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0435 文思泉湧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0435 文思泉湧字體大小: A+
     

    擺開架勢后,柳文川又再次重申,道:「一偉,文章我可以寫,但你所提的要求我真心做不到。現在是下午兩點半,再過一個小時,《西江日報》明天的內容就敲定了,定了以後基本上不可能重新調整,除非又有重大新聞或出現嚴重錯誤會適當調整,除此之外就不可能了,你要做好思想準備。」

    「那還有其他辦法沒?」陸一偉急切地道。

    「沒有了。」柳文川搖了搖頭道。

    「真的沒有了?」陸一偉再次追問。

    柳文川苦笑,道:「真拿你沒辦法。你實在想要明天刊登,還是在頭版上,除非總編點頭,或者宣傳部門分管領導打招呼,除此之外再無他路了。」

    「那《內參》上呢?」陸一偉問道。

    「我不和你說了嘛!」柳文川道:「那是省委辦公廳主辦的刊物,要在上面刊登,都是一些理論性文章,或者是一些典型性的經驗型文章,登在上面的必須是高質量的稿件,那可是省委領導都要看的,能有半點含糊嗎?我的文筆還達不到那個級別,可能性幾乎為零。就算你找了關係,也未必能上,你還是死了這條心吧。」

    陸一偉還是不死心,又掏出一個信封放在柳文川面前,用迫切的眼神望著對方,誠懇地道:「柳記者,拜託了!」

    柳文川瞟了一眼信封,推了回去道:「一偉,不是我不給你面子,是真心不行。你要知道,《西江日報》是面向全省發行的報紙,他的分量是不言而喻的。我一個小小的記者,除了會寫點文章,在行政上還遠遠達不到如此大的權力,你再想想吧。」

    陸一偉又追加了一個信封,道:「柳記者既然如此說,我也不為難你了。我知道你們干這行比較辛苦,東奔西跑的,沒天沒夜的,這點錢你拿著,就當給你報點差旅費吧。」

    陸一偉不折不撓的精神徹底打動了柳文川。他坐在那裡思考了良久,終於下定決心,抓起手機道:「那我試一試,至於成不成我不敢保證,你要做好思想準備。」說完,起身走到窗戶跟前,拿著手機想了好大會兒,撥了過去。

    「邢總,我是柳文川,在京城採訪一切順利,估計明天就可以交稿。是是是,我都按照您的吩咐做了,對方答應給一筆贊助費,您放心好了,我辦事您放心……沒有,歐陽不知道,這事怎麼能讓她知道呢,嗯,我明白。」柳文川在電話這頭彙報著,陸一偉雖不知內情,但可以猜個大概。不過他見怪不怪,如今的社會就如此,沒有無緣無故的愛,也沒有無緣無故的恨,一個願打,一個願挨,各有所需嘛。

    柳文川話鋒一轉,道:「邢總,我在京城偶遇一老鄉,是北州南陽縣的,此人也想為家鄉做點事,想宣傳一下,您看……嗯,這事我明白,他已經表示提供贊助了,字數不長,是個通訊稿,哦,真的啊,那太好了,太謝謝邢總了,好的,好的,我明白,那就這樣……」

    「OK了!」柳文川得意的將最新款翻蓋手機一合,興奮地道:「一偉,你小子太走運了。這期稿件剛好不多,邢總答應了,不過頭版上是不可能了,邢總說二版頭條怎麼樣?」

    對方能辦成,陸一偉已經感激不盡了。抓住柳文川的手搖晃道:「柳記者,太感謝了,我就知道你神通廣大,一定會有辦法的。」

    柳文川突然嚴肅下來道:「一偉,我是邢總一手帶出來的,可以說是師徒關係,他熬了一輩子也是個副總編,所以……」

    陸一偉立馬明白,道:「請柳記者指點一二。」

    「邢總的手機正好壞了,要不你……嗯?」

    「好,這沒問題,我現在就去辦!」說完,起身就要出門。

    「別急啊!」柳文川叫住陸一偉道:「這事先放一邊,等會也不遲。我們現在趕緊組稿,要不然就來不及了。」

    「好好好!」陸一偉又折返回來,坐到柳文川跟前。

    「那我們現在開始!」柳文川採取一問一答的方式,聊了大半鐘頭,心裡已經有了底。道:「一偉,我大致聽明白了,題目就叫做《南陽模式——指引企業改制的一面旗幟》怎麼樣?」

