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0400 咎由自取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0400 咎由自取字體大小: A+
     

    「放我出去,快放我出去!」馬林輝帶著手銬的雙手緊緊地攥著鐵柵欄,用勁力氣嘶吼著。

    這些天,古川縣公安局局長江永昌故意冷落馬林輝,不讓他見一個人,甚至交代看守的民警不準和他說話。用這種冷處理方式消耗他的意志力。

    馬林輝明顯比剛進來那會清廋了許多。頭髮似鳥窩,鬍子拉碴,臉頰陷下去兩個凹槽,顴骨突出,乾癟的嘴唇一張一合,眼神充滿恐懼和慌亂,甚至從放大的瞳孔里能夠看到他嚮往自由的渴望。雙手不停地顫抖,身體不時地抽搐,毒癮大發時就瘋狂地咆哮,在地上抱著頭打滾,頭使勁往牆上撞,血肉模糊,慘目忍睹。

    看到如今的馬林輝,誰能想到這曾經是一位光彩照人的大企業家,在北州市都是有頭有臉的人物。如今,竟然成了這番模樣!

    馬林輝關進來后,最讓人感到意外的是,居然沒有一個人來看他。甭說曾經的「兄弟」,就連妻女都不曾露面。相反,張三蛋的妻子整日守在公安局大樓門口,哭哭啼啼著央求要見一面。人在落難的時候,甭管平時吹噓的多好,一試便知是不是真感情。

    馬林輝落魄到這個地步,不能怪別人,只能怨自己作孽太深,一切都是咎由自取。

    「我要見江局長,我要重要的話和他說,是關於侯書記的。」馬林輝見看守的民警不搭理他,拋出了這麼一個重要信息。民警不敢怠慢,趕緊彙報江永昌。江永昌聽后,把手頭的工作一推,快步走進了關押室。

    看到馬林輝這番模樣,江永昌有些同情。蹙眉捂著嘴巴道:「把門打開!」

    江永昌剛進去,馬林輝「噗通」一下跪倒在江永昌面前,用渴望的眼神哀求道:「江局長,我求求你,你給我弄點粉面吧,我實在受不了了。」

    「到這個時候你還想著這些,死了這條心吧。」江永昌一腳把馬林輝踢開,一屁股坐到了審訊桌上。

    馬林輝如同狗一般,爬到江永昌跟前抱著腿道:「江局長,只要你讓我吸一口,我告訴你關於侯書記車禍的事。」

    「真的?」江永昌跳下桌子,直勾勾地盯著馬林輝。

    「我發誓,我絕對說!」馬林輝做出起誓狀。

    毒品是肯定不能讓他吸,江永昌安排下屬給他打了兩針鎮定劑,躁動不安的馬林輝才算安定下來,靠在房間的角落閉目深呼吸。

    江永昌將一條煙丟在馬林輝面前道:「毒品你想都不要想,但是煙我可以管飽提供。你要是表現好,我可以給你聯繫戒毒所幫你緩解毒癮。」

    馬林輝迫不及待地把整條煙拆開,哆嗦著塞進嘴裡。江永昌為其點上,馬林輝大口猛吸,連一點煙氣都不放過,不到一會功夫,一包煙就消滅了。

    過足癮的馬林輝依然靠在角落,一縷陽光從狹小的鐵窗射進來,打到馬林輝臉上。馬林輝眯著眼睛外面,試圖用手觸摸陽光,但陽光很快就被雲層遮住,關押室里又恢復了陰森的黑暗。

    「張三蛋關在哪裡?」馬林輝問道。

    「不遠,在走廊的另一頭。」江永昌道。

    馬林輝微弱地道:「這些天有人來看過我嗎?」

    「不好意思,至今還沒有一個人。倒是你兄弟看望的人不少,好像你們四大金剛老二秦二寶和麻桿來看過他。」江永昌輕描淡寫道。

    沒想到這句話刺激了馬林輝,他倏地站了起來,但由於重心不穩,又狠狠地摔倒在地。再次站起來時,他發抖的嘴唇擠出幾個字:「他們來了?」

    江永昌道:「是的,你是不是想問他們為什麼不來看你,對吧?」

    馬林輝沉默,死一般的沉默。

    「我來告訴你!」江永昌坐起來道:「他們不僅沒來看你,而且還配合我們警察在你的另外兩個據點,找到了大量的毒品。還有,你的小老婆已經向法院提出了離婚申請,你意外嗎?」

    「哈哈……」馬林輝突然大笑起來,笑中帶著苦澀的淚水。曾經的兄弟如今也站到自己的對立面,他雖然早有預料,但沒想到來得這麼快。

    大笑過後,馬林輝變得異常冷靜,咬牙道:「江局長,我再請求您一次,我要見李主任。」

    「哪個李主任?市人大李主任嗎?那你就甭想了。」江永昌道:「你關在這裡,可能不知道外面發生了什麼事,那我就給你簡單說說。市人大已經召開常委會罷免了你的人大代表資格,你覺得有必要再見李主任嗎?你就是想見,他會見你嗎?」

