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0412 我看誰敢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0412 我看誰敢字體大小: A+
     

    在另一間審訊室,夏瑾和沒有陸一偉想象的那樣脆弱,而是很冷靜地面對問詢的民警,道:「我是北州大學外語系的副教授,隔壁男的是南陽縣政府辦的副主任,我們是戀人關係,你們這樣做,是在藐視人權,藐視法律,如果在美國,你們下半輩子都在牢獄中度過吧。告訴你們,不管今天的事是怎麼發生的,我出去后一定要到法院起訴你們。」

    「哈哈……」民警被夏瑾和一本正經的樣子笑得前仰后翻,一邊道:「還告我們?哈哈,真是太好笑了,我還是第一次聽說。隨便告,想怎麼告就怎麼告,我們才不怕你嘞!但前提是,你得走出這裡。」

    夏瑾和穿著陸一偉的用力一裹,口袋裡一個硬邦邦的東西碰到了肌膚,她用心感觸東西的形狀和大小,可以判定是一部手機。她迅速調整心態,直起身板道:「我要上廁所!」

    「忍著!」民警毫不客氣道:「我們這裡的廁所壞了,你要是老實交代,我可以考慮帶你去!」民警看到頗有姿色的夏瑾和,頓時垂涎三尺,意淫著齷蹉的事。

    「不行,我憋不住了。」夏瑾和假裝痛苦狀。

    民警常年工作在一線,對這種伎倆見慣不慣了,但人家提出生理要求,也不能坐視不理,那樣的話真成對方所說,沒有人權了。他不耐煩地將手中的筆往桌子上一丟,起身道:「等著!」說完,出了問詢室。

    過了一會兒,民警走了進來道:「我們值班的沒有女同志,沒辦法,要去只能男同志跟著你了,你選擇吧。」

    夏瑾和顧不上管這些,假裝感激地點了點頭。

    到了廁所門口,民警道:「你最好別耍什麼花樣,快點的!」

    夏瑾和進了廁所后,迅速從兜里掏出手機,打開一看,手機居然沒電,這下讓她著急了。

    她慌張地摳掉電池,再次安裝上去,好在有點虛電,手機開機了,她哆嗦著翻看通話記錄,看到張志遠后,直接撥了出去。

    「嘟……嘟……」對方一直無人接聽,眼看手機一直提示電量低,隨時可能就斷電,夏瑾和越發著急,急得嘴裡默念道:「快接啊!」

    「好了沒?」外面的民警喊叫道。

    夏瑾和在抬頭的一瞬間,電話接通了,她以最快的速度道:「張縣長,我們在解放路街道派出——」還沒說完,手機已經自動關機了。夏瑾和兩眼一黑,倍感絕望。將手機往衣兜一踹,冷靜了片刻,走了出去。

    而正躺在床上的張志遠被這個莫名其妙的電話倍感詫異。他打開檯燈,仔細瞧了瞧手機,沒錯,確實是陸一偉的小號。這個手機就是平時工作用的,可怎麼是一個女人打過來的?另外,深更半夜打電話說了一半又掛了,難道是打錯了?

    謝玉芬被燈光刺一下眼睛,埋怨地道:「大半夜的,讓不讓人睡覺了?快關了燈!」

    張志遠沒再理會,關掉燈躺了下去。可他挨著枕頭怎麼也睡不著,腦子裡盤桓著剛才的那個女子的聲音。

    突然他似乎想起了這個聲音,與今天夏瑾和的聲音特別像。想到這一點,他無心睡意,跳下床來到客廳打開燈,坐在沙發上給陸一偉回撥了過去。對方是關機!讓張志遠更迦納悶,隨即他撥打陸一偉的另外一個號碼,依然是關機,一股不祥預感湧上心頭。

    他拿起茶几上的煙點燃,凝神望著前方回想剛才夏瑾和的話。由於自己處於半醒狀態,加上對方聲音低,基本沒有聽清對方說什麼,隱約聽到個解放路什麼的。另外,夏瑾和的語氣短促,似乎確實遇到什麼困難了。

    「解放路,解放路……」張志遠閉上眼睛一遍遍默念著,努力回憶著夏瑾和的話,可怎麼也想不起來。但可以肯定的是,陸一偉和夏瑾和應該在一起,而且遇到了困難。想到此,他再也坐不住了,站起來在客廳踱來踱去想著對策。

