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0437 錦繡府邸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0437 錦繡府邸字體大小: A+
     

    剛進大門,就見左側有個足有三個足球場那麼大的草坪,草坪里點綴著五顏六色的花朵,甚是怡人。在草坪的一側,還建有露天的網球場、羽毛球場、籃球場以及門球場,此刻正有一些身著白色運動服的人在那裡活動,頗為瀟洒。沿著草坪一側,一條河流蜿蜒而過,直接通到小區中央的大廣場上。

    廣場正中央是一個噴泉,沿著噴泉拾階而上,一條人造的水帶從天而降,直接延伸到後山上。可以看到,後山也被開發出來,上面有曲折小道,亭台樓榭,優美宜人的環境,渾然天成的「天然氧吧」。

    該小區前面幾棟都是高樓,而越往後面走,又一番風景展現在面前。依山傍水建有一批風格迥異的別墅群,隱藏在青山綠水中,看的陸一偉眼花繚亂。「雖為人作,宛若天成」,這裡宛如獨立王國,不愧是江東市最豪華的小區。

    到了蔡潤年別墅門口,陸一偉無限感慨。當年的蔡潤年不修邊幅,潛心專研,滿腹經綸,頗有大師風範。沒想到幾年未見,都住進了這麼高檔的小區,著實令人汗顏。

    陸一偉提著大包小包敲門,過了一會兒,一個中年婦女過來開門,將陸一偉迎了進去。

    外面似人間天堂,而蔡潤年的家更是別有洞天。陸一偉的眼睛不夠用,不停地來回掃射著。裝修風格完全是中式味道,整個裝飾用紫檀木色調,寬敞的走廊充滿了詩情畫意。一側的牆壁上用菱形大理石瓷磚鋪底,完全仿製中國院落的照壁模樣精雕細刻。中間是一副巨型牡丹富貴圖,鮮紅的色彩讓整個走廊顯得生機勃勃。再往上移,懸挂著一副牌匾,上面寫著三個大字「慈雲軒」。走廊房頂仿製傳統木製工藝,台階式的椽檁交叉搭建,間隔懸挂著大紅燈籠,營造出明清院落的風味。窺一斑而見全豹,光一個過道都裝修的如此奢華,裡面的客廳和卧室可想而知。

    進了客廳,果然沒讓陸一偉失望。除了奢華就是奢華。房屋吊頂用實木勾勒,簡約而不失大方。大理石地板磚渾然天成,讓人捨不得往上面踩。玄關鏤空雕花,雕刻內容同樣是彰顯富貴的牡丹花。黃梨木沙發後面懸挂著毛澤東的詩詞《沁園春雪》,整個房間充滿了濃郁的中國色彩,體現在每一個細節上。陸一偉被眼前的一切徹底折服了,他敢肯定,這是他見過最奢華的房屋。

    「你先在這裡等著,我去通知蔡教授。」中年婦女道。

    陸一偉優雅地點了點頭。儘管裝得再紳士,還是土包子一個。真沒想到,蔡潤年短短几年就從筒子樓搬進了別墅,應該與他「軍師」的身份是密不可分的。陸一偉掂量了下手中的東西,恨不得立刻丟掉,太寒磣了。可事到如今,只好硬著頭皮見蔡教授了,但願他還記得自己這個「得意門生」。

    「一偉來了啊。」蔡潤年身著睡衣,緩步從樓下走了下來。

    陸一偉趕緊上前一步道:「蔡教授,一偉來看您來了。」

    「嗯。」蔡潤年舉手投足間已經顯露官氣,只見他氣宇軒昂,優雅地將眼睛摘掉,指著沙發道:「坐吧。」

    陸一偉戰戰兢兢落座,顯得十分拘束。

    「趙媽,沏壺好茶。」蔡潤年慢條斯理道,然後回頭問道:「你現在還在種植果園?」

    「沒有了。」陸一偉雙腿加緊,身體傾斜,緊張地道:「我現在調回政府辦了。」

    「哦。」蔡潤年說話簡潔,顯得極其生分。正要說話時,手中的電話響了起來,他戴上眼睛看了一眼,起身道:「你先坐一會。」然後到裡屋接電話去了。看得出,這是個重要的電話。

    就在剛才那短短的一分鐘,陸一偉仔細觀察了蔡潤年。頭髮原來是偏向一邊,如今梳成大背頭了。也沒了從前的白頭髮,變得烏黑髮亮,十分精神。身材明顯發福了,肚子大了一圈,就連臉上的肉都垂吊著,白白胖胖,比起從前,簡直判若兩人。最讓陸一偉側目的,是他手中的那副眼鏡。金絲邊,石頭鏡,一看就價格不菲。

    這時,蔡潤年的老婆從樓下也下來了。陸一偉連忙起身,站到客廳中央,恭恭敬敬地鞠了一躬,叫道:「師母,您好!」

    「你是?」蔡妻看著陸一偉走神,愣是想不起來是誰。

    陸一偉頗為失望,只好自我介紹道:「師母,我是陸一偉。」

    「哦,想起來了,你看看我這記性,快坐!」蔡妻倏爾變得熱情起來。正準備坐到沙發上聊家常時,看到茶几擺放著大包小包,裡面裝著營養品,還有一些水果,頓時臉色大變,屁股還沒挨著沙發,又站了起來。語氣也變得冷淡起來,道:「你先坐著,我進去換身衣服。」

