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0410 狂風暴雨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0410 狂風暴雨字體大小: A+
     

    陸一偉不依不饒道:「瑾和,我知道你關心我,但我是男人,總得讓我有點面子吧。」

    夏瑾和看到陸一偉一本正經的樣子,楞了半天道:「好好好,給你留點面子,那這樣吧,裝潢的錢我出,買傢具電器的錢你出,這總可以了吧。」

    「行!」陸一偉臉上露出笑容道:「明天我拿10萬元交給你,你喜歡什麼就買什麼,咱就挑貴的買,嘿嘿!」

    「10萬?你是大款啊。」夏瑾和聽到這麼大的數目驚奇地道:「那用的了那麼多,太多了,這樣吧,你給我3萬就夠了。」

    「6萬!你再討價還價我可翻臉了啊。」陸一偉假裝生氣地道。

    「行行行,就聽你的。」夏瑾和像一隻溫順的小鹿依偎在陸一偉寬大結實的肩膀上,倍感溫暖。

    夏瑾和確實是喝多了,剛出門就扶著電線杆狂吐。陸一偉一邊為其拍後背一邊自責道:「都怪我,明知道你不勝酒力,還讓你喝這麼多。」

    夏瑾和緩慢地直起腰來,臉蛋紅撲撲的,就像秋天的蘋果,白里透著紅,讓人看著就想咬一口。她費力抬起眼皮道:「今天高興,我樂意!」

    時間不早了,陸一偉也不打算送夏瑾和回寢室了。抬頭一看,正好火鍋店樓頂上就是一家酒店,於是扶著夏瑾和進了酒店。

    「服務員,登記一個房間。」陸一偉一邊說一邊還要照顧連站都站不穩的夏瑾和。

    服務員見此情景,道:「先生,請問您要登記幾個房間?」

    「一個!你沒聽到嗎?」陸一偉有些不耐煩地道。

    「那這位小姐是?」服務員謹慎地道。

    「什麼小姐?你這是什麼態度?有你這樣說話的嗎?你把你老闆叫來!」陸一偉喝了不少,聽到一句不入耳的話就難以接受。

    「不不不,先生您誤解我的意思了,我這就給你登記房間,請出示一下身份證。」服務員紅著臉道。

    「啪!」陸一偉將身份證丟到了吧台,道:「快點的,沒看到我老婆喝多了嗎?」

    服務員麻溜地辦理好手續,恭敬地將房卡遞給了陸一偉。臨上樓前,服務員還是不忘提醒一句:「先生,最近嚴打……」

    「你到底什麼意思!」陸一偉返回來怒聲吼道:「你啥意思?瞎了你的狗眼,你那隻眼睛看著像?」

    服務員被陸一偉嚇得蜷縮在那裡,不再吭聲。

    這時,一個肥胖的男子走出來趕緊上來解圍,先是與陸一偉笑了下,然後回頭訓斥服務員:「會不會說話啊?你看這位老闆像是那種人嗎?一邊去!」又轉過頭賠笑道:「老闆,實在對不起了,新來的不懂事,你大人不記小人過,在我們這裡絕對安全,你大可放心的住宿,一切都由我頂著,來來來,我送您上去!」

    肥胖男子很會說話,三言兩語化解了誤會,將其送到三樓客房。為了表示賠罪,還特意送了一份水果宵夜。

    進了房間,陸一偉把門反鎖,將沉重的夏瑾和扶到床上。夏瑾和挨著枕頭,翻了個身,四腳朝天閉著眼睛躺在那裡。陸一偉饑渴難耐,正準備撲上去時,夏瑾和包里的手機響了起來,如同冰冷的涼水從陸一偉頭上澆下來,讓他清醒了許多。

