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0424 銘記歷史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0424 銘記歷史字體大小: A+
     

    被陸一偉這麼一說,猴子很快擊垮了思想底線,眼淚一把鼻涕一把蹲在地上痛哭起來。嘴裡不停地道:「我他媽的不是人,不是人啊。」

    陸一偉繼續道:「據我了解,三條為了扶持你,這些年來幫扶的你實在不少,幫你開了店面還把自己的客戶介紹給你,你沒錢了還源源不斷借給你,可你呢?掙了錢不想辦法還給人家,而是染上了賭癮,如果我沒猜錯的話,你這次策劃綁架潘成軍也是為了錢吧?」

    猴子停止了哭聲,站起來冷冷地道:「對!我就是為了錢。看著你們一個個都混得比我強,我十分眼紅,也很嫉妒。雖然掙了點小錢,但和三條、黑圈比起來,我不過是毛毛雨而已。我想掙大錢,越快越好,越多越好,也只有賭博來錢快,可沒想到越陷越深,賠了個底朝天。當我得知潘成軍的身世后,我知道賺錢的機會來了,就找到秦二寶。秦二寶也很爽快,只要我把潘成軍弄到手,一次性給我100萬元,100萬元啊,我他媽的就是奮鬥一輩子也掙不了這麼多錢,於是我有了貪念,決定干這一鎚子買賣。做完之後,我把外債一還,還剩餘一部分,打算安安心心過日子,這就是我的想法。你覺得我容易嗎?」

    聽完猴子的哭訴,陸一偉頗為同情,可這不能作為同情的理由。他心痛地道:「猴子,你太傻了。你這是把自己往死路上逼啊。」

    猴子突然大笑起來,笑得面目猙獰,讓人心酸。他突然道:「陸一偉,我知道你們在大學時候就看不起我,尤其是黑圈,仗著自己家裡有幾個臭錢,根本不把我放在眼裡。而你和三條常常是一起行動,我不管使出什麼解數都得不到你們的認可,是你們太過於自負,還是我這人身上毛病太多,就這麼不招人喜歡?」

    陸一偉道:「猴子,對於你,我比較了解。我客觀地評價,你這人比較孤傲,而且自私,什麼事都首先想到自個兒,從不顧及他人的感受。我們也不是刻意孤立你,而是你作繭自縛。包括今天,你為你的行為付出了沉重的代價!」

    「好!說得真好!」猴子仰望天花板,面無表情道:「陸一偉,我就問你一句,你是不是不打算救我?」

    「你說呢?」陸一偉反問。

    「哼哼!」猴子冷笑道:「你就這麼絕情無意?不顧及多年的情分?」

    陸一偉道:「其實我很想幫你,但要我把你從這個地方弄出去,對不起,我真力不從心。將來上了法庭,我會請最好的律師為你辯護的。話說回來,猴子,你真應該在這裡冷靜冷靜,出去后重新做人,我們依然當你是好兄弟!」

    猴子絕望了,咬牙切齒道:「少給我假惺惺的,收起你那一套吧。我和你沒什麼好說的了,你走吧。」

    陸一偉苦笑,站起來道:「休怪兄弟我無情,是你先做出的無義,我陸一偉做人光明磊落,堂堂正正,永遠不會屈服於任何人,但對於你,我只求認真思過,你放心,你的家人我會替你照顧好的。」說完,快步往外走。

    「等等!」猴子突然叫住陸一偉,道:「我問你最後一個問題,你是怎麼發現是我乾的?」

    陸一偉沒有說話,指了指猴子腳上的運動鞋,轉身離去。

    今晚,又是一個燈火通明的夜晚。秦二寶的落網值得慶祝,張志遠按耐不住激動的心情,從卧室里取出酒獨自斟酌。陸一偉進來后,兩人舉杯對飲,這場曠日持久的「戰鬥」即將要勝利了。

    就在二人感慨時,白玉新也略顯興奮地走了進來。張志遠親自起身迎接,為凱旋的「戰鬥英雄」讓座盛酒,這是一次難得的慶祝宴會,儘管沒有菜,每個人都喝得那麼痛快。

    白玉新帶來了新的消息。陶安國可以確認是自殺,但他在臨死之前與一個陌生的電話號碼通過電話。通過技術分析,這個號碼來自大洋彼岸的加拿大,如果不出意外應該是李虎剛的妻子張曉娥。至於說什麼了,不得而知。但可以肯定的是,這個電話威脅到陶安國的生命安全,是間接殺人的佐證。

    一切都變得明朗起來。李虎剛的地位不是他們可以撼動的,這個就交由郭金柱來對付。但對付秦二寶,張志遠完全可以做了主。張志遠興奮地道:「玉新,一偉,今天是值得銘記的一天,可以光榮地寫進南陽的歷史,可以銘刻我們每個人心中,為了這一天,我們整整等了近一年。隨著馬林輝、秦二寶等一干人的清除,南陽發展道路的荊棘將徹底根除,我們有理由相信,南陽即將步入發展的快車道,進入嶄新的時代!來!為了南陽的明天,我們乾杯!」