    「解放路,解放路……」張志遠打破思維往下想,似乎想到了什麼。穿好衣服,快速下了樓跑到黑黢黢的大街上,隨便打了輛計程車上去,卻不知該去哪。

    計程車司機看到對方著急忙慌的樣子,以為要去醫院,道:「師傅,去哪個醫院?」

    「什麼去醫院?你先把我拉到解放路上。」張志遠望著前方道。

    「解放路?解放路那麼大,你到底要去哪?」司機納悶地問道。

    「先不管了,你往前走就成了。」張志遠懶得搭理司機。可司機偏偏是個話嘮,可能是夜間開車一個人太寂寞了,抓著張志遠一個勁地聊:「是不是孩子在網吧?這種事我見多了,常常有家長半夜出來找孩子。我告訴你啊,網吧集中在解放路的文化街一帶,整個一條街都是網吧,裡面全都是孩子,那傢伙!燈火徹夜通明,號稱不夜街,我這就帶你去。」

    「前兩天,有個孩子在網吧花光了錢,沒錢上網就跑到外面搶劫去,搶了錢就又回到網吧若無其事的上網玩遊戲,警察站在身後都不知道。好傢夥!現在的孩子啊,一點社會責任都沒有,真不知道他爹媽是怎麼教育的……」

    司機的無意之語,霎間提醒了張志遠。「警察」?對!張志遠他們是不是在派出所?他好像回憶起來了,夏瑾和說了個「派」字了,他立馬打斷司機的話,道:「去解放路派出所!」

    司機覺得有意思了,道:「師傅,我可不是說你啊,但是現在的孩子確實該管管了,成天不好好學習,就知道玩,這以後可怎麼辦呢,我家孩子我看得可嚴了,甭說上網,就連放假了都不許他出去玩,他媽就在家裡守著……」

    司機繼續喋喋不休嘮叨,張志遠火急火燎地望著窗外,看到派出所后,急得打斷司機道:「快,到前面停車!」

    下車時,張志遠丟下50元不等找錢就快速走進了派出所。

    派出所有幾個房間亮的燈,張志遠也不確定自己的判斷是否準確,他進去后徑直往亮燈的方向走去。這時,被一個民警攔了下來:「喂喂喂!說你呢,往那走了?回來!」

    張志遠停止腳步,折返回來道:「民警同志,請問有沒有個叫陸一偉的?」

    民警哪管對方是什麼身份,不過通過說話的語氣和氣質應該是個官員,但沒有給對方面子,道:「要找人明天再來,深更半夜的,神經病啊,快走,快走!」

    張志遠四周看了看,確實也不像發生了什麼事,難道是自己的耳朵聽錯了?懷著疑問打算去別的地方找找。剛走了幾步,就聽到走廊盡頭傳來了熟悉的聲音,他豎耳一聽,依然不敢確認。他迅速掉頭,加快腳步往裡面走去。

    「喂喂!你的耳朵聾了?聽不見讓你出去?快滾!」民警高聲喊道。眼看張志遠就逼近問詢室,民警慌了,快速跑上來拉住張志遠,道:「你他媽的是不是活膩了?信不信老子把你關起來?」

    這時,問詢室的房門打開了,審訊陸一偉的男子帶著怒氣走了出來。就在開門的一霎,張志遠看到了帶著手銬坐在那裡的陸一偉。還不等男子開口,張志遠上前就摔了一巴掌,狠狠地瞪了一眼道:「滾!瞎了你的狗眼!」說完,一腳把門踹開走了進去。

    陸一偉看到張志遠,彷彿看了救星,眼睛放光,卻有一絲羞愧隱藏在眼神里。

    張志遠火了,指著陸一偉對那男子道:「打開!」

    「你他媽的是誰啊?有什麼權力命令我?」說完,就要還剛才的一巴掌。其他房間的民警聽到聲音后聞訊趕來,擼起袖子準備圍攻張志遠。

    「我看誰敢!」張志遠氣沉丹田一吼,從氣勢上就把民警給震懾住了,愣在那裡不作聲。張志遠繼續道:「我給你一次機會,識相的趕緊打開,待會就由不得你了。」

    男子看到張志遠有領導的做派,不敢大意,但還是嘴硬著道:「我不管你是誰,此人犯了錯誤,抓姦在床上,人絕對不能放。」

    「好!你等著!」說完,掏出手機找到郭金柱的電話打了過去。張志遠本以為會打擾郭金柱休息,沒想到對方很快就接了起來,略顯疲憊地道:「志遠,這麼晚了,有事?」

    張志遠把大致情況說了一遍,郭金柱頓時暴跳如雷,憤慨地道:「還有這事?你等著,我馬上就過去。」

    打完電話,張志遠大搖大擺走出去尋找夏瑾和。而民警們都失神地楞在那裡,因為剛才口中的那個「郭書記」,足以讓他們膽戰心驚。

    放還是不放?一時間難以決定。男子也學著張志遠打起了電話,是否在請示什麼人。

    不一會兒,男子硬氣地走了進來,對在場的民警道:「所長說了,一個都不許放,什麼人求情都不行!」

    「我行不行?」這時,市公安局局長李振堂已經帶著怒氣昂首闊步走了進來。

    「李局……您」男子嚇得腿軟,頓時癱倒在地。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