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0405 割腕自殺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0405 割腕自殺字體大小: A+
     

    聽完譚老的傾訴,所有人都為之惋惜和同情。郭金柱更深有體會,怪不得譚老這麼些年都沒有再娶老伴,原來有著這麼濃厚的情感啊。

    「來來來,你們大家都吃啊,別看著。」說完,先給陸一偉夾了一筷子,道:「小陸,你要吃好啊。」

    陸一偉的表現,讓張志遠喜上眉梢,笑著道:「譚老,以後只要您想吃,就給我打個電話,我保准將一偉給您帶過來。」

    「哈哈。」譚老笑道:「你們工作都比較忙,那像我一個閑人,都不用管我,你們好好地干工作我就心滿意足了。」說完,對張志遠道:「小陸現在是什麼職務?」

    聽到譚老關心陸一偉,張志遠不放過任何一個舉薦陸一偉的機會道:「一偉現在是副科,任政府辦副主任,企業改制領導組辦公室主任。」

    「嗯。」譚老點頭道:「你這就要多上心了,我看著小陸這小夥子也不錯,乘著還年輕,適當的時候給個台階,進步空間非常大。前兩天,陶鑄同志還與我商量,要我給他推薦一兩名年輕的、高學歷的後備幹部,這不是現成的嘛,我隨後還陶鑄說說,讓他格外關照下。」

    聽到這,陸一偉傻眼了。陶鑄可是省委常委、組織部長啊,能搭上這條線,那可不是一般人夠得著的。張志遠看到陸一偉傻愣在那裡,急忙提醒道:「一偉,你還趕緊謝謝譚老?」

    陸一偉立馬站起來,鞠躬道:「謝謝譚老栽培,我今後定會努力工作,不辜負您老對我的期望。」

    「坐坐坐!」譚老一把把陸一偉拉到身邊,道:「我這輩子教育的學生遍布全國,提撥的幹部不計其數,但我唯獨喜歡金柱和志遠,現在又多了個你,你還年輕,好好乾吧,我對你期望很大。」

    譚老能推心置腹地說這番話,看得出他對陸一偉的喜愛之情。通過這頓飯,譚老對陸一偉有了重新的認識。有些時候,機會是自己創造的,而不是上天賦予的。

    吃過飯後,因郭金柱下午還有陪同邱遠航調研,一行人匆匆告辭。在分別的時候,郭金柱叮囑道:「按照譚老說的,快刀斬亂麻,儘快將二寶煤礦連根拔起,斬草除根,有事隨時彙報。」說完,鑽進車子離開了。

    看著遠去的郭金柱,張志遠感慨地道:「一偉,看來我這次沒白帶你來這一趟,很好,只要譚老賞識你,你就會進步的很快,放開手腳干吧,你的前途一片光明。」

    陸一偉盡量掩飾激動的內心,感激地道:「張縣長,這要多虧你提攜我,要不是您我也不可能接觸到譚老。」

    張志遠轉過身用溫柔的眼光看著陸一偉,道:「這是你應得的。走,咱們回南陽!」

    剛走出市區,張志遠的電話就響了起來。只見他蹙著眉頭接了起來,說話或多或少有些不方便,只是一個字一個字往出蹦「嗯,知道了,行了……」

    陸一偉坐在副駕駛室,加上車內隔音效果不錯,隱約能聽到電話那頭有個女人在哭泣著講話,時而大聲說話,時而低聲嗚咽,陸一偉可以判定,應該是張志遠的妻子。

    「停車!」張志遠突然讓司機小郭靠邊停車。停下車后,他下了車,盡量走得遠一點與對方爭辯著。陸一偉透過倒車鏡觀察張志遠複雜的表情,想起那晚上的徹夜長聊,對他的遭遇倍感同情。

    過了一會兒,張志遠上車道:「小郭,掉頭吧,把我送回家,家裡有點事。」

    車子掉頭快速回到市裡,依然是那個超市門口,張志遠要求停下,與陸一偉道:「你先回吧,今晚我就不回去了。」說完,下了車快步前行。

    陸一偉鼓起勇氣下了車快步追趕上去,道:「張縣長,是不是您女兒……」

    張志遠四周看了看,嘆了口氣道:「楚楚上午割腕自殺了,幸虧你嫂子發現的及時,加上刀口不深,沒多大問題。現在楚楚又關在屋子裡大吵大鬧,我回去看一看。你回吧,別管我。」

    「張縣長,我可以陪您一起去看看楚楚嗎?」陸一偉壯著膽子道。

    張志遠停下腳步,回頭欲語,搖了搖頭,向陸一偉揮了揮手繼續前行。

    陸一偉執意追上前去,不顧一切地跟在張志遠身後。

    張志遠再次停下腳步,有些生氣地道:「不是和你說讓你回了嗎?跟著我幹嘛,快回去!」

    陸一偉堅決地道:「張縣長,看到您這個樣子我心裡也不好受,我能理解您心裡有多苦,我想替您分擔,請您相信我。」

    張志遠一愣,眼神柔弱了許多,但還是強硬地道:「沒用的,你好好乾工作就成了,我家裡的事誰都擺不平。」

    張志遠這樣說,陸一偉更加執拗,道:「張縣長,今天我不管您打我罵我,我這次是鐵了心了。我知道楚楚現在是缺乏安全感,加上心理缺少疏導,或許我和她聊聊,能打開她的心扉。」

