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0422 蛛絲馬跡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0422 蛛絲馬跡字體大小: A+
     

    回到房間后,陸一偉勞累地往床上一趟,閉目沉思。而三條三下五除二褪掉衣服,跑到衛生間洗澡去了。

    陸一偉一遍又一遍回想著剛才關電梯門時猴子的表情和一舉一動。他神色緊張,手腳慌亂,見到自己又不是老鼠見了貓,幹嘛反映如此強烈?最讓陸一偉感興趣的是,猴子腳上的那雙鞋,一雙白色的阿迪達斯運動鞋。上午在倉庫門口,陸一偉看到的,也正是該品牌的鞋印。

    陸一偉本不是多疑之人,但潘成軍失蹤至今快20個小時了,他怎麼能不著急。看到誰都本能地往腳上瞟一眼,看看與倉庫門口的那個腳印是否匹配。這段時間快把自己訓練成一個辦案高手了,放著本職工作不做,每天都在尋找線索,不得不說是一種諷刺。

    「一偉!你快去洗吧,洗完趕緊睡覺!」三條從衛生間走出來道。

    陸一偉還在發獃,沒有聽到三條說話。

    「喂!發什麼呆啊。」三條走過去推了推陸一偉道。

    陸一偉突然從床上坐起來道:「剛才猴子說他在唱歌,是不是?」

    「好像是吧,怎麼,你也要去?」

    「嗯,你現在聯繫一下猴子,我們過去找他。」

    「你不是早就困了嗎?我看還是算了,早點休息吧。」

    「別廢話!」陸一偉堅持道:「你趕緊聯繫。」

    「好好好!」三條無奈,拿起手機打給了猴子。過一會兒,三條雙手一攤道:「你想唱也沒得唱了,人家有事已經走了。」

    「這麼快?」陸一偉更加懷疑。

    「嗯,他說有點急事就走了,你要想唱我陪你去!」三條不知陸一偉在想什麼,附和道。

    陸一偉想了一會,站起來道:「我下去看看。」說完,奪門而出,乘著電梯來到KTV一層。他沿著走廊挨個房間查看,來到一個堆滿酒瓶、煙霧繚繞的房間停了下來,看到服務員正在打掃,陸一偉問道:「這個房間的客人呢?」

    「剛走!」

    陸一偉看了眼還在播放的屏幕,隨即道:「先不要收拾,待會他們還要回來,讓我在這裡等著。」

    服務員抬起頭半信半疑,在陸一偉威嚴的眼神下走了出去。

    服務員走後,陸一偉將房門反鎖,把燈光全部打開,查看現場環境,試圖找到一些有價值的線索。因為他已經懷疑這是與猴子有一定關係了。

    茶几上,東倒西歪放著一些酒瓶,很多都沒有喝完。煙灰缸里還有未掐滅的香煙,正在冒著煙氣。地上,一瓶酒踢到在地,正流淌著液體。看得出,他們走得很著急。

    由於地面鋪著暗褐色的瓷磚,在強光的照射下顯得暗淡。陸一偉俯下身子,仔仔細細地尋找著腳印。找了一會兒,果然有發現。就在流淌的啤酒未端,一枚腳印依稀可見。陸一偉近乎將身體貼近地板,看到了自己想要的東西。沒錯!同樣的形狀,同樣的紋理,同樣的品牌LOGO,這枚腳印與倉庫門口的腳印幾乎完全一致!

    陸一偉在想,猴子為什麼會綁架潘成軍?難道他知道了一些不該知道的秘密?還有另有隱情?這個推斷讓陸一偉都大吃一驚,他不敢想象,自己的同窗好友居然干出這種事。

    為了得到進一步驗證,陸一偉準備上去和三條進行一次深聊。正要出房門時,手機響了起來。陸一偉掏出來一看,不是自己的手機。於是他尋聲追查,在沙發的側面找到了正在躍動的手機。他拿起來一看,上面來電顯示標註的是「老大」。什麼人會這麼稱呼?一般情況下都是在社會上混的才會這麼稱呼。陸一偉猶豫片刻接了起來,只見對方說道:「和上次一樣,製造個車禍,將潘成軍弄死。記住,不留活口,不留把柄!」說完,掛掉了電話。

    聽到這句話,陸一偉心都提到嗓子眼。他把手機裝進口袋,衝出了房門,到了電梯跟前按了半天都打不開,著急地從一側的樓梯跑了上去。

    進了房間,陸一偉氣喘吁吁地道:「三條,快走,潘成軍有危險!」

    「啊?」三條震驚,愣在那裡。

    「麻溜的,快走啊。」陸一偉催促道。

    三條這才穿好衣服,一同往樓下走去。

    陸一偉冷靜地道:「你現在給猴子打電話,就說你有事找他,不要提我。」

    「為什麼?」

    「別那麼多廢話,讓你打就趕緊打!」陸一偉著急地道。

    三條掏出手機打給猴子,始終無人接聽。道:「看,不接我電話。」

    「再打!」

    三條連續撥打了四五次,依然不接,最後對方乾脆關機。

    三條打電話的同時,陸一偉翻看剛才撿到的那個手機。通訊記錄里找到了猴子,而且聯繫特別頻繁,最讓人驚奇的是,今天早上凌晨到一點多,兩人的通話記錄多達20多條。另外就是與「老大」的聯繫,雖然不多,但也有六七條。所有的證據都表明,這一切都與猴子有關。