    「啊?」馬林輝一屁股坐在地上,把他最後一絲求生的希望給掐滅了。

    江永昌蹲在馬林輝跟前,為其整理下頭髮,道:「馬林輝,到了這個時候誰都是保全自己,其他人恨不得和你切斷一切關係。我長年干這個,這種事見多了,也就不足為怪了。所以,在關鍵時候還得靠自己,靠別人?都是假的。你說說,連老婆都靠不住,還能靠誰?」

    「馬林輝,我佩服你是條漢子,和你多說幾句。你從一個地痞無賴起家,成了一名商人,然後靠著攀各種關係增加自己的名望,這是個人都會走這條老路。但千百年來,你見過哪個做生意的斗得過官員,是范蠡,還是胡雪岩?你今天走到這一步,完全是咎由自取。過於自信,過於自滿,以為自己是個人物了,天不怕地不怕,在北州市橫行霸道,狐假虎威,你以為別人不知道?都不是傻子,而是看上了你口袋裡的錢。聰明的人知道適可而止,及早脫手,而你不是,最終作繭自縛,成了如今這番模樣。我和你說這些,是希望配合我們調查,或許將來進入司法程序后,考慮到你主動配合,會適當為你酌情減刑,你明白嗎?」

    這一席話深深地觸動了馬林輝,他的手掌扶在牆上,用指甲拉出了五條長長的印痕。

    「行了,該說的我也說了,接下來就看你的表現了,你不是有話要和我說嗎?」江永昌站起來道。

    馬林輝再次點上香煙,低沉地道:「我要舉報李虎剛,侯書記就是他害死的。」

    聽到此,江永昌立馬警覺,走到關押室門口,對看守的民警道:「你們走遠一點,需要的時候再叫你們。」轉身回去后,問道:「你說什麼?再說一遍!」

    「侯書記是李虎剛害死的。」

    「有證據嗎?」

    「有!」馬林輝血紅的雙眼冒火,道:「那天晚上,你們把我放出去后,在逃跑的路上我用張三蛋的手機給李虎剛的妻子去了個電話,她開口的第一句話就問:侯永志死了嗎?當他得知侯永志還沒死,就氣憤地道,怎麼還沒有死?聽那口氣恨不得把他千刀萬剮。」

    江永昌瞪大了眼睛,不敢確認馬林輝到底是真是假,道:「你這編故事的水平也太次了吧,李虎剛的妻子和侯永志無冤無仇,她憑什麼要害他?」

    「我要是說了謊,天打五雷轟!」馬林輝繼續道:「李虎剛和侯永志之間本身就有過節,加上這次我又落了網,張曉娥是婦人之心,一心覺得這是侯書記在搞李虎剛,於是就僱人製造了這起車禍。」

    江永昌相信了,震驚之餘更多的是憤怒。道:「那張曉娥現在在哪?」

    「你們抓不到她了,她已經跑到國外了。這些年老子辛辛苦苦給他們賺了那麼多錢,到頭來還是像狗一樣一腳被踢開,只要你們敢抓李虎剛,我把我知道的事都給抖落出來。」馬林輝道。

    「那兇手呢?現在在哪?」江永昌追問。

    馬林輝道:「兇手是誰我不知道,但我猜測可能是張曉娥的司機乾的。」

    「叫什麼?在哪裡住的?」

    「大名我不知道,就知道他叫廖三,在北州市解放路和慶佳苑小區居住著。」

    「好,好!」江永昌激動地道:「馬林輝,你算立了功,我會給你記著。」說完,風一樣的速度跑出了關押室。

    江永昌跑到公安局大院,看到沒一輛車,急得破口大罵:「都他媽的死哪去了,要用車的時候就不見人影了。」

    這時,一輛破舊的警車進了院子,他顧不上形象問題,一把將開車的民警拉下來,跳上車一腳大油門就駛出了院子。

    車子飛馳在路上,江永昌不忘給郭金柱和市局李振堂打電話,結結巴巴道:「兇犯找到了,兇犯找到了……」

    正在開會的郭金柱聽到這個消息,立馬衝出會場給李振堂打電話:「迅速布置警力,把和慶佳苑給我圍起來!」

    一時間,北州市的上空傳來了刺耳的警報。七八輛警車不避讓行人,呼嘯而過,全速往指點地點集結……

    與此同時,遠在南陽縣的張志遠也得知了這一好消息,他放下一切事務帶上陸一偉往市區進發。

    謎團即將解開,可圍繞這個案子衍生出來的事依然沒有停止,如同一個火藥桶,引發了北州官場地震!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