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0458 一塌糊塗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0458 一塌糊塗字體大小: A+
     

    「一偉!」白玉新生氣了,拉著陸一偉坐下道:「你就不能冷靜冷靜?找你來不就是商量對策嘛,你這麼激動,能商量嗎?」

    陸一偉一屁股坐在椅子上,氣鼓鼓地將一杯茶灌了下去。

    待陸一偉平靜后,白玉新道:「這也不能怪蘇啟明,是市委田書記要求這麼做的。從這點上看,田春秋和原南陽縣的縣委書記劉克成的性格還有點像,都是睚眥必報的人。心眼小,終究成不了大器。張縣長算是徹底得罪田書記了,一件事糾纏著不放,就連這次省委秘書長調研,都敢扯謊不讓張縣長露面,這說明什麼?說明他田春秋心虛!」

    「蘇啟明不是找你嗎?那你就回去。需要你做什麼,你照常配合。」白玉新繼續道:「不過,羅秘書長這麼大的官來,要是不留下點什麼,實在不解恨!」

    「白縣長,你說,需要我做什麼!」陸一偉信誓旦旦道。

    「你這樣做……」

    是夜,顧桐連夜把陸一偉送回了南陽縣。

    第二天一早,就在人們四處尋找陸一偉時,他還像上次一樣,神奇地出現在縣委大院。這次,相關工作人員看到他后,不是躲著走,而是驚訝地奔走相告,如獲至寶,彌足珍貴。這不,陸一偉還沒上縣委大樓的台階,已經被蘇啟明請往賓館面談。

    「一偉啊,你可算回來了啊!」蘇啟明見到陸一偉后,就給了一個大大的擁抱,一點平時的官架子都沒有,讓陸一偉有些受寵若驚。

    「回來就好,回來就好!」蘇啟明連連道:「快坐!」說完,拿起桌子上的煙遞給陸一偉,並親自為其點上,沒有追問到底去哪了,而是笑眯眯道:「一偉,你的『南陽模式』這下一炮打響了,這不,省委秘書長要下來調研,可見非同一般的重視啊,這都是你的功勞!」

    陸一偉淡淡一笑,道:「蘇市長,怎麼能成了我的『南陽模式』?這屬於蘇市長的,屬於張縣長的,屬於南陽縣的,並不是某個人的。」

    「哦哦!」蘇啟明連忙道:「口誤,純屬口誤!」然後又道:「張縣長這不外出學習了嘛,白縣長又住院治病,了解企業改制的只有你一個人了,在這個時候,你可不能給我撂挑子啊。」

    「張縣長學習去了?我怎麼不知道?」陸一偉陰陽怪氣反問。

    「上面說學習就是學習去了,這是組織紀律,我們必須堅決執行,包括你,不該說的不要亂說!」蘇啟明警告道。

    「好吧。」陸一偉冷笑道:「蘇市長讓我幹什麼?」

    「你這裡任務比較大。」蘇啟明拿起一張寫滿字的紙遞給陸一偉道:「我羅列了幾個提綱,你要準備這麼幾項:第一就是南陽縣企業改制進展情況彙報,這你親自參與了,應該了如指掌,何況你又是秘書出身,這點材料對於你來說不是難事。值得注意的是,材料裡面重點要闡述下『南陽模式』,好吧?第二個就是曙陽煤礦和北河鎮工業園區簡介,這個你主要提供思路,剩下的不用你考慮。暫時就這麼兩個,你務必要在下午前出來,今天晚上市委李秘書長要審閱,明白嗎?」

    要在平時,人家副市長交代給你任務,是看得起你,陸一偉肯定盡心儘力完成,但在這件事上,他如果按照蘇啟明交代的做了,對不起張志遠,更對不起自己的良心。但為了與白玉新協商好的計劃,他不得不違心接受。不過,不能輕而易舉地讓他們得逞,當初讓自己停職時,誰考慮過自己的感受?

    陸一偉將稿紙放回辦公桌上道:「蘇市長,如果沒記錯的話,我好像還在停職階段,前天還莫名其妙地被帶走,至今心有餘悸,惶惶不可終日。蘇市長,請別怪我不識抬舉,實在是我心有力而不足啊。」

    蘇啟明知道陸一偉心裡有氣,順著陸一偉的台階往下走道:「對,我知道我的做法有些不妥,難道你看不出我的良苦用心嗎?真要是處分你,恐怕沒有這麼好的待遇吧?別天真了,好好看清現實吧。」

    「這麼說我還得感謝蘇市長咯!」陸一偉抱拳道:「十分感謝!」

    「陸一偉!」蘇啟明怒不可遏道:「有你這麼和領導說話的嗎?我告訴你,別以為我好脾氣,別以為有蘇蒙為你撐腰,你就為所欲為,惹急了我,照樣處分你!」

    看著生氣的蘇啟明,陸一偉沒有害怕,反而覺得他有些可愛。拿起稿紙道:「好吧,我幫你寫還不成嗎?用得著發這麼大脾氣嗎?下午三點,準時放到你辦公桌前。」說完,起身要走。

