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0459 為民情懷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0459 為民情懷字體大小: A+
     

    陸一偉的心擊碎,動情地道:「娜姐,不管怎麼說,很感謝你心裡還挂念著我。你作為一個旁觀者,可能看得比我和她更清楚,孰對孰錯我不想去追究,沒有意義。你也不用再解釋,我認為既然有意瞞著我,說明已經不信任了,解釋又有什麼用?至於以後,我們還是好朋友。我現在要去吃飯了,如果你願意在,你就留在這裡,不願意的話你自便吧。」

    「一偉!」姚娜向前一步解釋道:「真不是你想象的那樣,我當初把你介紹給羅莎,絕對沒有附加條件……」

    「好啦!」陸一偉打斷道:「至於你們當初是怎麼想的,現在真不重要了。你也不要問我怎麼知道的,我肚子餓了,先走了。」說完,大門也不關,徑直上了車,大力一腳油門,輪胎在原地打了幾個圈,嗖地飛了出去。

    姚娜悵然若失站在那裡,心裡悔恨自己當初做了一個錯誤的決定……

    時間退回1999年冬,多年未聯繫的「好朋友」夏瑾和突然找到姚娜,要她給介紹個男朋友。姚娜那會剛剛被抽調到創衛指揮部,第一個就想起了長相帥氣的陸一偉。可那時陸一偉還沒有和蘇蒙分手,姚娜一直未提及。不過,夏瑾和從門縫裡看過陸一偉,當初就拍定,就是他了。

    事情還湊巧了,陸一偉和蘇蒙分手后,姚娜很自然就把夏瑾和提了出來。夏瑾和頭上頂著多項光環,加上人又長得漂亮,是個男人都會心動。如此一來,兩人就走到一起了。

    關於夏瑾和為什麼能看上陸一偉這個問題,姚娜不止一次問過她。夏瑾和自己的回答是,長得帥,且有安全感,足夠了。可問題真的如此嗎?

    姚娜從另一個姐們那聽說,夏瑾和放著那麼好的條件,在北州市都是搶著要,甭說到基層下面了。不過羅莎的擇偶帶有一定的目的性,那就是房子。按照當時學校的要求,夫妻雙方有一方在基層工作就可以免費分一套大房子,頗有心計的夏瑾和於是托姚娜代勞,並成功選准了陸一偉。

    姚娜聽后,大為震驚。不止一次追問夏瑾和到底是不是真的,可對方始終笑而不語,間接地回答了她。姚娜崩潰了,這不是坑人嘛!她很想出面制止這段感情,可隨著雙方熱戀升級,姚娜又不忍心,這一拖,就拖到了現在。

    對於夏瑾和出軌的事情,姚娜心裡一清二楚。可她不能說,一旦說出來自己臉上也沒面子,更何況夏瑾和傍上了當今的市長大人,而這一切,陸一偉完全被蒙在鼓裡。

    陸一偉開著車在街上閑逛著,心情糟糕到極點。來到一處小飯店,使勁剁了腳剎車,停車怒氣沖沖地往飯店走去。

    「一偉!」剛好騎車下班回家的旅遊局局長徐青山瞅見了陸一偉,急忙剎車大呼吼叫。

    陸一偉回頭看到了徐青山,這是自從調整職務以後兩人第一次見面。他不能讓徐青山看出自己的心事,走上前去,撥動了下自行車的破鈴鐺道:「我說徐局長,旅遊局不是有輛桑塔納嗎?怎麼好好地騎上自行車了?是有了強烈的環保意識,還是有了為民服務的情懷?」

    徐青山捶了下陸一偉道:「得了吧,咱可沒那麼高尚。這不,那輛破車這個月都是第五次進修理站了,實在破的不行了,哎!我能有什麼法子!」

    陸一偉嘿嘿一笑,湊到徐青山耳邊道:「財政局今天可是退下來一批車啊,要不你搞輛?」

    徐青山冷笑,道:「論資排輩,你覺得能輪上旅遊局?得了吧,我是不指望了。對了,你這是幹嘛?」

    陸一偉努了努嘴道:「一個人,在飯店隨便吃點算了。」

    「別呀!」徐青山拉著陸一偉道:「走,到我家吃去!」

    陸一偉看了看錶,道:「還是算了吧,湊合吃點就行,吃完飯還有事。」

    「有啥事?有事還能不吃飯了?」徐青山瞪大眼睛道:「快走,你要再不走我可動手了啊。」

    威逼之下,陸一偉乖乖地跟著徐青山去了他家。

    徐青山家新蓋了四間二層樓房,貼了瓷磚,安上鋁合金門窗,並安裝了剛剛流行起來的太陽能熱水器,院子里都用耐火磚鋪設,整整齊齊,比陸一偉家寬敞多了。陸一偉感慨地道:「徐局長,這房子拾掇的太漂亮了,都說你在北河鎮貪污了,看來確實如此,哈哈。」

