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0446 無限惆悵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0446 無限惆悵字體大小: A+
     

    到了湘菜館,夏瑾和點了一桌子菜,倆人美滋滋地吃了起來。

    話題自然引到楚楚身上,陸一偉道:「你最近去張縣長家了嗎?」

    夏瑾和放下筷子,略顯憂傷地道:「去了,我勸了楚楚母親好幾次,她都不同意我們的治療方法,怕楚楚到了一個陌生的地方,吃不好,睡不好,萬一照顧不周,又會加重病情,哎!可憐天下父母心啊。楚楚倒是比以前強了些,最起碼見到我後有說不完的話,但還是對父母親充滿敵意,一時半會解不開。」

    陸一偉心裡一緊,繼續追問:「楚楚母親知道張縣長的事情了嗎?」

    「應該是知道了。」

    倆人一下子沉默了,很長時間沒有說話。

    過了許久,陸一偉道:「我今天來,主要就是接楚楚走的。待會你一同和我去一趟,無論如何要說服謝玉芬!」

    「成!」

    吃過飯,兩人一同到了張志遠家。開門的是謝玉芬,看到二人後,並沒有表現得過於激動,相反異常平靜,淡淡地道:「你們來了啊,進來吧。」

    楚楚聽到夏瑾和來了,如同小燕子般飛了出來,拉著夏瑾和跑進自己房間,然後「呯」地關上了門。

    陸一偉尷尬地站在那裡,不知所措。

    「一偉,坐吧!」謝玉芬有氣無力地道。

    陸一偉坐下后,鼓起勇氣道:「嫂子,張縣長他一定會沒事的,你千萬要挺住,在這個時候你要是垮了,這個家就散了啊。」

    謝玉芬的態度出乎陸一偉的意料,只見她很冷淡地道:「他怎麼樣我倒不關心,搞政治嘛,總會有鬥爭,今天不是你上,就是他上,風水輪流轉,不可能誰一輩子就能穩穩噹噹地坐穩咯。志遠他為人怎麼樣我比誰都清楚,如果說他是貪官,那天底下就沒有好官了。我跟上十幾年了,除了在交通局時還發點福利,到了南陽縣,我什麼也沒見著。所以,我不擔心他,除非是故意整他。這不還有郭書記在背後撐腰嘛,放心吧,他肯定會沒事的。」

    陸一偉見過要強的女人,可沒見過如此鎮定的女人,對謝玉芬不由得另眼相看。

    謝玉芬繼續道:「我現在最擔心的就是楚楚了。只要她好了,我什麼都不在乎,哪怕張志遠被關進去了,我都二話不說,哎!」

    陸一偉心焦地道:「嫂子,我和瑾和今天正是為楚楚而來。我希望您再考慮一下我們的方案,楚楚真的不能再耽誤了,她已經錯過了學習的黃金期,要是再耽誤下去,耽誤的可能就是一輩子啊。」

    謝玉芬憂傷地道:「你說的道理我都懂,但我怕這種治療方式適得其反。現在我們家窮得叮噹響,就連買葯的錢都沒有了。另外,去了你家太麻煩你父母了,還是我來帶吧。」

    陸一偉心裡五味雜陳,道:「嫂子,買葯的錢這你不用擔心,我來出!我家人那邊都已經同意了,這您大可放心。到了農村,讓楚楚接觸下大自然,說不定很快就會好起來的。」

    這時,楚楚從卧室沖了出來,錚錚地道:「我願意去!」

    謝玉芬依然不表態,急得楚楚快要哭出來了。

    夏瑾和說話了,道:「嫂子,要不這樣吧,你跟著楚楚一起去,順便你也可以出去散散心。」

    謝玉芬猶豫了.夏瑾和順勢繼續道:「要是你實在不放心,可以先去看一看,要是滿意的話就留下,不滿意就當沒有這回事,你覺得呢?」

    在陸一偉和夏瑾和的輪番勸說下,謝玉芬總算同意先去看一看。夏瑾和覺得陸一偉一個男人交流起來不方便,於是請了假,一同去了南陽縣。

    在縣城家中停留了片刻,一家人舉家前往谷陽鄉桃源村。一路上,張筱楚異常興奮,爬在車窗上左看右看,不時地問這問那,對於一個城市女孩來說,農村的一切都是新奇的。

    到了家中,母親劉翠蘭已經把房間收拾得乾乾淨淨,換上了新床單,甚至把結婚時捨不得蓋的被子都拿出來,招待尊貴的客人。此外,還細心地置辦了些女孩的用品,讓謝玉芬倍感感動。

