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0448 妙手回春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0448 妙手回春字體大小: A+
     

    許半仙繼續道:「縱觀曾國藩一生,我們看到最多的就是『忍』。我想說的是,能做到『忍』的人並不多見,包括你。」

    陸一偉不同意許半仙的說法,道:「許伯,我在北河鎮沉寂了五年了,難道這不算忍嗎?」

    許半仙搖了搖頭道:「你在北河鎮沉寂五年確實不假,但你並沒有把『忍』字刻在心中,而是懸停在手中的刀上。做官和做人其實相同,當你羽翼未豐滿時,切不可四處張揚,輕舉妄動,要學會保存自己。如果你過早地把底牌亮出去,或在不足以制勝的情況下急於出手,往往會失敗。制勝之道不在器而在人,器只是你人生的道具而已。待到有足夠的力量與敵人抗衡時,就要立即出手,一招制對方斃命,方可贏得大局!」

    陸一偉似懂非懂地點了點頭,道:「您指什麼?」

    許半仙道:「我雖然不過問世事,但關於縣裡的一些消息也略知一二。我知道你們一直想拿下秦二寶,可這張底牌你們亮的太早,給對方留足了準備空間,致使後來無從下口,反而自己鑽進了套子里,不是嗎?再如北河村的郭凱盛,當初決心要把他拿下,就勢必斬草除根,以防後患。而如今,這根毒刺已經開始煥發新的活力,很有可能成為你們前進道路的阻力。」

    一語驚醒夢中人,陸一偉細細回想走過的每一步,確實如此。他頗為驚奇地望著許半仙道:「許伯,您說下一步該怎麼辦呢?」

    「還是我說的,要學會忍,尤其是在秦二寶的問題上。」許半仙答道。

    良久,陸一偉都在思考。許半仙沒有打擾他,悠閑地和大黃狗玩耍起來……

    思考的過程也是在參悟。心學始祖王守仁可以對著竹子格物,並從中悟出「知行合一」的哲學思想。作為凡人,倒不是說大徹大悟,能夠剔除困擾自己的心魔,已經是很大的成功了。

    許半仙見陸一偉依然在思考,打斷道:「對了,一偉,你今天找我什麼事?」

    陸一偉回過神來,將楚楚的癥狀大致講了一遍。

    許半仙聽完搖搖頭道:「一偉,恕我無能,這種病我從來沒看過,恐怕幫不到你。」

    陸一偉略顯失望,道:「那你知道誰能看了此病?」

    許半仙依然搖頭。

    陸一偉笑著道:「也罷,我就是隨口一問,沒事了。許伯,中午我就留在你這裡吃飯了,咱爺倆喝兩盅怎麼樣?」

    「好哇!正好,我前兩天從山裡抓來一隻野雞,我現在就去給燉了。」許半仙樂悠悠地走進窯洞,取出一隻褐色的野雞圪蹴在門口褪起毛來,大黃狗拖著長長的舌頭,搖晃著尾巴,眼睛死死地盯著野雞垂涎三尺。

    陸一偉站在半山腰上,望著漫山遍野的映山紅,腦中一遍又一遍回想著許半仙剛才的話,習慣性地從衣兜里掏煙。

    煙,已經成為陸一偉不可或缺的朋友。大學時,在黑圈的慫恿下,陸一偉點燃人生的第一支煙,此後,就再也離不開了。剛開始時,煙癮不大,一個星期最多抽一包。可參加工作后,尤其是進入政府辦寫材料時,煙癮逐漸加大,從一星期縮短成兩三天一包。被貶到北河鎮后,煙癮持續增加,到現在,一天一包都打不住。他也嘗試過戒煙,可幾次努力都沒有成功。牛福勇的話讓他找到些安慰,牛福勇說,人生在世,有多少年光景,作為一個男人,不抽煙不喝酒有什麼樂趣?盡情地享受吧,至於以後,以後再說。後來,陸一偉乾脆放棄戒煙。

    戒煙,對於一個男人來說,是極大的痛苦。除非面臨生死不得不放棄外,其他時間段戒煙大部分都會復吸,甚至比原先更加厲害。

    「對了,一偉。」許半仙似乎想起了什麼,道:「我有一種方式不知你敢不敢嘗試?」

    陸一偉回過頭道:「啥辦法?」

    「透骨草加麝香!」

    「……」

    許半仙解釋道:「牛皮癬這種病我翻看過醫術,可能是內火旺引起的,也可能因免疫力地下造成的。透骨草具有清熱解毒功效,而麝香則有活血化瘀功效。我記得當年我伯父的兒子就是得的牛皮癬,後來一位老中醫給看了,就是用得這兩種葯,最後竟然治癒了。」

