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0443 發起總攻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0443 發起總攻字體大小: A+
     

    「蒙蒙?你跑到這裡填什麼亂?快回去!」蘇啟明見進來的是蘇蒙,連忙驅趕道。

    蘇蒙看了眼狀態還算不錯的陸一偉,對蘇啟明道:「這事不用查了,是我乾的。柳文川是我好哥們,我讓他寫的。」

    「蒙蒙!」蘇啟明起身將蘇蒙拉到一邊小聲地道:「我在這裡查問題,你搗什麼亂,快走!」

    董國平見狀,悄悄離去。

    「爸!」蘇蒙搖著蘇啟明道:「一偉到底犯了什麼錯,你們要這樣對他?」

    「大人的事小孩少插嘴!」蘇啟明推開蘇蒙,一屁股坐到沙發上。蘇蒙的出現,把整個氣氛都搞亂了,蘇啟明有氣隱忍著不發作。

    蘇蒙耍起了千金小姐脾氣,道:「爸,要不是你活生生地拆散我們,站在你面前的就是你的女婿。要不是你拆散我們,我就不會有今天的下場!我就不知道一偉那點不好了,你橫看豎看不順眼,要不是一偉,你女兒還能站在你面前嗎?當初你是如何低三下四地求人家的,難道你忘了嗎?」

    「蒙蒙!你說話有些過分了啊!」蘇啟明生怕外人聽到,有失自己的威嚴。

    「我偏要說!」蘇蒙走到陸一偉面前道:「一偉,你別怕,他今天要是敢針對你,我第一個不答應!」然後又對著蘇啟明道:「爸,我姥爺都知道這件事了,他讓我轉告你,一偉你不能動!」

    聽到康適之的名字,蘇啟明的腦袋都大了。活了一輩子,一輩子逃脫不了這個人的魔掌。這次,他硬氣了一回,道:「你回去告訴你姥爺,動不動陸一偉我說了不算,有本事讓他去找田書記。」

    「去就去,還怕了不成!」說完,拉起陸一偉就要走。

    「你可以走,陸一偉留下!」

    「為什麼?你不是讓我姥爺去找田書記嗎?我們這就去!」

    蘇蒙的出現把蘇啟明的整個計劃都打亂了。他不知該如何說,把壓力傳導給陸一偉:「陸一偉,你今天敢要走出這個房間,就是天王老子也救不了你。」

    陸一偉站住了。他倒不是害怕蘇啟明,而是不想因為自己的事而影響到父女的關係。安慰蘇蒙道:「蘇蒙,我和蘇市長在談公事,有事回頭我去找你,你先回吧。」

    「不行!我今天非要帶你走!」蘇蒙堅持道。

    僵持不下,陸一偉冷靜地道:「蘇蒙,如果你再堅持,正如蘇市長所說,會害了我,你還希望我回到東瓦村嗎?」

    「這……」蘇蒙猶豫了。

    陸一偉繼續道:「現在不是置氣的時候,我相信蘇市長會公平公正地處理這件事,你放心吧。」

    也許是陸一偉的話起了作用,蘇蒙沒有再堅持,道:「我在外面等你,中午我請你吃飯。」

    蘇蒙出去后,蘇啟明快要崩潰了。上面的壓力,同僚的壓力,下屬的壓力,統統都集中到一個爆發點。他現在真後悔接南陽縣這個爛攤子,成績沒出不說,惹得一身騷。要是處理不好,平衡不了各方的利益,倒霉的不是別人,而是自己。

    蘇啟明奄奄一息靠在沙發上,用微弱的語氣道:「一偉,我只要你一句實話,報紙上的那篇文章是不是你策劃的?」

    陸一偉看到蘇啟明的模樣,不忍心再折磨他,乾脆利落地道:「是!」

    「哦。」蘇啟明平靜地道,並沒有表現得過於激動。過了一會兒,用手摸著額頭道:「你走吧。」

    陸一偉本想再解釋一番,蘇啟明有氣無力地揮了揮手,不願再聽陸一偉作任何解釋。

    陸一偉出來后,蘇蒙拉著陸一偉進入另一個房間,關切地道:「一偉,你沒事吧?」

    陸一偉依然是燦爛的微笑,道:「我能有什麼事,放心吧。」

    蘇蒙一下子抱住了陸一偉,嘴裡嘀咕道:「一偉,你可千萬別再出什麼事,要不然我會擔心的。你放心,我父親那兒,一定會極力爭取的。實在不行,還有我姥爺,我姥爺特別喜歡你。」

    陸一偉從蘇蒙眼睛里看到了不一樣的東西,那分明是愛。如果陸一偉不及時剎車,很有可能踏入同一條河流。他推開蘇蒙道:「不管怎麼說都謝謝你,謝謝你姥爺。但我的事情沒你想的那麼簡單,你也不要為難你父親,他也不容易,更多的是上面在施加壓力。」