    女人要是不高興,會立馬寫到臉上。陸一偉看到蔡妻瞬間轉變,猜到是因為茶几上的東西了。他十分懊悔,可又有什麼辦法。

    蔡妻從前邋裡邋遢,不修邊幅,溫文爾雅,脾氣很好。每次陸一偉到他家吃飯,都非常熱情。那時候,陸一偉每次開學都會帶一些土特產來,蔡妻興奮地像小孩子一樣,直誇陸一偉懂事。時過境遷,如此的師母頭髮燙成了時下流行的波浪卷,臉上的皮膚也比以前光滑了許多,如果不仔細看,倒像是40多歲,根本不想快60歲的人了。陸一偉觀察到,蔡妻身上的睡衣質感絲滑,且綉有牡丹,如果沒猜錯的話,應該是蘇綉綢緞。價格貴得讓人咂舌。

    正如柳文川所說,如今的蔡潤年已經不是當年的蔡潤年了。陸一偉一開始還不相信,看到眼前的一切,他相信了。

    「一偉,你找我什麼事?」蔡潤年打完電話走了出來問道。

    陸一偉正準備開口,蔡潤年的手機又響了起來,說了聲抱歉后又進去打電話了。而這次,一打就是十多分鐘,陸一偉坐在那裡等候,如坐針氈,芒刺在背。

    「事情實在太多了,你別見怪。有什麼事你趕緊說,我待會還有個會。」蔡潤年再次走出來道。

    陸一偉已經完全沒有剛進門的激情了。但為了張志遠,他硬著頭皮講了一遍大致情況。

    「哦,是這事啊。」蔡潤年看了一眼茶几上的東西道:「這事有點難辦啊。你也知道《內參》的重要性,省委黃書記可是一篇一篇挨著看的,要是稿件質量不高,我是斷然不會接手的。」

    陸一偉從口袋裡掏出柳文川寫好的稿件交給蔡潤年,道:「蔡教授,這是師哥柳文川寫的,請您過目。」

    蔡潤年驚奇地看了陸一偉一眼,接過稿件掃了還不到三秒鐘,就擱在茶几上道:「內容我就不看了,光看題目就不適合在《內參》上刊登,你回去改改吧。至於刊登的事,我們下回再說。」

    陸一偉不願放棄這麼好的機會,道:「蔡教授,恕學生愚鈍,還望你指點一下。」

    「這個嘛!」蔡潤年用手指敲打著茶几道:「你回去再改改吧。」

    陸一偉還想說話,被蔡潤年無情打斷道:「一偉,我真不能和你閑扯了,黃書記叫我現在去開會,這都來不及了,如果遇到堵車,我就遲到了。你改好后再來找我,好吧?」

    已經下了逐客令,陸一偉無奈地起身,道別準備離開。蔡潤年指著茶几上的東西道:「一偉,你這是幹什麼,快拿回去,不要搞這一套。」說完,提起來往陸一偉手裡塞。

    陸一偉急忙道:「蔡教授,我很長時間沒來看您,這是一點心意,還望您收下。」說完,逃離似的奪門而出。

    陸一偉坐到車上,腦子裡亂糟糟的。他如釋重負地靠在座椅上,眼睛死死地盯著蔡潤年的別墅。蔡潤年變了,變得有些認不清了。不過話說回來,人家畢竟伺候省委書記,待遇上肯定會有明顯提高,但他已經全然忘記了曾經的師生情。

    陸一偉正準備離開時,看到中年婦女提著陸一偉送去的大包小包走了出來,往垃圾桶一扔,優雅地走了進去。

    陸一偉傻眼,心灰意冷地開著車往門口駛去。看似豪華的小區,看似溫馨的環境,看似宜人的格調,卻充滿了銅臭味,除了世俗,還是世俗。空有富麗堂皇的美麗軀殼,而包裹著的,是一雙雙勢利眼。

    陸一偉後悔沒聽柳文川的話,現在逐句驗證了。漫無目的地行駛在世紀大道上,卻不知那裡是他的歸宿。

    「算了,放棄這個辦法吧。」陸一偉心裡盤算著。可走到齊揚區時,想到張志遠,想到張志遠的家庭,陸一偉猶豫起來。他不能見死不救,一定不能放棄任何一次機會。

    他突然想起柳文川和自己說的一句話:「那就看你捨得捨不得下血本了。」「下血本」?到底怎麼才算下血本呢?無奈之下,陸一偉再次撥通了柳文川的電話。

    在電話里,陸一偉簡單將蔡潤年的意思簡述了一遍,柳文川笑著道:「自然在我意料之中。我早就和你說,你這樣冒冒失失去見蔡教授,只會如此下場。怎麼樣,應驗了吧?」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