原在場,直接下達命令。

    羅中原心裡糟糕至極,對蘇啟明的領導執政能力產生嚴重懷疑,氣鼓鼓地轉身爬上了車。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