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0442 三箭齊發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0442 三箭齊發字體大小: A+
     

    「嗯。」陸一偉點點頭道。

    「人哪,有時候身不由已,放到你那個位置上,就不是你自己了。想得是社稷,想的是發展,想的是民生,想的是改革,等你到了一定層次后,會理解我的。」蔡潤年感慨地道。

    這時,蔡妻插話了:「老頭子,一偉也不容易,這孩子誠意這麼大,你要是能幫就幫一把吧。」

    「一邊去!」蔡潤年厭惡地道:「我們說話你少插嘴!」

    蔡妻不惱,選擇了沉默。

    蔡潤年繼續道:「你今天說的那件事,我已經說了,難度不小。你身在官場,《內參》的重要性你比我清楚,所以每上一篇稿件都是慎之又慎,不得有半點馬虎。我雖然負責編纂《內參》,但稿件的內容省委秘書長都會把關,看符合不符合當下的發展主流,符合不符合省委的發展思路等等,你能明白我的意思吧?」

    「你今天給我的稿子,我大致瀏覽的一遍,你的標題是『南陽模式』,什麼是『模式』?模式就是樣板,就是標準,必須具有代表性、獨特性和唯一性,如果不具備這些條件,那就不是『模式』,從其量是個經驗,是個做法。要知道,稿子一旦刊登到《內參》上,那就是既定事實。假如省委黃書記在上面批註,做出重要指示,亦然是要在全省進行學習和推廣的,你們南陽能做到嗎?」

    陸一偉沒有想得這麼長遠,不過聽蔡潤年如此一說,更堅定地要在《內參》上刊登了。他道:「南陽在企業改制上雖談不上首創,但確實是因地制宜摸著石頭過河,具有地方特色。時下,各地都在搞開發區,而南陽沒有,把目光放在了工業園區建設上。在未來,南陽三大工業園區三箭齊發,必然是促進經濟騰飛的利器。」

    「好!」蔡潤年點頭道:「這就是你們南陽的特色,也就是『南陽模式』的最大賣點!稿子你暫時擱下吧,我再認真修改一下。另外,《內參》是月刊,8月份的已經發行了,9月份的要到月底了。既然你說要救人,我可以考慮增發一期增刊,你在家耐心等候吧,好吧?」

    話都說到這份上了,陸一偉起身連連感激道:「多謝蔡教授,讓您費心了。」

    蔡潤年笑而不語,十足的官架子。

    事已辦完,陸一偉起身告辭。在蔡妻的過度熱情下,陸一偉收下了那份「昂貴」的茶葉。兩件價值十多萬的寶貝,換來了一本書和一罐茶葉,在奴隸社會,應該是等價的。陸一偉無奈地笑了笑,扔到後座上,駛離了這個「富麗堂皇」的「人間仙境」。

    總算又有一件事辦完,陸一偉鬆了一口氣。他看了看錶,晚上8點多,時間還早。本想著去三條那裡喝上一杯,可轉念一想,放棄了這個念頭。車子已經往南陽的方向駛去。

    「該來的總會來的!」陸一偉心中所想。躲又有什麼用?還不如勇敢去面對。是福不是禍,是禍躲不過,娘要嫁人,隨她去吧!

    陸一偉把音響調到最大,一路高歌挺進了硝煙瀰漫的南陽縣……

    第二天一早,陸一偉照常上班。他開著車子駛進了縣委大院,下車的一瞬間引來了諸多人的側目,都紛紛睜大眼睛以為自己看錯了,確定是陸一偉后又奔走相告,都不敢相信在這個當口,陸一偉還能如此逍遙自在。

    陸一偉不顧及他人的眼神,用食指轉動的鑰匙徑直進了縣委大樓。工作人員看到陸一偉后,與其他人一樣的眼光,如同瘟疫一般,紛紛躲避。躲閃不及的,假裝蹲在地上系鞋帶,總之千萬不能讓這個「瘟神」傳染給自己。

    陸一偉剛進辦公室,政府辦主任李建偉就氣喘吁吁地跑上來了,進門就問:「這兩天你去哪了?打電話關機,又找不到你人影,你不知道蘇市長快把南陽翻了個底朝天要找你?你小子闖了大禍了!」

    「我闖什麼禍了?」陸一偉一邊整理桌子,一邊淡然地道。

    「你還好意思問我?」李建偉焦急地道:「你說說,報紙上的那篇文章是不是你登上去的?」

    「你在說什麼,我聽不懂!」陸一偉輕鬆地道。

    李建偉也堅定認為,肯定是陸一偉乾的。但沒有任何證據,不能指責他。又道:「好,就算文章不是刊登的,你知道不知道這兩天有好多領導要求蘇市長處罰你?」

    「為什麼處罰我?我做錯了什麼?」陸一偉依然冷靜地道。

    「做錯了什麼?」李建偉提高聲調道:「他們這兩天快把你搞臭了,說你生活不檢點,和女同志糾纏不清,還說你違反黨紀私自經商等等,一偉,我真替你捏把汗哪!」

    陸一偉冷笑道:「對於這些莫須有的罪名我十分不屑,讓他們儘管去查吧,只要有證據,我陸一偉心甘情願接受處罰,要是找不到證據,休怪我不客氣!」

    李建偉了解陸一偉的脾氣,焦急地道:「一偉,都啥時候了你還說這些氣話,你出去就出去吧,躲一陣子也好,可你為什麼又要回來,壓根就不應該回來!你不知道蘇市長在找你嗎?」