    聽到陸一偉在這個時候還為父親說話,蘇蒙更加感動得一趟糊塗。嘴巴不自覺地湊了上去,而陸一偉很輕巧地躲開了,讓蘇蒙很是尷尬。

    「蘇蒙,我還有事,要是沒什麼事我先走了,你過去看看你父親吧,他臉色不太好!」說完,陸一偉扭頭堅決地離開了。

    回到辦公室,陸一偉驚魂未定。想著可怕的對手在同一時間爆發,讓人出乎意料。他也感覺蘇啟明在間接地保護自己,要不然完全可以啟動相關程序,對自己進行調查,而他沒有。

    就在剛才,陸一偉看到蘇啟明眼神里不一樣的東西,是一個強者不應該出現的。他隱約猜到,蘇啟明在想辦法,想一個折中的辦法,既要維護各方的利益,又要保護好自己的顏面。想到此,陸一偉覺得同情的人不是張志遠,而是蘇啟明。

    一上午就這樣平平淡淡過去了,而到了下午才是炮火猛烈的時候,幾乎在同一時間集中爆發,發起了總攻。

    三點一刻,蘇啟明以南陽縣負責人的身份參加了政府常務會,宣讀了《關於調整白玉新職責分工的通知》。通知如下:鑒於副縣長白玉新分管工作量大,任務多,經縣委、縣政府研究,決定將白玉新分管的煤礦安全、國土由常務副縣長田國華分管;其分管的城建、園林交由副縣長金玲分管,白玉新同志調整分管科教文衛體,特此通知。

    會議很短,文件很短,但可以看出蘇啟明做出這一決定的勇氣和決心。一下子將白玉新的權力架空並稀釋,塞給並不出彩的科教文衛,這一做法誰都清楚,這是在痛打落水狗。至於是不是蘇啟明的意思,不得而知。

    四點鐘,又緊接著召開常委擴大會,宣布了幾項任免通知。一、免去李建偉同志政府辦主任職務,調任峂峪鄉擔任黨委書記;二、免去張志松同志城建局局長職務,調任政府辦擔任主任;三、免去蔡建國同志旅遊局局長職務,調任城建局擔任局長;四、免去徐青山同志北河鎮鎮長職務,調任旅遊局擔任局長;五、免去何小天同志縣委辦副主任職務,調任北河鎮擔任代理鎮長;六、任命魏國強同志為石灣鄉黨委書記,代鎮長;七、暫停陸一偉同志政府辦副主任職務,聽候安排。

    這是蘇啟明上任以來,第一次大規模地調整人事。從這則任免通知里,我們似乎能嗅到不一樣的味道。李建偉在政府辦主任的位子上還沒有坐熱,就直接發配到鄉鎮,儘管擔任一把手,但和政府辦比起來,差得實在太遠。何況,南陽曆來人事調整,只有把鄉鎮書記或部門單位一把手調整到政府辦,還從來沒有從政府辦的位子上挪到其他單位,更不用說鄉鎮了。要知道,能坐上政府辦主任的位子,就意味著下一步可能升至副處,哪怕是人大政協,也是一種待遇。李建偉二次遭到打壓,也不知他的命不好,還是不會做人。不過後來聽人說,蘇啟明壓根不想動李建偉,而是縣委辦主任董國平堅持動他。

    下面說說城建局局長張志松。城建局這個單位,不管是貧困縣,還是富裕縣,都是一個好單位,直白點,就是油水衙門。涉及工程多,誰不是眼巴巴地盯著這個位子。張志松在城建局多少年了,不見得想去什麼政府辦。可他又與張志遠有何關聯?事情還出在那三個「廣告牌」上。

    前面提到,張志遠為了大力度推進企業改制,分別在縣城、縣城入口以及縣交界處豎起了三個「廣告牌」,都是領導人的原話,為自己貼上一道「附身符」。這項工程是陸一偉一手實施的,但錢是從城建局走的,這麼一聯繫,就和張志遠扯上了關係。不管是不是這個理由,最重要的一點,是給蔡建國騰位子。

    蔡建國算是南陽官場的老人,也是張志遠第一個拿下的官員。矛盾的爆發點就是因為陸一偉挪用了5萬元,他告到了蘇啟明那裡。對於蔡建國的「不公正」待遇,蘇啟明還是看在眼裡的,這不,立馬就給了他個肥缺,也算是給他個交代吧。

    徐青山怎麼也參與其中?這就很是納悶了。如果把北河鎮工業園區建設聯繫起來,一下子就一清二楚了。蘇啟明這是在阻撓張志遠的政績。搞企業改制竟然把我的功勞給抹殺?那我乾脆切斷你的後路。把建設工業園區的「功臣」徐青山調到「冷板凳」上,也算是一種懲罰。

    具有諷刺意味的是,旅遊局局長這個位置快成了處罰官員的一個平台,短短一年多時間就換了三任局長,旅遊局的形象是每況愈下,成了別人嘲諷的對象。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