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0408 浪漫求婚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0408 浪漫求婚字體大小: A+
     

    一行人快步上了樓,迫不及待地想見一見變好的楚楚。沒想到夏瑾和將其堵在門口,小聲道:「你們輕輕地進來,讓孩子多享受一會陽光。」

    幾人躡手躡腳走到客廳,側著身看到楚楚托著下巴望著藍天,那一刻,張志遠和謝玉芬破碎的心發出了震耳發聵的吶喊聲,孩子有救了。

    就這樣,幾人一言不發,默默地看著孩子,用心靈相互感受彼此的溫度。謝玉芬不時地沖著夏瑾和點頭,表示感謝。

    過了許久,夏瑾和走到楚楚房間,拉著她的小手道:「楚楚,你看,你媽媽和爸爸為你操碎了心,尤其是你媽媽,鬢角滿是白髮,你希望你爸媽老去嗎?要是有一天他們真的離開了你,你連最起碼的溫暖都沒有了。楚楚,為了你,你爸媽什麼都願意付出,而我們應該時常懷揣感恩的心,用自己的實際行動回報他們,你說對嗎?」

    「媽媽!」不等夏瑾和說完,楚楚一下子撲到謝玉芬懷裡。兩人如同重逢,眼淚在空中飛舞。

    看到這一幕,夏瑾和想起了她逝去的父親,忍不住流下了眼淚。

    楚楚心態的突然轉變,讓張志遠始料未及。一家人抱著哭泣了一會,又回到剛才的那個問題上,張志遠問:「楚楚,要你到一個陌生的地方生活一段時間,你願意嗎?」

    楚楚轉過掛滿眼淚的臉龐,尋求夏瑾和的幫助。

    夏瑾和點頭鼓勵,楚楚回答道:「我願意。」

    「好,好閨女!」張志遠臉上浮出笑容,在臉頰上親吻了一口。

    解開了心結,陸一偉和夏瑾和該離開了,就在道別的時候,楚楚如同受傷的小鹿般死死地拉住夏瑾和,眼神里再次出現恐慌,喃喃道:「姐姐,你不要走,我害怕……」

    謝玉芬也發出哀求的眼神,道:「夏教授,孩子剛剛好,要不你陪她多說說話吧,我求求你了。」

    看到此情此景,夏瑾和丟下傷口剛剛癒合的楚楚,拉著楚楚回到房間,給她講起了童話故事……

    客廳里,謝玉芬態度驟變,感激地道:「一偉,我真不知道該怎麼感謝你和夏教授才好,謝謝,真的謝謝,要是孩子好了,你們就是她的大恩人啊。」

    陸一偉連忙道:「嫂子,您千萬別這麼說。其實我們也沒做什麼,最關鍵的是,我們和楚楚有緣,要不然楚楚也不會聽我們的,您說對吧?」

    「是是是,你說得對!」謝玉芬道:「她姑姑、舅舅,還有她大姨,不知來了多少次,勸說了多少回,都被楚楚打了出去。你說也奇怪了啊,楚楚竟然被夏教授三下五除二就給說服了,簡直太不可思議了。」

    張志遠在一旁得意地道:「我帶一偉到咱家算是來對了吧?呵呵。」

    「來對了,來對了!」謝玉芬道:「一偉,以後你們還要常來,這裡雖然不成個家,但有了你們就有了家的溫暖,好嗎?」

    「好,我以後一定會常來!」陸一偉答應道。

    張志遠蹙眉道:「一偉,要是讓你爸媽帶著楚楚,這多麻煩啊,二老不會不答應吧?」

    「不會的,我爸媽最喜歡孩子了。我相信他們一定會精心照料楚楚的,這點你們大可放心。」

    「既然這樣,那就麻煩二老了。我們也不能讓他白帶,這樣吧,每個月給二老1000元,好嗎?」張志遠道。

    提及錢,陸一偉略顯沉重地道:「張縣長,嫂子,其實你們剛才的談話我都聽到了,我知道你們為了楚楚付出了很多。現在只不過是從心理上疏導,接下來還需要大量的藥物進行治療,這可都是要花錢的啊,所以,我怎麼可能要你們的錢呢。」說完,從口袋裡掏出銀行卡放在謝玉芬手裡,道:「嫂子,我知道你們缺錢用,這裡面有100萬元,除了還債,剩下的應該夠給楚楚看病了。你們放心,這錢絕對是乾淨的,來路正,就當我替你們二人分擔點困難吧。」

    聽到陸一偉這樣善解人意,張志遠心裡極其不是滋味。感動地道:「一偉啊,你的心我全明白,我和你嫂子領了,真的,謝謝。為了楚楚,你們幾乎是全家出動,把夏教授請過來,又讓你爸媽照顧,現在又要給錢,換做任何一個人都不可能如此做,比我的那些親戚朋友強了不知多少倍。心意我收下了,但是錢我不能要,玉芬,把卡還給一偉。」