    「喲!一偉回來了啊。」縣委辦主任董國平推門進來,陰陽怪氣地道。

    李建偉心裡一慌,心裡痛罵自己口無遮攔,董國平肯定聽到自己的話了,懊悔不已。不過還是強顏歡笑地道:「董主任過來了啊。」

    董國平用異樣的眼神看著李建偉,為其拍了拍肩膀上的灰塵道:「原來你知道陸一偉在那啊,你不是和蘇市長說不知道嗎?」

    「這……這我真不知道啊,不信你為一偉。」李建偉連忙解釋道。

    董國平才不聽李建偉解釋,臉色一變,道:「好啦,和我解釋有什麼用,你自己去和蘇市長解釋吧。」然後把李建偉涼在一邊,敲了敲陸一偉的桌子,道:「既然回來了,就去見見蘇市長吧。」

    陸一偉望著董國平狡黠的眼神,站了起來。站起來的時候,腳後跟勾到了椅子,一下子把椅子給踢到了,「哐當」一聲巨響,很是刺耳,房間里的空氣瞬間凝固。

    「你這是什麼意思?」董國平臉色鐵青道。

    陸一偉知道解釋也沒有用,乾脆將錯就錯,看都沒看董國平一眼,徑直走出了房門。

    到了招待所,蘇啟明房間門口站了一堆人等候,看到陸一偉來了,很自覺地閃開一條道,期待著好戲的上演。

    陸一偉正要敲門時,石灣鄉黨委負責人魏國強從蘇啟明辦公室走了出來。看到陸一偉后,面部表情異常豐富,留下一個意味深長的笑容,揚長而去。

    陸一偉進去后,蘇啟明如觸電般起身,一把抓住陸一偉,生怕跑了似的。然後用力推進卧室,打開房門道:「你們先都回去吧,有事下午再說!」一行人聽后,迅速散去!而何小天不識眼色,直挺挺地站在那裡,看著蘇啟明。

    「看什麼?忙你的去!」蘇啟明瞪了一眼,嚇得何小天夾著尾巴離去。

    回到辦公室,蘇啟明看著陸一偉,氣得說不上話來,不知該從何處談起。而陸一偉,已經知道接下來要發生什麼了,反而輕鬆一些,弔兒郎當地站在那裡,眼睛看向別處。

    「這兩天你去哪了?」蘇啟明盡量剋制情緒道。

    「我一朋友的西餐廳開業,我去幫了兩天忙。」陸一偉輕描淡寫道。

    「你朋友在哪?叫什麼?」

    「在江東市,叫三條。」

    「為什麼手機關機?」

    「手機沒電了,忘了拿充電器。」

    「你確定沒撒謊?」

    「問心無愧,蘇市長可以去調查。」

    「狗屁!」蘇啟明再也按耐不住了,抓起辦公桌上的報紙丟給陸一偉,道:「你給我解釋解釋,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陸一偉瞟了一眼,冷淡地道:「不知道!」

    「不知道?」蘇啟明惱火了,拍著桌子道:「你敢說這事與你沒關係?」

    陸一偉不急不躁,道:「那蘇市長想讓我怎麼回答?」

    「什麼?」

    陸一偉道:「我說和我無關吧,你又不相信,我說有關係吧,可分明又不是我乾的,你覺得是什麼就是什麼吧,反正我現在說什麼你都不會相信。」

    「這就是你的態度?」蘇啟明氣得發抖。

    陸一偉不吭聲,站在那裡繼續晃蕩。

    「董國平,進來!」蘇啟明大聲喊道。董國平進來后,蘇啟明道:「你說說你調查的結果。」

    董國平道:「我按照文章是署名作者找到了當事人,據了解,當事人前兩天正好在京城,好像不具備發稿子的條件,那為什麼偏偏在京城的時候突然冒出這篇稿子呢?而在這時,一偉也正好不再南陽,不知是巧合,還是什麼呢?我進一步了解,這篇文章是緊急臨時加上去的,一個遠在京城採訪的記者為什麼要這麼著急刊登這篇文章呢?一偉,你給蘇市長解釋解釋。」

    陸一偉笑了下道:「董主任,你說了半天,我也沒聽明白,何況,你也沒有直接證據證明就是我乾的啊,你讓我解釋什麼?解釋這兩天都幹了什麼?可以,我這兩天喝了兩次酒,吃了一頓西餐……」

    「夠了!」蘇啟明終於發火了,站起來道:「陸一偉,你以為這是小孩子過家家,和你開玩笑嗎?快點說,到底是不是你乾的?」

    「我乾的!」一個女聲傳了進來,蘇啟明抬頭傻了眼。



    上一頁    下一頁

    大明最后一個狠人神級大魔頭聖者降臨權少,你老婆要跑了我的1979
    道之血單兵為王主神崛起絕品仙尊覆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