    「一偉!」蘇啟明叫住了陸一偉。

    「嗯?」陸一偉回頭反問。

    蘇啟明用手指敲了兩下桌子,本想說點什麼,但又不知從何談起,閉眼揮手道:「你走吧。」

    陸一偉拿著提綱直接回了家,開啟電腦如便秘般敲打起來。長時間不接觸文字,生疏了許多,尤其是在措辭方面,更加謹慎。畢竟這是要彙報省領導,要求就更高了,馬虎不得。

    一盒煙抽完,陸一偉才開了個頭。翻箱倒櫃把珍藏的好煙取出來,學著記者柳文川的樣子,蹙眉奮筆疾書。

    思路來了擋都擋不住,不到一會功夫,陸一偉洋洋洒洒寫了4000多字,講解發展思路和目標,彙報進展情況,大手筆突出南陽縣的工作經驗,闡明存在的問題和不足,暢談下一步打算,這種固定格式適用於任何場面的彙報,要想出彩,就必須創新。創新,不是在文字上摳字眼,玩什麼工整對仗,而是在內容上尋求突破。用數字說話,是最直觀的表述方式,也是最一目了然的成績,陸一偉採用關鍵詞的彙報模式通篇下來,一下子讓整篇文章活了。

    到了中午,陸一偉終於大功告成。伸了個懶腰,肚子餓得直叫喚了。在平時,母親早就做好飯了,可他們都在老家,還得自食其力。陸一偉在廚房裡找了一通,懶得去做,乾脆去外面飯店裡吃點算了。正準備出門,迎面碰上了姚娜。

    「你來幹什麼?」陸一偉望著姚娜有些失落,此時實在不想提及夏瑾和。

    「陸一偉!」姚娜一臉陰沉,將陸一偉推開,氣憤地道:「你這人怎麼這樣,你看你把羅莎氣成什麼樣了?昨晚在雨中淋了一個多小時,今天都感冒了。」

    陸一偉淡然地道:「這和我有關係嗎?」

    「怎麼和你沒關係?」姚娜不相信陸一偉會說出這種話,氣呼呼地道:「你還有良心嗎?」

    「有沒有這要問你的羅莎。」陸一偉道:「今天我不想談這件事,下午還有事,現在我要去吃飯,你請便吧。」說完,就要往出走。

    「不行!」姚娜也是火爆脾氣,一把將陸一偉拽住,道:「說不清楚就別吃飯!」

    陸一偉回過頭冷冷地道:「有什麼好說的,至少我沒有對不起她。」

    「那你為什麼不聽她解釋?」

    「有用嗎?難道還有比我看到的聽到的更真實嗎?別自欺欺人了。」陸一偉萬念俱灰,對這段感情已經不抱任何希望。

    姚娜急得快要哭出來了,拉著陸一偉道:「一偉,你真不能這樣誤解羅莎,她不是那樣的人。如果你願意聽,我來給你解釋。」

    「好吧,那你說吧,我聽著!」陸一偉靠在窗台上,聽姚娜如何為夏瑾和辯解。

    姚娜道:「羅莎把事情的經過多和我說了,昨天中午她確實和林市長一起去吃飯了,她不該騙你,但她也是被逼無奈啊。他們校長几次三番要她陪酒,而且總拿房子說事,你說羅莎那麼好強的人,能不爭口氣嗎?」

    不說房子還沒什麼,一說起來陸一偉更加來氣,逼著姚娜問道:「我問你,當初你把我介紹給夏瑾和是出於什麼目的?」

    「你單身,她單身,就這樣啊,能有什麼目的!」姚娜無辜地道。

    「別扯了!」陸一偉哈哈大笑道:「你不想說,那我來告訴你。我聽說夏瑾和學校分房子,必須結婚,而且夫妻雙方有一方在基層工作,就可以免費分得一套房子,對嗎?」

    姚娜一個趔趄,慌裡慌張道:「一偉,你越來越偏激了,真不是這樣的……」

    「那到底是那樣!」陸一偉突然睜大血紅的大眼睛,死死地盯著姚娜吼道:「姚娜,我不管對方是出於什麼目的,你這個牽線人,我不想再見到你,你走吧。」

    「陸一偉,你瘋了嗎?難道你就真不顧及你們這麼長時間的情感了嗎?」姚娜道:「羅莎她是愛你的,在你最失落的時候,她都不離不棄陪在你身邊,難道你就這麼殘忍嗎?」

    陸一偉感覺受了奇恥大辱,一句話都聽不進,道:「這就是你給我的解釋嗎?好吧,我接受了,再次感謝你的坦白,等我忙完這一陣,請你再一次為我們見證,在離婚協議書上簽字,好嗎?」

    「一偉,你怎麼這樣?」姚娜有些不認識眼前的陸一偉。可她怎麼能體會到,連續在感情上受挫的陸一偉,如同吹氣球,越吹越大,心裏面越堵得慌,幾乎快到了崩潰的邊緣,無法自拔。守護好最後一絲做人的底線,是他的尊嚴。他要小心翼翼用堅硬的軀殼保護好自己,絕不允許他人再次傷害,然而,這一切都失敗了,失敗得一塌糊塗……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