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0415 母子情深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0415 母子情深字體大小: A+
     

    陸一偉將夏瑾和送回學校后,戀戀不捨地道:「瑾和,我的回南陽了,還有很多工作要去做,以後要是工作不忙的話,我爭取每天晚上過來陪你。」

    夏瑾和隔著車窗撫摸著陸一偉的臉頰,臉上寫滿難以割捨的情感。每次分別,都有不同的心情。她強顏歡笑道:「你去吧,工作要緊,要是晚了就不要過來了,天黑我怕你開車不安全,心裡裝著我就成。」

    陸一偉微笑道:「這下是不是該請姚娜吃飯了?」

    「呵呵。」夏瑾和笑著道:「行,我們改天一定要好好請她兩口子吃一頓大餐。」

    「對了。」陸一偉道:「我一朋友在江東市新開了一家西餐廳,過兩天開業,還邀請我們去捧場,要不一起去?」

    「好啊,你定時間吧。」夏瑾和道:「馬上要開學了,過了這些天我也有的忙了。」

    陸一偉又想起了楚楚,道:「待會你要不忙的話,再去一趟張縣長家,看看是怎麼回事,有什麼情況及時給我打電話。」

    儘管有太多的不舍,車子還是發動了。陸一偉透過倒車鏡望著踮腳不停揮手的夏瑾和,漸行漸遠,直到拐彎處消失在天際,他迷亂的眼神才回到正前方,打開收音機,將音量調到最高,身體跟著音樂節奏扭動起來,難以掩飾內心的激動。

    回到南陽縣,陸一偉徑直回了家,他要把這個好消息第一時間與家人分享。

    母親劉翠蘭在忙活著擺弄院里的葡萄藤,看到兒子回來,臉色驟變,不開心地道:「一偉,你一天到晚在忙什麼?工作再忙也得回家呀,你說說你,今年回了家幾次,掰著手指頭都能數過來。我告訴你,以後你要是……這是什麼?」

    就在母親嘮叨的時候,陸一偉變戲法似的從口袋裡掏出結婚證,頑皮地在母親面前晃來晃去,嘻嘻哈哈道:「就不告訴你。」

    劉翠蘭和陸衛國屬包辦婚姻,見了一次面就結婚,沒領過什麼結婚證,一輩子就這樣過來了,也沒見過結婚證長什麼樣子。看到兒子臉上洋溢著幸福的笑容,她已經有所預感,停下手中的活,追問陸一偉:「啥東西?快讓媽看看!」

    「就不給,就不給!」說完,像個孩子般天真地衝進了屋。

    劉翠蘭家庭教育相對寬鬆,很少和子女擺出一副家長的威嚴,相反經常打鬧成一片,一家人顯得和和睦睦,其樂融融。同樣是子女,作為父母的肯定是一視同仁,但每個人心中都有一桿稱,總會將愛和關懷偏向某一個子女。好比陸一偉家,劉翠蘭相對而言更喜歡陸一偉,而父親陸衛國喜歡女兒陸玲多一點。

    對於陸一偉的經歷,劉翠蘭長長在一個人的時候偷偷抹眼淚,她總覺得這一切都是她造成的。母愛是無私的,無論在什麼時候,無論多大年紀,永遠是操不完的心,滿滿的都是牽挂。

    「一偉,快讓媽看看,到底是什麼?」劉翠蘭緊追其後,追進了屋裡。

    陸一偉將結婚證鄭重其事地交到母親手裡,道:「媽,告訴你個好消息,我和瑾和領結婚證了,也就是說從此刻開始,我們倆就正式成為夫妻了!」

    「什麼?真的?」劉翠蘭一個趔趄,激動得渾身顫抖。趕忙坐到沙發上眯著眼睛仔細看著結婚證。

    「快給媽拿老花鏡來。」劉翠蘭眼睛花了,看了半天愣是沒看清一個字。

    戴上眼鏡,劉翠蘭這才看清了陸一偉和夏瑾和的結婚照,越看心情越激動,到最後捂著嘴巴痛哭起來,嘴裡不停地道:「好,好,我兒結婚了,好……」

    「媽!你這是幹嘛?好好的哭什麼啊。」陸一偉從茶几上扯出一張面巾紙塞到母親手裡道。

    「媽,這是高興!」然後有些不信任地問道:「這就算結婚了?」

    「那還要咋地!」

    劉翠蘭還是有些不敢相信這是真的,起身挪到窗檯借著太陽光,如同考古一般,又仔仔細細地看了一遍,已是老淚縱橫。

    「快走,兒子!」劉翠蘭突然迫不及待地道:「你開車把我送回老家去,我要把這個好消息告訴你爸。」

    自從入伏以後,陸老爺子就搬回了老家居住。在城裡,他一切都顯得不自由。以前還下地乾乾活,到了城裡每天吃了睡,睡了吃,連個說話的人都沒有,生活過得實在憋屈。於是,他借口回家種地就回老家了。

