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0441 金牌令箭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0441 金牌令箭字體大小: A+
     

    這時,幾個五大三粗的保安沖了進來,傾間將陸一偉制服,摁倒在地。

    「這是幹什麼?私闖民宅,還有沒有王法了?拖出去!」蔡妻被陸一偉這一出嚇得不輕,驚魂未定地對保安吼道。

    保安聞訊,抓住陸一偉的衣領就往外拖,蔡潤年見此,雖不忍心,卻沒有制止。

    「蔡教授!」陸一偉費了九牛二虎之力掙脫開,乞求道:「蔡教授,一偉真心有難求助於您,希望您看在我們多年的師生情上幫我一把,求您了!」

    「快走!」一個大個子保安使勁拉了一把,陸一偉差點摔倒在地。而蔡潤年嘴唇微微發抖,沒有回應。

    看到蔡潤年變得如此冷漠,陸一偉絕望了。他使勁一甩,掙脫開保安鐵鉗般的大手,怒目圓睜道:「放開!我自己會走!」

    「等等!」就在陸一偉走到門口時,蔡潤年起身叫了一聲,走了過來對保安道:「你們走吧,讓他留下,記住,今晚發生的事誰都不能說出去,誰要是說出去了,休怪我不客氣!」

    「明白!」保安唯唯諾諾道,看得出,蔡潤年的地位和分量是相當高的。

    「你跟我進來吧。」蔡潤年搖了搖頭,語氣沉著地道。

    陸一偉跟著蔡潤年進了客廳,將手中的蛇皮袋子放到茶几一邊,拍了拍身上的塵土,拘謹地坐了下來。

    蔡妻看到陸一偉這副窮酸樣,就像自己老家的窮親戚進城一般,眼神高傲地一瞥,帶著怒氣將電視一關,起身上了樓。

    「師母!」陸一偉見蔡妻準備走,趕緊叫住!

    「幹嘛?」蔡妻的臉拉了好長,眼白上翻,極不情願地回過頭,尖酸刻薄地應了一聲。

    「哎呀!」蔡妻如同馬蜂蟄了一般,大呼小叫起來:「你看看你袋子上的泥土,把我的地板都搞髒了,真搞不懂你們,還是大學生,一點最起碼的素質都沒有!」「哎呀,沙發也弄髒了,趙媽!趕緊把這個袋子給我扔出去!」

    短短几年未見,蔡妻已經全然變了副模樣,從溫文爾雅的賢妻良母,變成了尖酸刻薄的市井貴婦,陸一偉尷尬地坐在那裡,無地自容。

    「行啦!別那麼大驚小怪的!」蔡潤年開口道:「你回去休息吧,待會讓趙媽清掃一下就行。」

    「敢情你一天到晚不打掃,就不允許我說兩句了?我告訴你,以後別什麼人都往家裡領,有事單位說去!再說了,你的學生多了去了,就沒有見過這般不懂禮貌的,提著蛇皮袋就到家裡了,打發叫花子了?」蔡妻叉著腰,用手指著蔡潤年大呼小叫道。

    「住口!」蔡潤年將手裡的眼鏡重重地往茶几上一摔,睜大眼睛瞪著蔡妻。

    眼見兩人因為自己要吵起來了,陸一偉順勢將蛇皮袋裡的吊墜取出來,打開盒子放到茶几上,道:「師母,今天上午確實是學生不懂規矩,我給您賠不是了。這是我意外淘到的一件寶貝,可惜我又不懂的欣賞,我今天來正好讓您幫我鑒賞鑒賞!」

    蔡妻看到紅寶石鑲金吊墜后,眼珠子頓時睜得老大,急切地走過來將吊墜取出來,放在手中仔細把玩著,然後驚奇地望著陸一偉,霎時沒有了剛才的激憤。

    「老蔡,你比較懂,你來看看!」蔡妻走到蔡潤年身邊,溫柔地道。

    蔡潤年接過吊墜,戴上眼鏡,打開檯燈,拿著放大鏡仔細品鑒起來。

    「好東西啊!」蔡潤年嘖嘖感嘆道。然後拿著吊墜湊到陸一偉跟前道:「你看看這紅寶石,色澤濃艷,晶瑩剔透,手感光滑,且折射率和透光率都相當好,一看就是緬甸玉,而且屬於最高品『鴿血紅』。你再看看這鑲金,工藝精湛,俱俱似參,是件難得的好寶貝!」

    「真的?我看看!」蔡妻談完,流露出貪婪的眼神,一把將吊墜奪了過來,愛不釋手地欣賞起來。

    「咳咳……」蔡潤年咳嗽了幾聲,蔡妻才意識到自己表現得有些激動了,連忙放回了盒子,臉上堆滿笑容道:「一偉,你蔡教授說了,是件好東西,這下你可以放心了吧,趕緊收起來吧。」

    表情和態度在一秒之間轉換,取決於陸一偉手中的東西。看來,人都是貪婪的。陸一偉將盒子蓋起來,起身走到蔡妻跟前,雙手捧著遞給她道:「師母,我很感謝蔡教授這麼多年對我的敦敦教誨,其實我早就想送你件禮物了,可一時不知送什麼為好。今天我終於知道了,我為手中這件吊墜找到了它真正的主人,送給您!」

