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0390 到底是誰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0390 到底是誰字體大小: A+
     

    北州市7853軍區醫院急救室,市委副書記郭金柱和張志遠正站在門口焦急等待,而市政法委書記侯永志躺在手術台上,身上插著各式各樣的管子,一些專家醫生正舉著手術刀,拚命地與死神賽跑。

    市公安局局長李振堂一臉肅穆地快步走了過來,郭金柱立馬上前問道:「怎麼樣?抓到兇手了沒?」

    李振堂略顯遺憾地道:「犯罪嫌疑人棄車逃跑,正在全力抓捕。」

    沒想到郭金柱一把抓住李振堂的領口,幾乎喪失了理智,用強硬得口吻道:「李局長,我限你一天時間,必須抓到人犯,如果抓不到,你就別來見我。」

    李振堂知道郭金柱和侯永志的關係不一般,對郭金柱做出如此舉動表示理解,悲切地道:「郭書記,侯書記是我師傅,甭說您著急,我心裡比您更急。我已經發動全市的警察撒開網進行地毯式搜查,如果抓不到,不用您說,我自覺把位子騰出來。」

    郭金柱也覺得自己有些不理智,鬆開李振堂的領口,嘆了口氣坐在椅子上道:「肇事車輛有什麼線索沒?」

    「查了!」李振堂道:「肇事車輛是一輛黑車,根本找不到任何線索,現在市交警隊事故科正在對車輛進行全方位分析,試圖找到有價值的線索。」

    「具體講講,到底是怎麼發生事故的!」郭金柱有氣無力地道。

    李振堂道:「按照事故現場分析,侯書記的車正常行駛,行駛到一段盤山路時,一輛車迎面快速駛來,也就是肇事車輛,別了下侯書記的車,一下子就擠到山溝里了。肇事車輛行駛了一段路程后,把車扔到一個荒山野地,肇事人棄車逃跑。」

    「這絕對是一場陰謀!」郭金柱拍著椅子大神吼道:「給我查,一定要給我查清楚,要不惜一切代價把兇手緝拿歸案!」

    李振堂走後,郭金柱問張志遠:「侯書記好好的,深更半夜去古川縣作甚?」

    「這……」張志遠難以回答。

    看到張志遠閃爍其詞,郭金柱站起來走到張志遠面前,鼻尖快碰到對方,用異樣的口吻道:「說!到底怎麼回事!」

    張志遠不敢看對方的眼睛,結結巴巴道:「郭書記,具體實情我也不太清楚,因為我昨天不在場,不過應該與馬林輝的事有關,古川縣公安局局長江永昌比較清楚……」

    「你現在讓江永昌給我過來!」郭金柱簡直憤怒到了極點,昨天還是好好的一個人,此刻就躺在裡面了。

    江永昌就在醫院外面,聽到郭金柱在裡面,嚇得不敢進去。直到張志遠叫他時,才硬著頭皮走了進去。

    醫院院長專門為郭金柱他們騰出一間休息室,郭金柱現場辦公,首先要弄清事情的來龍去脈。

    江永昌膽戰心驚地把昨晚發生的一切原原本本交代給郭金柱后,郭金柱頓時木然,質問江永昌:「發生這麼大的事,為什麼不報告?」

    公安局屬雙重領導,既歸上級公安機關領導,又歸地方政府管理,但更多的時候是服從上級,畢竟他們的生殺大權在市局領導手裡。然而,政法委的權力擴大,直接參与管理市局及縣局甚至派出所的人事調動,縣一級發生重大案件應第一時間彙報市局和政法委,但也沒有說要向分管組織人事的市委副書記彙報啊。但對方畢竟是市領導,說出這種話也是應該的,江永昌難以回答。

    而郭金柱心裡十分清楚,侯永志對這個馬林輝為什麼這麼上心。單說馬林輝身上背負著多項罪行,或者說張志遠要拿下他,這一切都不至於侯永志興師動眾。最主要的是馬林輝背後的李虎剛,甚至是市長林海鋒。

    關於郭金柱與李虎剛的恩恩怨怨,前面已經提到,就不再重述。恩怨都是過去式,現在擺在明面上的,就是將來市委書記的人選。

    前面提到,市委書記田春秋早就嚷著要調走,空出來的位置,最有競爭力的就是郭金柱和市長林海鋒。

    林海鋒為人高調,威望較高,面相和善,待人接物非常有一套,至少在北州官場認可度較高。但這一切都是裝出來的,當面一套背後一套,被人戲稱「笑面虎」。林海鋒和李虎剛兩人當年因上市長一職曾經是對手,但師出同門的兩人在競選完畢后很快又形成同盟,聯合起來對付強硬派郭金柱和侯永志。為了林海鋒穩坐市委書記的位子,李虎剛可是花了大血本,為其四處活動,效果比較明顯。

