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0397 父愛如山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0397 父愛如山字體大小: A+
     

    銀屑病,是一種常見的慢性皮膚病變,西醫稱之為牛皮癬。而尋常型銀屑病屬於牛皮癬中比較輕的一種。其誘發病因極其複雜,現代醫學如此發達,都查找不出致病原因。不過在臨床醫學證明,可能與遺傳、感染、代謝障礙、免疫功能障礙、內分泌失去平衡有關。至於是哪一種,至今尚未明確。屬皮膚病中的疑難雜症,暫時還沒有完全治癒的方法,只能靠藥物漫長治療緩解。一旦患上,意味著要伴隨終身,其痛苦程度可想而知。

    而尋常型銀屑病,主要是在軀幹、四肢等部位出現紅色的丘疹,漸擴大融合成斑片或斑塊,表面有較厚的銀白色磷屑,形狀不規則,有的有地圖或島嶼樣外觀,有的皮損較小,較多,呈滿天星外觀,鱗屑層一層脫落,輕輕刮掉皮屑可看到薄薄的一層紅膜,刮除紅膜即可看到小小的出血點,有人稱為血露,醫學上又叫篩狀出血。

    牛皮癬多發於春秋季,一旦發作起來,奇癢無比。抓起來鱗屑如同鵝毛大雪般紛紛飄落,灑滿大地。最要命的是,抓完後身上血肉模糊,不忍直視。身體上是一種痛苦,精神上更是一種折磨,讓密集恐怖症者望而卻步。

    患上牛皮癬,說到底就是人的免疫力低下,有外界病菌入侵,導致皮膚組織發生病變。如果不及時治療,可能引發多種疾病,如果轉成病毒性皰疹,甚至可能導致肝臟衰竭而死亡。(本人非醫學專業,盡量用通俗的語言表述,不對地方,敬請指正原諒。)

    作為一個世界性的醫學難題,我們隨處可見電線杆、廁所牆壁、小區樓道等地方張貼著「某某祖傳秘方,某某醫院專家,某某老中醫,專治各種性病、皮膚病……」姑且不說能不能治好,光看打廣告的頻率也能說明這種病的頑固程度。

    西醫破解不了,中醫也在不斷嘗試攻克。可千百年來,並沒有速成的特效藥。當然,不排除一些民間土方,確實有一些赤腳醫生敢於挑戰醫學權威,敢於下猛葯,下重葯讓一部分人治癒。至於是什麼原理,除了因人而異,還在於赤腳醫生多年的經驗積累。當然,這種醫術登不上大雅之堂,何況科班出身的專家也壓根看不起這種沒有科學依據的治療方式,所以,一些好的民間土方終究失落在民間,靠著原始的代代相傳,如山丹丹花,永遠藏匿於不起眼的角落,默默無聞地搖曳著花枝,等待著春天的到來。

    當下,西醫和中醫主流,是人們首選的看病方式。除此之外,還有藏醫、苗醫等,因診斷和用藥的方式不同,讓人們難以接受。他們就好比赤腳醫生,活躍在博大精深的華夏大地上。

    牛皮癬的發病率,男性要比女性高。可萬萬沒想到的是,張志遠的女兒才這麼點大就患上了這種病。張筱楚正值花一樣是季節,剛剛懂得了愛美,喜歡穿著各種漂亮的衣服打扮自己,然而,老天對她實在不公平,小小年紀就患上這種病,如同晴天霹靂,把一朵花骨朵摧殘在初春的岩石上,隨時有可能凋零謝敗。

    人的一生,人們常常比作是流星,倏爾飛逝,過眼雲煙,隕落在瀚海星空里。而對於這樣一顆稚嫩的流星,她的生命進程遠遠比常人少了一個軌跡,或許明天,或許後天,如一粒塵埃,激不起一絲漣漪,就淹沒在一望無際的大海里……

    殘忍一詞,用在張筱楚身上最貼切不過。陸一偉不知該如何安慰張志遠,從兜里掏出面巾紙,悄悄地塞到張志遠手裡。

    張志遠接過紙巾,背過身子拭去眼淚。然後轉過來道:「我女兒現在把我當成仇人,只要我回家,她就用憤怒的眼神望著我,然後拚命地咆哮砸東西,指責我沒有盡到父親的責任。更要命的是,她現在的情緒反覆無常,時而大笑,時而痛哭,家裡幾乎找不到一塊鏡子,哪怕是能照出影子的東西我都扔掉了,那個家,已經不成家了。每每此,我心如刀絞,痛不欲生。是我欠下她的,如果用我的生命可以換回她的健康,我真心愿意。」

