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0444 命運捉弄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0444 命運捉弄字體大小: A+
     

    何小天的這一任命就有意思多了。單從人品論,這個人簡直是個人渣,幾乎沒一個人喜歡他。就能力論,除了狐假虎威,一無是處。可蘇啟明為什麼把這麼一個人安排到北河鎮呢?很是意味深長。不過我們細細分析,可以窺到一些端倪。

    何小天人品差是出了名的,蘇啟明怎麼可能讓這種人留在身邊?打發的越遠越好。另外,北河鎮這地方比較亂,各式人物都有,把何小天放在這裡,去去他身上的毛病未嘗不可。更重要的一點,何小天這種目光短淺、睚眥必報的人,到了北河鎮一定會阻擾工業園區建設,效果可想而知。

    再說魏國強。這個身上背著處分的人再次起用,完全是因為招商引資拔得頭籌,稀里糊塗地就冒了出來。蘇啟明一高興,不僅把他身上的處分去掉,還讓他到石灣鄉主持工作。前面提到,魏國強是石灣鄉黨委負責人,並沒有正式任命黨委書記。這次好了,不僅是黨委書記,還得代鎮長,權力大的驚人,是南陽縣鄉鎮唯一一個一肩挑的領導。可以看出,蘇啟明對他是多麼的「喜愛」!

    為什麼是「代鎮長」,而不是「鎮長」?或許懂點選舉法的人都比較清楚。鎮長是由鎮人大代表選舉產生的,由縣人大發放任命書進行任命。可這一屆人代會還沒召開,只能是讓其「代理」,待到人代會召開時再進行選舉,那時候就去掉「代」了。

    最後就是陸一偉了。把陸一偉放到最後,不知是蘇啟明故意,還是無意為之。我們可以分析一下,暫停政府辦副主任職務,這屬於行政層面,我們翻開行政處分條例,根本找不出這麼一個處分類別。不過我們再仔細找,在行政監察法中,可以找到這麼類似的一條:「建議暫停執行職務」,但翻看內容,風馬牛不相及,無法適用。一般情況下,都是「免去」、「辭去」、「停止」,而「暫停」一說,似乎好像大概沒找到。這也是在執行相關規定時,不嚴肅的一種做法。

    「暫停」一詞與「停止」一詞比起來,用得實在太巧妙了。「停止」意味著就涉嫌違紀違法,不可能再重返崗位了。而「暫停」不過是暫時的,調查清楚了可以重返舞台。

    「聽候安排」?又一個創新詞。如果細細解讀,這本身就帶有一定的中性色彩!與其相對的是「另行安排」,其實是一個道理。可能直接就免職了,也有可能升遷,具體怎麼處置,蘇啟明心裡一清二楚。就算將來自己不在南陽了,也不會給陸一偉留下什麼政治污點,其他領導覺得喜歡,也是可以重用的。或者說,乾脆自己帶走,也來去自由。

    從這些個字眼上可以看出,蘇啟明可謂是用心良苦,盡最大的努力在保護陸一偉。可他也不能坐視不管,如果不處理陸一偉,很難服眾。就連市委書記田春秋那一關,他都過不了。

    常委擴大會一結束,一片嘩然。蘇啟明在沒有任何徵兆下,一口氣調整了六七個人的崗位,是在清算?還是正常調動?不過有一點可以得出,人們好像並不關心陸一偉「暫停職務」,而是把目光都集中到其他幾個重要人事調動上。或許,這也是蘇啟明的高明之處,用巨大的誘餌替陸一偉作掩護,好讓他避開風口浪尖。

    當然,一些不明事理的人自然不明其理,把更多的口水集中到蘇啟明和張志遠上,都以為張志遠時代一去不復返,蘇啟明的時代真正到來。

    陸一偉得知這一消息后,沒有驚慌,也沒有意外。覺得蘇啟明對自己還不錯,最起碼沒有把他再次發配到東瓦村。暫停職務就暫停職務,正好借這段時間好好休息一下,一來可以處理下自己的事情,二來可以幫襯著夏瑾和裝修新房,加深一下感情。

    想到白玉新,陸一偉不免為其鳴不平。可又能怎麼樣?權力亦然架空,再怎麼努力也擰不過大腿,現在就等譚老的意見了。

    再想想企業改制的半拉子工程,陸一偉痛心疾首,無言以對。常務副縣長田國華分管煤礦后,會採取什麼樣的舉措,不得而知。好在曙陽煤礦改制已基本完成,北河鎮的工業園區也正在建設中,就剩下二寶煤礦了。秦二寶都放出去了,再談改制,就有些可笑了。假如張志遠真的回不來了,沒有人再敢動秦二寶,那麼南陽縣依然是一副半死不活的樣子,依然扣著國家級貧困縣的帽子。靠蘇啟明引資回來的水泥廠帶動南陽經濟?那不過是個夢想罷了。因為南陽的根基不是水泥企業,而是煤炭企業。

