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0433 各奔前程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0433 各奔前程字體大小: A+
     

    夏瑾和走後,陸一偉心裡空落落的。整個人就像被掏空了一樣,久望遠方,注目翹首,太多的不舍,寫在朝露霞飛的天際。

    「一偉。」姚娜看著失神的陸一偉,心情沉重地道:「事情已經如此,就不要多想了。該來的總會來,希望你能坦然面對。你看,羅莎都在替你加油鼓勁,你還怕什麼呢?」

    陸一偉回頭笑笑道:「娜姐,謝謝你這麼關心我,還為我安排了這麼一起別開生面的驚喜,很是感動。我陸一偉的人生是失敗的,但遇到你們這麼好的朋友,值了!」

    「得了吧!」姚娜是個樂觀主義者,道:「我可沒有你那兩下子,玩深沉都玩得那麼有文藝。但是你記住,人可以被打倒,意志絕對不能倒,明白嗎?」

    陸一偉感激地點了點頭。

    「不過話說回來,我料想蘇市長也不會把你怎麼樣,畢竟……」姚娜說了一半。

    陸一偉猜到姚娜要表達什麼,道:「都過去的事了,就別再提了。蘇市長如何處置我,隨便!不過他需要給我個理由。」

    「行了,看到你沒事就好!」姚娜道:「我要去上班了,你要沒事的話就過來找我,好吧?」

    姚娜走後,牛福勇他們還在卧室呼呼大睡,陸一偉不忍心去打擾,徑直去了辦公室。屁股還沒坐穩,政府辦主任李建偉就哭喪著臉推門進來了。

    陸一偉看到如此表情,道:「李主任,這是咋了?」

    「咋了?你說咋了!」李建偉一屁股坐到沙發上嘆了口氣道:「哎!你老哥我的命實在苦啊,這輩子天生沒有當官的命!」

    陸一偉知道李建偉要說什麼,故意道:「都政府辦主任了,還不滿意?」

    「扯!」李建偉情緒地跳起來道:「一偉,難道你沒聽說?」

    「聽說什麼?」

    李建偉湊到陸一偉臉前道:「我聽說蘇市長要動人了。」

    「動人和你有什麼關係?」

    「咋沒關係?」李建偉氣急敗壞地道:「我聽說,這次凡是和張縣長有關係的人全部要調整,哎!我這屁股還沒坐熱,就又要挪窩了。」

    陸一偉心裡早有準備,故作鎮定道:「都怎麼調整?」

    「具體方案還沒出來,不過我聽說蘇市長這兩天已經在著手操作了,哎!」李建偉又一聲嘆氣道:「張縣長到了南陽縣,他經手動過的人沒有幾個,這不明顯是針對我們嘛!」

    「管他呢!」陸一偉坦然地道:「東瓦村我都去過了,還怕去其他地方?就算把我分到檔案局、地震局這冷衙門我都知足了。」

    李建偉嘖嘖道:「你的心可真大啊。不過你還年輕,能耗得起,我可不行了。如果這次調整了,估計再爬上來就很難咯!」說話間,李建偉的身體已經開始顫抖,看得出,他這次是真害怕了。

    政治鬥爭往往是殘酷的,尤其是在兩個陣營對決時,面對站隊,無非是一次人生豪賭。賭贏了,一馬平川,飛黃騰達;賭輸了,碌碌無為,苟且偷生。如今的陸一偉,已經不再是年輕氣盛的小夥子,而變得更加強大成熟。他能夠在蘇啟明拋來的橄欖枝面前經得住誘惑,反而矢志不渝地站在張志遠身後,換做李建偉,肯定做不到。

    陸一偉安慰道:「李主任,你也別太擔心,張縣長不過是接受組織調查,用不了多久就會回來的。如果蘇市長真這麼做,那也太掉身價了。」

    「一偉,你真的以為張縣長會回來嗎?別做夢了!」李建偉道:「當年,楚縣長被帶走時也是這樣說的,可後來呢?回來了嗎?一偉,醒醒吧,別太真了。哥勸你一句,乘著現在還不遲,趕緊找找蘇市長,我估計他不會對你怎麼樣的,畢竟你和他女兒……」李建偉沒有往下說。

