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0406 需要幫忙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0406 需要幫忙字體大小: A+
     

    「玉芬,給一偉倒點水。」張志遠一邊收拾著地上的碎片,一邊道。

    謝玉芬將頭髮往耳後一縷,憔悴地站起來道:「一偉,不好意思啊,家裡不敢放液化罐,怕出現什麼意外,所以我們做飯都在地下室,你等著,嫂子現在去給你燒水。」

    陸一偉連忙擺手道:「嫂子,我不渴,真不麻煩你了,你趕緊照顧楚楚去吧。」

    很久沒有與外人接觸,謝玉芬打開了話匣子,道:「一偉,把你嚇著了吧,這就是我們的家。」然後苦笑,接著道:「說出來不怕你笑話,別人家的男人在外當官,老婆跟著是吃香的喝辣的,可雖能想到我們家徒四壁,沒有像樣的一件傢具,我這些年沒有穿過一件好衣服,甚至都捨不得買任何化妝品,你看看我都成什麼樣子了,哎!我的命真苦啊。」

    「趕緊忙你的去吧,和一偉說這些幹嘛。」張志遠埋怨地道。

    謝玉芬黯然的眼神充滿了絕望,讓陸一偉甚感恐懼。相反的是,在張志遠身上,從來沒表現出任何的抱怨,始終面帶微笑,一心撲在工作上,把酸楚和痛苦咽到肚子里,一個人默默承受著巨大的壓力。

    「對了,孩子的葯沒了,你趕緊找人再買點回來。」謝玉芬小聲地道。

    張志遠瞟了眼陸一偉,擠眼睛道:「我前兩天不是剛給了你1000元嗎,我身上也沒多少錢了。」

    「1000塊錢夠幹什麼……」謝玉芬正準備發作,被張志遠立馬堵住嘴拖到一個角落壓低聲音道:「這事你不能等一偉走了以後再說?你總得給我留點面子吧。」聲音儘管小,但都被陸一偉聽了進去,痛在心上。

    要按說,張志遠貴為縣長,手只要輕輕一松,根本不用發愁給女兒看病。然而,他就是這樣耿直的人,說出來還真有些不相信,這樣的官員著實罕見。

    這時,張筱楚的房間傳來了哭泣聲。張志遠兩口子放下手頭的工作,神色緊張地走進女兒的房間。

    「出去!都給我出去!我不想看到你們!」張筱楚咆哮道。

    「楚楚,你別這樣,你要把調整好心態,你的病一定會好起來的,你要相信爸爸。」張志遠哀求道。

    「咣當!」一個水杯從屋裡飛了出來,張筱楚歇斯底里地喊叫道:「你給我走,我不想看見你,我沒有你這樣的父親,滾!」

    「楚楚,你怎麼能這樣說你爸爸,他也是為你好……」謝玉芬在一旁安慰道。

    「我不聽,我不聽!」張筱楚捂住耳朵躲在被窩裡,嚶嚶道:「都是你們把我害成這個樣子,我對你們失望透頂,快滾!」一個枕頭又飛了出來。

    陸一偉站在客廳看到這一幕,就像針扎一般心痛。一個花季少女,就這樣被折磨的不成樣子。他突然有了主意,快速走出房門,掏出手機打給夏瑾和:「喂,你在哪?」

    夏瑾和走出會議室,捂著手機小聲道:「我正在開會呢。」

    陸一偉心情異常激動,道:「我不管你現在在幹什麼,請你現在立刻馬上到通化路康園超市門口,我等你!」說完,啪地掛斷。然後快速走下樓梯,一邊給李海東打電話:「你身上有多少錢?」

    李海東聽到陸一偉語氣急促,以為發生了什麼事,道:「前兩天剛走了兩車蘋果,還沒給錢,我身上最多也就一兩萬。」

    陸一偉倍感失落,冷靜了片刻道:「沒事,我就問問,你忙吧。」

    李海東本想追問到底發生了什麼事,陸一偉已經掛斷電話。

    陸一偉站在大街上,看著人來人往的街道,突然對人的命運產生了某種懷疑。太不公平了,簡直太不公平了,老天為什麼如此,偏偏將厄運降臨到這樣的家庭。他從錢包里掏出一張銀行卡,緊緊地攥在手裡,靠著電線杆迎著風默默抽煙,不知是風的緣故還是怎麼的,陸一偉不自覺地落下了兩行淚。

    銀行卡里,是他借牛福勇的100萬元,是用來購買罐頭廠那塊地的。如今,自己知道了張志遠的家事,不能袖手旁觀,坐視不管,他已經決定了,救人要緊。

    夏瑾和打著計程車感到康園超市,看到陸一偉心焦憔悴的樣子,走上前去忐忑地問道:「一偉,發生什麼事情了?」

    陸一偉背過臉依然哽咽地抽煙,不理會夏瑾和。

    夏瑾和心裡咯噔一下,她轉了過去,雙手托住陸一偉的臉頰,心疼地道:「一偉,你說話啊,到底發生什麼事情了,你想急死我啊。」

    陸一偉把煙頭扔掉,狠狠踩滅。抬起頭用柔弱的眼光道:「瑾和,我需要幫忙……」

    再次來到張志遠家門時,陸一偉一把拉住夏瑾和,緊張地道:「瑾和,楚楚才是個12歲的孩子,你要耐心說服她,好吧?」

    夏瑾和點點頭道:「你放心吧,我在美國的時候與孤獨症的孩子交流過,他們身上有一個共同的特點,缺乏自信,缺乏安全感,必須讓他們克服恐懼,剔除心裡上的陰影,才能治癒身體上的疾病。對了,一偉,我有個大膽的想法,不知可行不可行?」