    如果說萬八千,或許謝玉芬就收下了,但聽到這麼龐大的數字說什麼都不敢收,將銀行卡塞到陸一偉手裡道:「這可萬萬使不得,你趕緊收起。」

    陸一偉把卡又推給謝玉芬道:「嫂子,這錢是我借給你們的,你們一定要收下……」

    「收起來!」張志遠突然嚴肅地道:「你要再不收起來,我可請你出去了啊。」

    陸一偉尷尬地拿著銀行卡,放也不是,不放也不是。

    張志遠道:「錢的事我會想辦法,我怎麼能要你的呢。你所做的,已經足夠證明你的良心,我和你嫂子真誠地收下了。」

    陸一偉無奈,只好把銀行卡裝到兜里,道:「張縣長,我真沒別的意思。」

    張志遠點點頭道:「我知道。」

    一下午,夏瑾和陪著楚楚又是講故事,又是唱歌,楚楚簡直換了個人似的,不時地發出銀鈴般的笑聲,為這個冷冰冰的家增添了一絲溫暖。

    不知不覺天黑了,是該道別的時候了。楚楚已經和夏瑾和建立了深厚的友誼,拉著手哭泣著就不讓走。無論謝玉芬怎麼勸說,都不管用。

    夏瑾和微笑著道:「楚楚,今天姐姐交給你一首《明天會更好》,你今晚好好練習一下,明天姐姐過來聽你唱歌,好嗎?」

    楚楚眨動著明亮的眸子道:「你明天真的會來嗎?」

    夏瑾和蹲下摸了摸楚楚的小臉蛋道:「一定會的,姐姐還要帶你去一個世外桃源,咱們一起下河抓魚好不好?」

    「真的?那太好了!」楚楚興奮地跳了起來。

    在夏瑾和的耐心勸說下,楚楚總算同意二人離開。張志遠將二人送到樓下,感慨地道:「夏教授,今天真要謝謝你了,本應該請你們吃頓飯,但家裡的情況你也看到了。這樣吧,明天到了南陽,我要請你們家人一起吃飯,好嗎?」

    道別了張志遠,陸一偉拉著夏瑾和的手往小區外面走。剛出了大門,陸一偉一下子將夏瑾和抱了起來,把夏瑾和嚇了一大跳:「哎呀,嚇死我了,你要幹嘛?」

    陸一偉不管周圍的人,抱著夏瑾和轉了幾圈,然後停下來,在臉上一通狂吻。夏瑾和被陸一偉稀疏的鬍子扎得直痒痒,縮著脖子不停地笑著。

    陸一偉忘記了從前的不愉快,拉著夏瑾和往天同河的方向跑去,在一處相對僻靜的地方停了下來。陸一偉喘著粗氣,仔細端詳著夏瑾和,然後道:「你閉上眼睛。」

    「閉上眼睛幹嘛?你不會把我推到河裡面餵魚吧?」陸一偉說出這句話時,夏瑾和已經明白接下來要發生什麼事,但她盡量保持一份神秘,開玩笑地道。

    「讓你閉上就閉上!」陸一偉用手指勾了下夏瑾和的鼻頭,又戳了下腦門。

    「好!」夏瑾和閉上眼睛,突然「撲哧」笑出聲來,接著蹲在地上大笑起來。

    「你幹嘛啊?」陸一偉見夏瑾和如此,竟然不顧大男人身份,撒起嬌來。

    「好了,好了。」夏瑾和站了起來,再次閉上眼睛。

    陸一偉變戲法地從口袋裡掏出一個首飾盒子,輕輕地啟開,然後牽著夏瑾和的手半蹲在地,鄭重其事地道:「瑾和,從我見到你的第一眼起,我就愛上了你。或許,人生就這麼有戲劇性,老天將最美的你賜給了我,讓我在時間的轉彎遇到了你,讓我在時空的光年喜歡上了你,讓在初春的細雨愛上了你,今天,我要以大地和未來的名義,讓天同河作證,鄭重地向您求婚……」

    其實,在陸一偉喊出自己的名字時,夏瑾和的心已經融化了。她雖然閉著眼睛,卻透過朦朧,看到了他臉上的真誠,看到了他內心的烈火。此時此刻,兩顆心在激烈碰撞著,亂跳著,如同躍出湖邊的魚兒,將醉人的夕陽帶到黑暗的湖底,讓光明永遠留在漆黑的夜空。

    天同河的夜晚,永遠是迷人的。市民抓住盛夏的尾巴,抓緊時間享受這舒適的夜晚。或兩兩成雙散步,或三五成群起舞,不亦樂乎。星星點點的燈光把綿延不見盡頭的天同河裝扮的五顏六色,與星空輝映,與河水泛美,與天地共詠。

    過往的行人看到這驚奇的一幕,都紛紛駐足停了下來觀看。一些上了年紀的看到了,趕忙捂著眼睛快速離開,嘴裡還念念有詞:「太不成體統了。」相反,年輕人更加激動異常,瞪大雙眼學習取經,感受愛情的魔力。不一會兒,就圍成了一個大圈。這還不算完,遠處燒烤攤上看到這邊有人圍著,以為發生什麼事情了,提著啤酒,拿著烤串以百米衝刺的速度奔來,擠破腦袋想一探究竟。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