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0404 態度急變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0404 態度急變字體大小: A+
     

    「再就說說李虎剛,這個人心術不正。我在北州那會,他還是個市政府後勤科的科長,短短几年內都到了正廳級,不得不佩服的手段。當然,這得益於伺候邱遠航伺候的好,有些事情你們也應該清楚,我就不便多說。他和林海鋒之間既有矛盾,又有利益,整體來說還算相處的融洽。」

    「而第三類也就是以你為首的『強硬派』。之所以把你們歸為這一類,是因為你和永志,還有志遠在處理問題上都非常果敢,敢說敢做,敢於觸動利益集團的利益,這就了不得啊,但伴隨而來的是得罪的人多,我說得對嗎?」

    譚老分析的鞭辟入裡,十分透徹,郭金柱頻頻點頭道:「譚老,聽您一席話,勝讀三年書啊。北州官場確實是這個局面,總體來說,我和永志還是處於弱勢,人心不古啊。」

    譚老又回到案件上,道:「我這麼一分析,其實這個案件各方的態度就十分明朗了。田春秋要保住自己的位子,極力把這件事往下摁。而李虎剛呢,作為當事人,他早就想好了退路,就算你拿到他的把柄,也不見得能動搖了他。再看林海鋒,至始至終沒有表態,其實也是一種態度,他在冷靜觀察各方的動作,時機等待,只要哪一方成熟,他會毫不猶豫站到那一邊。」

    「說了一大堆,最關鍵的還是上面的態度。只要上面不追究,就算你蹦躂的多歡快,對李虎剛也構不成威脅。你剛才說邱遠航今天下午要來調研,還指明讓你參加,如果我沒猜錯的話,調研是幌子,真正的目的是給李虎剛撐腰來了。所以,你要萬分小心,不能掉以輕心。」

    郭金柱急了,道:「譚老,那我們只能坐以待斃了嗎?」

    「不不不!」譚老擺手道:「我們接下來的工作就是要等。」

    「等?」

    「對!」譚老道:「我們要等待一個時機,等待田春秋作繭自縛,等待李虎剛自己露出馬腳,到時候你在出手,就穩操勝券了。其實,這樣一來也好,對你下一步打算很有幫助。」

    郭金柱聽得一頭霧水,不明白譚老所說的「等」是什麼意思,與張志遠對望,張志遠也搖頭表示不懂。

    譚老看出了二人的疑惑,道:「我這麼和你們說吧,想要干成一番大事業,必須學會忍耐。他田春秋不是想把這事摁下來嘛,你們覺得可能嗎?不可能!另外,你們手裡攥著馬林輝,這可是個大活寶啊,他李虎剛會袖手旁觀嗎?肯定不會。他還會在背地裡搞一些小動作,所以你們務必要把馬林輝看緊咯。」

    「另外,我適當地給你們往省里吹吹風,把永志害成這個樣子,我且能袖手旁觀!」譚老將手中的茶杯狠狠摔倒地上,眼神充滿了殺氣。他認為,他們敢動侯永志,這是不給他面子,既然你們敢撕破臉,我也不是吃素的。

    有了譚老在背後撐腰,一切變得輕鬆起來。郭金柱感動地道:「譚老,我替永志謝謝您了!」

    譚老剛才動了怒,氣有些不順,坐在那裡深呼吸,擺了擺手道:「你們兩個是我一手培養起來的,我不能眼睜睜地看到他人對你們下手,明白地告訴他們,別以為我退休了就沒用了,只要我健在一天,他們休想!」

    在廚房做飯的陸一偉有意無意地聽到他們之間的談話。尤其是聽到譚老如此袒護二人時,心裡酸溜溜的,感慨道:「自己怎麼沒遇上這樣的好領導,要不然也不是此番模樣了。」

    談完侯永志的事,譚老又關心起張志遠在南陽的企業改制,問道:「你那邊怎麼樣了?一切順利嗎?」

    張志遠道:「進展還算順利,目前就剩下二寶煤礦了。」

    「嗯。」譚老指點道:「動作要快,乘著這股熱乎勁,快刀斬亂麻,你越是拖延,對你越不利。蘇啟明呢?你與他相處的怎麼樣?」

    「還行,蘇市長顧不上參與企業改制,他現在正忙著水泥廠建設了。」

    「哦。」譚老若有所思地道:「只要他不干涉你就成,讓他自己鼓搗去吧。」然後又對郭金柱道:「金柱,志遠進步的還是有些慢,你要多關心他,蘇啟明在南陽不過是過渡,瞅準時機了把他扶正,再讓他在基層鍛煉上幾年,將來可是你的好幫手啊。」