    陸一偉苦笑道:「當年我和他女兒就是被他拆散的,你覺得他會幫我嗎?算了吧,我已經不是當年的陸一偉了,好多事情都看開了,大不了重頭再來唄!」

    李建偉突然抓住陸一偉的手道:「一偉,哥求求你了,這次你一定要幫我一把,我最多還能幹一屆,哪怕就讓我把這屆干下來就退居二線,我都值得了。」

    「我怎麼幫你?」陸一偉看到李建偉慌亂的眼神,心裡很不是滋味。

    「去幫我求求蘇市長。」

    「你覺得他會聽我的嗎?」陸一偉道。

    李建偉可憐巴巴地道:「會,他肯定會!」

    「老哥!」陸一偉道:「如果是別的事我可以幫忙,但這事真不行!我現在都是岌岌可危,還不如你親自去找找呢。」

    「我能行嗎?他會見我嗎?」李建偉逼得沒辦法了,追問道。

    陸一偉道:「我覺得吧,你大可不必去找他。但你實在不放心,也可以去見見蘇市長表表態,和張縣長徹底劃清界限,也許能挽救你的政治生涯。」

    「我可以怎麼做嗎?」

    「你覺得呢?」

    「……」

    陸一偉說這話時,心裡五味雜陳。當年,李建偉可以頂住壓力,不畏所難,而今天,他確實不容易,為了仕途,也只能這樣做了。

    李建偉一聲不吭走了,給陸一偉留下太多懸念。

    李建偉剛走,後勤科科長高大寬也躡手躡腳走進來了。陸一偉見他的臉色比李建偉的還難看,問道:「你這是怎麼了?」

    「陸主任,我怕!」高大寬一開口就帶著哭腔,就差點哭出來了。

    陸一偉覺得有些可笑,道:「你怕什麼?」

    高大寬道:「陸主任,上次因為5萬元的事,蘇市長還專門把我交到辦公室訓斥了一通,你說會不會牽連到我?還有,您上次給我兒子安排工作的事,也不知哪個王八犢子舉報了,今天早上剛上班,縣委辦董主任特意叫過我去詢問此事,他們這是要拿我開刀啊!」

    陸一偉倍感震驚,看來這是真要秋後算賬了。這幫狗東西,平時干工作不見得如此賣命,搞起政治鬥爭個個跟東廠太監似的,十八代祖墳上的事都能給你刨出來。5萬元的事就不說了,蘇啟明故意拿此事上綱上線,其目的不可言喻。而給高大寬兒子安排工作的事沒幾個人知道啊,何況就是個臨時工,用得著這麼興師動眾嗎?

    陸一偉氣憤地道:「大寬,這事你不必擔心。要是董主任再問你,你就說是我安排的。沒事,你大大方方說,讓他找我來。」

    高大寬唯唯諾諾道:「陸主任,這……不合適吧?」

    「有什麼不合適的!」陸一偉斬釘截鐵道:「不管將來問你什麼事情,儘管往我身上推,反正我就這樣了,多一事也無所謂。」

    高大寬結結巴巴道:「陸一偉,還有一件事不知當講不當講?」

    「說!」

    「上次田縣長購買空調的事不是我到您這報條子嘛,你給壓下來了。昨天下午田縣長的秘書找到我氣粗地和我要錢,我不敢答應,就說要找您商量。沒想到那狗日的東西還辱罵你,那話簡直難聽死了,總而言之說您快要滾蛋了,我想問問,這是真的嗎?」

    陸一偉一愣,搖了搖頭道:「我也不知道。」

    「哎!」高大寬也嘆了口氣道:「這政府辦我待不待也無所謂了,要是調整我,我也認命了。陸主任,不管將來怎麼樣,我還是很感謝您。您放心,我高大寬雖沒本事,但骨氣還是有的。上面追查下來我自己承擔,絕不會牽連到你。」

    高大寬的話讓陸一偉很是溫暖,點了點頭道:「謝謝你,大寬,你的心意我領了。到了這個節骨眼上,所有的人都是自顧自個兒,而你還替我操心,讓我很意外,也讓我很感動。但是,你不能怎麼做!放心吧,真要到了那個時候,我會替你說話的。」

    高大寬感激地連忙作揖道:「陸主任,你吉人自有天相,何況張縣長又沒什麼問題,肯定會平安回來的。那些人目光短淺,不足為道。要是沒什麼事的話,我就先走了。」

    高大寬走後,陸一偉點燃一支煙,認真地對比起李建偉和高大寬兩人。李建偉變了,變得權欲很重,他感覺李建偉肯定會去找蘇啟明求情。相反,高大寬令他刮目相看。他說的沒錯,一個人可以一無所有,但不能沒有骨氣,一個人可以一事無成,但不能沒有尊嚴。男人,就應該為尊嚴活著!

    種種跡象表明,蘇啟明看來是要動真格的了。陸一偉欲哭無淚,心靜如水。

    張志遠突然離開了,陸一偉反倒閑的無所事事。翻開報紙盯著看了半天,可心思完全不再報紙上。想起受傷的潘成軍,拿起辦公桌上的電話打給了三條。

    潘成軍被解救后的當晚,陸一偉就讓三條將潘成軍接走。這樣做的目的,表示他陸一偉還是完全信任三條的,並沒有因為粗心大意而影響兩人的感情。

    三條在電話那頭說,潘成軍就是受了點皮外傷,並無大礙,在家休息幾天就好了。他已經將潘成軍接到自己家了,這樣更安全放心。又在電話那頭痛罵猴子不是東西,到最後還是心軟了,替猴子求情。

    陸一偉也不想這麼做,可這事已經完全不由自己把控。他能做到的,只希望三條將來能少判幾年,出來后重新做人。對於三條來說,或許並不是壞事。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