    張志遠再次嘆氣,沒有反駁陸一偉,沒有反對,也沒贊成,自顧往家裡走去。

    到了樓底下,張志遠對陸一偉道:「我家裡亂得不成樣子,希望待會別嚇著你。」

    張志遠上樓打開了房間門。陸一偉儘管已經做好了思想準備,但對眼前的這一幕還是驚呆了。天哪!這還是個家嗎?家裡幾乎沒有一件像樣的傢具,沙發上面傷痕纍纍,滿是用尖銳的東西拉的口子,玻璃茶几不知什麼時候已經破碎,用透明膠帶粘著;電視機后殼和邊角清晰地可以看到摔碎的痕迹,上面還蒙著一層灰塵,估計很久都沒有打開了。再看牆上,基本上看不到原來的底色,部分地方隱約能看到楚楚發脾氣留下的影子,甚至還有血點,讓人心顫。廚房就更不用說了,空空蕩蕩的,就連最起碼的吃飯傢伙什都沒有。進入房間的門,沒有一扇門是好的,上面坑坑窪窪,有東西砸得痕迹,還要用腳踹的痕迹,整個家就像被掃蕩了一般,一點都感受不到家的溫馨。陸一偉難以想象張志遠是如何在這種環境下生活的,外表光鮮,工作起來拚命,真沒想到還有這麼一個難以啟齒的家庭。

    「嚇著你了吧?」張志遠觀察陸一偉的表情淡淡地道:「這就是我的家。」臉上露出一絲讓人心酸的苦笑。

    陸一偉如鯁在喉,此時此刻都不知說些什麼好。

    這時,張志遠的妻子從一間卧室躡手躡腳地走了出來,正準備說話,看到陸一偉,又把話咽下去,嘀咕著埋怨張志遠:「你怎麼把生人領家裡啊?」

    張志遠將手中的包放下,道:「這是陸一偉,他不是外人。」然後又對陸一偉道:「你嫂子,叫謝玉芬,過來坐吧。」

    陸一偉尷尬地勉強微笑,正準備問好,沒想到謝玉芬叉著腰站在地上數落起張志遠來:「你眼裡還有沒有這個家?一天到晚都不著家,你把楚楚一個人丟給我,你忍心嗎?難道這都是我一個人的事嗎?」

    張志遠點上煙道:「我這不是工作忙嘛,等我忙完這陣子天天在家裡陪著你和孩子,好吧?」

    「忙忙忙,一天到晚就是忙,這個家我實在是受夠了。」謝玉芬不顧外人在場道:「離婚協議書我已經起草好了,明天我們就去民政局離婚!」

    張志遠感覺頭快炸了,站起來道:「離婚,離婚,你除了離婚還會說什麼?這麼多年都過來了,你說這些還有意義嗎?離了婚你怎麼辦?孩子怎麼辦?」

    「這你就不用管了,孩子你願意帶走就帶走,不願意帶走就送孤兒院,我為這個家操持了這麼些年,你看看我,還像30多歲的人嗎?人家都說我快50多歲了,這日子真沒法過了。」謝玉芬突然蹲在地上抽泣起來。

    陸一偉一直觀察謝玉芬,滿臉皺紋,黑眼圈,眼睛無精打采,頭髮亂糟糟的,仔細看還有不少白頭髮,身上穿著的都是舊衣服,正如她所說,外人一看確實像50多歲的婦女,還不及農村婦女有光彩。

    張志遠心疼地走過去將謝玉芬扶起來又扶到沙發上,道:「你消消氣,這些氣話你都說過多少遍了,我還是那句話,你們母女倆我不離不棄,我們永遠是一家人。」看得出,張志遠還是很愛這家的。

    謝玉芬被張志遠的這句話融化了,擦乾眼淚道:「志遠,我也始終沒有放棄這個家,要不然我早就離開了。可是我每每看到女兒痛苦成那樣,我的心就在滴血,我恨不得把病挪在我身上,讓她少點痛苦,哎!真不知道我上輩子造了什麼孽啊!」

    「楚楚睡著了?」張志遠問道。

    「嗯。」謝玉芬道:「打了針鎮定劑,剛剛睡著。」這時才理會陸一偉,歉意地道:「真不好意思,讓你笑話了。」

    「沒事!」陸一偉真不知該說些什麼,只能心裡默默同情。



    上一頁    下一頁

    伊塔之柱異界全職業大師龍潛都市古井觀傳奇主神大道
    一次性總裁,別囂張!我有一把斬魄刀女神老婆愛上我第九特區前任無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