    夏瑾和睜開雙眼,用手努力拿到床頭柜上的包,掏出手機看了看,然後操作了一番,合上,裝進包里,看到陸一偉如同木頭樁子一般杵在那裡,捂著嘴巴笑了起來。

    「等著,我先去洗澡!」夏瑾和知道陸一偉心裡想什麼,莞爾一笑離去。

    房間里儘管開著空調,但依然悶熱。陸一偉躺在床上點燃一支煙,拿起遙控器打開電視,百無聊賴地翻看著電視。巧的是,正好播放今天下午副省長邱遠航調研創衛的新聞。

    電視里同期聲道:「副省長邱遠航先後來到解放路、通化路、天同河以及新城區檢查督查我市的創建省級衛生城市工作,每到一處,他都詳細詢問工程進展情況,對存在的問題和不足要求立即整改。他指出,北州市今年創建省級衛生城市,是改善人居環境,提升城市形象,提高群眾生活水平的一項重大民生工程,意義重大。他要求,全市上下要形成聯動機制,積极參与投身到這項工作中來。同時,要儘快工程進度,務必於10月底完成全部工程,接受省創衛考核組驗收。他強調,創衛工作不僅是一項民生工程,更是一項政治任務,各縣市區,各單位的一把手負主要責任,對落實不力,工作不實的要加大問責力度……」

    陸一偉不關心主持人講了什麼,而是專註有誰陪同。他看到了市委副書記郭金柱的影子,也看到了市人大主任李虎剛的身影,這個不尋常的「組合」搭配的十分詭異。

    首先,市人大對政府本身就不對口,李虎剛乾嘛要參加這次調研呢?其次,李虎剛也不分管創衛工作,而是由常務副市長主抓,他陪同又是為何?聯想起李虎剛和邱遠航的關係,再將最近發生的事聯繫起來,陸一偉嗅出不一樣的味道。他感覺,邱遠航此行的目的不是來調研,而是以調研為借口給李虎剛撐腰來了。

    在譚老家,陸一偉斷斷續續聽到些近期的變化,得知李虎剛玩了一招金蟬脫殼,在憤慨之餘著實佩服此人的手段。在這件事情上,已經從馬林輝與南陽的關係轉移到郭金柱和李虎剛的鬥爭上了,這是他始料未及的。自己就是個基層官員,那能想到上層官場的鬥爭是多麼殘酷,不過通過這件事,他似乎看懂了些。基層官員鬥爭都是小打小鬧,問題擺在明面上,手段拙劣,沒有任何藝術性可言。而高層的鬥爭相對高雅,玩得就是智慧,玩得就是頭腦,明面上和和氣氣,暗裡地互相較勁,誰想贏那就看誰的手段高明了。

    陸一偉憑直覺判斷,郭金柱不是李虎剛的對手。郭金柱心裡藏不住事,過於耿直,而且是非好壞都寫到臉上。相反,李虎剛就是一隻笑面虎,無論在什麼場合,無論面對朋友還是對手,總是面帶笑容,城府隱藏得極深。就憑他在馬林輝被捕后所做出的反映,確實讓人不得不佩服。

    與老婆離婚,然後以老婆的名義開公司,再接著通過各種渠道轉移到已是加拿大戶籍的女兒手中,這種伎倆,不是一般人能夠想到的,更不是一般人能夠做到的。

    「滴滴……」夏瑾和包里的手機又響了,打斷了陸一偉的思路。陸一偉側頭望了一眼,他很想看看是誰給夏瑾和發簡訊,但強忍著好奇心又回到了電視上。

    「老公,我洗好了,你趕緊去洗。」這時,夏瑾和裹著浴巾從衛生間一邊擦頭髮一邊道。

    「好嘞!」陸一偉一個鯉魚打挺跳下床,飛奔到衛生間三下五除二洗完,前後用了不到3分鐘。

    「你就洗完了?」夏瑾和還在擦頭,瞪大雙眼驚訝地看著一絲不掛地陸一偉。

    陸一偉站在那裡,指了指下面,戲謔地道:「關鍵部位乾淨就成了,我等不及了。」說完,一下子將夏瑾和撲倒在床上……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