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0454 一個踉蹌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0454 一個踉蹌字體大小: A+
     

    送走計程車后,孟曉楠優雅地轉身,沖著陸一偉捂嘴偷笑。

    孟曉楠是夏瑾和的學生,陸一偉與她攏共加起來才見過三次面,這是第四次。談不上熟,充其量就是認識。陸一偉不好意思地撓頭道:「太感謝你了,要不是你,我真不知道該如何是好,你給我留個電話,下次我到北州后,一定加倍償還你。」

    孟曉楠屬於那種青春麗人的陽光少女,打扮頗為時髦,長相甜美可人,尤其是彎彎的眼睛,笑起來眯成一條縫,再搭配一個淺淺的酒窩,身上散發著新時代大學生的獨特魅力。新時代潮人,想法自然不同於常人,尤其是在擇偶方面,絕對是以貌取人。

    自打見到陸一偉第一面起,孟曉楠就被這個長相帥氣英俊且身上散發著成熟味道的男人給深深吸引了。現在一見,原先的長發變成了短髮,更加帥氣逼人,讓她不由得心跳加速。如果陸一偉不是自己老師的男朋友,她肯定會不顧一切地瘋狂追求。

    「償還?你打算怎麼償還啊?」孟曉楠故意道。

    陸一偉不解,顰蹙眉頭道:「還錢還不行嗎?」

    「肯定不行了!」孟曉楠嘟著嘴道:「你以為我差那點錢啊。」

    「那……」

    「這樣吧。」孟曉楠想盡一切辦法創造二人再次見面的機會,道:「下次你到了北州后,請我吃飯,行不?」

    「這沒問題!」陸一偉鬆了一口氣道:「小菜一碟嘛!」

    「哈哈……」孟曉楠看著陸一偉略顯可愛的表情笑得更歡了,問道:「你這是來找夏教授了?」

    「嗯。」

    「沒帶一分錢找夏教授,你可真有你的啊。」孟曉楠開玩笑地道。

    「……」

    孟曉楠掏出錢包,把裡面的錢全部拿出來塞給陸一偉道:「這錢你拿著,反正我們還要見面,下次你一併還給我就成了。」

    陸一偉轉念一想,不客氣地收下了,感激地道:「真不知道怎麼謝謝你,這個人情我記下了,你把手機號碼寫給我。」

    「告訴我你的號碼,我給你打過去不就成了嘛。」孟曉楠掏出手機準備撥打號碼。

    「沒帶手機!」

    孟曉楠無奈,把手機放到包里,拿出一個小筆記本,迅速寫下電話號碼,撕下來塞給陸一偉道:「你可別賴賬啊,你要是不還錢,小心我在夏教授面前告你一狀!」

    陸一偉將紙條小心翼翼折好放到口袋裡,笑著道:「放心,我陸一偉不是那種人,保證一分不少還上,外帶一頓飯,怎麼樣?」

    「一言為定?」

    「一言為定!」

    閑扯完,陸一偉好奇地問道:「你不是畢業了嗎?還來這裡幹嘛?」

    孟曉楠沖著前方努了努嘴道:「我上班啊,每天要路過這裡。」

    「上班?」陸一偉順著孟曉楠的眼光望去,道:「什麼單位?」

    「市規劃局。」

    「哦。」陸一偉想起來了,嘖嘖稱讚道:「好單位啊。」

    「混碗飯吃而已,有事可以來找我。」孟曉楠道。

    「那行,你趕緊去上班吧,完了我聯繫你。」

    道別孟曉楠后,陸一偉鬆了口氣,邁步走進了校園。

    「什麼?白縣長在住院?多會的事?」蘇啟明在車裡上躥下跳,拿著電話吼叫著:「你繼續聯繫,實在不行親自去他家一趟,務必要把他請回來!那陸一偉呢?」

    「聯繫不上?哪人呢?」蘇啟明聽到陸一偉失聯了,更加驚奇。需要人的時候就一個也聯繫不上了,他有些後悔當初的決定。

    「繼續找,實在不行讓廖閔元去一趟市紀委,就是掘地三尺也要把他給我找出來!」蘇啟明憤怒地掛掉電話,腦子裡亂成一片。

    陸一偉此時還不知道南陽縣此時已經亂成了一鍋粥,幾乎發瘋似的在尋找他。他悠哉悠哉到了夏瑾和宿舍,卻沒見到人影。想想此時正是上課時間,便一個人四處溜達。到了學術報告廳時,陸一偉驚奇地發現門口停放著一輛「西00088」的奧迪車。

    這輛車他印象太深刻了。上次接夏瑾和時,就與這輛車在大門口相遇,由於車牌的相當好記,陸一偉極其深刻。這到底是誰的車?陸一偉順著目光移到學術報告廳門口,只見上面懸挂著條幅:「熱烈歡迎林海鋒教授到北州大學指導工作。」林海鋒教授?與北州市市長同名?帶著好奇,陸一偉走進了報告廳,找了一個位置坐了下來。讓他震驚的是,正在主席台上做講座的,正是市長林海鋒。他什麼時候成了教授了?