    「真的?」陸一偉似乎看到了希望,拿著板凳坐在許半仙跟前追問道:「真有這麼厲害嗎?」

    許半仙點點頭道:「按照藥性原理說,這兩味葯對人並無害處,可以一試。不過就要看對方的體質了,中藥本來就是因人而異,在你身上管用,不見得其他人也就管用。」

    陸一偉比較相信許半仙,想了半天道:「那就試試吧,怎麼用?葯去哪裡買?」

    許半仙道:「透骨草漫山遍野是,待會我給你去找點。至於麝香,我這裡還存有一顆野生的,藥性猛烈,需要配一些其他葯。用法嘛,將透骨草搗成漿,用其泡澡。然後將麝香磨成粉末,塗抹在患處,雙管齊下,效果應該不錯。」

    「可以嗎?」陸一偉有些擔心地道。

    「我只能說可以一試。」許半仙道:「牛皮癬這種頑疾病比較難纏,治癒的可能性也不是沒有,關鍵要對症下藥。」

    陸一偉一時拿不定注意,畢竟楚楚是張志遠的女兒,要是私自做決定,萬一有個三長兩短,可交待不了啊。可要是不嘗試,病魔會持續困擾著楚楚,更是折磨。他再次問道:「有把握嗎?」

    「你自己做決定吧。」

    「好吧,試試吧。」陸一偉最終下定了決心。

    中午吃過飯,許半仙忙活著為其配藥,直到天黑才算調配好一周的葯。陸一偉一刻也沒耽誤,抓緊時間往家裡趕。臨走時,給楚楚抱了只狗崽,好讓她有個作伴的。

    晚上,陸一偉將其講給父母后,陸衛國跳出來反對:「不行!楚楚又不是你家孩子,要是給人家越嚴重了,你擔得起這個責任嗎?何況,人家帶孩子跑遍全國的各大醫院都沒看好,靠一個不懂醫的江湖郎中能看好?簡直是瞎扯!絕對不行!」

    劉翠蘭也道:「你爸說得沒錯,這可不是蓋房子,要是錯了還能推倒重來,那可是人命關天啊。萬一出了問題,咱可擔不起責任啊。我也不同意你這樣做。」

    父母都反對,而陸一偉一根筋地道:「不嘗試怎麼知道效果呢?何況許伯說了,這兩味葯是清熱解毒、活血化瘀的,對身體並無害處,萬一治好了呢?你看,我葯都帶回來了。」

    「不行!」陸衛國堅決地道。

    陸一偉依然固我,執拗要嘗試一下。

    劉翠蘭說了軟話,道:「你一定要嘗試的話,你應該徵求她母親的意見。要是她母親同意了,我們也沒話可說了,好吧?」

    陸一偉妥協了,只好給謝玉芬打電話徵求意見。本以為她會不同意,沒想到她欣然同意,道:「只要能醫治好楚楚的病,什麼法子都可以嘗試。」陸一偉明白謝玉芬心急如焚,再三保證道:「嫂子,您放心,我定會全心全意照顧好楚楚的。」

    陸一偉再次徵求楚楚的意見,楚楚年紀還小,懵懵懂懂地點頭應承。當晚,就按照許半仙的叮囑為楚楚下藥。

    陸一偉一晚上沒睡著覺,第二天一早就詢問楚楚的反應。楚楚愉快地答道:「沒有以前那麼癢了,而是皮質也開始軟化了。」陸一偉聽后,異常興奮。然而,當天下午,楚楚就癢得在炕上打滾,把陸一偉家都嚇傻了。

    「你看你,我說不要嘗試,這下該怎麼辦?」陸衛國哆嗦著手道。

    劉翠蘭則替兒子打掩護,道:「都到這個時候了,就不要相互埋怨了,趕緊想辦法吧。」

    陸一偉慌裡慌張地打電話給許半仙。許半仙得知后,不放心地趕了過來。看到楚楚的模樣,也倍感緊張,待查看身上的牛皮癬后,連連搖頭道:「不對啊。」隨即詢問:「你們用什麼水給孩子泡的澡?」

    「井水。」劉翠蘭道。

    「燒開了嗎?」

    「肯定燒開了。」

    「那涼水呢?」

    「直接兌得涼水啊。」

    許半仙或許找到了根源,鬆了口氣道:「這種病特別敏感,井水裡含鹼量大,怕與這有關。今天晚上你給她用河水泡,記住,不能直接用涼水,而是等水燒開涼了后才能起到殺菌的作用。」

    當晚,許半仙沒有回家,他要親自觀察楚楚的病態。次日,楚楚一天沒有喊著癢,反而說身上輕鬆了許多,一家人提著的心才算放下來。

    接連用了幾日,楚楚身上的牛皮癬開始蛻皮,不過依然能看到血紅的斑塊。。又過了幾日,鼓起的小包漸漸小了,顯現出少女應有的膚色,讓一家人倍感興奮。謝玉芬得知后,馬不停蹄趕了過來,看到楚楚的病情確實有好轉后,幾乎激動得說不出話,竟然給陸一偉一家跪下,感謝他們的「妙手回春」。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