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0393 案件偏移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0393 案件偏移字體大小: A+
     

    「方向不對?」聽到陸一偉對這起案件提出了質疑,郭金柱這才抬起頭認真審視陸一偉,坐下來道:「你說說看。」

    陸一偉道:「郭書記,其實我也是大膽揣測,至於對不對,還望您見諒。目前,各路人馬都把目光集中在搜捕上,重點是圍繞犯罪嫌疑人留下的物證展開工作。我並不是質疑搜捕的方向不對,而是我們忽略了一個很重要的細節。」

    陸一偉頓了頓道:「馬林輝早些年就組建了個帶有黑社會性質的組織,美名其曰『四大金剛』。顧名思義,該組織以四人為核心,馬林輝是當之無愧的老大。而如今,老大被關押在公安局,他們幾個兄弟會無動於衷?按照常理他們不可能坐以待斃。那麼,這起車禍到底與馬林輝的兄弟有無關聯呢?我想存在一定的必然聯繫。」

    一旁的張志遠恍然大悟,嗖地起身道:「對對對,我怎麼把這茬給忘了,一偉分析得有道理,我看極有可能。」

    郭金柱冷靜地分析了片刻,問道:「他們的據點在哪?四大金剛都有誰?這幾個人里,你覺得誰的嫌疑最大?」

    「南陽縣二寶煤礦,秦二寶,張三蛋以及麻桿。其中,張三蛋和馬林輝走得最近,他的可能性最大。」

    郭金柱表現出了不冷靜的一面,還不等陸一偉說完就給市公安局局長李振堂打電話:「派一支小分隊,立即進駐南陽縣二寶煤礦,把現場給我封死咯,一個人都不準放過!」

    打完電話,又對陸一偉道:「你立刻返回南陽縣,與李局長匯合,把四大金剛其他三個人一一指認出來,連夜帶到市公安局進行突審,聽明白了嗎?」

    陸一偉覺得郭金柱有些著急,道:「郭書記,發生了這麼大的事,他們幾個肯定不會待在原地等著去抓,極有可能轉移地方或逃離,所以,突擊二寶煤礦這個方法並不可取。」

    郭金柱心亂如麻,不耐煩地道:「那你快說到底怎麼辦?別吞吞吐吐的。」

    「讓馬林輝引蛇出洞。」陸一偉道:「我們可以先把馬林輝放出去,然後對他的手機進行監聽,並持續跟蹤他,我想他肯定會與其他人有聯繫,說不定還有意外收穫。」

    郭金柱沉默了。把馬林輝放出去,這需要冒多大的風險,萬一馬林輝真跑了,所有的努力就都白費了。在放與不放面前,郭金柱難以抉擇,舉棋不定。

    「就按照你說的做。」郭金柱下了很大決心道:「你現在就去古川縣,負責導演這場戲。不過你一定要叮囑江永昌,人必須給我看好咯,要是有什麼閃失,我拿他是問!」然後又給李振堂去了電話,行動計劃取消。

    陸一偉不敢怠慢,驅車趕往古川縣。見到江永昌后,傳達了郭金柱的命令。江永昌有些驚愕,道:「馬林輝好不容易抓住,現在又要放了?」

    陸一偉堅定地道:「必須放,如果不放我們就很難找到突破口,更找不到相關證據。」

    提前趕來的白玉新立馬明白了陸一偉的想法,道:「江局長,我看這個方法可行,只要盯緊馬林輝,應該不會出太大問題。」

    江永昌質疑道:「萬一出現什麼情況呢?這個責任我可擔待不起。」

    「怕什麼!指令是郭書記下的,出了問題也輪不上你。」白玉新道。

    經過一番思想鬥爭后,江永昌終於下定決心,道:「就按照你們說的做。」

    馬林輝被折騰了兩天兩夜,已經不成人樣。如同一條飢餓的狗一般,精神恍惚,兩眼無神,筋疲力盡地軟癱在那裡。看到江永昌進來后,眼皮都懶得抬一下,嘴裡呢喃道:「你們別白費力氣了,我什麼都不知道。」

    江永昌看著馬林輝,想到至今還未醒來的侯永志,恨得咬牙切齒,真想上去暴打一頓。他無奈地對看守的民警道:「給他打開手銬。」

    民警有些驚奇地望著江永昌,以為自己聽錯了,愣在那裡不動。

    「耳朵聾了?沒聽見?趕緊打開手銬!」江永昌怒不可遏道。

    民警不敢怠慢,趕緊給馬林輝打開了手銬。

    「你自由了,你走吧。」江永昌違心地道。

    馬林輝以為自己的耳朵出了毛病,豎起耳朵問道:「你說什麼?」

    江永昌用鋒利的眼神瞪著馬林輝,一字一頓道:「我說你可以滾了!」

    「哈哈……」馬林輝仰頭大笑起來,笑聲充滿了蔑視和輕浮。過了一會兒,他停止笑聲,活動了下發麻的手腕,緩慢站起來走到江永昌跟前,兇惡地道:「江永昌,我早就和你說過,在北州市還沒人敢動我一根毫毛,現在怎麼樣,應驗了吧?我告訴你,這兩天我這裡遭的罪,我會一併算到你頭上,別以為你是公安局長我就怕你,老子出去后第一個收拾的人就是你。」