    張志遠的話極具煽動性,感染了白玉新和陸一偉。白玉新鬆了口氣,帶著淡淡的憂傷道:「看來,我的使命即將完成,不久的將來就要和各位道別了。」

    此話一出,張志遠和陸一偉都楞在那裡。尤其是陸一偉,通過這段時間的接觸,和白玉新有了感情,猛一聽說他即將要走,有太多的不舍和留戀。他站起來有些激動地道:「白縣長,您可不能走啊,你走了我怎麼辦啊?我真心捨不得您。」說完,轉向張志遠求助。

    張志遠手托著酒杯低頭深思,看得出,他並不想白玉新走。抬頭苦笑了下,道:「這都是后話了,以後再說,今天不說這些堵心的話,來,玉新,我和你走一個。」說完,兩人帶著複雜的表情喝下了這杯斟滿兄弟情懷的苦酒。

    「不說就不說!」白玉新眼眶有些濕潤,轉向陸一偉道:「來,陸老弟,昨天本來是慶祝你結婚的,你看看,就被這幫傢伙給攪和了。今天我補上,衷心地祝你結婚快樂!」說完,乾脆利落地喝下去一杯酒。

    短暫的慶祝過後,話題又回到案情上。白玉新苦笑道:「志遠,咱們幾個都快成了辦案高手了,去公安局刑警隊當個探員也綽綽有餘,哈哈。」突然臉色一沉,話鋒一轉道:「在秦二寶的問題上,我真替您捏一把汗啊。要知道,這個秦二寶可遠遠比馬林輝神通廣大,據說省裡面好幾個領導都讓給買通了。到了明天,估計你啥事都不用干,就專門接電話了。」

    張志遠捏著酒杯道:「這個問題我早就考慮過了,但是,我堅守一條,『四大金剛』必須徹底剷除,馬林輝他們必須繩之以法,這是我的底線,也是對南陽百姓的一個交代。如果我手鬆了,放過他們一條生路,日後定會埋下禍根,留下後患啊。早在上半年,林海鋒市長託人轉告我,要格外照顧下秦二寶,還刻意點明這是上面的意思。我他媽的還不信這個邪了,是情大還是法大?」張志遠第一次在下屬面前說出了髒話。

    張志遠將手機掏出來丟給陸一偉道:「手機你拿著,明天不管誰打來電話,都說我開會去了,不要理會。有事我們小號聯繫。另外,我明天也不在辦公室,我看看他們還怎麼打招呼。」說完,又對白玉新道:「你和陰志昌說一聲,只要對方交代了,立馬批捕並提起公訴,我們要在短時間內解決了秦二寶。」

    「以什麼罪名定罪呢?」白玉新問道。

    「以什麼罪名?」張志遠道:「他秦二寶身上的罪名還少?哼!隨便拿出一個來夠判他幾十年的。綁架罪,這沒得說吧,人贓俱獲,還當著武警的面開了槍,這是赤裸裸地挑戰法律啊。非法侵佔國有資產罪,非法越界開採,黑勢力組織,一偉說他身上還背著強姦罪、殺人罪等等,查清一起,清算一起,但是必須加快速度,我們要和時間賽跑啊。至於馬林輝,已經移交到市公安局,將來等李虎剛暴露了一起清算。而張三蛋,至今還關在古川縣看守所,他的罪名也輕不了。最後就剩下個麻桿,他要識相的滾回來投案自首,不識相的立馬端了他的老窩!」

    「另外,你明天還要做幾件事。第一件事,明天一早你就安排安監、公安和國土部門對二寶煤礦立即查封,所有的設備、辦公用房,包括礦井全部貼了封條,什麼時候秦二寶的案子審理完再重新運轉;第二,讓檢察院、財政、審計以及銀行聯合,將二寶煤礦的賬務全部凍結,並全面展開審計調查,並核定資產,三日內完成;第三,做好陶安國家人的思想工作,並以縣政府的名義成立治喪理事會,你要親自主持,讓陶安國體體面面地走。雖然犯了一定錯誤,但他為南陽做出的成績不可抹掉,他同樣是值得尊敬的人!第四,把秦二寶被捕的消息發散出去,鼓勵和支持群眾監督和舉報,而且將來審判秦二寶的時候,我們要組織公審,就在人民劇院審理,昭告南陽縣30多萬父老鄉親。」

    說完,又對陸一偉道:「一偉,你今晚連夜起草一份報告,重點把秦二寶他們如何非法從潘成軍手裡奪取煤礦的事情儘可能地寫詳實,明天一早我要帶著去見一見田書記!」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