    郭金柱點頭道:「請譚老放心,我自有分寸。」

    「好啦!」譚老又恢復了愉悅的心情,拍著肚皮道:「不知小陸的飯做得怎麼樣了,我可是肚子餓了啊,哈哈。」

    陸一偉聽到后,立馬跑出來恭敬地道:「譚老,飯菜已經準備好了,可以開飯了。」

    「好!」譚老扶著椅子坐起來道:「那咱們就嘗嘗小陸的手藝,哈哈。」

    一行人落座。譚老盯著桌子上五顏六色的飯菜很是吃驚,不時地看看略帶羞澀的陸一偉,指著飯菜問道:「這都是你做的?」

    陸一偉點點頭道:「手藝不佳,還望譚老不要見怪。」

    譚老指著一盤菜道:「這是什麼?」

    陸一偉趕忙介紹道:「這是蔬菜丸子。用料是山上的蕨菜,再搭配蕎麥粉勾兌起來揉成團,蒸出來就是這樣。這道菜沒有用一點油,蕨菜和蕎麥都是降血脂的,對身體好。」

    譚老迫不及待地嘗了一口,咬了幾下,又停止嚼動,愣在那裡。旁人屏住呼吸觀看譚老的表情,以為味道不好,沒想到譚老瞬間眉飛色舞,對陸一偉豎起了大拇指,連連誇獎道:「好,好,真好吃,我太久沒嘗到這原汁原味的家鄉菜,小陸你真是令我刮目相看啊,讓你費心了。」

    得到譚老的誇獎,陸一偉心裡甭提多高興,但還是把興奮藏在心裡,道:「只要譚老喜歡就行。」

    譚老又指著另一道菜問道:「這又是什麼?」

    陸一偉介紹道:「這是猴頭菇麵糰。用山裡的猴頭菇剁碎,配料溫火小炒,然後用麵糰像包餃子一樣包起來,上面灑點芝麻用火烤至金黃色就成這樣了。猴頭菇有「山珍猴頭、海味燕窩」之稱,吃了可以增強免疫力。」

    譚老第一次見猴頭菇這種吃法,不顧形象地用手抓起來吃了起來,又不住誇獎起來:「外脆內嫩,香醇可口,既有麥芽的香氣,又有猴頭菇的香嫩,這簡直是人間美味啊,哈哈。」

    郭金柱和張志遠看到譚老這麼開心,都不住地和陸一偉點頭。

    吃完猴頭菇麵糰,譚老指著中間的一道菜道:「這個我吃過,這個叫京醬肉絲對不對?」

    陸一偉解釋道:「您先前說您是素食者,我不敢放肉。這道菜確實參照京醬肉絲的做法做的,但這個『肉絲』並不是肉,而是杏鮑菇,吃起來滑滑的,又有嚼勁,口感不必肉差。」

    譚老拿起筷子夾得吃了一口,點頭道:「確實如你所說,很美味。」然後又指著中間蒸籠的菜道:「這個我也吃過,這個叫莜麥卷,對吧?」

    「是的,將莜麥用溫水和起來,乘著熱度講起搓成卷,放蒸籠蒸20分鐘左右就出爐了。莜麥和蕎麥的功效一樣,都含有氨基酸,對膽固醇和高血脂用很好的抑制作用。」

    譚老夾到碗里吃了一口,吃著吃著竟然流下了眼淚,進而泣不成聲,讓在場的人都感到意外。郭金柱趕忙安慰:「譚老,您這是怎麼了,不喜歡嗎?」

    陸一偉更加緊張,連忙道歉道:「譚老,我不知道您不喜歡吃,請你原諒!」

    譚老用衣襟擦了擦眼淚,擺手道:「小陸啊,你做得很好,我很感動,吃到這久違的飯菜,讓我想起了去世多年的老伴,哎!」

    譚老頓了頓道:「我倆結婚時,正好趕上文革。我倆都是教師,被我們的學生成天批鬥遊行,我老伴身體本身就不好,我哀求他們不要為難我老伴,把所有的氣都撒在我身上。可他們那聽我的,跟打了雞血似的,差點沒把她給整死。文革結束后,我又重新回到了工作崗位上,而她卻落下毛病不能再上講台了。」

    「後來,因文革剛剛結束,需要大量人才,我隨即被抽調到省委辦公廳搞文字工作,沒日沒夜的忙,幾乎不回家。而她時刻牽挂著我,知道我喜歡吃莜麥,每天晚上都會蒸一鍋給我送到單位。那時候家裡窮,莜麥就算最好的食物了,可我吃得心裡甜滋滋的。」

    「再到後來,日子過得好了,她卻因一身毛病撒手人寰了,她一天好日子都沒有過,就這麼離我而去了,我欠她的太多太多了。自那以後,我再也沒有嘗到過莜麥,也曾在飯店裡吃過,可總不是那個味道。而今天小陸做得莜麥卷,十分接近我老伴為我做的,太讓人回味了。小陸,我謝謝你了。」說完,就要鞠躬。

    陸一偉怎能受得了如此大禮,趕忙扶住譚老道:「譚老,這可萬萬使不得啊。」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