    「啊!」蔡妻顯露出驚訝的表情,連忙推辭道:「不行,太貴重了,我收受不起,你快收起來!」

    「是啊,太貴重了,一偉,你趕緊收起來!」蔡潤年也附和道。

    陸一偉繼續表演,道:「師母,你為這個家操持了一輩子,付出了許多,作為學生理所應當孝敬您,請您務必要收下,要不然我心裡過意不去!」

    「這……」蔡妻假裝回頭徵求蔡潤年的意見,一隻手已經接過了盒子,一副便秘的表情道:「這怎麼好意思呢,太貴重了……」內心已是激動萬分。而蔡潤年只是端坐在那裡看著,沒有發表任何意見。

    陸一偉乘熱打鐵,從袋子里取出另一件寶物,將鎮紙輕輕地放在蔡潤年跟前道:「蔡教授,這是一朋友送給我的,黑不溜秋的,太難看了!我還以為是磨刀石,在家裡扔了很長時間了,也不知啥好東西,一併拿過來請蔡教授品鑒一下!」

    蔡潤年彎腰打開盒子,頓時兩眼冒綠光,再起拿起放大鏡湊到檯燈前觀賞著,嘴裡不停地感嘆道:「好東西啊,真是好東西啊。」然後拿給陸一偉看,道:「我教了你四年書,都白交了。這叫鎮紙,是古代文案桌上常見的物品。你看這件鎮紙,高檔的小葉黃梨木,上面還雕刻著龍,鑲嵌著玉,最難得的是,這上面還有梁啟超銘刻的詩文,那就更值錢了,怎麼能是磨刀石呢?嘖嘖,太好了!」蔡潤年言語之間流露出愛慕之情,用手指輕輕撫摸著。

    陸一偉會心一笑,道:「都怪我沒好好學習,盡顧著玩耍了,哈哈。既然蔡教授喜歡,我就不奪人所愛了,反正我留著也沒用。」

    「這……」蔡潤年摘掉眼鏡愁眉苦臉道:「這我怎麼忍心呢?」

    「蔡教授你要不拿著,我媽可真就拿他當磨刀石了,哈哈。」

    「哈哈……」蔡潤年爽朗地大笑,用小拇指輕輕一勾,合上了盒子。

    蔡妻好像對鎮紙不怎麼感興趣,而是拿著吊墜在胸前比劃著,甭提有多高興了。

    「趙媽,快給一偉上茶啊,把最好的茶葉拿出來,順便再給一偉帶上一罐!」蔡妻站起來對中年婦女說著。然後笑著對陸一偉道:「時間過得真快啊,還記得你上大學那會還是個毛頭小子,轉眼間都奔三了,看到你們現在事業有成,工作順利,我心裡由衷地為你高興啊。」

    「是啊!」蔡潤年靠在沙發上道:「教書育人一生,談不上鞠躬盡瘁,卻能對得起良心。一生中,培養學子無數,桃李遍布天下,但對一偉的印象最為深刻。老伴,去我書房把我的新書拿過來,送給一偉一本。」

    「好咧!一偉等著啊,我這就去拿!」說完,美滋滋地將吊墜和鎮紙收拾起來,拿進了書房。過了一會兒,手捧這一本書遞到陸一偉手上。

    陸一偉假裝如獲至寶般捧在手心,腦子裡快速思考如何誇讚蔡潤年。

    「這本書的書名取得實在太好了,《年輪的車輪》,把樹木的壽命記錄在車輪上,如同一輛承載歲月的列車,在跨越時代的洗禮后,用全新的面貌展現在世人面前,是一份沉甸甸的歷史長歌,也是一份厚重的人生感悟。」

    蔡潤年笑著道:「人生感悟談不上,不過是記錄生活的點點滴滴,就好像一個婆娘和子孫後代絮叨自己的裹腳布,又臭又硬又冗長,呵呵,不過呢,在這本書里我詳細記錄著我每一個得意門生在不同階段的出彩表現,自然有你。給你這本書,有兩層含義。第一層就是希望你能在書里找到自己的影子,偶爾回憶一下也是挺美好的。第二層呢,這本書里記錄了不同時期的21個學生,如今都走在不同的工作崗位上。每個人我都發到手裡,不管將來如何,只要拿著這本書可以找到書中的任何一個人,都會出手相助的,明白嗎?」

    陸一偉恍然大悟,蔡潤年居然還有這一手,這就好比「金牌令箭」,只要亮出來,就會得到一次阿拉伯神燈的幫助,實在高明!

    蔡潤年繼續道:「一偉啊,你也不要怪我對你冷淡,如今我和從前大不同了,實屬無奈。以前吧,可以爬在桌子上專心搞搞學術研究,可如今,省委黃書記特別器重我,好多決策性的東西不是靠紙上談兵,而是要實地調研,經過反覆論證得出的。所以啊,我現在實在太忙了,登門找的人也實在太多了,你能理解我吧?」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