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0434 另闢蹊徑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0434 另闢蹊徑字體大小: A+
     

    與三條通完電話,陸一偉無心在辦公室乾耗了,打算下二樓找白玉新坐一會兒。

    下了樓,原本秘書科的人還站在樓道里說說笑笑,看到陸一偉來了,迅速停止說話,各自會各自辦公室了。陸一偉無視,徑直往前走去。這時,一位工作人員抱著一沓材料從一側躥了出來,不小心撞到陸一偉身上,資料散落一地。陸一偉見狀,蹲下為其撿。可對方看到是陸一偉后,匆匆撿了起來,一溜煙就沒人影了。

    陸一偉走到白玉新辦公室門口敲了敲門,半天沒動靜。扭動了下門鎖,門鎖著,應該是沒人。陸一偉本想打個電話,可想想還是算了。畢竟人家是縣長,相差兩個檔次,最起碼的道理他還是懂的。

    陸一偉站在門口想了半天,也不知該去哪,該幹什麼。人忙的時候成天滿腹牢騷喊著累,真要你閑下來卻無所事事閑得慌。

    陸一偉再次回到辦公室,面對著未開啟的電腦屏幕發獃。他的心無時不刻在挂念著張志遠,可對方到底在哪裡?現在怎麼樣了?卻一無所知。譚老讓他們等待,真的要等待嗎?

    「不行!我不能眼睜睜地看著張縣長就這樣不明不白地被人構陷,要為他做點什麼。」陸一偉心裡想著,可到底在做些什麼呢?腦海里一片空白。

    陸一偉心煩意亂地翻著桌子上的紙屑,一張不起眼的紙條掉落在地。他低頭看了看,也沒太在意。將東西整理了一遍,再看看錶,才9點15分,距離下班還很漫長,這日子簡直是種煎熬!

    陸一偉又拿起抹布,挨著把辦公室抹了一遍。隨即拿著掃帚認認真真地打掃起來。再次看到那張小紙條時,陸一偉彎腰撿了起來,拿在手中瞟了一眼,丟進了垃圾桶。

    一切忙完,又回到空虛的等待中。接連抽了四五根煙,喝了三四杯茶水,再看看錶,才過去40分鐘,簡直抓狂!

    發獃,除了發獃無事可做。無奈之下,又拿起一沓報紙心慌意亂地看了起來。翻到一張以前的《西江日報》時,他再次看到了一篇關於報道南陽縣企業改制的通訊稿。稿子的結尾將「南陽模式」拋磚引玉引出來,卻沒有了下文。陸一偉靈光閃現,一拍大腿激動地道:「我知道我該幹什麼了。」

    寫這篇通訊稿的記者叫柳文川。在曙陽煤礦召開簽約儀式那天,陸一偉見過他,還在一個桌子上吃過飯,臨走時還悄悄地塞了5萬元,要他一定要多加美言。柳文川誠信為本,童叟無欺,拿了別人的錢自然要往好的方面寫,不過這篇稿件的質量確實相當高,應該是物有所值。

    陸一偉找了半天,也沒找到對方的聯繫方式,他明明記得對方留過電話號碼,可愣是找不到了。猛然,他想起剛才丟掉的那張小紙條,快速跑過去從垃圾桶里找了出來,正是柳文川的電話號碼,失而復得,讓陸一偉頗為激動。

