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0392 調查方向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0392 調查方向字體大小: A+
     

    張志遠接到市委書記田春秋秘書的電話很是驚奇,他心裡清楚田春秋找他要談什麼事,有些為難,但市領導召喚,只好硬著頭皮匆匆趕到市委大院。

    張志遠剛走進去,屁股還沒坐穩,田春秋就惱火地發問:「發生這麼大的事情,為什麼不提前彙報?」

    張志遠尷尬地站了起來,道:「田書記,您平時一再告誡我們,能在基層化解的矛盾就地解決,不要什麼事都提交給市委,所以,我……」

    「你都查到市領導頭上來了,這事一般的問題嗎?」田春秋敲著桌子憤怒地道。

    張志遠臉色通紅,道:「田書記,其實我也沒想到事情會變得如此複雜,但我第一時間和郭書記彙報過了……」

    「夠了!」田春秋心中壓著的火氣終於爆發出來,指著張志遠道:「張志遠,我問你,你眼裡還有沒有我?我知道你和金柱同志走得比較近,但發生這麼大的事你最起碼應該知會一聲吧,而你沒有,你現在把我夾在中間,讓我怎麼處置?我再問你,這事啟明同志知道不知道?」

    「不知道!」張志遠乾脆地道。

    「好哇!張志遠。」田春秋簡直憤怒到了極點,道:「我為什麼讓蘇市長下去主持工作,你心裡清楚不清楚?就因為自從你到南陽縣后,把南陽官場攪得天翻地覆,先是查什麼黑社會,又查張樂飛,導致他自殺在監獄里,你說說,那一起事不是驚心動魄,可你提前和我彙報過嗎?致使南陽官場怨聲載道,意見很大。啟明同志下去就是抓全局工作,你應該事事和他商量著辦,可你呢,依然故我,現在又把手伸到市裡,你是不是打算再查一下我啊?」

    張志遠本來還想給田春秋留點面子,但聽到他說出這番話后,氣不打一處來,梗著脖子道:「田書記,您說我把南陽官場搞得天翻地覆,這個觀點我不認同。我清楚地記得,我當初到南陽任職前您和我說的話,要我踏踏實實幹事,本本分分做人,用超常思維扭轉南陽發展局勢,您說的我都做到了。我到南陽時,官商勾結,以權謀私,甚是黑惡勢力把控著南陽的經濟命脈,如果我不做這些,南陽如何發展?包括推行企業改制,都是在為南陽發展創造一個良好的社會環境。關於企業改制,這是上常委會一致通過的,您也支持,我認為我沒有越權或違規操作。至於查市領導,我壓根也沒有想。」

    田春秋被張志遠噎得說不上話來,氣得手指顫抖,又憤憤不平坐到了椅子上。盡量剋制情緒道:「你是在質問我嗎?」

    張志遠面無表情道:「沒有,我只是在陳述事實。」

    「行了,你走吧。」田春秋無話可說,沖著張志遠擺了擺手道。

    張志遠還想說話,被田春秋無情打斷,只好退了出去。

    回到7853軍區醫院,郭金柱依然陪著侯永志的家人堅守在醫院。張志遠關心地道:「郭書記,要不您回去休息一下吧,這裡我守著就成,等有了情況我及時向您彙報。」

    郭金柱搖了搖頭,閉目道:「田書記找你談什麼了?」

    張志遠含含糊糊地道:「也沒什麼,就是詢問了下情況。」

    「撒謊!」郭金柱用敏銳得眼神盯著張志遠道:「他是不是訓斥你了?責怪你沒第一時間彙報他?」

    張志遠點了點頭,又搖了搖頭。

    郭金柱嘆了口氣道:「田書記馬上就要調離,他不想在主政期間發生這些事,也能理解他的立場。但事情進行到這一步了,尤其是侯書記成了這個樣子,我們決不能就此罷手,非要查個水落石出不可。你也不要擔心,萬事還有我呢,量他田書記也不敢把你怎麼樣!」

    張志遠癱軟在沙發上,望著天花板道:「郭書記,是不是我當初不該走一步棋?或者說我就不是當領導的料?田書記說得對,我在南陽縣確實威望不高,好多人都不服氣我,9個常委幾乎每一個支持我的工作,好歹玉新替我在前面衝鋒,要不然我真不知道該如何開展工作。哎,真難啊!」張志遠第一次在郭金柱面前表現得如此柔弱,把壓抑許久的話講了出來。