    陸一偉家對面就是一條小河,楚楚迫不及待地奔向河流,捧起一汪水,咕嘟咕嘟喝了起來。

    陸一偉道:「我們村還保持著原始風味,自然環境沒有遭到破壞,門口的泉水都沒有污染,何況人煙又少,讓楚楚在這裡生活一段時間,心情肯定會不一樣的。」

    謝玉芬已經在心裡做出了決定,道:「這裡的一切我都挺滿意的,就是太麻煩你們了。」

    劉翠蘭忙道:「這又什麼麻煩的,您放心,我保證會把楚楚當成自己的親生女兒待,要是有什麼差錯,你儘管找我。」

    謝玉芬被樸實而溫暖的一家感動了,原先的顧慮全然打消了,當場就決定讓楚楚留下來。而楚楚早就受夠了如同監獄般的家庭,異常堅決地要留在這裡。

    安排妥當后,陸一偉又返回北州市將楚楚的生活用品和藥品取了回來。謝玉芬再三叮囑后,依依不捨地離去。

    楚楚畢竟是病人,劉翠蘭照顧起來格外小心。生怕自己的任何閃失,給孩子帶來無法挽回的傷害。她囑咐陸一偉去縣城買了一個大澡盆回來,專門讓楚楚洗澡用。

    一天忙活下來,陸一偉整個人都要散架了。不過看到楚楚對未來的新生活充滿了無限期待,他還是欣慰的。在張志遠不在的這段時間裡,陸一偉想儘可能地多為他做點事,也算盡一份自己的綿薄之力吧。

    晚上,陸一偉和家人睡在一個炕上。這是自從上高中后第一次和家人睡在一起,心中不免感慨。還記得小時候,陸一偉和妹妹一到晚上就在炕上打枕頭戰,玩得不亦樂乎,直到父母結實的巴掌甩到屁股上才不甘心地躺在被窩裡。到了冬天,陸一偉最喜歡坐在炕頭吃烤地瓜,那滋味如今想起來都讓人嘴饞。然而時光不能倒流,留在心中的,只是滿滿的回憶。

    「一偉,你最近去看小雨了沒?」劉翠蘭看到楚楚就想起了自己的孫女,心裡極其難受。

    陸一偉頭側向一邊,道:「前段時間去看了,最近一直在忙,還沒顧上去看她呢。」

    「明天你就去!」陸衛國悶聲嚴厲地道,將手中的煙頭狠狠掐滅。

    「哎!」劉翠蘭無望地嘆了口氣。在這一刻,她沒有嘮叨,而是默默地流下了充滿思念和牽挂的眼淚。

    農村的夜晚是安靜的。窗外只有幾聲狗叫以及小河裡的蛤蟆叫,如果再仔細聽,還能聽到魚兒躍水嬉鬧的聲音,無憂無慮,自由自在。而躺在炕上的人,卻難以入眠。

    陸一偉何嘗不想自己的女兒呢!如果自我檢討,確實自己這個做父親的不稱職,從小就沒給過她多少父愛,而現在小雨又一天天長大,他很害怕,將來女兒長大後會不會恨自己?陸一偉不敢去想。

    一個男人被親情、愛情以及事業所困擾,是多麼的殘酷和無奈。誰不想過簡簡單單的生活,可生活就是問題疊著問題,矛盾接著矛盾,一天天此消彼長,一年年周水流痕。如同牆上的紅絲草,沒有妖艷的外表,沒有嫵媚的身姿,默默地偏隅牆角,靠著頑強的生命力一步一步往上爬,待到騎上牆頭,看到一抹慘烈的夕陽時,它完成了生命的使命,實現了人生的價值。人生何嘗又不是如此呢?

    第二天早上,陸衛國和劉翠蘭早早就起床上地了。陸一偉賴了會床,起床刷牙洗臉。走到隔壁觀察楚楚的動靜時,楚楚剛巧打開了門,沖著陸一偉笑。

    「楚楚,昨晚睡得好嗎?」

    張筱楚閉上眼睛深呼吸,然後伸了個懶腰道:「這是我這麼多年來,睡得最安心的一個夜晚,太舒服了!」

    楚楚開心,陸一偉一顆心落地。笑著道:「只要你喜歡就成,待會吃過飯,讓我父親帶你到山上去玩,現在山上有好多小野果,特別美味。」

    「真的?」楚楚瞪大雙眼道:「好啊,好啊,我們現在去吧。」在楚楚眼裡,一切都那麼新奇。

    陸一偉道:「我父母親到地里幹活了,待會就回來了,不急!」

    陸一偉見楚楚把自己依然裹得嚴嚴實實的,只露出面部一小塊,開導道:「楚楚,在這裡居住的人很少,其實你完全可以褪去厚重的外套,去感受大自然。大自然是友好的,只要你親近它,它會溫柔地對待你的。」

    楚楚的小眼珠子滴溜溜轉著,有些驚恐地用手擋著脖頸的疤痕,她不希望讓別人看到自己的隱私,從而嘲笑自己。

    陸一偉沒有勉強,畢竟有些事需要慢慢來。他把昨天買的MP3遞給楚楚,道:「你要是沒事的話,可以去小河邊,戴著耳機,聽聽音樂。」

    楚楚好奇地接過mp3,迫不及待地戴上,一溜煙跑到河邊去了。

    陸一偉望著楚楚的背影,想起了張志遠,心中無限惆悵……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