    陸一偉聽后,頗為激動,道:「好,就這個。」

    柳文川解釋道:「省委黃書記一直重視企業發展這塊,尤其我省正面臨著改革發展的巨大浪潮,如果能把這面旗幟給樹立起來,說不定會引起強烈反響。那你有什麼要求嗎?」

    陸一偉道:「我一進門也說了,這篇文章是要救人的,所以你在著筆時,要把南陽縣縣長張志遠盡量凸顯出來,何況這項工程也一直是主導的,最好能看到他所發揮的作用。」

    「嗯,我明白了。」柳文川看了下表道:「現在是三點一刻,我最快要到四點半才能完成,另外,我寫稿子的時候喜歡安靜,所以……」

    「好,那你寫,我就不打擾了。五點鐘我再過來找你。」說完,陸一偉起身走出了房門。

    出了酒店,陸一偉乘坐著計程車到了電器城。在買手機的專櫃挑了台最新款的手機,一下子又花掉5000多。雖然心疼,但他覺得只要能救張志遠,花多少錢都值。現在的問題是,靠一篇文章真的能救了張志遠嗎?他心裡沒底。就算救不了,能給張志遠在南陽縣的工作進行一下總結,也算對得起他了。

    陸一偉回到酒店,時間還早,只好坐在酒店大廳百無聊賴地等候著。5點一到,他起身再次返回柳文川的房間。

    陸一偉一開門,一股濃煙從房間里湧出來,嗆得他直咳嗽。房間里煙霧繚繞,空氣污濁,看得出,柳文川也是老煙筒。陸一偉想起了自己在秘書科那會,和這一情形差不多。五六個秘書經常熬夜寫材料,一條煙都不夠抽的,往往到了後半夜還要在地上撿煙頭抽。

    都說寫材料的人煙癮大,思考的時候習慣用尼古丁來刺激腦垂體,從而文思泉湧,下筆如神。搞文字材料的大部分都是頭髮蓬鬆,牙齒偏黃,衣著不整,精神萎靡,有的早早就有了白頭髮,甚至禿頂,活脫脫一個小老頭。記者也是如此,都是靠筆杆子吃飯的人,柳文川的煙癮如此大,不足為怪。

    柳文川依然蹙眉奮筆疾書,煙頭快要燒到手指了也渾然不覺。旁邊的煙灰缸里已經慢慢一缸煙頭,還丟棄著幾個空煙盒。

    陸一偉沒有打擾,將一包煙拆開放到柳文川跟前,輕輕地坐到沙發上,聽著鍵盤發出的噼里啪啦聲音。

    終於,在柳文川伸了個懶腰后,大功告成了。陸一偉見此,立馬湊上前去,站在一旁認真地看了起來。越看越興奮,越看越佩服,直到看完后,豎起大拇指誇獎柳文川:「柳記者,你不愧是大筆杆子,文字在你手裡一下子就變得鮮活起來,尤其是最後一段總結的非常好,要得就是這個效果。這篇文章一旦見報,肯定會引起強烈反響的。」

    柳文川再次點燃香煙,嘿嘿笑道:「咱就是靠這吃飯的,只要你滿意就成。」

    「滿意,非常滿意!」陸一偉點頭道。

    柳文川道:「那我可發出去了啊。」

    「好!」

    過了一會兒,柳文川站起來道:「好了,一切都搞定了。」說完,走到窗檯前扭動著身體,活動筋骨。

    柳文川好奇地道:「一偉,你是西江大學中文系畢業的,又干過秘書,這寫文章對於你來說是小菜一碟啊,為什麼你不動手寫?」

    陸一偉苦笑道:「很早就不動筆了,都生疏了。何況這麼重要的稿件,我怕把握不好,還是找你比較放心。」

    柳文川笑笑道:「干這行太累,我也實在寫不動了。哎!可是不行啊,不寫連飯都沒得吃咯!」

    陸一偉深有體會,道:「柳記者,其實你也應該考慮轉行,像你這樣優秀的人才到了地方絕對是個好領導。」

    「哈哈……」柳文川不避諱地道:「我也想呢,再說吧。」

    閑聊過後,陸一偉把話題再次引導文章上面來,道:「柳記者,假如我想把這篇文章發到《內參》上,找什麼人合適呢?」

    「這個操作起來難度比較大!」陸一偉的慷慨大方,讓柳文川徹底敞開心扉,道:「我記得去年有個縣裡的領導,想在《內參》上發表文章,也是我給寫的,他好像動用了不少關係,前前後後花了小10萬元,才算登載上去。效果自然不一般,這位領導如今已是副市長,可見《內參》的重要性。報紙吧,是一個廣而告之的平台,是針對大眾的。《內參》可就不同了,是西江政治的晴雨表。你也可能知道,上面的每一篇文章,哪怕每一個字,都是政治動向的直接反映。省委黃書記時不時在上面發表署名文章,如果你認真研究過,可以看出一些端倪。」

    「在我這篇稿子里,我大段引用黃書記的原話,盡量和省委提出的發展戰略保持一致,緊密向黃書記的發展思路靠攏,我不是和你吹牛,這篇稿子要能登到《內參》上,你們領導非但沒事,說不定能升遷呢!」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