    郭金柱理解張志遠的苦衷,走到邊上拍了拍肩膀道:「志遠啊,這人哪,要干成一件事談何容易!都說改革者就是犧牲品,在官場上尤為如此。你幹得再好,到頭來也會被保守派壓得你喘不過氣來。我當初讓你下去歷練,也正是看到你身上的這股不服輸勁,只要你頂住壓力,在南陽縣很容易出成績,你現在的成績不就顯現成效了嘛。所以啊,越是在這個緊要關口,越要咬著牙前行,哪怕是四面受敵,都不能鬆氣,這是你將來成功的資本。」

    張志遠坐起來看著郭金柱,眼神堅定地道:「郭書記,您說得對。我干成績不是給別人看的,而是為自己乾的,只要有一個人支持我,我就會繼續幹下去!」

    郭金柱露出久違的笑容,停留時間很短,卻掩飾不了對張志遠的關懷之情。

    「咣咣咣!」一連串腳步聲密集地出現在醫院走廊里。張志遠探頭一看,市委書記田春秋、市長林海鋒等常委一行正莊重地往急救室走來,他迅速起身出門迎接。可常委們徑直走了過去,壓根就沒看他一眼。

    田春秋走到急救室門口,先是代表市委市政府對侯永志家屬表示慰問,並一再保證想盡一切辦法全力搶救侯永志。隨後又詢問醫院院長手術進展情況,聽到侯永志還在昏迷狀態時,田春秋再次強調,要不惜一切代價,一定要讓侯永志同志好起來。

    田春秋率領市委常委一行前來探望侯永志,也是在釋放一個重要的信號。把侯永志出車禍的消息公佈於眾,間接地支持該案件的深入調查。

    隨後,又緊急召開常委會,對侯永志同志分管的工作做出調整。決定如下:鑒於侯永志同志因公受傷,暫時不能回到工作崗位上工作,但工作不能停,暫交由市委副書記郭金柱同志主持政法委工作。這又是一個很明顯的信號,看來田春秋已經請示過省委領導,決定對此事全面展開調查。

    會後,田春秋又單獨約見了郭金柱。提出一條原則,案件可以往下查,但涉及李虎剛的問題暫時放下,交由省委領導定奪。

    是夜,夜靜,靜謐,謐寧。醫院的走廊里依然瀰漫著緊張的氣氛,侯永志的妻子哭到昏,醒來繼續哭,往次反覆。而手術室門口上方黑暗的燈箱,都過去10多個小時仍未點亮,讓在場的人都捏了一把汗,提心弔膽地等待著結果。

    休息室,郭金柱依然堅守。張志遠多次勸說他回去休息,等有了消息第一時間彙報,可郭金柱搖了搖頭,他要等待侯永志醒來,延續著20多年的戰友情分。

    陸一偉已經是第三次去熱飯了。可所有的人都憋了一口氣,就這樣一直堅挺著。陸一偉已經不是第一次經歷這種場合了。去年時,牛福勇的母親因牛福勇被捕住進了醫院,而他母親臨死前都沒有見到兒子一面,含恨而去。而今天,是多麼相似的場面,同樣演繹著人間悲劇。面對生老病死,人顯得那麼脆弱和無奈。儘管裡面躺得不是自己的親人,但陸一偉的心情同樣悲壯,如同掉進了冰窟窿,渾身麻木而沒有溫度。

    郭金柱把休息室當成了臨時指揮所,用電話和手機遙控著前線正在「作戰」的部隊。市公安局局長李振堂親自上陣追捕逃犯,可至今為止仍沒有丁點消息,讓郭金柱變得煩躁不安,一次又一次對著手機大聲吼叫:「不要和我說困難,我只要結果,今晚務必要將兇手抓捕歸案。」

    而古川縣公安局昨晚抓捕的黑衣人,雖然醒來了,但意識還不清醒,不能立即採取手段進行審訊。案件審理似乎走進了死胡同,查不到任何有價值的線索,更加變得撲朔迷離。

    案發已經10多個小時了,這個時間差本來就對抓捕兇犯帶來一定困難,說不定早就逃之夭夭了。

    「志遠,你說說,這個兇犯到底藏在什麼地方?我就不相信了,北州市就屁大一塊地方,他能插翅飛走?」郭金柱一根接一根不停抽煙,腦子裡翻來覆去想著種種可能。

    張志遠的腦袋完全是懵的,想不到好的突破口。

    陸一偉作為局外人,對這起案件看得是一清二楚,心裡憋了好多話不敢亂說,怕說錯影響案情的走向,這個責任可擔待不起啊。可不說心裡又難受,幾番掙扎,終於鼓起勇氣對郭金柱道:「郭書記,我有一點建議,不知當講不當講?」

    郭金柱比張志遠強不到哪兒去,有些不耐煩地道:「有話你就說,別遮遮掩掩的。」

    陸一偉道:「我覺得至今未將兇犯抓捕歸案,是不是調查的方向不對?」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