    江永昌壓著火氣握緊拳頭,又緩慢鬆開,道:「如果你現在不滾,待會老子反悔,說不定又把你抓回來,快滾!」

    「呸!」馬林輝往地上啐了一口,大搖大擺走了出去。其他民警見狀,紛紛蠢蠢欲動,但被江永昌攔了下來。

    馬林輝剛走出大門,提前安頓好的便衣民警迅速出發,不露聲色地跟蹤馬林輝。可馬林輝反偵查意識特彆強,意識到自己被跟蹤,上了一輛計程車,不是往市區走,而是讓司機圍著縣城轉了好幾圈在一家飯館門口停下,大大方方地走了進去。

    跟蹤的一路民警選擇在不遠處的另一間飯館坐下下來,死死地盯著馬林輝,還不是用對講機與總台對話。

    陸一偉聽說馬林輝在縣城轉了好幾圈,現在又進了飯館,頓時感覺事情不妙,道:「江局長,馬林輝已經發覺我們在跟蹤他,我們必須啟動第二套方案,監聽馬林輝及其家人的電話。」江永昌照做。

    半個小時后,馬林輝突然消失在對面的餐館里,跟蹤的民警慌了,迅速呼叫總台,要求支援。可為時已晚,馬林輝就眼睜睜地在三四個人眼皮子底下溜走了。

    江永昌聽后,氣得大罵跟蹤的民警,可說什麼也晚了,馬林輝已經消失,為接下來的案件審理帶來了重重困難。

    江永昌垂首頓足埋怨陸一偉,道:「陸主任,放馬林輝的建議是你拿的,現在馬林輝跟丟了,你讓我怎麼和郭書記交代?你這不是害我了嘛。」

    陸一偉高度集中,顧不上聽江永昌發牢騷,認真分析馬林輝逃跑的種種可能性。馬林輝從公安局出來,行程很單一,坐了下計程車,去了趟飯館,僅此而已,怎麼能說消失就消失了呢?

    「江局長,我請求通信部門支持,調取張三蛋手機的通話記錄。」陸一偉冷靜地道。

    「通訊部門都下班了,怎麼弄?」江永昌心裡有怨氣,質問陸一偉。

    一旁的白玉新聽不下去了,道:「江局長,一偉也是想儘早破案,再說這個方案是郭書記認可的,你應該大力配合,不能一味地埋怨抱怨。跟丟馬林輝,是你們刑偵隊的水平不行,也不能全怪一偉。」

    「我不管了,你們愛咋地咋地,反正也不是我們古川縣的案子,因為你們侯書記也跟著遭了殃,當初我就不該管你們這些閑事!對,我們刑偵隊的水平不行,你們有能力讓你們南陽縣的刑偵隊去追查啊,幹嘛讓我們提你們背黑鍋!」江永昌撂挑子,把心中積壓的火氣發泄出來。

    白玉新冷笑,威逼道:「江局長,到了這個時候,不是你說不想管就不管了,市局的李局長還在一線追捕,你不管能交了差嗎?」

    副局長羅志清當起了和事佬,道:「江局長,白縣長,我們現在不是爭誰的責任,而是抓緊時間尋找突破口,不能讓馬林輝就這麼白白溜走了,一偉說得對,我現在就請求通訊公司配合調查。」

    通訊公司倒也積極配合,調取了張三蛋的手機通話記錄。讓人沒想到的是,該號碼已經停機,通話記錄最近的也是上個月的。案件再次陷入膠著狀態。

    陸一偉不甘心,又提出大膽的想法,調取市人大主任李虎剛的通話記錄。這樣一來,通訊公司不配合了,道:「涉及市領導的通話記錄,這都是機密,我們不可能為你們提供數據。萬一將來追查起來,我們也擔不起責任啊。」

    「出了問題都算在我身上!」白玉新拍著胸脯道:「每一個與這個案件可疑的人都必須配合調查,要不然要得法律幹什麼!」

    幾番爭辯后,通訊公司最終妥協,調取了李虎剛的通話記錄。李虎剛的通話記錄比較密集,而且好多是陌生來電,還有幾個國際長途,但剛剛的時間段里,並沒有人往進打電話,這就說明,馬林輝並沒有聯繫李虎剛。

    而馬林輝的手機一直在監控著,沒有打進來的記錄,也沒有打出去的記錄。

    「怎麼辦?」陸一偉心慌了。這場戲是自己導演的,現在演砸了,怎麼和郭金柱交代?怎麼和躺在手術台的侯永志交代?陸一偉完全沒有預料到事情會變成這個樣子,過於高估自己的能力,過於低估馬林輝的水平,案情再次發生了偏移!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