    他急不可耐地撥打給柳文川。希望越大,失望越大。陸一偉打了半天,對方一直無人接聽,看來這條路行不通了。

    就在他失去信心的時候,柳文川回過電話來了,他抓起電話自我介紹起來。

    由於陸一偉是蘇蒙介紹的,有了這層關係,柳文川記起了陸一偉,問道:「有事嗎?」

    「柳記者,我想見見你。」

    「什麼時候?」

    「今天。」

    「今天不行,我在京城有個採訪,要兩三天才能回去。」柳文川道。

    陸一偉篤定地道:「你告訴我具體地址,我現在就去京城找你。」

    柳文川以為陸一偉發生什麼事情了,考慮了半天,還是把地址給了他。

    掛掉電話,陸一偉立馬給三條去電話,讓他給自己訂一張飛往京城最早的機票,然後跑到樓下和李建偉請了個假,開著車直奔省城。

    下午一點半,陸一偉落地京城,打了計程車奔往指定地點。柳文川見到陸一偉后,簡直不可思議,道:「你這也太快了吧?有什麼事不能回去再說?」

    陸一偉顧不上說這些,問道:「柳記者下午有事沒?」

    「當然有了,下午要去採訪一個企業領導,要做一期專題。」

    「能推遲不?」

    「不行!人家是領導,時間寶貴,不可能等我。」

    陸一偉看了看錶,道:「柳記者,能給我半個小時時間嗎?」

    柳文川看著陸一偉確實著急,無奈地道:「好吧。」

    陸一偉問道:「還記得上次你寫過一篇關於南陽縣的企業改制嗎?」

    「嗯。」柳文川納悶地點了點頭。

    陸一偉將報紙從兜里取出來,擺在柳文川面前道:「你在最後文章的最後提到了『南陽模式』,這是整篇報道的點睛之筆。」

    「有問題嗎?」柳文川不解地道。

    陸一偉道出了自己的此行目的,道:「柳記者,我想讓你再寫一篇通訊稿,文章就圍繞『南陽模式』展開,可以嗎?」

    「就這事啊,我還以為什麼事呢,可以啊,等我回了西江后,專門去南陽住兩天,好好地挖掘一下,這是可很好的選材,我上次聽你說了就覺得不錯。」柳文川鬆了一口氣道。

    陸一偉見柳文川不當回事,一本正經地道:「柳記者,這篇稿件真的非常急,要不然我大老遠追到你京城?真的很急!如果你方便的話,我想讓你今天就能寫出來。不僅如此,我希望能在明天的《西江日報》的頭版上看到這篇文章,而且還能在《西江內參》上也刊登這篇文章!」

    「讓我現在寫?你不是在開玩笑吧?」柳文川有些可笑地道:「一偉老弟,我剛才已經和你說了,今天我要採訪一個重要的人物,這事真不能耽誤,要不然我交不了差。這樣吧,時間不早了,你要願意等,等我採訪結束后咱們再聊,如果等不及,那就等我回到西江后坐下來細聊。還有,你剛才說的事,簡直是天方夜譚!明天見報?你以為我是總編啊?就算是總編,上頭還有負責審核的宣傳部門了,何況不是什麼重要的新聞,根本不可能臨時安排。另外,《內參》上就更別想了。那可是省委辦公廳主辦的刊物,《西江日報》與它比起來不知差多少個檔次,要想在上面刊登文章,那必須秘書長說了算,我一個小記者,那能辦到?恕我無能為力了。」說完,背起包就要走。

    「柳記者!」陸一偉死死拉住柳文川不放,誠懇地道:「柳記者,我和你說實話吧,寫這篇文章我是為了救人,請你一定要幫幫我。」

    「救人?」柳文川疑惑地道。

    「嗯。」陸一偉重重地點了點頭。

    柳文川從陸一偉眼神里看到他不像是在說謊。加上他信息渠道廣,知道北州市近期發生的一些事,想了半天,還是道:「一偉老弟,真不行,我確實是有事,要不你找找其他人吧。」

    陸一偉順勢將一個信封塞到柳文川手裡,用渴望的眼神道:「柳記者,我實在是沒辦法了,才想到如此下策,如果你不幫我,我可真不知該怎麼辦了,我求你了!」

    柳文川拿著信封掂量了下,他開始猶豫了。難為情地道:「你這不是讓我為難嘛!」

    陸一偉見對方有門,再次懇求道:「柳記者,事情緊急,但凡我要有別的辦法,也不會想到此。」

    「可是……」柳文川不解地道:「一篇新聞稿真的有這麼大威力嗎?你到底要救誰?」

    無奈之下,陸一偉道出了事情。柳文川聽后,頗為同情地道:「上次我在南陽採訪時,也接觸過張縣長,他為人耿直,不像是那種人啊,怎麼會走到這一步呢!」

    陸一偉不想過多解釋,道:「柳記者,這次我把賭注都壓到這上面了。不管將來效果如何,我盡最大努力了,問心無愧。至於新聞稿的效果如何,我不去考慮。但我不會虧待你,事成之後,我必定會有重謝!」

    拿到錢的柳文川終於妥協了,將手裡的包放下,掏出手機撥了一串號碼道:「歐陽,下午我臨時有點事去不了了,要不你先過去採訪?」

    徵得對方同意后,柳文川又叮囑道:「採訪時就按照我們羅列的提綱來,要引導對方回答。實在不行,就把提綱交給他秘書,就像答題似的答完就成了,隨後我們再整理稿件,好吧?」

    安頓好這件事後,柳文川將公文包放到桌子上,取出筆記本電腦道:「一偉老弟,像你這樣的秘書我還是頭一次見,能想到這個主意的人,我也是頭一次見。不過我勸你別抱太大希望,既然對方要整你們領導,這些狗屁文章一點作用都沒有,說不定會適得其反,起反作用,你想好了嗎?」

    「想好了!」陸一偉願意賭一把。

    「哎!」柳文川無奈地搖了搖頭道:「真拿你沒辦法。那我們開始吧。」柳文川被陸一偉的真情所打動,決定幫他一把。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