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0450 突然帶走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0450 突然帶走字體大小: A+
     

    寒暄過後,陸一偉望著柜子上的大包小包,疑惑地道:「武書記,您這是?」

    武鶴軒很隨意地道:「你小子太不夠意思了,回來快半個月了也不和我,要不是昨天和白縣長在一起吃飯,到現在都蒙在鼓裡了。」

    武鶴軒提到白玉新,陸一偉不足為怪了。陸一偉開玩笑地道:「武書記,別人現在都是躲著,生怕和我牽扯上一絲瓜葛,您倒好,還專程來看我,你就不怕把你拖下水?」

    「哼!」武鶴軒臉色一變,將茶杯重重地放在炕沿上道:「一偉老弟,你說這話就有些見外了。別人是別人,我是我,完全是兩碼事。何況縣裡的局勢我看得清清楚楚,張縣長才是真正為南陽做貢獻的人,無奈小人當道,專門設計陷害張縣長,才落得如此下場。不過我異常堅信,張縣長一定會沒事的,而且會堂堂正正地回來,南陽縣需要他這樣的好官!」說話間,武鶴軒面色凝重,眼眶濕潤,不知是不是在表演,但看著倒像是真情流露。

    陸一偉嘆了口氣道:「武書記是明白人啊,哎!不過又能怎麼樣呢?」

    「你也不要泄氣,越是在這個當口,越要咬緊牙關,只要你挺過去了,一切會撥雲見日的。我就不信了,在這個世界上,邪氣還能壓倒正氣!」武鶴軒憤憤地道。

    陸一偉轉念一想,問道:「武書記是不是聽到什麼風聲了?」

    武鶴軒搖搖頭道:「我就一鄉鎮書記,能聽到什麼風聲?就算上頭有動靜,我也是最後一個知道的,哎!不說了,看到你好好的,我就放心了。對了,楚楚的病好了嗎?」

    陸一偉這時才恍然大悟,原來武鶴軒並不是看自己的,而是看張志遠的女兒的。楚楚來桃源村療養這件事,陸一偉保密工作做得很好,知道的人極少,就怕有人知道了,打擾楚楚的正常生活。現在武鶴軒知道了,聯繫他說和白縣長在一起吃飯,應該是白玉新透漏無疑了。他道:「還行,恢復得不錯。」

    「那就好!」武鶴軒長出了一口氣道:「我認識一個老中醫,專門治療這種病的,要不我帶過來再給看看?」

    「不用了,已經好得差不多了,多謝武書記關心了。」

    「那行,如果有什麼需要儘管開口,我保證第一時間趕過來。」武鶴軒一邊說一邊從口袋裡掏出一個信封放在炕上道:「一偉,我這來得匆忙,也不知給孩子買點什麼,這是我的一點心意,麻煩你代勞,孩子想吃什麼就給買點,好吧?」

    陸一偉瞟了一眼,信封比較厚,按照他的經驗分析,裡面最好有一萬元。他走過去拿起錢塞到武鶴軒手裡道:「武書記,您的心意我領了,將來我會轉告張縣長的。但是這錢我不能收,你還是拿起吧。」

    「不行!既然我知道了,我就要盡一份綿薄之力,必須收下!」武鶴軒強硬地道。

    陸一偉死死地摁住武鶴軒,嚴肅地道:「武書記,您聽我說!如果您接觸過張縣長,就應該知道他的為人,他最不喜歡搞這一套,如果他將來知道了,非但不感謝你,反而會把你我臭罵一通。你要是真有這個心,多支持他的工作,就是最大的心意了。」

    武鶴軒愣在那裡,不知所措。看到陸一偉堅定的眼神后,將錢收了起來道:「好吧,我也不為難你,但是,你有需要必須和我說,如果你不說,我可翻臉了啊。」

    陸一偉笑著道:「謝謝武書記了,需要我倒是有,不知你願意不願意幫忙了?」

    「說,只要我能做到的,絕對幫!」武鶴軒爽快地道。

    陸一偉道:「這桃源村雖然就住著幾戶人家,但總是還有人煙的。可進村的那段土路坑坑窪窪,一直沒人過問。其他村雖沒有鋪油路,至少平整了下,進出相對方便。如果可以的話,希望武書記把路給修理修理。」

    「哎!」武鶴軒嘆了口氣道:「陸老弟說得對,是該修理一下了。可你也知道谷陽鄉的財政狀況,沒有任何收入,完全是靠上級財政撥款,就那點錢,甭說給老百姓謀福利了,就連機關日常運轉都難以維持,我也是力不從心啊。不過,既然陸老弟提出來了,我就是勒緊褲腰帶,在今年入凍之前把路給修理一下,好不?」