    林海鋒一副儒雅做派端坐在主席台上,雙手不停地在空中飛舞,唾沫星子飛濺,時而端起一旁的水杯喝一口水,然後繼續往下講。激動之處,站起來如同指揮家般瘋癲,帶動全場不時傳來陣陣掌聲。

    林海鋒所講的題目是《儒家文化和精神文明古今關係》,這個看似深奧的議題,不過是立論高罷了,用現在的話說,就是裝逼而已。作為秘書的陸一偉,一聽林海鋒所講就是秘書代筆寫的,而且這位秘書將平時的工作習慣帶到了學術當中,依然採用的八股文行文結構,聽起來好像是在做報告似的。好在林海鋒口才好,侃起來天南海北,上天入地,從古到今,從國內到國外,引經據典,旁徵博引,談不上文采飛揚,但極具現場感染力和號召力。

    陸一偉非常羨慕林海鋒的口才,這正是自己的短板,在表達上還是欠缺一些。林海鋒滔滔不絕地講了兩個多小時,陸一偉都在認真聽講,更別說其他學生了。演講結束后,會場全體起立,報以雷鳴般的掌聲,久久未停歇。而林海鋒則不停地鞠躬揮手致謝,最大限度地滿足了他當「教授」的夢想。

    一個高中畢業生,從鄉鎮宣傳員一步步當上了市長,先不說他學歷如何,他的傳奇經歷足以坐在這裡當學生的人生導師。人的一生,不需要掌握太多技能,只要把你擅長的一項做精做細,足夠成為生存下去的工具。林海鋒的技能就是口才,他做到了,也成功了。

    學生陸續退場,陸一偉也跟著走了出來。估計夏瑾和下課了,隨即往宿舍走去。

    到了宿舍,令他遺憾的是,夏瑾和並沒有回來。這時,住在隔壁的女教師先行回來了,看到陸一偉后,立刻想起那個驚心動魄的午間銷魂,臉唰一下就紅了,結結巴巴道:「你來了啊,找羅莎嗎?」

    陸一偉微笑著點點頭。

    「羅莎還沒回來,要不你到我宿舍坐會兒?」女教師紅著臉道。

    「謝謝了,不必了,我到樓下等她吧。」說完,轉身下了樓。

    又等了10多分鐘,夏瑾和依然沒有回來,陸一偉有些不耐煩了。他快速走到了校門口,在報刊亭的公用電話上打給了夏瑾和。

    第一個電話,夏瑾和沒有接;第二個電話,她掛了;直到第三個電話,夏瑾和才接了起來,陸一偉趕緊道:「瑾和,我是一偉,你在哪了?」

    夏瑾和此刻正在林海鋒的奧迪車上,她捂著手機道:「我現在正忙呢,待會打給你。」說完,就匆忙掛了電話。

    夏瑾和的語氣有些反常,陸一偉惶惑重重掛掉了電話,站在馬路牙子上目視著前方,尋思著去那吃點飯。

    就在這時,「西00088」奧迪車從校園裡飛馳出來,陸一偉無意看了一眼,這一看不要緊,他居然看到了夏瑾和。只見她坐在後排座椅上,被微風吹亂了頭髮,用手指向後一勾,與旁邊的林海鋒顰蹙談笑著。霎時,他整個精神世界坍塌。

    陸一偉目送著奧迪車急速遠去,心如刀絞,痛不欲生。就在上次,陸一偉已經看出夏瑾和有些反常,但他作為男人並沒有干涉她的私生活。現在,兩人已經領了結婚證,算是正式夫妻了,看到這一幕,他簡直不敢相信這是真的。

    這次打擊對陸一偉來說太大了,簡直是一種極大的羞辱。可他萬萬沒想到,夏瑾和會是這種人。他不停地安慰自己,這一切不是真的,就算是真的,夏瑾和也是在應酬,是在工作,是自己想多了,可終究邁不出去心中那道坎。

    陸一偉漫無目的沿著大街在前方走著,萬念俱灰,難以置信。看到一個報刊亭,他迅速走上前去拿起電話撥了出去,又在接通的剎那匆匆掛掉。看來是自己錯了,明明就是個普通老百姓,一個土包子,偏偏要找什麼海歸、教授,能門當戶對嗎?人家能看得起你嗎?還是說你能給予對方什麼?不能,什麼都不能!

    曾經,陸一偉還構想著未來的生活,而如今,一切都化為泡影,成為了一場夢。夢醒時分,陸一偉有些不甘心,他不能把這份苦苦經營起來的感情就這樣不明不白地流逝,為什麼?為什麼老天要如此懲罰我?難道我陸一偉這一生註定婚姻不幸嗎?

    一個踉蹌,差點倒地。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