    「你這麼著急找猴子幹嘛?另外,我們現在去哪?」三條納悶地問道。

    陸一偉側身道:「三條,我和你說一件事,你一定要沉住氣。我現在懷疑潘成軍是被猴子帶走的。」

    「什麼?」三條猛然踩了腳剎車,兩人差點飛了出去。瞪大眼睛道:「你說什麼?猴子?這怎麼可能?你再怎麼樣也不能懷疑自己的兄弟啊!」

    陸一偉將自己的分析和現場的勘察講了一遍,三條依然不相信,道:「穿同樣品牌鞋的人多了去了,你怎麼就敢肯定是猴子?一偉,你這樣做有點過分,萬一不是,這可是傷感情啊。我倒沒什麼,猴子那人心思重,難道你不顧情分了嗎?」

    「三條!」陸一偉大聲一吼道:「你別這麼激動,你聽我說完。」

    三條還是不冷靜地望向窗外,對陸一偉有了看法。

    陸一偉道:「我當然希望這一切都不是真的,那你仔細回憶一下,猴子和潘成軍接觸過沒?還有,有沒有在他跟前提及過潘成軍的事?」

    三條愣住了!他仔細回憶了一遍道:「一偉,我和你說了假話。猴子確實和潘成軍接觸過很多次,而且關於潘成軍的身世他好像也隱隱約約知道。上次我和潘成軍正在吃飯,猴子跑來借錢,那天我喝多了,就說漏了嘴。」

    越來越接近真相,陸一偉不敢往下想。又道:「你說猴子缺錢,他缺到什麼程度?」

    「店鋪抵押出去了,外面還欠一屁股賭債,具體數額我也不清楚。」三條心慌地道:「一偉,你說真的是猴子乾的?」

    陸一偉長出了口氣道:「我現在從理性上可以確定,但情感上還是不願相信。不知你發現了沒有?猴子見到我眼神就不對,當時我也沒有多想。為什麼知道我們在酒店居住后匆忙離去?這就讓人懷疑了。另外,我在現場撿到了一部手機,可能是他們走得太著急落下的。我還接到一個電話,要今晚弄死潘成軍,你說,這和猴子沒關係嗎?」

    「啊?」三條再次驚嘆,道:「那我們還不趕緊去找,要是晚了,一切都來不及了。」說完,發動了車,如同無頭的蒼蠅在城市裡亂竄。

    陸一偉的思路又回到剛才那個電話上。他努力回憶著那個熟悉而夾雜著南陽口音的聲音在哪裡聽到過,可腦子一片混亂,始終想不起來。突然,手機又劇烈響了起來,依然是「老大」的電話。陸一偉屏住呼吸接了起來,對方道:「把人先給我帶到礦上來,我有話要問他。」

    是秦二寶!陸一偉想起來了。果不其然,原來是秦二寶搞的鬼。可讓陸一偉想不通的是,猴子和秦二寶怎麼扯上了關係?

    掛掉電話,陸一偉冷靜地道:「三條,潘成軍暫時安全。」隨即給顧桐打電話,指點某個地點來接他。

    10分鐘后,顧桐趕了過來。分別時,陸一偉道:「三條,剩下的事我來解決,你不必心慌。我走後,你繼續和猴子聯繫,如果聯繫上了你告訴他,看在大學同學一場的份上,我不會為難他,只要把潘成軍交出來就行。」

    三條痛罵猴子,道:「都他媽的鬼迷心竅了,竟然幹這種事,你放心,只要我聯繫上了,我一定轉告。」

    「好了,就此分別吧。」陸一偉與三條擁抱了下,道:「請原諒我不能參加西餐廳的開業儀式,等這陣子忙完后我一定會送上一份大禮。」

    「別說這些了,找潘成軍要緊,你快走吧。」

    回到南陽縣,張志遠辦公室依舊燈火通明。他不僅等待陸一偉的消息,還在等待白玉新的消息。見到陸一偉后的第一句話就問道:「怎麼樣?找到了?」

    陸一偉搖了搖頭,把事情的來龍去脈講了一遍。

    「你敢肯定今晚會把潘成軍帶到二寶煤礦?」張志遠追問。

    陸一偉道:「電話里如此講到,會不會就不清楚了。」

    「事不宜遲,你現在趕緊到二寶煤礦盯梢,只要看到可疑車輛進入,就立馬報告給我,看來,今晚就是他秦二寶的忌日,一鍋全部端掉!」張志遠憤憤地道。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