    見母親如此焦急,陸一偉隨即將楚楚的事說了出來。

    劉翠蘭聽完,眼神里流露出同情狀,不假思索地道:「太可憐了,那你把孩子帶過來吧,正好我也回去給你爸做幾天飯,馬上就要收秋了,我怕他吃不好,反正你也不回家,我一個人待著也沒意思。不過,人家是城裡的姑娘,我就怕招待不周。」

    聽到母親如此爽快,陸一偉抱緊母親道:「媽,我就知道你會同意。只要楚楚願意來,我相信她慢慢會適應的。」

    「對了!」劉翠蘭突然道:「你還記得你王叔不?」

    「王叔?就是咱村放羊的那個嗎?」

    「對對對,就是他。」

    「怎麼了?」

    劉翠蘭道:「我記得他兒子早些年得過這種病,後來不是給治好了嗎?」

    陸一偉納悶,道:「他兒子不是死了嗎?何況他兒子得的也不是牛皮癬啊,好像是麻風。」

    劉翠蘭振振有詞道:「麻風不也是皮膚病嘛,道理是一樣的,要不讓他給治治?」

    「媽,你可省省吧。」陸一偉覺得有些好笑,道:「麻風和牛皮癬是兩種概念,別到頭來把人家的病情加重了,耽誤了人家,這事就不要你操心了。」

    「算了,算了,再說吧,你現在把我送回老家,快點的,正好我回去收拾收拾!」劉翠蘭又把心思回到兒子的婚事上。

    陸一偉難為情地道:「媽,待會我得去單位,要不等中午休息了我送您回去?」

    「等不及了。」劉翠蘭手一揚,將圍巾扯下來道:「我現在坐班車回,不用管我了。」說完,將結婚證揣到衣兜里,著急忙慌地往門外走。

    望著母親「可愛」的背影,陸一偉無奈地搖了搖頭。

    私事辦完了,陸一偉將大門鎖好,馬不停蹄趕到了縣委大院。

    剛上了二樓,陸一偉就感覺到緊張的氣氛,走廊里一個人都沒有,各個房間都大門緊閉著。要在平時,各科室人流穿梭,忙得不亦樂乎。為了不冒冒失失撞到槍口上,陸一偉先去了政府辦主任李建偉辦公室。

    剛進門,李建偉就迅速起身,打開門伸出頭探了探,然後將門反鎖,拉著陸一偉進了卧室,小聲地道:「你可算回來了,今天上午蘇市長和張縣長在辦公室吵起來了,吵得老凶了。」

    「啊?」陸一偉驚訝地道:「還有這事?因為什麼?」

    李建偉再次警惕地看了下房門,道:「具體因為什麼我也不太清楚,不過我聽說好像是因為石灣鄉征地補償的事。還有,二寶煤礦馬林輝出了事,蘇市長責怪張縣長沒向他彙報,導致他很被動。」

    「哦。」陸一偉有些恍惚,木訥地點了點頭。

    李建偉拉著陸一偉的手道:「一偉,你和老哥說實話,我聽說馬林輝的事整的動靜很大,都牽扯到市人大李主任了,這到底是不是真的?」

    關於二寶煤礦的行動,只有張志遠、白玉新和陸一偉三人知道,陸一偉當然不能泄密了。假裝驚訝地道:「真的?」

    李建偉見陸一偉這番模樣,指著他道:「裝,裝,你給我裝!一偉,咱倆的關係你還不告訴我,太不夠哥們了。」

    陸一偉作痛苦狀,道:「老哥,這事我真不知道,何況牽扯到市領導,那我就更不知道了。是,我經常跟在張縣長身邊,但事關重大決策的事根本不會讓我知道。」

    李建偉知道從陸一偉嘴裡撬不出什麼,只好道:「算了,這事不光我知道,在整個南陽縣都傳得沸沸揚揚。有人說,馬林輝得罪了市政法委書記侯永志,找茬將其抓起來。沒想到這馬林輝還留一手,直接找人將侯書記撞成植物人了。另外,還有人說,馬林輝被抓的當晚,市人大的領導去了,黑幫也去了,就連咱石灣鄉派出所都出警了,我靠!好不熱鬧!估計蘇市長就因為這事和張縣長慪氣呢。」

    紙里包不住火,官場有任何風吹草動,就引得底下人肆意揣測。照目前看,傳言百分之八九十都是真的。看來,要保守秘密,在信息發達的當下是不可能了。

    陸一偉道:「李主任,我聽說馬林輝是因攜帶槍支被抓捕的,這與侯書記出車禍沒有本質關係,也不存在得罪不得罪的事。」

    李建偉也覺得自己話有些多了,畢竟陸一偉是張志遠身邊的人,連忙道:「行了,咱不去關這些閑事了。對了,還有一件事不知你聽說了沒有?今天早上原北河村煤礦礦長郭凱盛帶著一幫人跑到工業園區施工現場將牛福勇給打了,這不白縣長正在北河鎮緊急處理呢。」

    「啥?真的?」陸一偉再次驚愕,牛福勇發生了這麼的事居然沒給自己打電話。

    「可不是嘛!」李建偉道:「那郭凱盛非說牛福勇搶奪了他的煤礦,還揚言道,只要他在一天,工業園區就甭想動工。除非把屬於自己的股份拿回來。」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