    陸一偉胸口堵得慌,輕聲道:「那楚楚查清病因了嗎?」

    「沒有。」張志遠道:「牛皮癬的病因很多,不過我初步分析是當初在小診所打針導致的。可我們又拿不出任何證據,只能默默忍受。」

    「沒去北京看看嗎?」

    「看了,基本上北京的醫院都看遍了,但仍不見好轉。罷了,我現在都不願面對這個家庭,但我是一個男人,一個父親,又不能拋下她們母女不管,哎!」張志遠長長嘆了口氣,看得出,他身上背負著多大的壓力。

    陸一偉道:「張縣長,我認為關鍵還是要對楚楚從心理上引導,只要她敢於接受現實,敢於面對生活,心情好轉了,說不定就痊癒了。」

    「沒用的。」張志遠道:「你說得有道理,楚楚現在確實是解不開心結,她的世界只有恐懼、無助和黑暗,任何人都不願意接納,任何人的話都不聽,她覺得誰都在嘲笑她。我也嘗試著找心理醫生為她疏導,可她只要一見到生人就暴跳如雷,把人拒之門外。」

    陸一偉非常想幫助張志遠分擔痛苦,可自己一個大男人怎麼才能幫助他呢?他想了半天,鼓起勇氣道:「張縣長,能不能讓我見見楚楚?」

    「你?」張志遠驚奇地道:「你見她又有什麼用,結果和其他人一樣,算了吧。」

    陸一偉突然有了主意,道:「張縣長,我覺得可以嘗試一下。」

    張志遠不出聲,過了一會兒道:「這事以後再說吧。你看,聊著聊著不知聊到哪裡去了,我們還是回到侯書記車禍上,看看還有沒有落下的線索。」

    提到這件事,陸一偉精神抖擻道:「張三蛋說不是他指使的,那就說明還有其他人。我聽白縣長說,昨天晚上市人大副主任張大慶也出現在古川縣公安局要人,氣焰十分囂張,還打了羅局長一巴掌,但羅局長沒有退讓,他放下狠話,悻悻而走。我覺得張主任有很大嫌疑。」

    張志遠擺擺手道:「這條線索暫時不能動。市委田書記交代,凡是涉及李主任的,都得統統放下,待他請示省委領導后再做決定。要是動了張大慶,這就和李主任撕破臉了,把郭書記裝進去也不好看啊。」

    陸一偉憤憤不平,道:「那就看著兇犯逍遙法外?」

    「稍安勿躁,事情一定會查個水落石出的,我們需要時間。不過張三蛋落網,這對於我們來說是一個好消息,接下來就要對秦二寶下手了。」張志遠道。

    「你們兩個躲在這裡聊天,怪不得我到處找不到人影。」這時,郭金柱神奇般地出現在陸一偉和張志遠身後,兩人慌忙站起來,給郭金柱讓座。

    郭金柱打了一個哈欠,道:「對面就有酒店,要是累了就去休息會吧,不用在這裡守著,有我就成。」

    張志遠趕忙道:「郭書記,應該是您去休息,你都守了一天了,這樣下去身體會吃不消的。」

    「我沒事,身體好著呢。」郭金柱眼裡流露出一絲脆弱,道:「哎!我身體再不好,也比永志強。他就這樣悄無聲息地躺在那裡,我失去了他,以後連個說話的人都沒有了,在市裡更加孤立無援。這世道,太世事無常了。」

    張志遠道:「郭書記,您彆氣餒,侯書記一定會好起來的。」

    「好起來?你別安慰我了。」郭金柱已經做了最壞的打算,道:「永志不可能好起來了,就算好起來,也是廢人一個,面臨著退居二線,他的政治生涯就此結束了,哎!我的好兄弟,好戰友哪!」

    張志遠不知該如何接腔,選擇了沉默。

    郭金柱這才留意到陸一偉,忙問:「一偉,我聽志遠說你們已經抓到了那個張三蛋,結果怎麼樣?」

    陸一偉有些不好意思地道:「郭書記,可能要讓您失望了,經過高強度審訊,張三蛋矢口否認,說不是他指使的。」

    「你不是推斷就是張三蛋嗎?」郭金柱震怒,用異樣的口吻道。

    陸一偉嚇得不敢出聲,張志遠連忙解圍,道:「郭書記,您不要埋怨一偉,他也是為了想儘快破案,而且抓張三蛋費勁了周折,陸一偉也確實起到很大的作用。雖然與車禍沒關係,但查出張三蛋與昨晚的那伙黑衣人有聯繫,這也為案件審訊工作獲取了一條新的線索。」

    郭金柱意識到自己的話有些重了,放平語氣道:「一個馬林輝,竟然牽扯出這麼多人來,真是讓我大開眼界了啊。這種人不除,怎麼能平民憤?繼續往下追查,查到誰就抓誰,一個都不準放過!我到要看看,這條繩上有多少螞蚱!」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