    陸一偉理解武鶴軒的苦衷,道:「武書記,我也不為難你,要不這樣吧,你出工,我出錢,我們合夥把路給修一下,也算給老百姓造福吧。」

    「得了吧!」武鶴軒道:「谷陽鄉就算再窮,還用得著你出錢?這事你不要管了,我來想辦法!」

    「那就謝謝武書記了。」

    中午,陸一偉和武鶴軒幹掉兩瓶西江紅,喝得醉醺醺的。送走武鶴軒后,陸一偉倒在炕上蓋上被子呼呼大睡起來。

    睡夢中,陸一偉感覺有人在叫他。迷迷瞪瞪睜開眼,是父親陸衛國,又閉上了眼繼續睡覺。可陸衛國繼續搖晃著,道:「一偉,快醒醒,來人了。」

    陸一偉這時才睜開眼睛,翻了個身看到地上站著四五個人。他揉了揉眼睛,除一個人認識外,其他人都面生得很。而認識的那個人,是縣紀委的,陸一偉似乎明白了什麼,一邊下地一邊道:「有事?」

    縣紀委的那男子道:「陸主任,廖書記想見見你,要我過來請你。」

    陸一偉穿好鞋,揉了揉發脹的腦袋道:「你們可真夠行的,我躲在這裡都能找得到。我又跑不了,用得著來這麼多人嗎?」

    男子不吭聲,而其他人如同兵馬俑般矗立在那裡,一臉嚴肅。

    陸一偉已經預感到要發生什麼事了,交代父親道:「爸,我回縣城辦點事,要是晚了就不回來了,別等我了。」

    老實巴交的陸衛國雖不知道要幹什麼,但看到這幾個人來者不善,把陸一偉拉到一邊小聲道:「一偉,你和爸說實話,這些人不是來抓你的吧?」

    陸一偉輕鬆一笑道:「爸,你瞎想什麼呢!你兒子既沒犯法也沒犯錯誤,他們憑什麼抓我,別多想了,今晚不回來,最多明天就回來了,好吧?」

    陸衛國似信非信地點了點頭,心跳的異常厲害。

    陸一偉穿好衣服,對男子道:「走吧!」

    上車時,陸一偉習慣性地往副駕駛室走,沒想到男子示意他坐到後座,陸一偉無奈,上車后被夾在中間,一路顛簸駛離了桃源村。一路上,車上的人一句話也不說,氣氛異常詭異。到了南陽縣城后,車子並沒有回縣委大院,而是徑直往市區走去。陸一偉納悶了,問道:「你們這是要把我帶到哪兒去?」

    「不該問的別問!」一男子極其兇悍地回答道。

    陸一偉喝了酒,壯著膽子道:「憑什麼不能問?難道我就這樣稀里糊塗地被你們帶走?」

    車上其他人依然不說話,車子快速前進著。

    到了市郊一家較為偏僻地酒店門口,車子停了下來。後面的一輛車迅速下來幾個人將車子圍住,將陸一偉夾在中間,徑直往酒店裡走去。

    到了酒店三樓,男子開始搜身,將陸一偉的手機沒收,送進了一間會議室。

    這時,有個幹部模樣的人走了進來,坐到會議桌對面,臉色異常嚴肅問道:「你是陸一偉吧?」

    陸一偉已經完全明白是怎麼一回事了,點頭道:「對,我就是陸一偉。」

    「好!」中年男子道:「我是市紀委的,因為你涉及張志遠的案子,我們有必要,也有權力詢問你,希望你老實回答,不要存有僥倖心理,如果交代不清楚,你恐怕很難走出這個房間。」

    「問吧!」陸一偉從口袋裡掏出煙點上,輕鬆地道。

    「好,那我們現在開始!」中年男子說完,和門外幾個人點了點頭。那幾個人走了進來,一個人展開記錄本,另外一個人打開錄音設備,準備工作就緒后,中年男子正準備問話,陸一偉突然道:「慢著!我有個請求。」

    「什麼事?」

    「我想見張縣長一面。」陸一偉道。

    「你覺得可能嗎?」中年男子嗤鼻道。

    陸一偉一路上壓著火氣,中年男子的口吻又刺激了他,他嗖地站起來道:「如果你們不讓我見張縣長,我拒絕回答。」

    中年男子不屑地道:「不管你願意不願意回答,進了這裡就由不得你。我們不急,有的是時間和你耗。你多會想清楚就多會說,沒有人阻攔你。不過我要告訴你,張志遠的案子是市委掛了號的,你的態度直接影響你的前途,孰輕孰重你自己掂量著辦吧。」

    陸一偉怒不可遏地道:「我倒要問問,張縣長到底犯了什麼錯誤,居然關了這麼長時間都不肯放人,還要持續到什麼時候?你們這是侵犯人權!」

    中年男子冷笑道:「我們辦案輪不到你指手畫腳,張志遠犯沒犯錯誤,這是我們的事,與你無關。你能做的,就是配合我們工作,協助調查,要是你不配合,我們自然有讓你配合的辦法!不過我奉勸你好自為之,真正到了那一步,就不是現在面對面談話了。」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