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0421 尋找線索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0421 尋找線索字體大小: A+
     

    張志遠不敢隨意下結論,而是問道:「郭書記,昨晚的事調查清楚了沒?」

    郭金柱搖了搖頭道:「振堂到現在還在調查,兩個派出所的所長嘴巴硬得很,一口咬定是接到群眾舉報,與其他人無任何瓜葛。而其他民警只是執行命令,並不清楚事情的經過。但事情絕非這麼簡單,他們查老丁很明顯是做給我看的,現在陶安國又不明不白地死去,這裡面的文章就更大了。另外,我派人查過鑫源煤礦設備公司,沒想到的是這個公司一夜之間人間蒸發,你說蹊蹺不蹊蹺?」

    張志遠沉住氣道:「種種跡象表明,這些事都與李虎剛有著剪不斷的關係,但我們僅僅是推測,一切要等結果出來才能下定論。」

    「嗯。」郭金柱咬著牙道:「我們現在手裡只剩下一個馬林輝,這個人至關重要,我要親自會一會他。」然後又道:「你現在立刻回去,不要放過任何一個細節,只要我們手裡掌握足夠的證據,放到田書記面前,我看他有什麼好說的。如果他還是不管,我就直接去找省領導了。」

    陸一偉到了馬平縣福集鎮,詢問了多個人,都沒有發現潘成軍的下落。此時的陸一偉已經十分堅定,潘成軍很有可能落入秦二寶手裡,這對他們接下來開展工作非常不利。

    事不宜遲,他又返回江東市,與三條一道,基本上把潘成軍可能去的地方地毯式找了一遍,依然一無所獲。直到天黑,兩人才拖著飢餓又疲倦的身子回到了三條的店鋪。

    「一偉,這都怪我,是我沒有把潘成軍看好。」三條自知愧疚,不停地道歉。

    陸一偉沒有責怪三條,道:「你也不要太自責,與你關係不大。怪我大意,明明知道二寶煤礦這段時間不太平,愣是把這麼重要的人物給遺忘了。行了,先不想了,先去吃點東西。」

    到了飯店,兩人點了幾個小菜,要了兩瓶啤酒,一邊吃一邊閑聊了起來。

    「一偉,你說潘成軍不會有危險吧?真是急死人了。」三條依然牽挂著此事,無心吃飯。

    陸一偉道:「應該暫時不會,不過時間長了就不一定了。」

    三條猛然抽了自己兩嘴巴子,連連自責道:「都怨我,要是昨晚不堅持送他回去那會出這種事。」

    陸一偉拉著三條道:「不是都說了嘛,這是真不怪你。既然已經有人盯上了潘成軍,就算你看得再緊,也是沒用的。行了,先吃點吧,一天沒吃東西了。吃完飯你趕緊回去忙,明天西餐廳不是還要開業嗎?你該開開,別因為這是耽誤你的生意。」

    「都啥時候了還想著這事,我都安排下去了,開業推遲了,什麼時候找到潘成軍再開業,要是找不到他,我心裡也不踏實啊。」三條擔心地道。

    三條一味地自責,陸一偉故意轉移話題道:「對了,最近你見黑圈和猴子了沒?」

    「黑圈倒是見了一面,猴子很久沒見到了。」三條突然道:「對了,一偉,黑圈黑道上認識不少朋友,要不讓他試著去找找?」

    「先等等吧,這事我還不想鬧得動靜太大。」陸一偉道:「我們再等一個晚上,如果過了今晚還沒有任何消息,明天我們就廣撒網找,我就不信了,一個人就好好的消失了。」

    「好,我聽你的。先吃飯!」

    吃過飯,兩人沿著大道漫無目的前行,走到一處十字路口時,陸一偉被一個闖紅燈抓拍設備閃了一下,晃得他睜不開眼睛。駛過路口后,陸一偉突然靈光閃現,催促三條道:「三條,快!我們現在馬上返回倉庫。」

    三條不知陸一偉要幹什麼,掉頭往江東市齊揚區快速駛去。

    到了倉庫附近時,陸一偉讓三條減慢速度,用敏銳的眼神仔細掃射著空中。三條好奇地問:「一偉,你在找什麼呢?」

    陸一偉問道:「三條,這一帶怎麼拍照設備怎麼少啊?」

    三條道:「這玩意兒剛剛時興起來,價格比較昂貴,我聽人說,今年就在幾個主要路口安裝了,估計過兩年就都會安裝。我們這一帶雖是新城區,但出於偏遠郊區,車流量少,上頭才沒心思往這裡安裝了。」

    「那倉庫附近有攝像頭沒?」

    三條恍然大悟,明白陸一偉要幹什麼。道:「這個我可真沒留意,這樣,我們繞著這一帶仔細找找。」

    找了一圈下來,一無所獲,讓兩人頗為失望。兩人再次回到倉庫,查看周圍的環境。陸一偉急躁地掏煙,渾身一摸,煙都抽光了。回頭問三條,三條也沒了。無奈,陸一偉看到對面有一個小商店,穿過馬路去買煙。