    交接工作吧。陸一偉把辦公室的東西整理了一遍,把屬於自己的東西都歸置到一個箱子里,等新政府辦主任一到任,自己立馬交權走人。哈哈,我陸一偉又回到了起點。

    當晚,蘇啟明又緊急召開了水泥廠前期工作協調會。會議要求,各單位、各部門一把手要親自帶隊下去做群眾的思想工作,務必要在一個星期內全部完成徵收土地工作。同時,對已徵收的土地進行全面平整,必須在一個月內完成「三通一平」工作。此外,從明天開始,蘇啟明將蹲點石灣鄉現場辦公,對推進不力的,落實不力的,推諉扯皮的當場免職,絕不姑息!

    瘋了,完全瘋了!蘇啟明已經走火入魔,急於想出點成績好重塑自己的形象。於是乎,原本僅有3多萬人口的石灣鄉,一下子湧進了好幾千號人,用盡各種策略,想盡一切辦法,連哄帶騙,引誘百姓簽訂徵收協議。人們好像淡忘了張志遠的存在,把更多的精力都放在了石灣鄉。

    交接工作很簡單,陸一偉等新任政府辦主任張志松到崗后,將所分管的一塊都通通移交給另一個副主任就完了。值得慶幸的是,後勤科科長高大寬居然在這次風暴中沒有受到牽連,或許像他這種小人物根本入不了蘇啟明的法眼吧。

    把所有手續都辦理完成後,陸一偉走出縣委大樓忽然一下子輕鬆了許多。一年多來,每天忙忙碌碌,甚至連國家法定節假日都在奮力工作。現在好了,所有的時間都是星期天,陸一偉心中竊喜。

    可真正走出縣委大院時,陸一偉再次回頭看這座並不宏偉的權力機關,剛才的興奮早已煙消雲散,內心變得荒涼和孤寂。秋意正濃,微風襲來,陸一偉久久不願離去……

    母親劉翠蘭隱約聽到些消息,卻沒想到事情會變得如此嚴重。陸衛國原本在老家收秋,也馬不停蹄地趕回來,生怕陸一偉想不開,做出一些不冷靜的事情。

    陸一偉已經不是當年的陸一偉,他成熟了許多,寬慰父親:「爸,你老別為我操心,把身體養好比什麼都強,要是再有個三長兩短的,讓我怎麼和玲玲交代?」

    陸衛國比從前心寬了不少,道:「我沒事,只要你好好的,爸絕對不會倒下去,我還要等著抱孫子呢,嘿嘿!」

    陸一偉笑道:「等著吧,快了。」

    「真的?」陸衛國睜大眼睛道。

    「哈哈,騙你的,那有那麼快,哄你開心了唄!」陸一偉開玩笑地道。

    陸衛國點上煙道:「這段時間反正你也不忙,要不和我回老家收秋去?我今年可是種了不少,一個人忙不過來啊。」

    「行啊!」陸一偉興奮地像個小孩子般回答道。

    小時候,父親一大早推著平車去地里幹活,陸一偉和妹妹陸玲坐到車上,迎著朝陽對著大山歡呼雀躍,好不開心。到了地里,掰玉米累了,就躺在玉米桿上仰望藍天,或者刨坑找蚯蚓玩。到了中午,一家人美滋滋地吃著乾糧,要不架火烤地瓜吃,那味道美極了。到了傍晚,平車上堆滿一車糧食,陸一偉和妹妹爬到最上面,伴著晚霞,一路唱歌回到家中。

    童年總是美好的,陸一偉現在想起來都有些嘴饞,可物是人非,曾經健碩的父親已經頭髮半白,曾經辛勤的母親臉上都已爬滿皺紋。記憶深處,最不忍心提及的,就是父母親的衰老。可誰又能在歲月面前敢問蒼天呢?

    劉翠蘭看到兒子沒有被磨難擊倒,心情舒暢了許多。她突然想到楚楚,問道:「對了,一偉,你不是要把楚楚接過來住嗎?」

    這段時間一直忙,陸一偉都忘記這回事了,道:「好,我明天就去把楚楚接回來。」

    晚上,又是晚上!陸一偉一個人躺在床上,望著窗外珠光白般的月光,思緒萬千,無比惆悵。都說磨難是人生的寶貴財富,可陸一偉總覺得老天對他不公平。為什麼?為什麼一次次受到傷害的總是我?難道我做錯了什麼,非要接連遭受打擊?

    或許這就是命運吧!陸一偉如是想。人在有些時候不得不向命運低頭,一次次捉弄自己,卻看不到任何努力的結果,換來的,是蝕骨般的心痛……

    夜靜,死一般的安靜……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