    聽到夏瑾和如此自信,陸一偉似乎看到了希望,道:「你說,只要能辦到我一定努力去做。」

    夏瑾和道:「上次我去你家聽說你老家有房子,而且村子里沒有幾戶人家,對嗎?」

    「嗯。」陸一偉點頭疑惑地道。

    「我認為,要想剔除楚楚心裡上的疾病,首先讓她回歸大自然,她在家裡憋屈的太久了。你想想,成天鑽在那麼大點地方,不與人交流,不與人接觸,更感受不到大自然的美妙。如果讓她住到人煙稀少的農村,讓她近距離感受大自然,可能的話再給她養一個小動物,慢慢地她就會放平心態,配合治療,你覺得怎麼樣呢?」夏瑾和閃動著眸子道。

    陸一偉覺得這是個好主意,可不知道張志遠他同意不同意,他點點頭道:「行,我嘗試著去勸說張縣長,張縣長比較開明,我相信他會同意的,那我們走吧。」

    「等等!」夏瑾和叫住陸一偉道:「現在還有個難題,誰來照顧孩子呢?」

    陸一偉疑惑:「不是有孩子他媽嗎?」

    「不成,這絕對不成!」夏瑾和道:「我們要改變她,就要改變得徹底一些。如果她母親跟著去了,效果和在家裡有什麼區別?所以,找個合適的人來照顧她最好。」

    陸一偉想了半天道:「我媽行不?」

    「那當然可以了。」

    陸一偉豁然開朗道:「正好,我父親在老家種了地,轉眼就要收秋,讓我爸媽在老家多住些日子,順便帶著楚楚,一舉兩得嘛,太好了!」

    夏瑾和說了自己的擔心:「你爸媽會同意嗎?」

    「這個你別擔心。」陸一偉信心滿滿地道:「我媽最聽我的話,我爸又聽我媽的話,只要我開口,問題不大,呵呵。」說完,拉起夏瑾和的手並排上了樓。

    張志遠家,依然是硝煙瀰漫。張志遠坐在沙發上不停抽煙,而謝玉芬狠心地將楚楚的雙手捆綁起來,防止她抓破傷口感染。聽到敲門,張志遠不耐煩地站起來打開門,看到陸一偉身邊帶著一位年輕貌美的女子,驚訝地問道:「一偉,你這是做什麼?」

    陸一偉將張志遠叫到門外,簡單地說明了下情況。張志遠頗為猶豫地道:「能行嗎?我看還是算了吧,別到時候傷了人家夏教授,這不添亂嘛。」

    沒想到夏瑾和自告奮勇地道:「沒嘗試怎麼知道行不行呢?」

    張志遠依然不放心地搖頭道:「不行,不行,我孩子的脾氣我知道,一偉,你還是送夏教授回學校吧。另外,你也不用過來了,家裡的事我來解決吧。」

    夏瑾和挺同情張志遠家人的,不理會張志遠執拗走了進去,徑直往張筱楚房間走去。

    房間里拉著窗帘,黑洞洞的,儘管有光線隱約射進來,但房間里的氣氛倍感壓抑。再看環境,房間里只有一張床,僅此而已。只見張筱楚披頭散髮,手被捆綁著蜷縮在一個角落,眼睛充滿恐懼和敵意。尤其是身上的衣服,幾乎找不到一處完整的,應該是牛皮癬發作的時候,楚楚實在癢得受不了抓的。而謝玉芬則靠著牆,眼睛望著天花板,眼淚順著乾癟的眼眶裡流了下來。這樣的淚水不知每天要重複多少次,整個人蝕骨消弱,摧殘的不成樣子。另外,房間里氣味十分難聞,甚至能嗅到大小便的味道。就處在這樣的環境里,楚楚度過了近兩年。

    謝玉芬看到又來了生人,眼珠子瞪得老大,快步走上前來,將夏瑾和推出去,毫不客氣道:「你是誰?你來我家幹什麼?是來看笑話的嗎?」

    「嫂子,我是夏瑾和,是一偉的女朋友,我今天來……」夏瑾和還不等說完,謝玉芬終於爆發了,推搡著夏瑾和道:「你滾,你們都滾,這裡不需要你們……」

    夏瑾和作為一個女人,能體會到謝玉芬這些年來所遭的罪。她死死地抱住謝玉芬,對著陸一偉道:「一偉,你和張縣長先帶嫂子出去,我和楚楚單獨聊一聊。」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