    徐青山和陸一偉一來二去熟悉了許多,開起玩笑也沒有底限。徐青山不惱,嘿嘿笑著道:「我要是沒貪污,能把我調回旅遊局?想得美!不過也好,回到縣城離家近了,反而能照顧到家,有得有失嘛。這不,轉眼間二小子就要結婚,有的操勞了,哎!天生受苦的命啊。別在外面站著,進屋聊!」

    進了屋,兩人並排落座。徐青山上下打量著鬍子拉碴的陸一偉,笑著道:「怎麼樣?蘇市長昨天把南陽翻了底朝天找你,你小子一下又成了人物了啊,哈哈。我也找了,我讓我單位的犄角旮旯都找了,就連廁所都沒放過,可就是沒找到,哈哈……」

    「徐哥真會拿我開玩笑!」陸一偉笑著道:「我要是再不出現,會不會像追捕逃犯一樣在全省發布通緝啊?」

    「我看有可能!」徐青山繼續開玩笑道:「你陸一偉不管在任何時候都是矛盾的焦點,不是嗎?」

    陸一偉一愣,呆在那裡。說者無意,聽者有心,徐青山本是一句玩笑話,卻深深刺痛了陸一偉。他好像聽到的是,陸一偉就是個掃把星,喪門星,什麼事都是因你而起,也到你為止。

    徐青山看到陸一偉異常的表情,察覺到自己話有些重了,趕緊轉移話題道:「一偉,我給你說個秘密。」

    陸一偉回到現實中。也不知道為什麼,最近一段時間他總是煩躁不安,易衝動,處理事情不冷靜,這都是不該在他身上發生的。女人每個月有心煩的幾天,男人同樣有,不過是表現的並不強烈罷了。最近一段時間,層出不窮的事情壓得陸一偉喘不過氣來,心情不舒暢,也是情有可原的。

    「一偉,你猜蘇市長又做出了什麼驚人舉動?你肯定猜不到!」徐青山神秘地道。

    說起蘇啟明,無非是水泥廠的事情,陸一偉沒有參與,也懶得去猜,搖了搖頭,點上一支煙。

    徐青山往陸一偉跟前湊了湊道:「我聽說,蘇市長以南陽縣政府的名義,為通亞集團在銀行擔保貸款了2.3個億,嘖嘖!蘇市長簡直是瘋了!」

    「這是真事?」陸一偉瞪大眼睛問道,他不敢相信蘇啟明又這麼大的魄力。

    「可不是嘛!」徐青山繼續道:「人家招商引資是引進資金,我們南陽縣倒好,至今未見到一分錢,反倒是花出去不少了。先不說其他的,我聽說光石灣鄉土地徵收和『三通一平』這兩項工作,現在已經花掉了2000多萬元了,乖乖!不是花自己的真是不心疼,張縣長是想盡辦法掙錢,而蘇市長如同一個敗家子似的,幾天就把錢給敗完了。這下好了,又背上了2.3億元的貸款,我真是懷疑這個水泥廠的來路,哎!有些話不能提啊。」

    陸一偉震驚了,連忙追問道:「你還聽說什麼了?這筆款已經放貸了嗎?」

    徐青山搖搖頭道:「這我就不知道了,反正也不關我的事,愛咋地咋地!可我覺得這裡面絕非那麼簡單,一定存在某個看不見的交易,至於是什麼交易,只有當事人清楚了。呵呵,你說我們是不是咸吃蘿蔔淡操心,你我都是再次被打壓的人了,這世道,真是無奈!」徐青山嘆了一口氣。

    陸一偉腦子裡亂糟糟的。他想不通,通亞集團作為一個在全國都有名氣的企業,實力相當雄厚,還用得著貸款?就算是貸款,也應該是他們自己的事,怎麼會把縣政府也給牽扯進來,難道正如徐青山所說,這中間存在什麼交易?

    「走嘍!吃飯去!」徐青山站起來拉著陸一偉往門外走,而陸一偉還沒反應過來,腦子裡又被蘇啟明的瘋狂舉動所佔據了。

    陸一偉沒有失言,下午三點準時將稿件放在了蘇啟明案頭。蘇啟明一邊細細閱讀,一邊頻頻點頭,看來對陸一偉的文字功底還是比較認可的。而陸一偉腦子裡還在想著徐青山說的話,幾次想開口詢問,又強忍住了。

    「好!」蘇啟明看完后,將材料往桌子上一放,站起來興奮地道:「一偉,你的水平絲毫不必市政府辦公廳的秘書差,再直接一點,你要比他們強許多,不僅立意高、思想明,而且講得深,談得透,是一篇高質量的彙報材料。在我手裡,幾乎不用更改一個字,接下來就看李秘書長了。」

    陸一偉並沒有因為蘇啟明的誇獎而自滿,淡淡地道:「蘇市長,我的任務完成了吧?」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