    進了商店,老闆用異樣的眼光打量著陸一偉,取出一盒煙丟給他,好奇地問道:「兄弟,我看你在這裡轉悠一天了,你是要找潘成軍嗎?」

    聽到老闆如此問話,陸一偉有些激動,連連道:「對對對,我正是要找他,你認識他嗎?」

    「當然認識,他每天到我這裡買東西,我們很熟。」老闆道。

    陸一偉認為這是個很重要的突破口,為了拉近關係,趕緊拆開煙遞給老闆一支,套起了近乎,問道:「我等他一天了,可就是找不到他人。」

    「你是他老鄉?」老闆點燃煙道。

    因為陸一偉到了市裡說的是普通話,一般人分辨不出他是哪裡人。他點頭道:「對!我是他老鄉,福建的。」

    「哦。」老闆道:「我也一天沒見到他了。不過,我聽我婆姨說,昨晚有人把他給抓走了。」

    「啥?」陸一偉儘管已經推測如此,但還是吃了一驚。

    老闆道:「我婆姨每晚都要等上夜班的兒子回來才睡覺。昨晚一點多鐘,她看到一輛黑色的車下來好幾個人,將潘成軍塞到車上就一溜煙跑了。把我老婆嚇得不輕,到現在還在床上躺著了。」

    「當真?」陸一偉追問:「看清對方長什麼樣子了沒?」

    「我還騙你不成!」老闆有些不耐煩地道:「我老婆都嚇成那個樣子了,還顧得上看人?」

    「那為什麼不報警?」陸一偉又問。

    這下徹底激怒了老闆。他將手中的煙丟掉,揮手驅趕陸一偉:「去去去,我要關門了。」

    陸一偉被趕了出來,但得到一個很重要的信息。現在,已經可以肯定潘成軍確實被人帶走了。事不宜遲,兩人再次來到派出所報案,但派出所民警依然堅持48小時底線,道:「再等等,要是確定人找不到了,再來報案,好吧?」

    三條噌地一下子就火了,拍著桌子道:「都清清楚楚地告訴你人被綁架了,你他媽的還堅持48小時,說不定過了今晚人都不在了,你能承擔得起這個責任嗎?」

    「你這是什麼態度?」民警站起來指著三條道:「別給臉不要臉啊,老子今天就明明白白地告訴你,我就不立案,你能把我怎麼著,滾出去!」

    三條那受得了這氣,擼起袖子就要干仗。好在陸一偉比較冷靜,將火冒三丈的三條愣是拖出了派出所。

    「這下怎麼辦?」三條消氣后道。

    陸一偉也是兩眼一抹黑,不知道此時此刻該幹什麼。總不能跑到二寶煤礦找秦二寶要人吧,沒憑沒據的,鬧不好,還會被對方反咬一口。他搖了搖頭道:「我也不知該怎麼辦,我們目前所能做的,只能等待!」

    陸一偉昨晚沒休息好,加上有操勞了一天,身體嚴重透支。他有氣無力地道:「三條,你隨便找一家酒店把我放下吧,我實在太累了,一切等明天再說。」

    「住什麼酒店,跟我回家!」三條道。

    「算了,這會估計嫂子他們都睡了,就不打擾了。聽我的,就在附近找一家吧。」

    三條無奈,跳上車發動了車,沿著大街走到一家四星級酒店停了下來,道:「要不住這?」

    陸一偉側頭看了看,點了點頭。

    「行!晚上我也不回了,留下來陪你,你先下車,我去停車。」

    停好車后,兩人走進了酒店,麻溜地登記好房間,乘著電梯上了十二樓。

    電梯門打開的瞬間,猴子的身影豁然出現在兩人面前。三條一驚,問道:「猴子,你怎麼在這兒?」

    猴子更加震驚,沒想到在這裡與他們相遇了。神情慌亂地道:「我來了幾個朋友,請他們在這裡唱歌,你們這是?」

    三條反應快,道:「陪一偉來這裡辦事,時間太晚了就近找了個住處,真沒想到在這裡遇到你,你可好一陣子沒我那裡了。你小子最近又在忙活什麼?」

    猴子說話時,不敢直視陸一偉,笑了笑道:「能忙活什麼,還是老本行唄。」

    「你他娘的還在賭博?」三條氣憤地道:「都把一個店鋪輸光了,還搭了個老婆,你他娘的狗改不了吃屎。」然後上下打量了一番,又道:「你這是發財了?金鏈子都帶上了。」

    猴子尷尬笑了笑,道:「發什麼財啊,不說了,我朋友還在等我,要不你們待會也下來喝杯酒?」

    「那你去吧,我們就不去湊熱鬧了。」三條道。

    陸一偉至始至終沒有說話,臨走時道:「猴子,三條說得對,戒賭吧。」

    猴子按下電梯開關,低頭苦笑了下道:「謝謝兄弟,我會的。」

    就在電梯關門的一瞬間,陸一偉無意之間發現猴子身上異樣的特徵。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