    而軍人出身的郭金柱為人耿直,做事幹練,講話乾脆也比較直接,有什麼說什麼,他看不慣的人和事絕不藏著掖著,直接炮轟,導致其他領導對他很有意見,得罪不少人,也因為此別人賞他個外號,叫「鐵炮」。同為戰友的侯永志同樣是這個脾氣,兩人甚是孤立無援,單兵作戰。

    在市委書記位子的活動上,郭金柱顯然低調很多,不想林海鋒那樣四處活動,籠絡人心。不過他也不是不行動,而是通過丁昌華走上層路線。在他看來,市委書記最後的決定權,其他人說了不算,只有上頭領導才說了算。當然,這一切都是秘密進行的,就連侯永志都不知道。

    而侯永志呢,看到郭金柱無動於衷,而那邊卻轟轟烈烈,心裡那個著急啊,幾次找他談,要他也提前活動。可每次提到這個話題,郭金柱只是微微一笑,不做應答,氣得侯永志直說氣話。他不能眼睜睜地看到對方到處活動,私底下他也暗暗地結交底下縣市區的一二把手,盡最大努力為郭金柱爭取一線希望。

    而如今,從馬林輝身上挖出李虎剛這一「大老虎」,他自然高興。就在前些天還鼓動郭金柱下手,可郭金柱始終不表態,所以他直接採取行動,親自來抓這件事,也就有了後面發生的事。

    郭金柱想到侯永志是為了自己而成了這個樣子,心裡說不出的難受。他手中夾著的煙,煙灰已經接近多半根,都渾然不覺,直到掉落在身上才匆忙站起來拍打。

    這個案件信息量太大了,郭金柱一時反應不過來。先是市人大副主任張大慶要人,接著黑衣人衝進公安局劫人,又是打著林海鋒的旗號要人,現在又是侯永志出車禍,這樣膽大妄為,藐視法律的做法一般人做不到,那就極有可能是李虎剛了。

    郭金柱憤怒了,他原先不忍心對李虎剛動手,現在逼得他不得不出手。其他事可以放下不談,但侯永志車禍這事他一定要追查到底。他問道:「馬林輝交代了嗎?」

    「他對持有槍支和藏匿毒品的事供認不諱,對其他事拒不交代。」江永昌道。

    「槍支和毒品是從哪來的?」

    「他說是從南方的黑市買來的,這一情況有待核實。」

    「那抓到的那個兇犯呢,醒來了嗎?」郭金柱又問。

    「還沒,腦部受了重創,醫生還是極力搶救。醫生說,最快也到了今晚了。」

    「好,這條線索不能斷,一定要追查下去。」郭金柱拍著桌子道:「這個案件我要親自參與,所有的審訊情節和進展我都要知道。」郭金柱參與,這起案件又上升了一個高度,遠遠超出張志遠初衷。

    「對了,還有昨晚打著林市長旗號的那支警察,到底是哪個部分的,查清楚了沒?」郭金柱繼續發問。

    「查清楚了,是,是……」江永昌看著張志遠不敢說話。

    「說呀,到底是誰?」郭金柱急了,火爆脾氣又上來了。

    江永昌不再掩飾,道:「是南陽縣公安局的。」

    張志遠聽到此,簡直不敢相信這是真的,上前追問江永昌:「你確定是南陽縣公安局的?」

    「嗯。」江永昌道:「昨天晚上就查清楚了,侯書記讓市局調查,只有南陽縣有出警記錄。」

    「膽子太大了,太大了!」郭金柱氣得喘不上氣來。

    張志遠連忙道:「郭書記,您別生氣,這事我真的不清楚,我現在就馬上核實。」說完,就要出去打電話。

    「不必了!」郭金柱伸手制止道:「這事先放著,到時候一起算總賬。現在最要緊的,先是把肇事車輛找到。」

    然後對江永昌道:「你先回去,馬林輝的案件已經不是單純的攜帶槍支這麼簡單了,回去以後一定要深挖,就挖車上300萬元現金的來源、去向及用途,如果對方不開口,可以考慮採取一些強制手段,聽明白了嗎?」

    「好的,我現在就回去落實。」

    送走江永昌,郭金柱咬牙切齒對張志遠道:「看到了吧,多麼猖狂,多麼驚悚,就眼睜睜地發生在我們身邊了。要是永志沒事一切好說,如果永志有個三長兩短,我定會把這件事搞得天翻地覆,只要是這條線上的,一個個都要清算!」

    這事因自己引起的,張志遠覺得有些對不住侯永志,歉意地道:「郭書記,這事都怨我,要不是我要查什麼二寶煤礦,也沒有這回事,你要怪就怪我吧!」

    郭金柱一擺手,閉上眼睛仰天長嘆,道:「這事不怨你,該來的總會來,不該來也會來,而你是把這件事的導火索給點燃了。既然點燃了,那我們就陪他們玩到底!」



    上一頁    下一頁